歷史小說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貞觀俗人 起點-第1021章 自閉熱推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
“殿下···”
“滚!”
不待门外旅贲把话说完,屋内就传来一道嘶哑的吼声,如受伤的野狼咆哮。
新任的青海道宣抚经略使张亮被那个声音惊了一下,不敢想象那是皇太子承乾的声音,他整理了一下衣襟,“太子殿下,臣张亮拜见!”
“滚,给老子滚!”屋里再次传来怒吼,这吼声里还伴随着砸东西的声音。“滚,滚的远远的,老子谁也不想见!”
旅贲侍卫无奈的冲张亮苦笑,示意他暂且先离开。
张亮想了想,只好道,“臣暂且告退,回头再来看望殿下。”
“滚!~~~”
张亮落慌而逃。
离开幽寂的后宅院,张亮站在门外抖了抖衣袖,“殿下多久没出来了?”
“自从关外回到海晏堡,殿下便把自己关在这内堡中,除了我们这些旅贲弟兄,谁也不许靠近,甚至就算我们,也只能呆在这院墙之外,里面不得轻易踏入。”
“那吃喝呢?”
“我们每天定时送到殿下门外,殿下自己来取,吃过后便扔在门口我们下餐送餐时再收走,其它所需之物也是如此。”
张亮皱眉,沉吟了会。
“殿下真就不接触任何人?”
旅贲校尉苦笑,“倒也不全是,每天都会有大夫去为殿下看诊,主要是做针炙、推拿复健。另外·····”
“每隔两三天,太子会要求送女人进去服侍一晚。”
这听来像是个好消息。
张亮转身离开,回到官厅马上召来了为太子疗伤的大夫,仔细的询问了太子的情况。
此时已经是三月,中原草长莺飞,塞外虽然还很冷,可也有了春的气息。
去年冬对吐谷浑的那场大战也早落下帷幕,各路兵马基本上都已经或返回本镇,或原地驻扎,或进驻伏俟城等吐谷浑要地,有些在边境过年后也在开春后陆续返回。
此时的海晏堡,由新调来的东宫三千旅贲军接管驻防,另外陇右也从神威、神策、神武三军各抽了一千骑驻防。
太子在战场受伤很快送回了海晏堡,在此一呆就是三个多月了。
按大夫们的话说,太子现在伤势基本上好了,右腿落下了终身残疾,大夫们全力抢救,保住了右腿没有截肢,可腿骨伤的严重,所以现在走路一瘸一损,虽然不借助拐杖也可以走,可却姿态不好,而且这必然影响到奔跑等。
骑马打仗依然是没问题的,可对于一位十九岁的太子来说,这无疑是相当沉重的打击。
承乾因此有些自闭,拒绝从海晏堡离开,不肯回洛阳,也不肯回长安,甚至连去鄯州休养的请求也不同意,就呆在海晏堡,甚至把个内堡封闭起来,不许别人进入,只让当初随他上阵的那二百旅贲守在内堡外,其它的旅贲也好,神威神策神武也好,靠近都不行,更别说其它官员将领们了。
程咬金、薛万彻、席君买等一众将领,都先后来看望承乾,可他都没有见。
甚至当初战后善后事宜,承乾也完全不管不顾了。
张亮战前被侯君集留在秦州,负责筹备后勤粮饷军械之事,太子负伤,他也没什么关系,战后,洛阳立即调侯君集回朝,张亮倒被授为青海道宣抚经略使,虽说从陇右宣抚经略转青海宣抚经略,也不能说是升赏,可起码把自己从那摊破事里摘出来了,这个时候能来收拾乱摊子,就是皇帝对他依然信任有加,足矣。
洛阳朝廷重新划定了青海与陇右、河西、剑南、安西四道的边境,大抵是恢复了武德时吐谷浑的旧境。
北以祁连山与河西分界,西以图伦碛(塔里木)与安西划界,东以赤岭与陇右为界,西南以紫山、黄河与白兰、多弥划界,东南以积石山、西倾山与党项、陇右剑南为界。
基本上还是按原先的划为四都督府,西海、河源、且末、鄯善四都督府,各领三州九县,都督府没变,但州和县的数量都锐减,并且不再是授吐谷浑酋长为长官的羁縻制,完全由朝廷选派流官。
四都督府都增驻镇戍兵马,同时设置折冲府,点选府兵,实行军屯、民屯、商屯。
在遭受了去年那场内乱以及后来的惨败后,吐谷浑人这次可以说是彻底的被抽掉了脊梁。
承乾负伤后,惶恐而又愤怒的侯君集一气之下屠杀了八万吐谷浑青壮战士,然后又将十万青壮直接发卖给商人贩卖到中原为奴。
这都是未经请示朝廷的先斩后奏行为,但事后朝廷虽把侯君集召回洛阳,现在还在调查之中,可对他的这个处置却并没有反复。
更别提当时缴获的无数吐谷浑人的牲畜帐篷财物等,那更直接就分赏给将士们了。
跟着慕容承来的三十余万吐谷浑人,最后还剩下了十三四万人,但多是妇孺老弱,而且失去了牛羊牲畜,甚至连帐篷都没了,他们在俘虏营里呆了一冬。
直到张亮带着朝廷的处置结果过来,对这些吐谷浑人,朝廷的处置之法是先将他们打散,然后将他们分到四都督府下的各州县,朝廷在那边建立起一个个牧场,划定边界,这些吐谷浑人成为朝廷牧场的雇佣。
朝廷发给他们帐篷、牛羊,让他们放牧,然后收租税。
至于没有参与到这次叛乱中来的那些剩下的吐谷浑人,估计也还得有二三十万人左右,其中主要是在西面的且末、鄯善地区,对这些人,朝廷处置则相对温和一些。
给他们划分草场,确权立契,明确州县管辖,设立乡里保甲,以后遵守大唐律法,缴纳大唐税赋,也就行了。
反正,吐谷浑草原上任何一顶牧民帐篷这次都不能放过,全都要编户齐民,以后都要缴税纳赋。
甚至朝廷在这边推行武骑团练制度,抽调牧民青壮服团练役,做为朝廷在青海道官兵的协从,参与镇戍守卫以及军屯,甚至若其它地方有战事,也有可能要抽调他们。
张亮这段时间一直在忙着这个。
最主要的就是杀人。
不肯听话服从朝廷旨意的,杀。
尤其是那些什么酋长头人,张亮不知道杀了多少了,杀了桀骜不驯的,然后把他的族人直接给发卖为奴。这段时间,塞外不知道引来了多少奴隶商人,他们兴高彩烈的买下一批又一批的奴隶,然后运往中原或岭南等各地,那里的矿山、工坊、种植园,到处都缺人,尤其缺奴隶。
吐谷浑的彻底倒下,对整个西北的影响是巨大的,吐蕃意图拿吐谷浑当枪使,想让鹬蚌相争,然后坐收渔翁之利失败了,随着而来的还是大唐对党项、白兰、多弥等羌部更强的影响力。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拓跋赤辞等在此次战斗中表现很差,事后惶恐不安,上表请罪,好在朝廷也没怎么怪罪他们。
在他们煎熬了几个月后,朝廷的处置下来。
原来党项八大部,加上雪山党项、黑党项,共设立了五十三个羁縻州以及数个都督府,这次,朝廷宣布对党项之地也推行全面改土归流政策。
将党项地纳入直辖统治。
十大党项羌部落首领,如拓跋赤辞、细封步赖等皆赐封国姓李,并由皇帝御赐名字,用的字尽是忠义仁孝恭敬等。
然后又是将这多达五十三个的羁縻州进行并省,合并为轨、盖、诺三州,朝廷设静边都督府,为下都督府,由朝廷派宗室亲王世封镇守,静边下都督府由松州中都督府节制。
而北接党项的弱水西山六十八羁縻州,东北连山绵亘数千里,接党项部,大唐所称的弱水西山,指的是成都平原以西的岷江、大渡河上游诸山的统称,当初唐大破党项、吐谷浑,弱水西山诸羌也纷纷归附。
计有大小左封、昔卫、葛延、白狗、向人、望族、林台、舂桑、利豆、迷桑、婢药、大夹、白兰、北利摸徒、那鄂、当迷、渠步、桑悟、千碉等诸羌,因为部族众多,占据着险要的山区,所以对于这些畏惧大唐威慑,主动归附的诸羌,也还是表示了欢迎,甚至很大方的给这些大小部落都设置为羁縻州,前后共设立六十八州,授其首领为羁糜刺史。
这弱水西山诸部,范围很广,大约后世四川阿坝西南、雅安西北、甘孜北部、青海果洛和玉树东部等大片地区,大左封部便是在今小金县沃日河流域。
白狗则在今理县,白男羌则是白兰羌的一支迁到今阿坝马尔康······
弱水西山南部则是女国等东山八国。
反正都是羌部,统称诸羌。
之前朝廷给他们设立了大大小小一百多个羁縻州,大体是分为两大族群的,也就是党项羌、弱水西山羌。
这次朝廷也是干脆趁着灭吐谷浑之威,来了个快刀斩乱麻。
党项五十三羁縻州省并为一下都督府三正州,弱水西山六十八羁縻州则省并为恭、维、翼三州,设维州下都督府,置保宁军,归茂州中都督府节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