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精华小說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起點-第四十二章 辭職分享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之大拯救诸天万界之大拯救
“谁?谁要当爹了?”
得福妈妈听到院子里传来的动静,着急忙慌的跑了出来,走到院子里,德福妈妈看到现场的情况,立马明白了,只见她满脸喜悦的朝着一旁的儿媳问道。
“水花?你有了?”
“嗯。”
水花羞赧的点了点头。
“好!好啊!”
得福妈闻言顿时乐的找不到北了,只知道一个劲的叫好。
没过多久,马得宝也闻讯而来,得知嫂子怀孕的消息,这小子也是一脸的高兴。
“得福,回头你按照房子去医院把药给买回来,每天给水花喝一副,连喝三天即可。”
这次水花怀孕完全是意外之喜,在李杰检查前,所有人包括水花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怀孕。
因此,前些日子她依旧像之前那样,没事的时候就下地干农活,以致于动了胎气。
“呃,好。”
马得福愣了愣神,最终还是将方子塞进兜里。
“对了,还有一件事。”
眼见马得福没有多问,李杰便将准备好的说辞压了下去,转而提起另外一件事。
“回头你记得和张主任说一下,等孩子出世,额就准备退休了。”
虽说距离孙子出世还有大半年,但辞职这件事,还是早作报告为好,如此一来,也让县里有充足的准备时间。
不论怎样,金滩村都是吊庄移民过程中第一个成建制的自然村,同时,也是各项扶贫政策的带头人。
另外,金滩村还是是官方竖起来的典型之一,在李杰的带领下,金滩村获得了多项第一的成就。
第一个破八十户的安置点!
第一个建村!
第一个采用机械化耕地!
第一个通电!
第一个通水!
第一个种植甘草、柠条等经济作物!
第一个发展养殖业!
鉴于金滩村取得的成就,上级经过多方考量,如今其他的安置点,或多或少都借鉴了金滩村的发展路线。
正因为金滩村的特殊性,李杰方才让马得福提前和县里打个招呼。
“啥?退休?”
听到自家老爹要退休,马得福惊诧莫名,满脸疑惑的看向父亲。
尽管他知道父亲在接手金滩村时,便和县里的领导约法三章,但是现在就提是不是太快了一点?
毕竟,距离孩子出生还有大半年呢。
“爸,你现在说会不会早了一点?”
“早啥早?”
李杰眉头微蹙,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了马得福一眼。
这小子,完全没有悟出他的意思。
金滩村村支书这个位子,谁当谁升职,根据他前段时间和杨县长达成的私下协议,在他卸任后,村支书的位子就由马得福来代理。
本来依照马得福的资历,肯定是没办法正常调任的,但看在李杰为金滩村做了诸多贡献,杨县长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当然,这一切马得福是不知情的。
……
……
……
翌日,马得福上班后来到了张主任的办公室,向他汇报了这一情况。
听说‘马喊水’要辞职,张树成很是惋惜,不过人家本来就是‘代理村支书’,不是在编干部,而且接任前,‘马支书’便定下了调子,孙子一出生就退休。
因此,张树成纵使心里不舍,也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了下来。
精华玄幻小說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第四十二章 辭職熱推
惋惜过后,张树成也不忘恭喜了一下马得福。
很快,‘马喊水’要辞职的事就被张树成汇报给了远在海吉的杨县长。
接到张树成的电话,杨县长虽然有些惊讶,但仔细一想,又在情理之中,毕竟马得福结婚也有段日子了,老婆怀孕实属正常。
挂断电话,杨县长坐在办公室里陷入了沉思。
既然‘马喊水’要辞职了,那么给马得福调动工作的事也得提上日程了。
好在马得福工作以来的表现一直很不错,把他放到金滩村村支书的位置上,即便有些‘破格’,但也不会引起太多的非议。
远在几百公里之外的马得福,根本就不知道他早已被父亲安排的明明白白,此时的他,还没从‘即将要当爸爸’的喜悦中回过神来。
没过几天,水花怀孕的消息便在金滩村里传开了,吊庄移民一年多时间,这是金滩村第一次迎来一个新的小生命。
与此同时,水花的身份又很特殊,两相结合,一波又一波的村们提着东西上门向两人道喜。
马得福被村民们的热情给吓到了,虽然村民送的东西都是一些生活用品,但他还是觉得,自己不应该收这些东西。
随着来的人越来越多,家里的‘礼物’也越来越多,马得福每次一回到家,看到墙角摆放的玉米面、面粉、鸡蛋、小孩衣服等东西,他就脑壳疼。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ptt-第四十二章 辭職推薦
这些东西,他不收都不行。
哪怕他说了不收东西,村民们还是强塞给了他。
后来,马得福实在没有办法,只得去向他爹寻求帮助。
听完儿子的讲述,李杰不由哑然失笑。
自古以来,华夏就是人情社会,碰到节假日,或者遇到什么喜事、丧事,亲朋邻里往往都要互相走动走动。
只要置身其中,就免不了人情往来。
人情,人情,讲究的是有来有回,讲究的适度,村民们送给马得福的那些东西,都不是什么特别贵重的东西,完全够不上‘受贿’的标准。
站在旁观者的角度,马得福此举虽然有些小题大做,但这也不是什么坏事。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公职人员的腐化坠落通常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大多都是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慢慢地逐渐深入,最终刹不住车。
絮絮叨叨说了大半天,马得福面带苦涩的问道。
“爸,你说额该怎么办?”
李杰摆了摆手,不以为意道:“好了,这件事你就不用操心了,回头额来解决。”
“那,咋解决嘛?”
“简单!”李杰打了个响指,缓缓道:“再过不久,就到了金滩村正式建村一周年的日子,到时候额牵头,大家一起聚一聚,好好吃一顿,一来庆祝建村一周年,二来,为我那未出世的大孙子庆祝一下。”
吃一顿?
马得福心里暗自琢磨了一会,这倒是不失为一种办法,毕竟办一场宴席的花费可比村民们送的东西值钱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