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cwrkj妙趣橫生小說 娛樂帝國系統-第三千九十八章我虧死了我熱推-ayjwc

娛樂帝國系統
小說推薦娛樂帝國系統
唉,这个时候呢,在他的办公室外面呢,就有人开始议论这个事情了,胡一刀和李平两个人敢随便到重庆台长办公室,这并不代表其他的人有这个资历,有这个胆子,甚至说打开才当办公室在外面看笑话,这种不明智的事情呢,都没有人敢做,都是大人啦,一般情况下不会做那么幼稚的事情,惹领导不高兴的。
领导处理问题,就算是不关着门,他也没有人会傻乎乎的在门口看笑话,这会给领导不稳重的表现,以后呢,估计就等着穿小鞋吧,更别说这个时候呢,这个太子的办公室直接的被李平给顺手关上了,因为李平心里面非常清楚,就算是找到了领导,领导对自己也是有很好的印象的,毕竟自己在电视台左右逢源,也是结交了不少关系,你是拍了不少精彩党的马屁,但是呢,这一点那并不代表他就不一定是批评了。
毕竟这个事情呢,李平自己心里面是非常的清楚的,这一点呢,他是不占理的,到底是他忽悠了温大侠那边才用兄弟这首歌作为主题曲的这一个吗?
经不起查,丁台长只要一个电话,就能够把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给查的清清楚楚。
所以说那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李平虽然觉得自己算是丁台长手上的一员大将,但是呢,大将犯错误的时候呢,他也不是不可能会对加码数的对不对,这就看丁台长到底想要怎么样处理了,所以说呢,这个时候呢李萍可是没有必胜的把握,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他当然不会希望别人像看猴戏一样看着自己被领导批评了,对不对?
就这个时候呢,直接地顺手关门,这是非常正确的一个选择,就不让大家看,虽然大家可以猜测,但是猜测归猜测到底不是事实对不对?
所以说呢,在这样的一个事情上面呢,有些事情必须要表达出来一个内心深处的那种敬畏的感觉,对领导的敬畏的感觉,你这玩意如果不关上门,领导会有什么样的一个印象呢?会给领导留下一个,这两个人都不成熟度,都那么大了,在电视台也不是工作一年两年了,找人处理事情来两个人怎么都不稳重呢,如果给领导这样坏的印象的话,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所以说呢,李平直接的把门给关上了,领导有什么事情呢内部处理就完了,对不对?所以说呢,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就没有必要让其他的同事看笑话了。
这个时候呢,丁台长自己的,把手中的签字笔给扔下,有些不耐烦的说:“你们两个这是怎么一回事?老胡你给我说一说怎么一回事啊?你怎么把老李给拉过来了啊?
你们两个是搞什么呀?对了老胡你不是在拍水浒传吗?
这可是台里面今年重点关注的年度大戏呀,这是上面要求的,这玩意儿你要给我搞砸了,小心我收拾你呀,现在这时间那时候应该是你在剧组拍戏吧,幸福站这部戏时间紧任务重呢,是有硬性的时间要求的,你可是给我力量一定会在台里面规定的时间内拍摄完成,这边后期什么的都给你准备好了,要人有人要设备给设备,要是因为你没有能够按时把戏给拍完,耽误了台里面的计划,那我可饶不了你。”
这个时候呢,回忆到信誓旦旦的保证说:“太大,这个你放心,我那肯定是能够按时完成任务,至少目前为止呢,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中,拍摄的也算是比较顺利吧,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甚至有一些超额完成计划,至少呢,现在都是按照计划来的,如果没有发生什么特别重大的事件耽误拍摄的话,那我相信这部戏应该能够按照计划在规定的时间内拍摄完成的。”
说到这里呢,反正已经到了领导办公室了,胡一刀那直接的就把李平给松开了,到这里他就不怕李平逃走了,毕竟这是面对领导要说清楚才行,不然的话就会有可能被领导记到小本本上的。
这个时候那灯太长才天天都说行,反正那年老胡的还是是动物产品的领导,还是相信的,你对剧组的控制能力他里面也是比较相信的,不然的话不可能把这么重要的一个任务交给你,但是这这钱对于必有一失呀,虽然你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导演,但是呢,面对这样大的一个剧组,你可不能掉以轻心呀,稍微的舒服的话就有可能造成一些麻烦的,现在现在还是比较顺利,但是后来呢,后来会不会继续这样的顺利呢这事情这样的话就像发生什么意外的话你们,剧组是不是有应对的预案呢?对不对?任何的一个剧组拍摄都不可能一帆风顺的,每个句子那至少要准备一两套的应急预备方案,免单的到时候会变得措手不及的。
这个时候呢,胡一刀这样的莽夫呢,倒也是虚心接受的时候才让你放心,回去以后呢,我就重点的让大家抓这个事情,以防万一。
而且呢,我会让人去外景地再去勘察一次,免得那边呢出现什么意外。到目前为止,剧组上上下下虽然有那么一些小小的摩擦,但是呢,整体来讲确实是可以让台里面放心的,这一点我敢保证,但是呢,我们剧组最近没有什么事情开始进行的非常的顺利,但是我没有想到在电视台有人背后捅我刀子呀。
这个时候呢,丁台长看了一眼,李平心里面也是有些老人呀,这两个人脾气一向互相的,就是捅刀子的那种,反正就是互相看对方不顺眼,也不知道两个人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见了面以后呢,就像跟仇人一样,就算在开会的时候呢,守着领导面前呢,两个人也能够争吵起来,而且是不怎么互相给面子的那种,所以说他的这样的一个情况,现在有些事情呢,就会变得比较的明显了,肯定呢,是胡一刀和李平两个人发生了什么问题。
这个时候呢,丁台长。有些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李平这一眼呢,可是让李平有一些毛骨悚然呀,好像领导的眼神能够看穿自己的心肝脾胃肾一样。此刻丁台长漫天似地的说,台里面有人这么做吗?你说一说到底怎么样的一回事,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事情的话,你放心我绝对会给你做主的,水浒传这样的一部电视剧,可是我们电视台年度的大戏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呢,居然搞出了这种事情,我们电视台的人都帮忙搅拌了,还有人背后拖后腿,这就不是给我们抹黑嘛,就对这种事情呢,我是决定不会允许继续的发生的,这点你放心好了。
水浒传可是台里面重点支持的电视剧,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居然还有人敢给水浒传剧组穿小鞋,这一点呢,让我感觉到非常的意外呀,你说来听一听到底什么样的人有这个胆子,如果你说对的话,我当然会给你当家作主,但是老胡我也告诉你,这个你如果说错的话或者是说随便的拉上什么罪名就给安到别人身上,这一点呢,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你可想清楚再说。
这个时候马虎一定要拍胸脯说:“台长,你说这个事情啊是真的,这个事情不知。存在诬陷人的这样的一个事情,现在外面不少人呢,你可以随便的拉过来一个人问问,看看他们知道不知道这个事情到底谁对谁错,这是很明显的一个事情嘛?
这个时候呢胡一刀顿时喜笑颜开笑呵呵的说有台长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就直接说了水浒传,我知道是电视台的一部年度大戏,局里面领导和台里面的领导呢,对这部剧呢都是非常的重视的。
我正是因为升职到这一点,所以说呢,生怕这个事情我搞砸了,对不起领导对我的期望,所以说呢,在各个方面不管是动作设计还是道具,或者是说外景上面呢,我都力求做到精益求精,希望呢能够尽我自己最大的能力,把水浒传这样的一个历史名著呢给搬到银幕上去,但是呢,在这个时候呢,这部电视剧拍摄多事。拍摄过半绝对没有问题,反正能按照进度来按照规定的时间内完成,是没有什么大的问题的。
正是因为这部电视剧的重要性,所以说呢,在各个方面呢,我都力求做到最好,尤其是说主题歌这样的一个事情方面呢,我更是想着精益求精,其实从我们开始拍摄水浒传这部电视剧到现在呢,我已经找了很多的著名的歌唱家,自己作家等等,看看有没有什么可能帮助大家把这个事情给做起来,市场呢还是很有市场的。
我拜访了不少业内的大咖,但是他到最后都没有给我写一首很让我满意的主题歌,要么写得怎么说呢,写的就像白话文一样,要么呢就是写的太深让人懂了,需要查书才能够搞明白。
反正呢也不是说高质量的歌曲呢,一首没有歌词,那么歌曲呢也是有的,但是呢资料是两个并不代表能够成为西游记的主题歌呀,因为如果在内容上不是太大的话,那几乎就是不太可能的,你想我搞一个现代流行歌曲什么?玫瑰花开之类的,这玩意儿他是不是靠谱呢?
根本不太可能做我们水浒传的主题歌对不对?我们这是江湖义气的一个大戏呀,这是我们历史的著名的小说。
所以说呢,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呢,我们这部电视剧的主题歌一定要符合我们电视剧的这个主题,如果不符合的话,就算质量好我也不会用,如果符合的话,哪怕是质量稍微的差一些,有些瑕疵,这个OK没问题,都可以去做的。
可以说在国内比较知名的词曲作家,那我都请教过,而且开出了重金悬赏这部戏的,主题歌本来我以为那中场之下必有勇士的,但是呢,没有想到这个事情呢,他的结果并不让我很顺利呀,反正因为这个事情呢,我对主题歌可以说已经是彻底的死心了。但是让我自己没有想到我自己居然遇到了一个小朋友这个小朋友可以说是才华横溢,天才级别的年轻人呀,尤其是在写词的这样的一个方面,非常的让人惦记呀。
可以说兄弟这首歌呢,是我期待的一首歌写出来了,我心中所写所想的关于水浒传的一个事情,我认为呢,这样的一首歌呢,就值得水浒传去播出。那我也是花费了重金把这首歌给买断下来了,就打算呢,我们水浒传拍摄完成之后呢,用这首歌作为主题曲的兄弟这首歌呢,我认为非常的有价值呀。
虽然我用的是电视台的钱,虽然我用的合同是电视台的合同,但是呢,这并不代表说别人就可以抢我的这首歌的首创权呀,关东大侠这玩意儿用了兄弟这首歌,那水浒传播出之后,我应该是怎么样的办才算是比较好的一个开局啊。
我相信呢,兄弟这首歌有爆红的潜质啊,如果是说运作的好,那赚钱是没有什么大不了。
这本来就是我打算好的,甚至说兄弟这首歌呢,本身就是在写给水浒传原著的。
但是我没有想到,李平这个家伙居然是背后给我下黑手了,他忽悠了关东大侠剧组的人,看清楚了兄弟这首歌的巨大的潜在威力,因此,西游记剧组就直接的用了兄弟这首歌了,这个基本上看的话,想好想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现在看这种情况。表示出来李平是故意不认账,死都未必认账的那种。
李平忽悠了这个事情,就是给我们造成了一些不太必要的麻烦的。
所以说在这样子的一个情况下,我才来找台长你的啊,你可是要给我评评道理啊。这一次,李平一定是要给我一个交代才成的。
这家伙纯粹就是闲得慌而已,居然害的我如此的狼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