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you5u人氣玄幻小說 寒門崛起-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壓斷老驢腰讀書-kjnm1

寒門崛起
小說推薦寒門崛起
主官胡宗宪骑着毛驴,他的随从自然也不会越过主子骑马,也都骑着毛驴。
一时间,官道上,十几头驴齐声长嘶,说实话,这阵势比骑马牛叉多了。
长亭外一众官员傻了呀,被震得七荤八素。当然打击最大的还是张楚峰、楚雄等人,他们看着官道上缓缓逼近的驴群,卧槽心痛到了极点,恨不得将这几头蠢驴剥皮啃肉炖汤熬阿胶,这些蠢驴的出场,意味着他们银子的失去。看到驴背上的胡宗宪等人,他们也禁不止心里腹诽不已,都特么嘉靖三十一年了,你还骑驴上任,脑袋被驴踢了吧!
这些驴子可真可爱,瞧它们长长的驴脸,多像一张张亮闪闪的银票啊。
朱平安看着驴群,禁不住喜笑颜开,待驴群近在咫尺的时候,朱平安一脸笑意的从楚雄手中拿过他的官帽,反手一扣,笑纳了其中所有博注,然后拱着手向楚雄等人一一道谢,“多谢资助,多谢资助……”
楚雄心在滴血,面上强颜欢笑,“呵呵,朱小兄弟客气什么,哥哥我开局前不是说了嘛,我这局啊就是为了资助朱小兄弟团练的……”
张楚峰则是连强颜欢笑都做不到了,一张脸都快拉到裤裆里了,面对朱平安的拱手道谢,拉着脸冷哼了一声,冷冷道了一声,“哼,不谢!”
……
“胡某何德何能,承蒙诸位大人相迎。”胡宗宪骑驴而至,翻身下驴,拱手向长亭外的一众官员道谢。
“胡大人客气了。”
一众官员纷纷拱手还礼。
胡宗宪虽然官职仅有七品,但是在这个场合就可以看出他的分量来了。
正二品的六部尚书都还端着架子,不过正三品的布政使以及提刑按察使都没有端架子了,主动上前以平级官员的礼节与胡宗宪言谈。
至于四五品的官员,在与胡宗宪见礼,反而都是拜见了。
朱平安也不免俗。
对此,朱平安心里也很平衡,拜见起来也没有不痛快。一来是巡按御史权势地位非同往昔了;二来胡宗宪是前辈,胡宗宪是嘉靖十七年的进士,自己是嘉靖三十年恩科的进士,胡宗宪的资历比自己要老十多年呢,在论资排辈的封建时代,晚辈拜见前辈再正常不过了;三来,胡宗宪走的时候科道言官的路线,科道言官的晋升跟普通的官员晋升不同。科道官员是出了名的厚积薄发、后发先至,晋升比一般官员要快。科道官员虽然级别低,不过七品而已,但是他们只要做的好,功绩积累到一定程度,他们就可以直接从七品官转升,在京城内可以转升为正四五品的太仆寺少卿等官职,外转的话可以直接转升为从三品的参政。
胡宗宪是三甲进士。在大明朝,一甲进士直接进翰林院;二甲进士在内除主事,在外除知州;三甲内除中书舍人,行人等,在外除推官、知县。胡宗宪考中三甲进士后,授官为山东青州府益都县县令,后调任余姚知县。之后,胡宗宪就转了科道官员路线。从地方知县转为了科道官员,以七品御史巡按宣府、大同等边防重镇,整军纪,固边防,在一定程度上稳定了边疆。去年,胡宗宪又巡按湖广,参与平定苗民起义,也立下了功绩。月初,胡宗宪被嘉靖帝钦点为浙江巡按监察御史。
按照科道官员的晋升路线,胡宗宪只要做出点成绩,就可以晋升为四品京官,或者三品地方大员,换算下来,胡宗宪现在介于四品-三品地方官员之间。
另外,朱平安可是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清楚胡宗宪的分量,朱平安知道胡宗宪很快就会晋升了,而且还是连续晋升,一飞冲天,成为直浙总督,总督浙江、南直隶和福建等地兵务,成为江南官宦场中的执牛耳般的存在。
所以,朱平安拜见其胡宗宪来,心里很平衡,没有一点意见。
朱平安混在人群中拜见胡宗宪,同时默默的观察着这位历史上的大人物,视野中的胡宗宪与脑海中的胡宗宪截然不同。朱平安脑海中胡宗宪的形象来源于在现代看的大明王朝1566里面王庆祥标准的老干部模样,但是视野中胡宗宪比王庆祥相貌不凡的多,表情也丰富的多。
胡宗宪长袖善舞,交际能力很强,面对六部尚书不卑,面对低级别官员不亢,将大小官员都照顾到了,让人有一种如沫春风的感觉。
“胡大人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一众官员寒暄,数位伶俐的低级官员争相帮胡宗宪牵驴。
“呵呵,我还好,我的驴才是辛苦了,这一路南下,我这一身膘,差点没压断了老驴腰……”胡宗宪拱手向众人表示感谢,诙谐的回道。
众人闻言,很是捧场的哈哈大笑,气氛很是融洽。
在长亭外寒暄了片刻,众人便迎胡宗宪进应天接风洗尘,众人骑马,胡宗宪骑驴。胡宗宪的驴很得意,在路上不时“嗯啊嗯啊的”叫几声,因为它发现它今天比马跑得都快,除了有少数几匹马和它并驾齐驱外,其余的马都比它慢,在它屁股后面吃灰,感觉驴生已经到达了巅峰。
接风宴定在了巡按御史衙门,请了几个应天府有名的酒楼大厨来掌勺。
胡宗宪与六部尚书、布政使、按察使一桌,其他官员按品级落座,不同衙门特意混座,给不同衙门增加沟通交流的机会,便于日后工作配合,也给官员们一个互相认识的机会。
朱平安与应天六部的五位官员坐在了一桌,因为资历浅、年纪小,敬陪于末座。
一开始,五位官员对朱平安还挺热情,有意结交,毕竟能跟他们坐在一桌,证明朱平安的官职也是五品,如此年少有为,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
不过当朱平安报了名讳之后,他们就一副看到瘟神的架势,哦,原来你就是那个得罪了严阁老的朱子厚啊,顿时对朱平安敬而远之,有意的跟朱平安保持距离,坐在朱平安左右的两位官员甚至还在椅子上挪了挪屁股,身子有意向远处倾斜,在有限的空间上,跟朱平安拉远了距离。
你这屁股坐的到位!
朱平安无语的扯了扯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