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小說

nn4vm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獵諜-638、蜿蜒草的味道-tr184

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
“我说过,对你的事情我知道的很多,多到你自己都难以想象。我是不清楚你和瓷都是怎么认识的,但也就仅仅如此,你其余的事情我了如指掌。”
“你想要让他们娘儿俩活着,就要老老实实交代。”
“梁月明,你不是想要活着吗?我可以答应你,只要你说出来我想要的消息,你就可以继续留在北平城伪政府的伪市长位置上。”
“简单点说,你要听我的话,成为我的人,这次和以前不同,我需要的不只是你的口头效忠,我会让你做点事的。”
“说吧,你想死还是想活?”
楚牧峰很干净利索的给出了选择题。
你想死现在就能去死。
你要是说想活的话就必须当我的应声虫。
这倒是超出了梁月明的想法,他没想到楚牧峰给出来的竟然是这样的说法。
在他看来,楚牧峰十有八九是想要他死的。
只要有这个前提在,他说什么话都是无能为力的,都注定是要死的。
可没想到楚牧峰还会开出来这种条件。
当楚牧峰的人!
梁月明也心知肚明,自己这次不可能说再像是之前那样,只是被阎泽策反,顶着这样的名义就能留在伪政府中逍遥自在。
楚牧峰是肯定不会这样做的,自己是必须要听他的话,是肯定要付出点什么代价,但这无所谓了。
能活着比什么都强。
“我想活,我愿意听你的,你让我做什么就做什么。”
“我是不知道瓷都是谁,不清楚他在金陵城那边的掩饰身份,但我却知道一个很关键的线索,那就是他身上有着一股独特的气味。”
“这股味道虽然说很淡,一般人是肯定闻不出来的,可我却能闻出来,因为我的父亲身上也曾经有过这种味道。”
“什么味?”
楚牧峰颇感好奇的看过来。
“中药味,一种叫做蜿蜒草的中药材,被碾碎变成粉末后常年吸食的味道。”
“我会知道这种味道是因为我父亲当年也是承受着病痛的折磨,只有靠吸食蜿蜒草才能够减轻痛苦,才能活命。”
“我没有给瓷都说过这事,但我心里暗暗记着的。”
“楚牧峰,蜿蜒草对生长环境要求非常苛刻,只在金陵城城外的小青山才能采摘到,我想瓷都会选择金陵城也是因为这事。”
“可即便如此,蜿蜒草每年的产量都是有限的,我想你要是说能够通过这个线索,或许是能找到瓷都是谁。”
“毕竟就算是那些中药铺,也不是说谁都会去采摘蜿蜒草的,能采摘的也没有几家。”
梁月明说出来的话让楚牧峰眼前一亮。
蜿蜒草吗?
他知道梁月明应该是没有说谎,因为这种药草的确是在小青山才有,在其余地方都没有。
不是说中药铺不去采摘,而是因为没这个必要。原因是蜿蜒草的产量极低,平常市场需求极少,你说谁还会费老大劲儿去采摘一些没有价值的药草?
“还有吗?”
楚牧峰平静的问道。
“没有了!”
梁月明摇摇头,“我能知道这个,也是因为我父亲是吸食过蜿蜒草的,要不然我连这个也不清楚。”
“除此之外,瓷都没有透露任何有用的东西给我。”
“瓷都制造出来阎泽叛国案为的就是帮助特高课拿下正统中队吗?”
楚牧峰跟着话锋一转问道。
“是的,最起码我知道的原因是这个,至于说到其余的我也不清楚。毕竟我只是听命行事,其余更深次的我也没资格知道。”
梁月明点点头说道。
“那你知道北平站那边的间谍是谁吗?”楚牧峰话锋陡然一转。
“间谍?”
梁月明再看向楚牧峰的时候,眼神已经愈发忌惮。
“你是在金陵城总部的,竟然连这个间谍的事情都知道,楚牧峰,你简直太可怕了,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看来那些传说都是真的。”
“不用在这里拍马屁。”
楚牧峰无所谓的说道。
“北平站的确是有一个特高课的间谍,但我不知道他的身份,我不是故意想要隐瞒,我连瓷都的事情都说出来了,又怎么可能说隐瞒这个?”
“要知道我是受命于瓷都的,就算是会听特高课的话,也不是说是特高课的人,他们对我也不会说多信任的。”
梁月明解释道。
这话说的也没错。
“那你就说说最近特高课都要你做的事情吧。”
“好,最重要的是要为华亭市那边培养人才,这事是松井兵亲自安排下来的,他说希望我能够为华亭市那边栽培点人才过去,”
“毕竟华亭市那边是刚刚沦陷的,是一个大烂摊子,迫切的需要北平市这边进行支援。我觉得这事倒是没有多重要,反正就是找些人过去就成……”
不重要?
在听到这话的瞬间,楚牧峰心中就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来。
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
华亭市在短时间内肯定是不可能说易主的,而且这之后还会成为汪伪政府的根据地,要是说现在有这个机会的话,为什么不赶紧抓住,往华亭市那边安排进去一些人。
这些人都将是自己的心腹,他们都将会在华亭市那边发挥出价值来。
“这事你什么时候会办?”楚牧峰问道。
“松井兵给的期限是半个月内必须派人过去!”梁月明说道。
“半个月吗?”
楚牧峰略作沉吟,“安排过去的人员名单你暂时不要给松井兵,等到你回北平城后我会重新安排这事的,你听我的安排。”
“是!”
短暂的微愣后,梁月明心中大喜。
他从楚牧峰的话外音中已经听出来,自己是不用死了,楚牧峰没有说想要杀死自己的意思,因为他还有价值。
能活着多好。
“继续说你的任务。”
楚牧峰早就察觉到梁月明的惊喜,但却没有说破,而是冷静的问道。
“是!”
梁月明立刻就一股脑的开始说起来,他将特高课那边安排过来的任务一五一十的全都倒出来,毫无保留。
之前是不清楚死活,现在眼瞅是能活命,他岂能再坚持到底?
“特高课要求我在北平城组建新的警备厅,要对北平城进行重新划分,要将这里划分成八个地区,这样利于他们管理……”
“我这边还要疯狂的收敛财政,要从老百姓的手里夺去钱财,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岛国军部的正常运转,当然我知道这只是一种侵略,他们是不会说将希望都寄托在这事上面的……”
“岛国军部在北平城外有着一个矿场……”
没想到梁月明身上有这么多有价值的情报,现在看来,自己不杀死他的决定是明智的。
毕竟在楚牧峰的心中也清楚的很,今天杀死梁月明,明天就会有陈月明李月明之流的人冒出来。
与其那样,倒不如就让梁月明继续留任。
只要能确保控制住他,其余的都好说。
一个小时后。
等到楚牧峰听到自己想要的情报后,就直接递给梁月明一颗小药丸。
“吃了它!”
“这是?”
梁月明抬起头来刚想要质问,却碰触到楚牧峰有些玩味的眼神,吓得他二话不说就赶紧抓过来吃掉。
自己真的是糊涂了,还想要从楚牧峰嘴里问出来这是什么药丸。
嫌命长吗?
“这是我自己炼制出来的毒药,放心吧,没有谁能给你解毒的,除了我之外,你找任何人都是白费力气。”
“我也不阻止你,你回北平城后可以去找人解毒,只要你能解开算你本事。不过你放心,我会定时给你解药的,这么做你明白吧?”
楚牧峰云淡风轻的说道。
“明白明白!”梁月明连忙点点头。
他心里想的却是,楚牧峰你也未免太高傲了吧?说什么这是你炼制的毒药,我就不信了
难道说没有谁能解了你的毒。你要是以为靠着这样的毒药就能够控制住我,算是做梦。
“明白的话就好,但这样的理解却是不够的,来吧,现在就给我写一份认罪书,将你刚才说的重点全都写出来。”
楚牧峰平静着说道。
梁月明顿时心脏一颤。
自己还是想错了。
楚牧峰又怎么可能说想不到完善的控制办法呢?
毒药加认罪书,这便相当于自己将性命交到了楚牧峰的手中,只要自己敢反悔,楚牧峰公布出来认罪书,瞬间就能摧毁自己在岛国人那边的地位。
但梁月明没辙,他想活命只能写。
“我写!”
认罪书很快写好。
西门竹进来给梁月明拍照留下当证据。
就在梁月明以为这事这样就算结束的时候,楚牧峰却是翘起唇角,慢条斯理的说道:“梁月明,你觉得董秋月还能活着吗?”
一语惊人。
梁月明神情惊慌。
“你想要杀死董秋月?”
“不是我想要杀死,而是你!梁月明,你也不用在我面前摆出一副多么恩爱的画面来,你心里比谁都想要董秋月死。”
“不要给我说你不清楚她在外面包养唱戏的戏子,不要给我说她背着你在外面放高利贷的事情你不知道,她是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这样的女人不适合留在你的身边,所以说,请你送她上路吧!”
楚牧峰的话冷酷至极,不带有丝毫妥协。
“好,我杀!”
梁月明咬牙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