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ecmsc有口皆碑的小說 這個修士很危險-七百零四章 酒有問題熱推-xjqk0

這個修士很危險
小說推薦這個修士很危險
“是是是,在下如何不知冒犯了大人虎威,特此前来告罪。还请大人看在在下还有一二可用之处,饶过在下这回。”
许易连连告饶,节操全无。
“一二可用之处?你倒是真会往你脸上贴金,收取你的小人心思,旁人敬你是名士,愿意抬举你,那是他们下作,本官可不吃你这一套。”
宇文拓冷笑道。
许易道,“大人误会了,我那些酸诗烂词,哪里能入得大人法眼。我的意思是,大人若肯接纳我,徐胭脂,余都使这些不开眼的,岂不任由大人拿捏了么?”
宇文拓怔住了,老樊传意念道,“我还真没想过这茬儿,若是如此,此事大有可为,大有可为,那徐胭脂何等手段,将来必是顶尖修士。至于那余都使,若此獠愿意从中穿针引线,公子未必不能速速得手。”
宇文拓忍住心头激荡,瞪着许易道,“细细说来,我听听你都有什么主意。说得好,我少不得会抬举你谋个好差事,若是说的不好,那就休怪某新账旧账一起算。”
许易拖过桌椅,在宇文拓面前坐了,招呼宇文拓,老樊也坐下,自顾自取出一个酒葫芦,拔开葫芦塞,酒香惊人,取出三个杯子,分了三杯。
宇文拓和老樊都看呆了,这是什么凑性,哪有这么自来熟的。
“此事,我仔细想过,徐胭脂这边好办,余都使那边还得费些脑筋,但只要功夫深,这事儿一准能办成,来来,满饮此杯,且为大人贺,愿大人早日抱得美人归。”
说着,许易端起酒水,一饮而尽。
老樊传意念道,“公子当心,这小子若在这酒水中弄鬼,不可不防。”
宇文拓冷笑道,“我有章程,总不能让小子小觑了去。”
当下,他端起酒杯也一口饮尽,酒才入口,根本没和唇齿接触,被他用法力托住。
只是那酒水的灵气逼人,才用法力托住,灵气自动散入体内,令人精神一震。
“果然是好酒。”
他心中暗赞一声,但并不大意,依旧将那酒水凝聚在一处,用法力包裹了,做好了隔离。
老樊也如此施为。
几番和许易放对,都没什么好结果,两人都谨慎起来。
一杯酒水饮尽,蹭地一下,许易站起身来,手里托着一枚如意珠,面有喜色,“啊哈,机会来了,许是听见我成功通过大比的消息,余都使身边的小陶招我,我先去探探,稍后就回。”
说着,冲宇文拓和老樊一拱手,闪身出了大厅。
宇文拓和老樊面面相觑,老樊道,“此人不可信,神神叨叨,却不知在弄什么。”
宇文拓倒是心动,“不管他作什么妖,只要肯为我所用,老子抬举抬举他也无……”
话没说完,宇文拓发现老樊伸去端酒杯的手不动了,正疑惑间,发现自己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下一瞬,他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时,他第一时间查看了时间,却已到午时三刻,足足有两个时辰。
再看老樊,依旧趴在地上昏睡,面色潮红,他扫出一道法力,化作玄冰,激在老樊脸上,顿时将老樊激醒。
老樊才醒,便厉声喝道,“酒,那酒有问题。”
宇文拓赶忙检查身体,内息,气息,法力,运行皆畅,没发现任何问题,“好霸道的灵酒,连老子也能迷昏。”
即便是检查了全身,都没问题,宇文拓也依旧赞同老樊的意见,是那灵酒的原因,到底还是小觑了许易。
因为除了灵酒,他找不到自己中招的任何理由。
“张成,张成,给我滚进来。”
老樊怒声喝道。
喝声方落,一名金甲将撞进厅来,单膝跪地,冲宇文拓行礼。
宇文拓大手一挥,一股庞然巨力将金甲将压在了地上,“张成,姓许的到底在这大厅待了多久,什么时候走的?”
他心中的无名之火已经压不住了,在许易身上,他吃的亏实在太多了。
金甲将颤声道,“一炷香,一炷香左右。”
老樊道,“第二次去而复返,是什么时候?”
“去而复返,没出去啊,他只是在殿前望了望,像是在找什么,随后就又进来了。”
张成要被吓疯了,他还不曾见过宇文拓这般脸色。
“处心积虑,处心积虑,好一头养不熟的狼崽子。”
老樊怒声喝骂,好似他真的给过许易信任一般。
张成颤声道,“大人,到底发生了什么,若是那许贼盗了大人的东西,末将立即率队将人拿回来,对了,这家伙走的时候,自言自语说,好像是要去晴雨小筑,拜会余都使。”
“狗的,老子饶不过他。”
宇文拓一声虎吼。
…………
“呀,这是谁呀?这不是新晋的八名仙官许易许大人么?如今,您许大人飞黄腾达,再来晴雨小筑这座小庙,我可是真担心,咱们这小庙,容不下许大人这尊真神。”
许易才露脸,小陶便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讥诮。
许易笑道,“小陶仙子这是吞了磁雷了,还是昨晚没睡好?屈指一算,我和小陶仙子已经一个八十七天没见了,原想着这许久未见,小陶仙子总会有番得见故人的喜悦之情,却没想到,是许某想多了。”
他沉沉一叹,眼神落寞。
“八十七天,有么,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
小陶的脸上半是难以置信,半是惊喜。
她倒不是对许易存了心思,任谁被人记挂,总是一件好事。
何况,在她心里还真把许易当了故交。
“咳咳……”
重新遮了面纱的余都使忍不住想揉饱满的胸口。
小陶醒悟过来,“好个油嘴滑舌的家伙,难怪能用一个长安某骗来一个仙官,你当本姑娘是什么人,也敢对本姑娘用这蠢计。”
许易怔了怔,他是真没想到,消息竟然传得这么快,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他又一抱拳,“小陶仙子这话可让人伤心,我一直拿小陶仙子和余都使当知交好友,却不知,今日二位何故拒人千里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