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6u1up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臨淵行 起點-第五百一十九章 劫灰仙人推薦-nruer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
武仙人如惊弓之鸟,不由分说拔剑,这口新炼制的仙剑显然不如镇压北冕长城下大千世界的那口仙剑,但祭剑人是他,那么这口剑便是最犀利的剑!
他眼中孕生劫运,那是雷池中蕴藏的无数生灵的劫运形成的积雷,化作祭剑的能量!
他曾借苏云之手,试图献祭了仙帝尸妖,来达成自己的野心,没想到此时前朝仙帝就在苏云的身后!
这给他的震撼不可谓不大!
武仙人面色苍白,眼神惊恐,就在他不假思索祭剑之时,心中懊悔万分:“陛下一定是来找我报仇的,可恨我这一身抱负未曾施展,便要葬身在此……”
他在刹那间回忆起自己此生种种,先是在前朝为官,明明有大能为,却不被重用,只得了个镇守北冕长城的差事。
他忿不过,这才在新朝仙帝的威逼利诱下叛变,助那人推翻了邪帝,建立了而今的仙廷。
他的确也瓜分到了更大的利益,整个雷池都落入他的手中,被他炼化,让他得以掌握天下人的劫运。
但却没想到新朝居然不容忍他,趁着庆功宴的当儿,将他擒拿镇压,换了个假武仙镇守北冕长城!
而他,则被镇压在悬棺禁地,落入万化焚仙炉之中,被用来给新帝炼剑!
这短短瞬间,他便回顾自己一生,万念俱灰,而仙剑也在他的催动下向苏云和帝心斩去。
无论如何他都要放手一搏!
苏云眼前一片雪白,只剩下越来越大的剑尖。
武仙人的剑意贯长空,已经将他的视野塞满,让他看不到其他东西,这是达到仙的层次的仙剑道,也是苏云的剑道启蒙!
苏云在幼年时便是因为看到这一剑而变成了瞎子,也是因为参悟这一剑而领悟出仙剑斩妖龙这一招仙术,他更是一直在寻找破解这一剑的功法神通。
不过在他踏入征圣境界之后,他再看武仙人的仙剑,便已经不再那么神秘,不再那么不可匹敌。
他最低有四种印法一种剑法一种指法,可以破去武仙人的仙剑!
苏云不假思索,施展出帝剑剑道,一道剑光飞出,抵住武仙人的剑,将武仙人近乎无敌的剑意摧枯拉朽般破去!
然而下一刻,武仙人恐怖无比的力量碾压下来,苏云顿时感觉到在力量上难以衡量的差距,连忙道:“武仙人,这位是帝心。”
武仙人闻言,急忙收剑,那口仙剑来到苏云的眉心前,而剑身被帝心夹住。
“帝心……”
武仙人开口,还打算保留点体面,然而一说话嗓音便不自觉的颤抖起来,显然刚才被吓得不轻,连临死前回光返照映照一生这种幻象都出现了,可想而知长着邪帝面目的帝心对他的恐吓力有多大!
苏云额头也冒出豆大的汗珠,帝心夹着仙剑的指头已经开始流血,显然武仙人这一击的力量不说在帝心之上,也绝对可以与帝心并驾齐驱!
倘若帝心没有夹住这一剑,那么苏云恐怕也将呜呼哀哉了!
那口仙剑轻微震动,如同泥鳅从帝心指缝中滑出,飞入剑鞘之中。
苏云松了口气,打量武仙人,只见武仙人身上穿着猩红的披风,整个人都被笼罩在厚厚衣袍下,甚至连手也带着手套,脸也被帽兜遮住。
光芒照耀,他的脸显得有些苍白。
帝心放下手掌,目光奇异的看着武仙人,道:“你的剑很强。”
武仙人微微一笑,竭力稳住心神:“我一剑支撑起仙廷的长城,百万年不倒,自然很强。”
“但还不够强。”帝心继续道。
武仙人脸色微变,想起刚才苏云破去他剑道神通的情形。苏云那一剑突如其来,不仅破了他的剑道,甚至还有侵入他的道心的趋势!
帝心点评完毕,不再说话。
武仙人面色阴晴不定,心道:“在仙界中剑道修为在我之上的,的确有那么一两人。这个苏云刚才那一剑,便是得自其中一人。只是,他怎么会得到那人的剑道?”
他所说的那人,便是当今的仙帝,当今的仙帝怎么会把自己的剑道传授给苏云这个天市垣土鳖?
他百思不解。
苏云不悦道:“一见面便要杀我,武仙人便是这么报答我的救命之恩的?”
武仙人稳住心神,尽管对帝心还是很忌惮,但已经没有那种当场暴毙的畏惧,能够正经说话,道:“几年不见,苏小友便已经成为了天府圣皇,我听闻这个消息,既是惊讶又是欣慰。你的进境之快,是我前所仅见。刚才的事,只是一个误会,既吓到了我,也吓到了小友你。但好在没有出事,皆大欢喜。”
苏云见他明白自己带着帝心来的目的,便没有继续追究,笑道:“武仙前辈的修为恢复了?”
“我此来就是为了此事。”
武仙人瞥了瞥帝心,只见这人木雕泥塑般站在那里,既不动,也不说话,甚至连眼珠子都懒得转一转,眼皮也懒得合一下,也放下心来,道:“我打算向圣皇借点仙气。”
苏云哈哈大笑,向帝心道:“堂堂武仙,向我借仙气。帝心,你听到了吗?”
帝心眼皮动了一下。
苏云有些无趣,帝心死板得很,没有莹莹那般灵动,倘若是莹莹在这里,一定会与自己一唱一和,把武仙人羞得无地自容。
可惜,今日是三圣学宫的大考之日,莹莹在监考,她对监考时折腾那些考生的兴趣,显然比对苏云的兴趣大很多。
“我这个圣皇,是没有实权的。”
苏云叹了口气,怅然道:“我虽然掌管着号称最富饶的天府,但实际上受缚于世阀。在我手中没有半点仙气…………”
帝心不解道:“我看到你服用仙气修炼。”
苏云被他当场揭穿,不由老脸羞红,恶狠狠瞪他一眼。
帝心愈发不解,道:“天船洞天的宝地,都被你占了,那些世阀惧怕你,哪里敢插手天船?你还有些手下,如应龙、白泽,借用我的名号坑蒙拐骗,骗了不少宝贝儿,其中便有仙气。你的仙气,不用上贡仙廷,你比天府任何世家都要富有。”
苏云哈哈大笑,掩饰尴尬。
武仙人看着他,等待他笑完,这才道:“天市垣大帝掌握帝廷宝地,那里仙气质量最高,岂能没有仙气?”
苏云深深看他一样,正色道:“武仙,帝廷是我的,你不能硬抢。你上次做的事,我不与你计较,已经算是很给阁下面子了。”
武仙人扬了扬眉,苏云面带笑容,丝毫不让。
武仙人展颜笑道:“我自然不会强夺。苏圣皇放心,我有交换之物。我最近杀了不少仙廷走狗,得到了一些仙家宝物。”
他从灵界中取出一件件仙兵,摆在苏云前方,道:“这些仙家宝物每一件都胜过天府世阀之家的镇族之宝良多,乃是仙界的仙人金仙随身携带的宝物。”
苏云淡淡道:“我帝廷中类似的宝物数不胜数。武仙炼剑所剩之物,并不能入我法眼。”
武仙人扬了扬眉,道:“帝廷中宝物虽多,但阁下能取下几件?而我这里的宝物对你来说唾手可得。”
苏云面带玩味笑容,拨弄那几件仙兵,道:“仙廷中的仙气在不断化作劫灰,武仙人只怕肉身也在往劫灰怪的方向转变吧?仙兵对我来说并非必须,但仙气对武仙来说至关重要。”
他说到这里便没有继续说下去,武仙人却已经闻弦而知雅意,道:“苏圣皇想要武某做些什么?”
苏云笑道:“我要武仙人做的事很简单,我有一个朋友,他受了剑伤,伤势很重。我还有一个医师朋友可以帮他疗伤,但是无法面对那伤口中蕴藏的神通,因此想请武仙人帮忙,在我那个医师朋友治疗我这位朋友时,挡住那伤口中残留的神通。”
武仙人目光闪动:“你那个医师朋友,便是上次为我疗伤的那个人?”
苏云点头。
武仙人道:“此人医术的确高明。这个忙,我可以帮。”
苏云道:“还有第二个忙。”
武仙人道:“请讲。”
苏云道:“天市垣与天府即将合并,帮我守住天市垣。”
武仙人脸色微变,拱手道:“武某来错了,告辞。”说罢,便向外走去。
苏云侧头道:“武仙人怕了?”
武仙人在他身后停步,侧头道:“不错。武某怕了。我是来向你借仙气,让我修为实力恢复到巅峰状态的,不是把命卖给你的!那帝廷是何等地方?”
他声音带怒,道:“别说我,当年就连堂堂的仙帝与三千金仙,以及帝后与后宫,都不曾守住,葬身在帝廷之中!苏圣皇,连我都不敢涉足帝廷!你若是真想活下去的话,听我一句,放弃那里!那里不祥。”
苏云沉默片刻,道:“董医师在研究劫灰怪的起源,研究如何治愈劫灰病。倘若武仙人能够帮我这个小忙的话,将来董医师研究有成,可以治疗武仙人。”
武仙人身躯僵硬,声音嘶哑道:“你察觉到了?”
苏云突然感受到无以伦比的杀意,那是从武仙人体内传来的可怕杀意,让他如坠汪洋血海之中!
帝心也感应到武仙人的这股杀意,横身挡在苏云面前,道:“我可能不是你的对手。”
武仙人冷冷道:“你当然不是我的对手。苏圣皇是怎么察觉到我身染劫灰病的?”
苏云对他的杀意恍若无觉,微笑道:“你已经在向劫灰怪转变了,对吗?这段时间你被人追杀,狼狈不堪,你的修为实力始终没有恢复到巅峰状态。而你的修为实力无法恢复的原因,是因为你的仙元在不断的自我腐化,化作劫灰!你穿的这么厚,是在掩饰你身上的变化,我猜测的不错吧,武仙人?”
武仙人沉默下来,突然猛地拉开披风,推开帽兜。
他的身上,到处都是外露的骨骼,甚至他的体表还有些骨骼未曾刺破皮肤,只是将皮肤拱起!
有些地方地方已经拱破皮肤,裸露在外,仙人腐朽的血,外露的骨骼,和腐烂的皮,令人触目惊心!
而在那些破损的地方,有细微的劫灰飘扬!
他的身体,的确是在向劫灰转变!
更为可怕的是他的灵界,那里仙元腐化的速度更快,纷纷扬扬的劫灰如同在下一场灰暗的雪!
武仙人声音嘶哑道:“你猜的没错。你可以救我?”
苏云道:“我与董医师曾经治愈过一些患了劫灰病的凡人和灵士,仙人却还未曾治愈过。不过,可以治愈凡人,应该也可以治愈仙人吧?”
武仙人又将帽兜带起,低声道:“我答应了,不过,我只帮你半年时间。”
————忘记说了,今天晚上十二点后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