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awxcu优美都市小说 墨唐笔趣-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墨家子 勝!讀書-x2fo5

墨唐
小說推薦墨唐
“继续全军压上,据密报传来,墨家子的火药已经即将用尽,这等威力的火器,墨家子的火药武器应该不可能还有太多。”论钦陵声音沙哑道,如今吐蕃除了沙地之外,还剩下足足两千名勇士,在人数上让人占据了优势,这一战,他还有胜机。
在论钦陵的带领下,几乎所有的吐蕃士兵全线压上,哪怕三段射再厉害,吐蕃士兵依旧快速的逼近车阵。
“三十步!”
“二十步!”
眼看吐蕃士兵就要冲到车阵前,墨顿冷喝道:“手雷。”
顿时又一波手雷扔出,一连串的爆炸再一次让吐蕃将士死伤惨重,然而可惜的火器监的手雷大多都已经交给薛仁贵吸引吐蕃骑兵,留在火器监阵地的已经所剩无几,而吐蕃将士却乘机冲到了车阵前,在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之后,两军终于交锋了。
沙地之外,莫赤的千骑正在和薛仁贵带领的三百火器监将士正在纠缠,不停地上演进攻撤退的套路。
不过如今的莫赤的千骑只剩下八百骑了,其他的二百骑都倒在了唐军骑兵的弓弩之下,而火器监将士同样也有数十骑的伤亡。
“呼!”薛仁贵重重的喘了几口气,他刚才连射数箭,射杀了数名吐蕃将士,又用手雷这才摆脱了莫赤的围攻,
当他听到吐蕃大军全力进攻的号角声,转头看到铺天盖地的吐蕃将士冲向火器监阵地,不由心头一沉。
对阵的莫赤不由冷冷一笑,他承认对面的唐将乃是极为难缠的对手,狡诈、冷静、而且武艺高强,他和唐将屡屡交锋,却一直处于下风,然而对面的唐将并非没有弱点,他的弱点就是沙地中的火器监阵地,只要少爷进攻火器监阵地,就会让唐将心中焦急,那时候,就是他取胜的机会。
薛仁贵深吸一口气,朗声道:“诸位,尔等可还记得当初我等在吐谷浑冲锋救出程将军之事。”
数十名火器监将士不由哈哈大笑,其中一人朗声道:“那是自然,我等可是身处万军之中,硬生生的用手雷炸开一条道路,救出了程将军!”
“千军万马我等都敢冲,这区区八百骑兵,诸位敢不敢随着本校尉再冲一次。”薛仁贵朗声道,他如今虽然已经升官了,但是此刻他的自称却是校尉。此乃是当初他跟随墨顿,率领五十人重逢时的称呼。
“我等誓死追随校尉!”而此刻回应薛仁贵的却是近三百将士的声音。他们五十人都可以冲锋千军万马,而对面却仅仅有八百人而已,又有何不敢。
薛仁贵伸手一挥,三百将士顿时摆好攻击阵型,严阵以待,
而对面的莫赤也察觉到唐军的异状,伸手一招,八百吐蕃骑兵纷纷在他的麾下集合。出人意料的是,对面的薛仁贵并没有主动冲锋,而是等到莫赤摆好阵型。
“的确是个好汉!”莫赤不禁为对方坚守骑兵的荣耀而感动,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
“驾!”薛仁贵和莫赤几乎同时大喝,双方不约而同的同时纵马,两支在后世交锋无数次的骑兵第一次在西域发起了交锋。
“杀!”薛仁贵和莫赤的战马豁然撞在一起,双方刀光四射,随即一触既分。
莫赤直直的坐在马上,口中赞叹道:“果然是个好汉!”
随即扑通一声,吐蕃勇士千夫长莫赤重重的倒在地上,一道殷红的血液流出,薛仁贵心有余悸的摸了摸盔甲上的刀痕,他为了快速结束战斗,不惜以伤换伤,若非他身披的乃是墨家特制的钢甲,防御力超强,恐怕他此刻也会重伤,饶是如此,他的内腹也受到了不小的重创。
“千夫长死了!”看到莫赤倒地,一众吐蕃将士不由一阵悲呼,然而这些人非但没有溃散,反而更加凶残的向唐军扑来。
薛仁贵大吼一声道:“杀!”
在他的带领下,唐军犹如利刃一般将吐蕃将士分成两半,在唐军凿穿的过程中,一颗颗手雷犹如不要钱一般丢向密集的吐蕃士兵,一时之间,吐蕃骑兵再也形成不了有效的抵抗力,很快被唐军再出冲锋分隔。
……………………
“墨家子受死!”扎木怒吼一声,手中的狼牙棒瞬间砸向车阵,这一次他犹如幸运符附身一般,躲过了唐军的弩箭,躲过了一窝蜂,更是躲过了手雷,冲到了唐军阵前,实现了对论钦陵的诺言,
然而扎木只觉一股巨大的力道反弹而来,不由一个踉跄,只见唐军的车阵前竟然悬挂着一道道细细的钢丝,而钢丝上更是缠满了一个个铁刺。
“可恶?”扎木怒吼,手中的长刀挥舞,然而钢丝却极具弹性,如果是平时,一根小小的钢丝又岂能放在他的眼中,然而又要躲避唐军的武器,钢丝又极其韧性,如今这些钢丝却成为了吐蕃将士难以越过的障碍,明明他们唐军都近在眼前,而他们却只能被动挨打。
而冒险看到这一幕的麴智盛不禁苦笑,他也是刚刚知道,这也是铁蒺藜,世人皆知,铁蒺藜都是撒在地上的,一个一个的,而墨家子却用钢丝制作钢绳状的铁蒺藜,再配合火器监的车阵,足以将敌人阻挡在三尺之外,而火器监的古怪的长兵器却可以轻松的杀伤敌人。
为什么叫古怪的长兵器呢?乃是因为麴智盛自认为是高昌王族,见多识广,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过这样的一种武器。
“狼筅!”麴智盛皱眉读出这个奇怪的名字。
只见一个个火器监将士丢掉钢弩,拿起一个长长的武器,顶部一个个犹如树杈一般的武器。
这正是后世戚家军赫赫有名的热冷武器结合的产物狼筅,不过墨顿所制作的狼筅可不是如戚家军一般使用竹子,火器监的狼筅全部都是精钢打造的钢头,木杆上更是绑上了沉重的火药。
随着一个个火药点燃,狼筅瞬间喷发出炙热的焰火,喷向车阵外的吐蕃将士,这一次扎木的幸运已经用完了,顿时被炙热的狼筅喷个正着,顿时大声惨叫。
近距离之下,这个经过赫赫战功验证的武器狼筅大放异彩,一时之间所有靠近车阵的吐蕃将士死伤惨重。
上有狼筅,下有钢丝蒺藜,吐蕃将士虽然占据了人数优势,对着一个小小的车阵却久攻不下,自身反而伤亡惨重。
“墨家子已经没有火药了!”
然而论钦陵却始终咬牙坚持,狼筅之后,墨家村再无火药武器出现,这不仅让他信心大增,这一战,胜利就在眼前。
随着战事的焦灼,几乎每一秒都有唐吐两国的将士倒下,而在战斗力上,占据了车阵优势的火器监将士占据了上风,再加上武器和盔甲占优,伤亡比例远比吐蕃将士少,但是占据了人数优势的吐蕃依然占据了上风。
“啪!”随着一声脆响,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的吐蕃士兵终于合力拉断了铁蒺藜,瞬间扑到了火器监的车阵前,开始疯狂的向上攀爬,火器监将士苦苦抵挡,连杀数人,而后来的吐蕃士兵竟然踩着同伴的尸体向上攻击。
“不好,车阵要破了。”麴智盛不由脸色惨白,一旦火器监车阵被破,盛怒之下的吐蕃将士恐怕连他也不会放过。
“爆!”
然而他突然听到一旁的墨家子轻飘飘的说了一句,听懂汉话的他顿时如遭雷击,顿时想起了当日在高昌城下,那惊天的大爆炸。
然而到后来他才知道,墨家子是将地道挖到了高昌城的城下,这才用火药爆破了高昌城,而如今墨家子又如何用火药爆破吐蕃士兵呢?”
忽然,他赶到脚下一软,顿时心中恍然大悟,怪不得投石机投掷火药已经停了,原来墨家子都将火药埋在了柔软的沙地里,而墨家子将战场选择在南方和西方,可不仅仅是想要利用阳光,而是让吐蕃士兵主动的走到火药上。
随着一声鸣金之声,原本还在车阵上坚决抵抗的火器监将士纷纷弃守阵地,向后撤去,麴智盛浑身一个激灵,连忙连滚带爬的向后跑去。
“墨家子逃了!”
论钦陵见状大喜,正要下令追击,忽然感觉脚下地动山摇,一股股巨大的火光伴随着轰隆的爆炸声从沙地中冲天而起,
“不!”
论钦陵亡魂大冒,他清楚的看到,爆炸的地点正式车阵的前方,而众多吐蕃将士正在爆炸的范围之内。
“一击破城!”论钦陵不由想起了在西域诸国盛传的墨家子一击破城的传奇,他原本也是嗤之以鼻,但是看到真正的火药威力就在眼前,他才知道自己是何等的小看了墨家子。
一具具原本鲜活的吐蕃将士的尸体伴随着漫天的黄沙落在论钦陵的面前,这才让论钦陵如遭雷击。
“对,墨家子一击破城,定然也破了墨家子的车阵,这正是消灭墨家子的大好时机。”论钦陵犹如疯癫一般道。
“公子,你看!”一个亲卫指了指周边,侥幸逃过爆炸的吐蕃将士已经不足千人,而远方的戈壁滩,莫赤的骑兵已经溃散,更重要的,刚才巨大的爆炸,已经让从未听到过如此巨响的吐蕃马匹受惊,不知道跑了多少,剩下也几乎都吓傻了。
“公子,走吧,再不走,我等就走不到了。”一个亲卫苦苦哀求道。只见黄沙落尽,一个个全副武装的火器监将士大步踏出,在一个个在侥幸逃过大爆炸的吐蕃士兵身上补刀。
“不,我不能走,墨家子必须死。”论钦陵眼神涣散,口中喃喃道。
亲卫互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将论钦陵架到一匹吓呆的马上,立即飞快的超八百里瀚海的方向撤去。他们五千兵马围攻墨家子一千火器监士兵,都惨败至此,更何况他们仅剩一千残兵败将,哪里是墨家子对手。
其他吐蕃士兵纷纷效仿,四下寻找乱跑的战马,跨马立即逃去。
此战,火器监一千对阵五千,大胜吐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