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yljjg精彩言情小說 泰拉世界見聞錄 起點-第三百七十八章讀書-f2q8z

泰拉世界見聞錄
小說推薦泰拉世界見聞錄
第二天一大早,白翊在睡梦中感觉自己似乎直面了虚空中的那位大能,然后自己被那一位的触手捆绑成了一个不可描述的姿态,挤得自己浑身不适,甚至还有些感觉呼吸困难。
冒着冷汗睁开了眼睛,白翊看着天花板,感觉自己的脖子上有什么东西一直压着。很勉强地偏过了头,白翊看到的是W的胳膊压在自己的脖子上,另外一只胳膊则是直接搂在了白翊的身上,一条腿也挂着白翊,就好像是将白翊给当作了一个抱枕一样。
伸手抓着W的胳膊想要将其移开,但是W却动了动,反倒是往白翊的身上挂了挂。“特雷西娅……殿下……如今的巴别塔,又出现了和您一样的家伙呢。”
白翊伸到一半的手停了下来,偏头看着W的睡颜。没有想到,W平时那总是挂着戏谑笑,让其他干员感觉讨厌的脸上,在睡觉的时候也会表现出这样一副平静的脸色。也不知道为什么,白翊看到这个样子的W,心中不禁浮现出了几分怜惜的感觉,对,就是怜惜的感觉。
之前在罗德岛的时候,白翊也又有询问过不少罗得岛的干员,对于霜星等人加入到罗德岛的看法。事实上对于霜星等人,尽管经历了大型的战斗,但绝大部分罗德岛的干员都还是抱有一定的好感。再加上来到罗德岛之后,雪怪小队和霜星对于分配给自己在罗德岛的工作任务也是尽职尽责,很多罗德岛的干员跟雪怪小队关系都不错。
至于W,呃,根据罗德岛干员的反馈,他们多次在自己的工作室、食堂甚至是洗手间里遇到了爆破物的袭击,虽然当量不大,也就是被吓一跳的程度,但多次这样搞,很多罗德岛的干员也是怨声载道。
白翊本来是打算在离开之前找W谈谈这件事的,但是他没有想到,W会选择跟着他一起出来,这件事也就一直拖着了。
不过W跟着自己出来了也不错,至少自己有了一个向导,而且罗德岛也少了一个捣蛋的家伙。白翊这么想着,原本停在半空中的手落了下去,轻轻落在了W的头上。
或许是白翊的动作有些大了,W嘤咛了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白翊,W似乎还有些没回过神来,嘟哝道:“唔~几点了?”
不过抬手揉眼睛的动作做到一半,W整个人都僵住了,白翊只感觉自己的腹部传来一股重击,自己被一下子踢到了地上。W这时候的表现压根就不像是昨天调戏白翊那样勇,双手抱着自己的胸前,道:“你什么时候上来的!?”
白翊在地上还没缓过神来就听到W这句话,当下差点一口血吐了出来,“昨天晚上难道不是你拿枪指着我让我上来的?”
“那你就不会拒绝吗?”
“你得一枪把我给崩了啊!”
……
来到谢拉格中心城市的第一个早晨,白翊和W就以这样的姿态迎接了。自知不管说什么都会被W怼回来的白翊很明智地选择了不再跟W斗嘴,而是默默地从地上爬了起来,道:“现在八点钟,快点起来吧,再等会儿早饭时间都要过去了。”昨天银灰有跟他提到,谢拉格地区的早饭时间是在八点半结束。
“知道了。”W一脚踢开了被子,这会儿又丝毫不在意这个动作会让自己的丝袜给白翊看个一清二楚。不过白翊这会儿也已经离开了房间,没有回头看到这个场面。
早饭依然是极具谢拉格风味,在赶上了最后的早饭时间后,恩希亚过来跟白翊道:“博士,今天要不要去登山?我们谢拉格的雪山朝圣今天就要准备开始了呢。”
“这么快吗?”白翊稍稍回想了一下在达布莱小镇听到旅店老板所说的雪山朝圣的时间,发现真的跟崖心所说的一样,也就是这两天了。
“那就一起去吧,反正我们也没什么事干。”白翊还没表态呢,W就已经从后面走出来开口,白翊挑了挑眉刚打算说些什么,W就已经凑到了白翊的耳边道:“如果不想我把昨晚的事情告诉崖心的话就闭嘴。”
白翊的眼角抽了抽,我tm招谁惹谁了,W你干嘛这么针对我?
见白翊没有表态,恩希亚以为白翊默认了W的决定,顿时欢呼道:“那我们出发吧,博士。好久都没有看到谢拉格的雪山了!”随着崖心雀跃的动作,她身上的装备也是撞的叮当直响。白翊这时候才注意到,崖心的身上已经是备好了登山的装备。
甚至跟银灰打一声招呼的时间都没有,白翊和W就已经被恩希亚给拉了出去。在走出了喀兰贸易的建筑之后,白翊看到,这里的景象已经跟昨天大不相同。各种商贩在街边叫卖着,同时还有穿戴着毛边衣物、银质饰品的谢拉格人朝着奥莱塔萨不远处的巨大雪山前进,其中还有着穿着质朴的信徒,每走一步,都会站住对着雪山叩首。
在崖心的带领下,白翊和W并没有随着这些朝圣者或是向往雪山的游客前进,而是在小巷之间不断地打着转,最后拐到了奥莱塔萨城墙边的一个生长着不少树木的地方。
“从这里其实有一条小路可以直接到雪山的脚下,只不过路程会很辛苦。”崖心说着,手中的钩索已经娴熟地转了两圈之后挂上了一根树枝,荡着崖心的身体朝着城墙上的一个破损的洞拷过去。
“真是没有想到,这个洞他们到现在都没有补上,真不知道奥莱塔萨的守卫都是干什么的。”崖心很轻巧地踩上了破洞的边缘,顺便吐槽了一句。
站在下面比划了一下高度,白翊站在下面撑着墙,道:“W,你踩着我上去。”这个高度W踩着白翊是一定能够轻松上去的,至于白翊怎么上去,拽着崖心的钩索往上爬就可以了。
W眨了眨眼睛,倒也毫不含糊地退了一步,然后迅速跑动跳上了白翊的肩膀,用力在白翊肩上一踩的同时向上跃起,抓住了破洞边缘,在崖心的帮助下登了上去。
“博士,我把钩索放下来把你拉上来。”
“不用了。”白翊后退了几步,助跑之后向上跳起,只不过因为没有东西借力,白翊在跳起到一半便向着城墙落下去。但白翊在一脚蹬在城墙上的同时,脚下突然爆开了火焰,推着白翊的身体再次向上冲起了一大截,最后安稳地落在了城墙的墙垛上。
也是幸好这时候没有人巡逻,不然白翊非得被当作是可疑人物拍死不可。
“很炫的用法。”W对白翊竖起了大拇指表示赞一个,“但是你搞出来的火焰打算怎么办?”W看了眼开始在树木上燃烧起来的火焰,问道。
“这些我还是能够对付的。”白翊说着,伸手朝向这些燃烧的火焰,也不见他有其他的动作,火焰就好像是收到了命令一样,纷纷从树上飞离了出来,汇聚在了白翊的掌心并且消失不见。
“走吧。”对着目瞪口呆的崖心和W摆了摆手,白翊很潇洒地从城墙上直接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