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qm1kv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娛樂超級奶爸》-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 《囍》鑒賞-tgrj7

娛樂超級奶爸
小說推薦娛樂超級奶爸
上沪电视台,金色演播大厅。
在中央舞台闪亮的追光灯下,两道身影你寻我躲,就像是在玩捉迷藏一样。
张文滔眼神里一直带着迷茫和悲意,杨灿的脸上却始终带着调皮和欢乐。
那种充满反差的状态,也是吸引观众和网友们的一个点!
突然,二胡的伴奏声变大了一些,而这个时候,张文滔和杨灿的躲藏游戏也终于结束。
张文滔充满惊喜地看着杨灿,双手轻轻捧起她的脸,喜出望外!
“正月十八
黄道吉日
高粱抬…”
也是在这时候前奏结束,刘子夏的歌声唱响了。
现场的摄像头给了刘子夏一个近景镜头,只见他遥遥望着主舞台的方向,眼神有些复杂。
而且这个嗓音,也和平时有些不同。
带着一些尖细、电音的感觉,就像是声音里带着音乐的回音一样。
不过观众和网友们并没有深究这个问题,而是认真地听起了歌词。
“抬上红装
一尺一恨
匆匆裁…”
歌词从字面上看,是说正月十八是个黄道吉日,宜嫁娶,抬上高粱杆、翻上红布,剪裁出得体的红装。
单纯地从歌词上来理解,寓意倒还是好的。
可是一些心里比较敏感的观众还是网友们,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这歌词好像不是这么理解的。
尽管主舞台上,那两位舞蹈大师跳出来的舞蹈,带着很喜庆的感觉,但就是有一种违和感。
而且这种违和感,一直都在!
“裁去良人
奈何不归
故作颜开…”
舞台上,张文滔和杨灿的表演,充满了欢乐的感觉,你来我往,你拥我抱……
看似是在演绎歌词,但是那种温情脉脉地感觉,还是比较容易让人沉沦进去的。
至于刚刚升腾起来的违和感,似乎已经渐渐变淡了,没有什么比眼前的温情更加重要的事情了!
“响板红檀
说得轻快
着实难猜…”
刘子夏的声音开始渐渐变高了。
而前面演唱中,那种电子留音的声音也消失了。
“哇!”
突然,惊叹声四起。
只见舞台上杨灿单脚着地,头部枕着张文滔微微曲起的膝盖,来了个朝天一字马。
那种视觉上的冲击,就很强烈。
不要说来个一字马很容易,这可是枕膝朝天,双手并没有着地或者抱着自己的腿。
这种难度就比较大了!
“听着
卯时那三里之外翻起来
平仄
马蹄声渐起斩落愁字开…”
突然,歌曲的节奏变快了。
而在乐器的伴奏中,更多了三弦、古琴以及板鼓的声音,很多样。
刘子夏的声音,也在猛然间拔高起来!
观众和网友们全都兴奋了起来,以为歌曲到了高潮部分。
现场有一些观众微微点头,跟着摇晃了起来。
正中舞台上,张文滔和杨灿的舞蹈动作,在音乐节奏变快之后,也变得快了起来。
一字马、满月翻、电流律动、凌空翻转……
这些表情、动作以及情感的表现,对歌词的演绎更加精准了,可以说是吸足了眼球!
“说迟那时快
推门雾自开
野猫都跟了几条街
上树脖子歪
张望瞧她在等…”
在张文滔和杨灿的带动下,让所有的观众和网友们都沉浸在了含情脉脉中。
可是在音调拔高之后,这一段歌词,让一些观众和网友们下意识地打起了哆嗦。
这段有点类似说唱的歌词,怎么听着有点瘆人?
黄道吉日嫁娶就完了,怎么还出现了推门雾散、野猫、上树、脖子歪了?
这听着,不像是结婚,倒像是……送逝者啊?
“这村里也怪
把门全一关
又是王二狗的鞋
落在家门外
独留她还记着…”
果然,就有点令人毛孔发寒的歌词出现了:
村里全都把门给关上了,一个叫王二狗的家伙,甚至都把鞋落在外面了。
按理说,这结婚是一件喜庆的事情,就算不过去随礼,也不至于家家户户大门紧闭啊?
联想起前面正月十八的字眼……一些懂黄历的观众和网友们,开始倒吸冷气了!
正月十八是黄道吉日没错,但却并不是结婚的黄道吉日,而是宜修坟、祭祀!
这不是成亲,是送逝者……吧?
相比起观众和网友们心中的疑惑和微微发寒,刘子夏心中也是有点无奈的。
这里的歌词,其实后面还有一句,不过刘子夏并没有添加进去。
他觉得后面的歌词太残酷了一些,想象的空间太大了,还是不要加的为好。
“这不
下马,方才
那官人笑起来…”
刘子夏正唱到这里的时候,音乐声骤停。
舞台上,张文滔和杨灿相互对视,就像是在照镜子一样,张文滔做什么动作,杨灿就做什么动作。
两人的表情相同,全都带着笑!
这下,所有人都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这首歌,太特么诡异了!
为什没要下马笑?
等等……结婚为啥不坐车,还得下马?
刚刚前面的歌词也是,抬轿子……这好像是古时候的事情吧?
不过想想也是,既然是另类古乐,当然要沾个古字了!
“那官人乐着寻思了半天
只哼唧出个,离人愁来
她这次又是没能接得上话…”
这一句,刘子夏并不是唱出来的,而是说出来的,语气中充斥着悲伤、无奈以及思念!
此刻,伴奏暂歇,张文滔和杨灿的表演也出现了停滞。
只见张文滔看着杨灿,表情有些忧愁,双臂伸出,似乎想抱,但是又强行克制。
杨灿的动作和张文滔相同,唯一不同的,就是脸上一直都没有消失过的笑容!
“她笑着哭来着
你猜她怎么笑着哭来着…”
这段歌词就比较有意思了,那么新娘子究竟是笑着还是哭着?
中间的舞台上,张文滔和杨灿,从停滞的动作中重新动了。
两人面向观众以及摄像机的方向,动作神同步。
跃动着赤着的双脚,脸上表情或是兴奋或是欣喜或是悲伤,奔走跃动间,完美契合音乐!
“哭来着
你看她怎么哭着笑来着…”
嘟!
就在刘子夏的演唱中,一道响亮的乐器伴奏声,在一瞬间压过了所有的乐器,强势登顶!
唢呐,竟然是唢呐!
在唢呐想起的一刹那,甭管是现场的观众们,还是守在电视机、客户端前的观众和网友们,蹭地一下就站了起来!
几乎所有人都紧紧盯着舞台的方向,浑身鸡皮疙瘩四起,一层细密的汗珠也从额头上溢了出来!
唢呐,不是大喜,就是大悲!
一根小小的铜管,却是把华夏人从生到逝,全都吹了出来。
而此刻唢呐吹奏的音乐,尽管算不上是喜庆的节奏,但是也并不悲泣!
只是这个乐曲用在了这里,真心刺激到了正在观看直播的观众以及网友们!
简直就是灵魂唢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