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498vn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大叛賊 愛下-第七百六十五章 嚴懲不怠展示-0jkm0

大叛賊
小說推薦大叛賊
其实最初的时候,潘梦园的反应是和此时的孙翰祥是一样的,法国人明显是提前知道了英国人的举动,从而以极快的速度做出了同明军停战的决定。
之所以这样做,当然是因为法国方面承受不了两线作战的后果,在同明军交战的法军主力也必须尽快撤回,从而稳定他们的后方。
但关键在于在前线的马长宝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情况,面临摇摇欲坠,随时随地都可能崩溃的防线,从大局出发,马长宝实在没有更多的选择。如果换成是他潘梦园,有极大的可能也会选择和法国人和谈停战。
除了这个原因外,之前马长宝利用援军到达的机会趁法西联军大意之下展开了一场偷袭,在这场战争中,法西联军遭受了一定的损失,同样也使得法西联军企图在短时间内彻底战胜明军的企图从而破灭。
也正是这个原因,使得马长宝错误判断了和谈的前提,他还以为法西联军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提出的和谈。作为前线指挥官,马长宝非常清楚明军还能支持多久,一旦拒绝和谈,法西联军再一次进攻的话,他的防线根本就无法确保。
信息的不畅再加上阴差阳错,使得马长宝最终作出了这个决定,而且这个决定恰恰就是法国方面所需要的。就这样,马长宝以前线指挥官的名义同法西联军签署了这个停战协议,而当消息和英国人出兵的情报同时传到潘梦园这的时候,在新明的最高军政两人马上就醒悟过来,他们被法国人耍了。
“马长宝!这个混蛋谁给他的权利!他哪里有权利签这样的协议!”孙翰祥心头直冒怒火,在他看来只要马长宝再坚持些时日,那么法西联军就不战自退。等到那时候,英国人也同法国人交上了火,那么大明完全可以再一次重整旗鼓,反击之前气焰嚣张的法西联军,给对方一个狠狠的教训。
自开战以来,纵横神州的明军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亏,用皇帝朱怡成以前曾经给部下将领开玩笑的一句话来讲,那就是把对手按在地上摩擦。
一直以来,明军无论在同清军或者其他地方势力的作战中,都占据了极大的主动权,就算在一些战役中明军也曾经遭遇过失败,但在最终大战役的结果上,明军一直都是胜利者。
而在新明,从未遇到过对手的明军第一次遇到了如此强悍的对手,自同法国人交手以来,明军就一直被压着打,等到后来西班牙加入了法国那边,组成法西联军后,明军更是主动放弃了原本占领的土地,一直向后撤到了如今阵线的所在地,用尽全力这才苦苦挡住法西联军的脚步。
这口恶气,一直都在潘梦园和孙翰祥心头,可由于新明的军力根本不像本土那么充裕,再加上新明的领土实在是太大,移民的明人从基础来讲也比不上那些欧洲强国在北美殖民多年的深厚基础。
所以,在面临这种情况下,无论是潘梦园还是孙翰祥,都在想着其他办法,一方面努力维持着目前战况,另一方面也试图早一点从本土得到军事支持,做好有朝一日反击对手,并给法国人一个狠狠教训的准备。
可是现在,这么好的机会一下子却丧失了,马长宝擅自签署了这个协议,使得大明和法西联军形成了停战局面。如果是在以前,这或许是件好事,可是现在这个协议的签署使得大明这边彻底放弃了反击的可能性,这怎么不让孙翰祥愤怒不已?
假如马长宝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话,孙翰祥甚至会拿着刀敲开他的脑袋,看看这家伙脑袋里是不是装着全是浆糊?
面对愤怒不已的孙翰祥,潘梦园倒要平静许多,毕竟现在的他已经冷静了下来,看待问题更加理智。
“马长宝固然有错,但其错却情有可原。”潘梦园长叹一声道。
见孙翰祥向自己望来,潘梦园解释了一下马长宝的处境,并着重说明了当时马长宝并非不想向自己报告,而是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再加上时间紧迫,作为前线指挥官,在信息不畅的情况下他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自然的。
所以潘梦园认为,马长宝犯错是事实,但当时的情况也是一个事实,归根结底那是法国人太过狡猾,利用明军未收到消息的机会用这种方式给大明设了个圈套。
“潘帅,您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听了这番话,孙翰祥稍稍平静了些,但他依旧摇头道:“马长宝如此做虽情有可原,但却违反了军中制度,他仅仅是前线指挥官,何来这个权利?何况,眼下这协议签订,难道就这么不了了之?”
“那怎么办?我大明直接撕毁协议,再次开战?”
孙翰祥呆了呆,痛苦地摇了摇头。这肯定是不行的,不管马长宝怎么样,这协议签了就是签了,也就是说部下的屁股那边这些当长官的必须要擦。
至于说前脚签了字,后脚就撕毁协议继续开战,这根本就是野蛮人做的事,作为天朝上国的大明根本就做不出来这样的事。何况假如大明这么做了,那么大明的面子何在?天朝的威仪何在?将来大明又如何和西方各国打交道?要知道就算英国人当初拖拖拉拉不肯出兵也是找了一大堆看起来能说得通的理由,而从来没有否认英国和大明的协议。
无论是潘梦园还是孙翰祥此时此刻心里都清楚,停战已经成了定局。至少在短时间内再一次和法国开战是绝对不可能的。何况就算开战,大明也没彻底击败法西联军的力量,假如再次开战后非但达不到效果,反而激怒了法国人,那对于新明可不是一件好事。
事已如此,无法接受也只能捏着鼻子接受了。但这件事却让大明在北美失去了一个绝好机会,停战之后,大明再也无法继续东进,只能掉头北上,而北方却哪里比得上原本大明进军的目标,哪里可是冰天雪地渺无人烟之所,一想到这,孙翰祥心中着实不是滋味。
“马长宝擅作主张,必定严惩不怠!”最后,孙翰祥几乎是挤着牙说出了这句话。
“孙兄,此事是否还是斟酌一二?毕竟马长宝在前线劳苦功高,如果没有他的尽力,恐怕法国人就打穿了防线,新明局势也不会是现在如此。孙兄也是知兵之人,当明白前线将士的辛劳,马长宝此举自然有错,但我觉得可否功过相抵,小惩以戒?”
“糊涂!”潘梦园话音刚落,孙翰祥就毫不客气地瞪了他一眼:“如此大事必然要禀报皇爷和军机处,如果我等现在不严惩马长宝,难道你以为朝中就会把此事轻拿轻放?我这样做是救他一命,如果朝廷追究下来,有几个脑袋都不够他砍的!”
潘梦园猛然一惊,顿时明白了孙翰祥意思,懊恼地拍打着脑袋道:“是极是极,亏得孙兄提醒,我这是糊涂了!”
正如孙翰祥说的那样,这么大的事肯定要报告本土,何况就算他们不说难道新明就没朱怡成的耳目了?要知道在新明可是有通事处衙门的,这些人可不归他们管,这些探子无孔不入,恐怕现在这时候已经得到消息着手写密报给南京了。
很快,潘梦园和孙翰祥就达成了一致,当天总督府就下达了部队调动的军令,另派人去接替马长宝的职务,同时以战损严重的理由对于马长宝的部队撤回后方另行整编。
这样做自然是为了避免一些意外情况,作为军事将领,潘梦园非常清楚那些丘八的脾气,假如他直接派人去前线拿下马长宝的话,那些跟随马长宝打生打死,一起奋战的军人肯定会闹事。虽然潘梦园有把握压住一切,但在这时候却还是以稳妥为主,再者前线的部队的确损耗严重,受伤者众多,现在既然已和法国人停战,那么退下来休整重新整编也是必然的。
半个月后,马长宝回到了后方,这时候他虽然还不知道英国人出兵的消息,但隐隐约约已经察觉到了些情况。更何况当初他力主签署停战协议,马长宝也考虑过这个问题,所以当刚刚到达城中,就被潘梦园特意派来的督标亲兵接走,随后送往一处看管起来后,马长宝心里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接下来的几日,潘梦园暂时没理会马长宝,而是把他晾了几日,直到把撤回来的部队重新安置好后这才见了马长宝一面。
那次见面,潘梦园和马长宝说了些什么没有外人知道,但是在当天下午,总督府就下达了撤消马长宝一切职务的命令,同时还以擅自同敌军和谈的理由直接把他送进了牢中,然后把这一切详细经过包括处置全部写成奏折,通过快船发往本土,以告知朝廷。
此事一出,军中一片哗然,为马长宝不平的,叫屈的军官比比皆是,甚至有些中下级军官还企图串联起来要一起向总督府施压,以让潘梦园收回成命。
不过潘梦园早就做好了准备,轻而易举地就把这一切给强压了下去,至于在监狱中的马长宝却没有丝毫怨言,甚至通过潘梦园的同意见了几个他的部下,劝大家不必为自己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