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6diov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貞觀俗人 木子藍色-第648章 倭奴推薦-r63az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长安城中,四方馆内。
几名矮小的倭国使者坐在火炕上直叹气,虽然这外面寒冬飘飞里面温暖如春确实惬意,可一想到自己在那辉煌万分的太极宫大朝会上被大唐天子如此冷遇,便不免灰心叹气。
今日四方来贺的蕃邦酋长,外国使节等多达一千多支,不论是西域的波斯国还是拂菻国,又或是法兰克国,又或者是他们熟练的高句丽、新罗、百济等,都受到了大唐隆重接待,得到皇帝的厚赏封赐。
就连那什么南蛮二谢这样的小酋长,也得得到封赏。
可偏偏他们东瀛使者,不畏辛苦浮海西渡而来,结果却受尽冷遇。
“中原皇帝莫不是因为当年圣德太子致书之事记恨在心”犬上三田耜紧皱着眉头问。
副使苏我仓麻吕认为这根本不可能,那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而且当时中原是杨氏隋朝当政,如今却是李氏唐朝了。
当时是推古女皇在位,由圣德太子和苏我仓麻吕的叔父大臣苏我马子执政。
圣德太子是用明天皇的儿子,用明天皇和推古女皇都是苏我坚盐媛所生,苏我马子则是苏我坚盐媛的兄长。
故此在推古女皇时代,圣德太子摄政,而苏我马子执政,政权相对稳定,推古女皇一直在位了三十六年,直到一年前七十多岁时病逝,这个时候圣德太子和苏我马子其实都已经早几年先后去世了。
推古女皇刚去世一年,东瀛就赶紧派使者来中原,恢复了相隔了几十年的派使朝见,也是有原因的。
“我听说大唐开国皇帝是当初圣德太子致书那位天子的表兄。”物部副使道。
“若是如此,那我们此次岂不是白来?”犬上望向苏我仓麻吕,虽然他是正使,可实际上此次使团,却是以仓麻吕为主,皆因仓麻吕正是苏我马子的侄子。
虽然苏我马子早几年就病逝,但苏我氏如今由马子的儿子虾夷当家,并且在去年推古女皇病逝后,拥立了新天皇舒明天皇。
当时有传闻说推古天皇病逝前,曾召圣德太子之子山背大兄王遗言传位,然而苏我虾夷继承苏我马子后,早就权倾朝野。他更想立田村皇子继位,觉得田村皇子比山背大兄王好控制。
群臣意见不一,苏氏虾夷派儿子威胁山背大兄王主动放弃,苏我仓麻吕对这种行为有些不满,而虾夷的叔父却坚持要拥山背大兄王继位,愤怒的苏我虾夷直接派兵杀了叔父,再无人敢反对,最终田村皇子继位,是为舒明天皇。
因为之前反对过虾夷,因此苏我仓麻侣这次被授为遣唐副使,虽说是略做惩戒,可他毕竟是苏我家族的,前来大唐,还是奉有苏我虾夷的使命,想要与中原大唐结交,更重要的是,想要与大唐展开贸易往来。
推古天皇在位三十六年,东瀛安稳,发展迅速,尤其是圣德太子主导的改革下,使的东瀛实力大涨。
推行改革,推行冠位十二阶,订立十七条宪法,并尊崇佛教,加强皇权朝廷,限制贵族豪强。
对外,东瀛继续控制朝鲜半岛任那一些地方,并以此为大本营,联合百济,进攻新罗。在数次战争中,攻下新罗五城,迫新罗国求和,并利用新罗百济战争,成为了百济的盟友,让百济朝贡,并派王子入倭为质。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东瀛有些膨胀。
当年圣德太子派使者到隋朝,写信说日出处天子致信日落处天子,无恙乎,还说听闻海西菩萨天子重兴佛法,故遣使朝拜,兼沙门数十人来学佛法等。
杨广对海西菩萨天子的称呼倒还接受,毕竟他确实崇佛,可倭王自称日出处天子,却说他是日落处天子,他就觉得不好了,一来日落处天子听着不太吉利,二来倭王有何资格跟他并称天子?
杨广还特意派人询问倭国风俗,官员回奏称倭王以天为兄,以日为弟,天未明时出听政,日出便停理务,云委为弟。
本来就很不高兴的杨广一听,倭王居然这么狂,以天为兄以日为弟,马上训斥其此太无义理。
要知道中原皇帝号称天子,那就是天的儿子,你倭王却说天是兄长,那岂不是占杨广便宜,自认为是中原天子叔父了?
从另一边讲,天子天子,君权神授,这是皇权统治的根基法理,现在倭人也跑出来讲天是兄长,这岂不是要乱?
虽然第二年倭人又派来使者,这次还带来了推古女皇的信,称隋朝为海西有大隋,礼义之国。而自称为我夷人,僻在海隅,不闻礼义。说派来使者,学习海西大隋等等,绝不再提什么日出天子之类的,这才让杨广舒服了些,也派出了使者回访日本,前去宣旨册封。
推古女皇和圣德太子遣使入隋,其实并不是因为要什么册封,因为他们一开始派使者来朝时,对双方的关系定位就是对等的。
他们来使,主要也是因为当时朝鲜半岛的局势危机,杨广继位后,有意征讨辽东高句丽,而倭国早在没有史料留传只有传说的上古时期,就有神功皇后征讨三韩的传说。这个三韩,指的就是半岛上的土著辰韩马韩弁韩。
到了隋朝时,半岛上此时已经变成了高句丽和百济与新罗三国并立的局面,百济和高句丽其实都是从辽东南下的扶余人建立的。
只有新罗国才是当年的三韩之后。
在隋朝准备攻打辽东的时候,倭国此时也还在岛上有自己的势力,他们占据了任那国,只是倭国虽说早就万世一系,一统诸岛,可实际上也一直是动荡不安,在苏我氏和物部氏还在为崇拂抑佛相争,并最后因为拥立新天皇而全面内战的时候,原本与百济结盟对抗高句丽的新罗,却突然跟高句丽结盟,安稳了北边后,胆气十足的出兵突袭任那,并开始陆续吞食诸城邦国。
任那是倭人在半岛上立足的要地,失去任那,倭国就有被赶出半岛的可能。而倭国数百年来就一直有向北夺取半岛的野心,哪能甘心放弃。
于是倭国想要发动反击,但又担心中原隋朝,这才派使者前来,目的还是想试探大隋的态度,想要跟大隋结盟,毕竟新罗与高句丽结盟,而大隋却要准备讨伐高句丽,敌人的敌人,自然是朋友。
虽然倭国的思路没错,可惜他们没明白中原王朝一直以天朝自居,就算面对强大的突厥时,也都没放弃过这种观念。
倭人来结盟,本是好事,但对于杨广来说,倭国只是小小岛夷蕃国,哪有资格跟大隋天子并称,那是僭越。
后来推古天皇第二次来使,使者变狡猾了,他们把天皇的称呼改成了多利思比孤,其实还是天皇的音译称呼而已,只是欺骗隋朝的。
结果杨广还真以为天皇已经臣服,于是国书称为倭王,或是多利思比孤王。
后来杨广三征高句丽,倭国也乘机发兵渡海,进攻新罗,连夺新罗数城,迫使新罗王求和。
而这一次苏我虾夷派堂弟苏我仓麻吕过来,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试探大唐对朝鲜半岛的态度,因为新罗国已经向大唐入贡请封。大唐武德五年,新罗就遣使入贡,请求册封。大唐武德七年,皇帝派使者入新罗,册封新罗真平王为柱国,乐浪郡王,新罗王。
同时还册封了高句丽王和百济王,唯独没理会岛夷东瀛。
在武德九年,李世民继位之初,新罗和百济上书告发高句丽南侵,李世民派使者朱子奢前往海东三国调停,高句丽被迫允诺与新罗修好。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先例在,苏我虾夷虽然已经在倭国各地征召两万五千兵马,准备渡海再度讨伐新罗,可也担心新罗向唐求援,到时唐朝插手干预。
苏我虾夷希望这次遣使入唐,依然没有想过要成为大唐的藩属国,他们处于岛上,从没有遭受过灭国危机,甚至相反,一直还在朝鲜半岛上搞事情,一度把新罗打的求和,把百济变成了自己的藩属,天皇当的好好的,自然不想降为倭王当藩属。
他想要的是跟唐朝结盟,条件就是与大唐一起对付高句丽,而他要的就是大唐不再干涉倭国与新罗之间的战争。
可是今天大朝会上,唐天子的态度让他们很是忧虑,大唐对他们的到来不屑一顾,大唐想要的是宗藩关系,而不是什么对等邦交关系,这一点上,从隋炀帝杨广到如今的贞观天子李世民,都是一样的。
“现在怎么办?我们总不能空手而回吧?”犬上大使问。
“两万五千大军正在集结,准备前往筑紫,通过对马海峡,登上三韩半岛征讨新罗夺回任那地区,天皇和执政大臣还在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回报,我们怎么能空手而回?”苏我仓麻侣怒道。
物部副使突然道,“我听说当年圣德太子使者得罪了隋国天子后,推古女皇再派使者入隋,一开始也是不得待见,后来却通过贿赂了隋国天子身边的重臣后得以改变,被安排见了皇帝。要不,我们也这样?”
犬上立即道,“我听说如今长安城中,最得天子宠信的乃是皇帝女婿秦三郎,他即是皇帝女婿也是唐国宰相,还是位百战百胜的大将军,听说他偏还贪财好色,若是我们给他送些黄金和美女,一定能让他帮忙。”
苏我仓麻侣听完,也不由的眼前一亮,“秦三郎,我自扬州登岸后,这一路过来也没少听过这位唐国天子宠臣的名字,好,马上去准备礼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