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topd0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校園修仙武神》-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姑娘,隨我上山推薦-rqn28

校園修仙武神
小說推薦校園修仙武神
霍婷婷离开南湾岛没有片刻耽误,直接找到了蒲文渊家里。
当她一出现,蒲文渊的神色瞬间变得十分复杂,显然,透过霍婷婷身上那把爆发出来的气息,他已经知道霍婷婷拿到了神刀。
当然,蒲文渊发现了霍婷婷拿到了神刀,霍婷婷自然也通过他的神色更加坚信蒲文渊对这么他所谓的神刀有着别人无法想象的了解,这也越发的让霍婷婷好奇。
“仓啷!”
霍婷婷也不啰嗦,直接当着蒲文渊的面将神刀从储物空间中唤出。
神刀一出,刀气所过之处,竟然是形成了一波翻滚的气浪,而这气浪竟也是直接将蒲文渊身后的茅草屋劈成了两半,一时间两人面前荡起一层厚厚的会飞尘。
“哈哈,果然是它,没错!”
蒲文渊如今的家境贫寒至极,虽说那间茅草屋不是他全部的家当,但也是仅有的两间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可茅草屋被毁他不仅没有丝毫的气恼,反倒是仰天长啸一声后放声大笑。
那模样就好似突然从天上掉下了一颗彩蛋,不偏不倚的砸到了他的身上,让他瞬间梦想成真了一般。
“我要你说出它的来历!”
霍婷婷看着眼前若痴若颠的蒲文渊,淡淡的道。
“可以!”
“不过你要将它交给我看看再说!”
蒲文渊的眼神坚定,神色也很自然,就好似根本不惧怕霍婷婷似的,沉着冷静的说了一句。
“给!”
可霍婷婷竟然也是丝毫没有犹豫,手腕一抖,那柄神刀竟然朝着蒲文渊飞了过去。
“哈哈,终于再次看到你了,老伙计!”
蒲文渊一个精妙绝伦的反手扣,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的模样,精准的握住刀柄,且顺势一推,一拖,完成了一招完美的招式,随后像是一个颠沛流离的老人看着自己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一般,眼里充满了泪花和眷恋,大声道:“已经十多年了,我终于有看到你光彩照人的一面!”
霍婷婷看着蒲文渊,蒲文渊看着手中的刀,谁也没有搭理谁,足足过了二十多分钟,他才抬头看着霍婷婷道:“可愿意随我去古月山走一趟?”
“古月山距离这里七十公里,十分钟之内我可以到,不知道你要多久?”
霍婷婷淡淡的说了一句。
“十分钟足矣!”
蒲文渊的神色镇定,淡淡一笑,答道。
只是,这一次他的回答显然是让霍婷婷有些惊讶,目光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位形似枯槁的蒲文渊。
“好,我在古月山等你!”
霍婷婷盯着蒲文渊看了足足十多秒,见他神色淡定,根本不像在吹嘘,便也没有再多想,丢下这么一句,脚尖轻轻一点,身体高高跃起,朝着古月山的方向飞奔而去。
霍婷婷离开后蒲文渊并没有马上动身,反而是转身进屋,等到他再次出现的时候,整个人的面貌焕然一新,满脸的胡茬消失的无影无踪,破布烂衫也是换成了一件熨烫的十分平整的长袍,虽然这件长袍显然也是经过了数百次的浣洗已经失去了原来的颜色,可它却让原本形如枯槁的蒲文渊瞬间焕发了精神,好似换了一个人似的。
一切准备结束,已经是五六分钟以后了,距离他所说的十分钟时间也仅剩一半时间了,如果霍婷婷此时在这里,一定会认为自己是被这个老头给耍了。
可谁知,此时的蒲文渊竟然冲着手中那把神刀碎碎念了几句,那神刀竟然好似有了灵智似的,爆发出一股极为耀眼的红光将夏侯渊笼罩在其中,下一秒竟然直接是连人带刀一起凭空消失了。
……
……
霍婷婷来到江夏市后将江夏市所有的地方全都印在了脑海中,可是这古月山她还是第一次来,刚踏足古月山的地界,突然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
“看来蒲文渊让我来着古月山还是有他的道理的,这个地方竟然有着和拿到神刀一样的气息,显然,这个地方与那把神刀有着莫大的关联!”
“只是,不知道那老头子能不能如他所说赶到这里!”
霍婷婷并没有急于在古月山四处转转,而是在山脚下停留了下来,等待蒲文渊的到来。
可她心中刚念叨了两句,便察觉身后有一股极其强悍的气息袭来。
“不好,中计了!”
可以让霍婷婷都感受到威胁气息自然是不敢大意,一个巧妙的旋转,双脚猛踏地面,身子斜地飞出十几米去。
再回首,刚要出手,却发现那股危险的气息竟然是从蒲文渊身上爆发出来的,毕竟此时那个地方只有他蒲文渊一人。
“不对,不是这个老头,而是他背后背着的那把刀!”
霍婷婷瞬间便做出了分析,断定刚才那股危险的气息并不是来自于蒲文渊,蒲文渊的实力也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依旧是一个金丹境初期的糟老头子,反倒是他身后的那把神刀,此时的气息竟然要比之前强悍了不少。
“姑娘,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
蒲文渊知道霍婷婷对于自己如此快的速度感到古月山起了疑心,不过他倒也不担心,淡淡一笑,反倒是先开口问道。
“霍!”
霍婷婷只说了自己的姓,并没有说名字,因为相对于看起来已达耋耄之年的蒲文渊而言,自己都够当他的老祖宗了。
“呵呵,霍姑娘!”
蒲文渊淡淡一笑,道:“你是来帮助i气运之子的人?”
“噢?”
这一次,霍婷婷也是微微一震,他没想到住在贫民区的一个废人,竟然也知道气运之子一说,这倒是让她有些意外,毕竟连夏侯徽那样的人物也不知道气运之子。
“你竟然知道气运之子,看来你这些年并不是为了躲避夏侯徽的打击,而是在韬光养晦等待着时机而已!”霍婷婷淡淡的道。
“非也,非也!”
“姑娘后半句话说的没错,但是前半句话却不完全正确!”蒲文渊文绉绉的道:“我一个金丹境初期修为的老头子怎么能对抗的了金丹境巅峰实力的夏侯徽,我住在贫民区也的确是拜他所赐,又怎能说不是为了躲避他呢?”
“呵呵,你还想瞒我?”
“如果不是你刚才着急赶来古月山而忘了伪装自己,我差点就信了!”霍婷婷罕见的一笑,道:“其实,你不是没有希望对抗他,而是因为你的身上被人种了符咒,若不解开符咒,终生将只能在金丹境初期徘徊,无法寸进,我说的对吗?”
“你!”
“你是怎么发现的?”
蒲文渊第一次显得有些慌乱,言语间有些颤抖,一双布满皱纹的双眼紧紧地盯着霍婷婷,道。
“算了,我也不想和你在这些无聊的事情上面浪费时间!”霍婷婷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淡淡的道:“你告诉我你所知道的一切,我可以助你揭开符咒,并且,我可以让你重塑昔日蒲家的辉煌,你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
“一言为定!”
蒲文渊没有丝毫的犹豫,果断的道:“不过,你必须要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你到底是不是气运之子的帮手?”
“是!”
霍婷婷干脆的道。
“那你告诉我气运之子到底是姓陆还是姓水?”
蒲文渊又是抛出一个让霍婷婷大为震惊的问题,一时间让霍婷婷对眼前的这个老头充满了好奇,两人对视一眼,终究还是霍婷婷淡淡的答道:“姓陆!”
“姓陆?”
“霍姑娘,你没骗我,真的姓陆,对吗?”
“气运之子的确是姓陆,对吗?”
霍婷婷一个简单的回答,却是让蒲文渊陷入了前所未见的癫狂状态,那模样好似一个第一次买彩票便中了百万大奖一般的人似的,差一点就手舞足蹈起来。
看着蒲文渊眼眶中已经是老泪纵横,霍婷婷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对这个老头第一次有了一种同情。
“没错,姓陆!”
霍婷婷淡淡的道。
听到了霍婷婷肯定的回答,蒲文渊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不停的用拳头锤击着地面,也不知道是他太过于激动没有动用仙力护体,还是说这就是他喜极而泣的一种表达方式,一时间竟然是双手裂开了许多小口子,鲜血顺着小口子一滴一滴的渗进了泥土里。
如此癫狂的状态足足持续了七八分钟,许是他累了,也许是他情绪终于发泄完了,蒲文渊终于是缓缓的起身,第一次郑重的冲霍婷婷行了一记大礼,声音颤抖的道:“谢天谢地,终于是让我们蒲家在我这一辈听到了这个好消息!”
“姑娘,请随我上山!”
蒲文渊说完没有再做过多的解释,直接转身朝着山顶上奔去。
此时,他没有借助神刀的力量,而是纯粹凭借着自己的实力,一路的狂奔后,到达山顶之时他已经是气喘吁吁了。
“霍姑娘,咳咳……”
“你可以休息一会再说!”
霍婷婷不知道蒲文渊到底为什么会这样,但她知道接下来蒲文渊一定会说出一些让她预料不到的事情,淡淡的说了一句,也不催促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