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l6a7s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左道傾天 起點-第一百六十一章 逐漸密集了相伴-gtx4w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投影又开始一段一段的快进。
不过基本看到的仍旧是雷大头父子,好似换班一般的往外跑,一会儿这个出来,一会儿那个出来……
录像角度好像跟时间杠上了,连走廊上的挂钟都没有放过,全都给录了进去。
这一幕一直持续到了两点半,这父子二人各自出去了两次!
里面项狂人大笑的声音:“雷大头你的酒量进步了哈哈哈哈……”
最后,镜头又照了一下雷大头进去的房间,然后就进入了隔壁,只见一个房间七八个星盾局的高手,一个个看戏似的笔直端坐,一桌子菜几乎就没动过。
全都是就这么坐着,一脸的意味深长,一脸的看好戏表情。
蒋文洲哈哈笑了笑,道:“这场大戏好看吧,不过还没到高潮,你们知道我之后还发现了什么,就是晚上至尊酒店的所有监控设备悉数都坏了……不过呢,我们就是专门做这个的……”
他说完,淡淡道:“不知道我的这段证明,能不能证明项副校长是无辜的?”
叶长青与文行天同时站起身来,感激的道:“多谢了,蒋局长!”
蒋文洲淡淡笑了笑:“不客气,职责所在。昨晚上能够看到这一场大戏,甚至还参演其中,这戏瘾可是过足,甚至能够延续到现在,各种反转勾心斗角,让我这个门外汉可是意外到了极点,不过还是满足得很,大开眼界啊,哈哈!”
那边,雷大头父子两人尽皆满脸惨白,两眼惊慌失措。
项狂人缓缓转头,眼神带着痛心与不解:“大头,我现在仍想问你一句话,为什么?”
雷大头眼中全是绝望,身子摇晃了一下,苦涩道:“你都看到了,还能为什么?!”
项狂人道:“但是我想要知道原因,想要你亲口回答我。”
雷大头满脸死灰,道:“原因,自然是有的,但这其中关系实在太大。老项,你注定是斗不过的。”
便在此时,叶长青一声厉吼,身子爆射而去。
文行天亦是一声怒吼:“住手!”
然而血光在砰的一声之瞬散作浓浓血雾。
唯有一个凄厉至极的惨笑声幽幽响动:“老项,对不住了!”
却是在这电光石火的时间里,雷大头一掌将自己的就在身边的儿子的脑袋,拍成了粉碎,随即他自己的魁梧身子,也自缓缓软倒在地。
嘴角流出来一道殷红的血液,眼睛带着惨然的笑意看着项狂人:“今天害你了……这条命,给你……”
身子软软的倒了下去,嘴角却还挂着诡异的笑意。
在雷大头倒下之前,文行天闪电般的手已经捏住了他的下颌。
“迟了。”叶长青摇摇头。
雷大头口中不断流出的鲜血,居然变成了蓝色的,呼吸已经全然没有了,一命呜呼。
“是兰心毒!”
叶长青闷哼一声,咬牙切齿。
“不仅是兰心毒,他还自断了心脉!否则以他的功力修为,便是兰心毒爆发也能支持一时三刻!”
文行天轻轻叹息一声。
“都闪开吧。”
叶长青与项狂人都有些嗟叹。
雷大头竟然如此决绝,在事情败露的那一刻,就决绝到了极点的杀了自己的儿子,同时咬破口中毒囊,唯恐死的不快,居然还在同一时间自断了心脉!
三人相对看了一眼,都是感觉一阵心悸。
要什么样的组织,什么样的死士,什么样的图谋,才能做到如此?
随着雷大头这一死,线索就立即再次断了。
虽然蒋文洲已经掌控了至尊酒店的人,但叶长青与文行天等都是心里清清楚楚:那边绝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收获!
再一次证实了敌人的可怕;这么多年守株待兔,换来的,依然是表面。
“总感觉最近事件,有些密集了。”文行天低着头传音。
叶长青被这一句话说的楞了一下,缓缓点头。
蓝色的血液渐渐从雷大头口中点滴流出,流淌到了地上,地上居然缓缓地冒出来淡淡的蓝色烟雾,合金的坚硬地板,点滴腐蚀崩坏……
“真狠!”
蒋文洲屏住呼吸,挥手之间,将雷大头父子的尸体收入空间戒指,随即刀光闪亮,将这一片被血液腐蚀的地板整个的削了,也尽都装进了空间戒指。
“哈哈哈……”
吴副校长笑了起来,很是爽朗:“搞半天,没有老项的事情,没事就好啊,看来这凶手,另有其人……蒋局长,看来你们真的要辛苦一下了。这个丰海城,近来真的是很不太平啊!”
卫副校长淡淡的笑了笑,道:“老项虽然脾气直,但素来有一说一,说一不二,我也相信老项不是那种坏人的,如今证据确凿,这不就是一切都真相大白,水落石出了么?”
“至于老高的事儿,这其中蹊跷必然是极大的,叶老大,看来我们是真的有需要好好地清查一番了。”
卫副校长一脸的凝重。
叶长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字字道:“不错……现如今的潜龙高武,我们是真的需要好好地清查一番了……”
项狂人眯着眼睛,看着吴副校长与吕副校长还有卫副校长,目光如同秃鹰:“怎么……这么容易就证明了我的清白么?你们三个,需要不需要再证明一下?我现在很没有成就感呢!”
卫副校长一脸笑容,抬头看着项狂人:“老项,你还想要我们证明什么?”
证明什么?
项狂人顿时语塞。
让他们证明什么?
吴副校长一脸的语重心长:“老项,你是我们的兄弟,但老高也是我们的兄弟,他出了事情,惨况如斯,我们急躁一些,乃是人之常情,若然当事人是你,我们也会如此,还请你不要见怪。毕竟现在已经水落石出,毕竟我们自己兄弟,没有闹得不可开交,我们还是很开心的。”
“但刚才我言语之间,的确是有些冒失了,还请你大人大量,莫要怪我。”
说罢,他深深的对着项狂人鞠了一躬,面容恳切:“但现在,我真的很高兴你能证明了自己的清白。”
文行天呸了一声,当先昂头而出,连看也没看卫副校长等人一眼。
叶长青站在那边,身子轻轻晃了晃,脸色愈发的苍白了,但随即站稳,苦笑一声:“让蒋局长看了笑话了……”
蒋文洲也是一声苦笑:“叶校长言重了,我们星盾局也是惭愧的很,此事也有我方监管力度不到之过。”
他摇头,唏嘘:“惭愧,惭愧!”
随即:“事态至此,恐怕尚有后续,我就先告辞了,叶校长,请多多保重身体,潜龙高武可少不得你这根擎天之柱啊!”
“多谢蒋局长关心。”
文行天送了蒋文洲出去,一直走到学校大门,蒋文洲这才长长的叹口气。
“文老师,说句实在话,我现在很沮丧,一点都没有占到上风的感觉,本来这一局,咱们是占尽上风,甚至该当大获全胜的。”
文行天淡淡的笑了笑:“蒋局长,言重了。”
“没有言重,我现在是真的很沮丧。您知道么,这几年下来,我基本上只要星盾局的高层力量有所闲暇,就会致力于追查当年潜龙高武的案子。”
“我身为星盾局长,真心不想让英雄一直蒙冤受屈。但这么多年来,毫无进展。”
蒋文洲道:“但随着追查,我也发现,并不是我想要查,不放弃的持续努力,我就能查到我想知道的东西。隶属于中原星盾总局的最高战力龙血队,说是实力强横,横行无阻……但就算是全员出动,恐怕也比不上你们潜龙高武这些案子之中牵扯的人员武力高端。”
“换句话说,万一我真查到了什么,等待我的人的,就只有一个死字而已。”
“这些年,为了潜龙高武的事,我投入的星盾局调查人员……已经莫名其妙的失踪了二十三位!”
蒋文洲怅怅叹息道:“你们的层次,已经很高很高了,超出世俗界面的层次。星盾局……我们星盾总局,御神级别的修者,一共只有两位而已……而就算是这两位,在你们潜龙眼中,还是渺不足道,翻手可灭的……”
“我这几年打报告上去,想要请上面委派真正的高手下来,但是……只要不查你们的案子,现在的人手战力,实力绰绰有余,足堪应付局面……哎,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蒋文洲有些黯然的拍拍文行天肩膀:“总之,我很惭愧!”
“我很惭愧!”
蒋文洲留下最后一句话,带着人走了。
“那至尊酒店的相关人员,我已经控制在星盾总局。如果你们潜龙需要,可随时去提人,这已经是我能够做到的极限了。”
……
看着蒋文洲走了,文行天心里沉甸甸的。
这一场交锋,真的说不上胜。
对方完全就是蛮不讲理的又一拳打过来。
这一次行动,任何人都知道,根本就咬不死项狂人,但对方仍旧这么做了;既然如此,就一定还有后续。
今天的连番反转,将对方的后续也一起堵死了。
但文行天敢肯定,对方的后续动作,绝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要不然,对方也绝不会贸然这样行动。
若不是左小多提前看出来项狂人运道有异,这一次,项狂人与潜龙高武必然会陷入相当被动的境地。
…………
【今天就这两更了,忘记了今天是中元节,我们这边除了春节之外的第二大节日。日子都被我过晕了……
没爆发不求月票啦,来几张推荐票好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