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kjnjs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三國之蜀漢中興 寒塘鴉影-第2013章 嚴防死守分享-s5bj1

三國之蜀漢中興
小說推薦三國之蜀漢中興
尉迟塔莫领残兵连夜狼狈退回扜弥,守将尉迟圭休大惊,赶忙找东川王来商议军情。
东川王叹道:“汉军兵精将勇,实不可正面撄锋,其远路而来,西域数千里之地,粮草转运极难,坚壁高垒守城,一旦天气变化,汉军粮草不济,自会退兵,如此方为长久之计。”
尉迟圭休轻叹一口气,看了一眼尉迟塔莫,尉迟塔莫捂着箭伤低头不语,副将秋仁俞战死,全军大败而归,他垂头丧气再也不敢妄言出战了。
让尉迟塔莫先去疗伤休息,尉迟圭休言道:“汉军非但作战勇猛,听说攻城更是叫人防不胜防,飞猿口如此险要的地方,投石车也能打到关内,这扜弥城仅有飞猿口一半高度,如果汉军兵临城下,更难守住。”
东川王点头道:“汉军的投石车和井阑的确难防,我听说在中原作战,强大的魏国也束手无策,将军万不能只在扜弥城死守,还要在城外安置兵马,形成掎角之势遥相呼应,叫汉军不能全力攻城,再急催援军前来相助方可。”
说到这里东川王也无奈叹息:“汉军过了克里雅河,便是打开了于阗的门户,其兵将骁勇,难以抵挡,此时只好请大将军亲自领兵来了,若是扜弥失守,后果不堪设想。”
尉迟圭休点头道:“我马上派人连夜再向国王报信,汉军已经过了克里雅河,明日就到扜弥境内,在援军到来之前,还是要先想办法对付汉军。”
东川王言道:“适才在下说过,除了严防死守扜弥之外,还需在城外布下一支人马,主要是为守住援军道路,否则被汉军切断来路,汉军不来攻打,将军也不战自败。”
尉迟圭休思索片刻,言道:“扜弥西南十里外有一处古城为喀拉墩,原为扜弥国屯兵之地,城墙保存完整,可以在这里部署一支人马,城外还有几座军营可用,不如就在此处布兵。”
东川王看了看地图上的大概位置,点头道:“此处地势极好,可阻挡汉军绕过扜弥西进。
事不宜迟,将军当连夜派兵在此布防。”
尉迟圭休从其计,马上连夜又让尉迟塔莫前往喀拉墩驻防,连发三道求救书往于阗求援,听了东川王对汉军的一番介绍之后,对于能否守住扜弥信心大打折扣。
两日后,汉军全军渡过克里雅河,依山背水下寨,刘封命周处、班辞看守大营,商越督运粮草,带着李钰、文鸯和关奎兄弟到山中观察于阗军势。
众人走出辕门,自山中向西侦察,虽说有地图和斥候报信,但刘封自己指挥的战斗,还是习惯亲自实地去调查,同时也是培养周处他们实践的习惯。
亲自侦察,远比斥候回报的要更准确,更能发现有利地形做出最准确的部署,转眼近二十年时间过去,刘封对战争的理解早已非刚刚穿越时候可比,已经彻底融入到这个角色之中。
除了马哲之外,李钰对西域的情况最为熟悉,身为李陵的后人,他时刻想着回归中原,重振门风,除了学习中原文化和兵法之外,就是搜集西域各国的情报,以期将来能用,做好了这些准备之后,他才前往长安投军。
过了克里雅河便是扜弥境内,扜弥为古西域国名,在西汉时期西域三十六国中有一席之地。
据汉书记载:扜弥国,王治扜弥城。
去长安九千二百八十里,户三千三百四十,口二万四千,胜兵三千五百四十人,辅国侯、左右将,左右都尉,左右骑君各一人,译长二人。
东北至都护治所三千五百五十三里,南与渠勒,东北与龟兹,西北与姑墨接,西通于阗三百九十里。
扜弥在西域南道十国中人数较多,又处于要冲之地,对外交往也较多,故有译长两人,阳嘉四年敦煌太守立前王宗族成国为拘弥王,嘉平四年戊己校尉西域长史辅立拘弥侍子定兴为王,多受汉室庇护。
李钰一路上简单介绍着扜弥国的历史,叹道:“后因西域都护府裁撤,朝廷远不能驭,西域与中原渐渐失去联系,我们连三年都不曾听到中原的消息。
数十年间,各国互相征伐,最终七雄各成势力,扜弥也因国力衰微被精绝所灭,改名宁弥,后被于阗所占,复其都城之名扜弥城,然其国早灭。”
刘封也听过精绝被鄯善攻灭的过程,几乎与扜弥时间相差无多,笑道:“精绝与扜弥一战,虽然获胜,但也导致国力下降,最终两败俱伤,被鄯善趁虚而入攻破都城,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闲谈之间众人已经来到一处高山顶上,从这里能够看到整个扜弥的布局,这是一座不太规则的五边形土城,城内只有三四条街道,黄土和沙土修筑城的城墙并不算高,城头上旌旗招展,军士密布,巡逻甚严。
刘封参照地图指着远处的城池和附近的几座山脉、军营,在地图上做了标记。
指着远处对众将言道:“此处距离于阗还有近四百里,沿途多戈壁荒滩,杳无人烟,据细作来报,从于阗到扜弥或依地势或依老城设了数个烽火台,驻兵监视以呼应防御,这扜弥算是于阗的第一道防线,拿下此处,想必于阗主力大军也该出动了。”
文鸯笑道:“别人我倒不稀罕,只是那苏拉伽的师傅我倒想会一会。”
李钰指着山脚下西面不远处的一片土城言道:“昨日斥候来报,于阗军决意死守扜弥城,在喀拉墩设营屯兵,将军你看那座垒有土墙的城池,平常此处为商旅休息之地,如今人马巡逻,旗帜飘动,想必就是喀拉墩了。”
刘封指着地图上的标点言道:“此处原本为扜弥兵营,尉迟圭休在这里部署兵力,就是为了和扜弥城遥相呼应,这喀拉墩因山而建,左右还有两座山寨,整体部署倒也严谨。”
文鸯独自站在一块大石上观察了半天,跳下来说道:“大将军,我看这喀拉墩的位置还是相当重要呢!”
刘封倒有些意外,笑道:“说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