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2m33h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txt-第486章 灰原哀:有意見?【爲萌主閒人倫某人加更】讀書-5fyqq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二宫宽人牵着棕马去马厩。
“真是对不起!”男人也下了车,一脸后怕地对池非迟道了歉,又转头看大楠友之,解释道,“我没想到有客人骑这么快的马,以往也是直接开车进院子的,没想到差点出了事,以后我会注意的。”
竹内早苗低着头,脸色有些难看,微微咬紧了牙关。
咦?
小个子柯南一仰头,就注意到竹内早苗的神情,心生疑惑。
这神情不像是后怕,反而像忍着不满……
大楠友之看了看男人,叹了口气,没有责备、推诿责任,对池非迟歉意道,“池先生,真是抱歉,是我们牧场的规矩不完善,让你受惊了。”
“没什么,我也没事。”池非迟没放在心上。
棕马之前不是想把他甩下去,只是受惊后下意识的蹦哒。
凭着动物对他的善意,就算当时没控制住,慢慢也能安抚下来,出不了什么事。
“啊,对了,这位是彬山元男先生,”大楠友之又介绍了男人,“是我们牧场的装蹄师,今天过来是帮利浦夫人装蹄的。”
“装蹄?”毛利兰有些好奇。
毛利小五郎当即科普了一下装蹄师的工作。
气氛舒缓下来。
彬山元男似乎也吓得够呛,休息了一会儿,才去给利浦夫人装蹄。
大楠友之带着一群人围观了一下装蹄工作,又让竹内早苗带毛利兰、柯南去挑马,试着骑乘。
“原来如此,非迟哥之前带小哀骑马的地方,就是Ok牧场啊。”毛利兰跟池非迟聊着,“我们过来,也是因为爸爸想骑马,早知道你们也会过来,就应该一起来的。”
“我们也是早上才临时决定过来。”池非迟道。
要是知道柯南会过来祸害Ok牧场,他今天就不来了。
柯南趁着其他人没留意,偷偷靠近灰原哀,低声问道,“我说,池哥哥是不是不太对劲?”
“有吗?”灰原哀疑惑问道。
“上次巴士劫案,他的表现太平静了,从始至终脸色都没有变过,刚才也是一样,”柯南想想刚才他们吓得脸色煞白、池非迟反而像没事人一样,就觉得问题大大的有,“我是在想,他会不会是没有恐惧感?”
“你想多了,”灰原哀一脸淡然,“负责处理恐惧情绪的是大脑的杏仁核,没有恐惧感的人在观摩会令人恐惧的照片、视频时,杏仁核不会出现任何反应,青山第四医院在为非迟哥做检查的时候,应该也进行过这方面的检查,如果有问题,早就发现了,另外,很多没有恐惧感的人是因为得了乌-维氏病,这是一种罕见的隐性遗传病,自发现以来只有约400例报告病例,这种疾病从皮肤就能看出来,在巴士劫案之后,我观察过非迟哥,没有出现这种情况,所以说,这次你猜错了。”
柯南突然就想起被严格控制饮食的阿笠博士,汗了汗,又疑惑道,“那是因为他的性格太冷静了吗?”
灰原哀点了点头,又补充道,“也或许是因为他有一个很好的调控系统,或者额叶皮质很强大,在遇到令人恐惧的情况时,他能说服自己屏蔽杏仁核制造的恐惧感、带来的恐惧反应,以最冷静的状态去思考自己面对的情况。”
“还能这样啊……”柯南思索着,突然凑近灰原哀,一脸期待道,“我说,灰原,这是怎么做到的?如果推理的时候也能保持这种绝对的冷静,简直就跟福尔摩斯一样嘛!”
灰原哀见柯南突然变得像小孩子一样,有些无语,“我怎么知道?这些你应该去问非迟哥,不过就算你去问了,估计也没用,有的人是天生的,而且,也可能是因为他对自己的力量很自信,无论劫匪,还是马匹失控,以他的能力都能解决好。”
柯南沮丧低头。
也对,问灰原哀绝对是白问。
如果灰原哀能控制自己的恐惧感,遇到那个组织的人还会怕吗?
“柯南!”那边毛利兰招呼,“我已经挑好马了,你也去挑一匹小马,我们一起骑吧。”
“哦,来了!”柯南小跑过去。
毛利兰挑了匹红马,柯南挑了匹白色的小马驹。
竹内早苗跟两人说了骑马的方法、注意事项,帮助两人上马后,又在前方牵着马,让马驮着两人在马场上慢慢走。
马场边,灰原哀拿出随身听,取下了连接随身听的耳机,将声音关小了些,播放着仓木麻衣的《Always》。
听到音乐声,三日月抖了抖耳朵,小马蹄不安分地踏着。
“可以跟着音乐踏步。”灰原哀抬手拍了拍三日月,声音轻而认真。
三日月懵懂看灰原哀。
灰原哀干脆自己示范,拿着随声听原地踏步。
三日月也不知是懂了,还是觉得有趣,也跟着欢快踏步。
“不对,节奏快了……”
“好,往前走……”
“跟着我……”
一旁的木栅栏后,池非迟跟毛利小五郎站在一起聊天,发现灰原哀那边的动静后,没有说什么。
盛装舞步,是指骑马的人穿着盛装,而马跟着节奏踏步表演。
他还是第一次见人站在旁边跟着马一起踏步的,不过灰原哀玩得开心就行了,那些可以以后再纠正。
毛利小五郎看了看,“盛装舞步啊,不找专业的训练师吗?”
“不参加比赛,就当玩了。”
“也对,小女孩不能每天板着脸装大人,这样就好多了嘛……”
天很蓝,草很绿,吹过草野的风带着一丝清凉。
一群人骑马、聊天,悠然闲适。
气氛没维持三分钟,就被骑着小马驹转了一圈回来的柯南打破。
柯南看到灰原哀跟着小马驹一起听音乐踏步,愣了一下,没忍住‘噗嗤’笑出声。
灰原哀停下,抬头,冷漠脸,“很好笑吗?”
三日月见灰原哀不动了,也跟着停了下来,好奇地伸头蹭灰原哀。
“咳,”柯南收敛了一些,“没有啦。”
“小哀表演得很好哦。”毛利兰笑道。
灰原哀:“……”
才不是她表演,她是在训练。
在很认真地训练三日月!
“当然,小马也是。”毛利兰又补充道。
算了……
灰原哀无奈,关了随声听,看着三日月介绍道,“它叫三日月。”
竹内早苗见一群人要聊天,也不急着牵马转圈,“小哀小姐是想教三日月盛装舞步吗?”
灰原哀点头,总算有人帮她解释一下了,“我想先让它试试。”
“灰原不是专业的训练师,”柯南好奇问竹内早苗,“让她试着训练,真的没关系吗?要是教了不好的习惯,以后也不容易卖出去吧?”
“池先生和小哀小姐已经把三日月买下来了。”竹内早苗笑着解释,“以后会寄养在这里,小哀小姐过来就可以带着三日月一起玩。”
灰原哀看柯南。
怎么?她训练自己的小马驹,有意见?
柯南无话可说。
有钱任性,他还能说什么?
那边马厩附近,突然又传来马匹嘶鸣声。
利浦夫人突然冲了出来,跑向后门。
“咦?”竹内早苗疑惑看去,立刻看出这是马受惊了,忙对拎着水桶出仓库的二宫宽人道,“二宫先生,利浦夫人在那!”
两人又连忙跑过去,控制着焦躁难看的利浦夫人。
回了屋里的大楠友之被惊动,池非迟一群人也跟了过去。
柯南发现了马蹄铁上的血,连忙往后跑,在装蹄的地方。
彬山元男倒在地上,脑后一摊鲜血在土地上蔓延。
“不行,他已经没有呼吸了,”毛利小五郎上前探了探彬山元男的呼吸,神色沉重,“小兰,快去报警!”
柯南捡起地上的一块黑巧克力碎片,看了看,抬头又发现利浦夫人后蹄沾血的马蹄铁不仅大小不合、铁钉也钉得乱七八糟。
毛利兰见柯南凑到马后蹄旁,吓了一跳,连忙拉着柯南的帽子,将柯南拖走,“柯南,你这样很危险的啦!”
“抱、抱歉……”柯南汗。
利浦夫人还是有些焦躁。
“安静下来……”竹内早苗连忙安抚。
“是不是让它喝点什么比较好?”毛利小五郎问完,转头对毛利兰道,“小兰,保温壶里还有点茶吧?”
“不可以,”牵着三日月的灰原哀出声提醒,“茶、巧克力、咖啡、可乐等含有咖啡因东西,人类喝了是没什么,但对于马、狗、猫等动物来说,就是兴奋剂。”
“巧克力也不能吃吗?”柯南连忙问道。
难道这不是一场意外事故?
灰原哀看向池非迟,“上次来的时候,非迟哥跟我说的。”
池非迟点了点头,又道,“利浦夫人后蹄上的马蹄铁大小不合……”
“嗡……”
感觉到手机振动,池非迟顿了一下,拿出手机看了看,转身朝角落走,“抱歉,我去接个电话……喂,母亲……”
哎?
柯南有些好奇地转头看了看。
池非迟的老妈?
他从来没见过池非迟的老妈,平时池非迟也从来没提过。
上次少年侦探团接到‘替真池集团设计吉祥物’的委托时,好像见过池非迟跟母亲通话,可惜那一次他不在。
之后就是在加那家,听加那美放提起过,应该是个很厉害的女人吧。
柯南脑海里冒出妃英理的形象,然后默默收回思绪。
现在还是解决这次事件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