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lpj0o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一藏輪迴 起點-第0945章 五毒聖宗!二十一個修士展示-km9so

一藏輪迴
小說推薦一藏輪迴
仙蝎宫地府,酒香四溢。沈冥的金色烤炉内,青色的灵光闪动。仙火烤肉,斑熊肉嗤嗤有声,散出无尽的肉香。
王羽从自己的储物袋里取出一个银壶,直接扔给了沈冥。那是她带的酒,适合沈冥喝。因为,沈冥的酒量极差。
蝎夫人的酒,沈冥绝对喝不了。
“这个你也少喝!”王羽嘱咐道。
“哦!”沈冥接过银壶乖乖地点头。王羽的话,她基本上都听。何况,她对自己的酒量实在没什么信心。虽然她是轮回级大能,但是酒量相对还是很差。
喝多了,疯起来可不好!
“小姑娘,你的酒量不错!”蝎夫人笑看着王羽道。她自己的酒,她心中有数。这五毒酒,说是无毒,其实也有毒。
关键是看谁在喝,怎么喝?那便似凡尘的酒一样,你酒量不行喝多了一样中毒。
五毒酒,顾名思义乃是由五毒的精华酿制而成。其灵气极强,但是若饮酒者不能完全化解,自然很快就会醉倒,甚至中了酒毒。
蝎夫人看得明白,若单论酒量,苏墨恐怕还不如王羽。
“以前常常喝,现在喝得少了。不过,今日我可以陪前辈痛饮一次,只要前辈的故事好!”王羽笑了笑道。
听了王羽的话,苏墨不由心中一动。因为,他突然想起了一个人。只不过,此时不是问话的时候,他便没有提起。
“好!我这酒囊里的酒,还有很多。”蝎夫人兴致高涨起来。这或许便是她在服用九死回春丹之前的最后一次畅饮。
而吃了九死回春丹之后,便不能饮酒了。
“我的故事,一定可以下酒!”蝎夫人落寞地笑了笑,“而且,可以大醉一场。因为,那便似一场大梦。”
苏墨、王羽都没有说话。
苏墨端着酒碗,王羽则一挥手从储物袋里又拿出来一坛老酒。王羽的意思很明显——酒,还有很多。
不过那个酒坛,竟然也是一件尊者神兵。
苏墨心中咧嘴,这都是啥家庭呀?幻魔宅的人,就这么霸气吗?尊者神兵,是他们家的各种东西?
沈冥在精心地烤着肉,同时默默地抿着酒。那个老酒坛的酒,她只喝过一次,然后疯了三天,便再也不敢喝了。
洞府内很静,大家都在等蝎夫人的下酒故事。
蝎夫人端起酒碗,呷了一口酒,然后便是一声长长地幽叹。那一声叹息,似乎一下子便穿透了千百万年的时光。
那一刻,蝎夫人眼中隐隐有光。那道光,与众不同。
“五毒界,乃是由五毒星真正统领的……这一点,估计你们都能猜到。”蝎夫人的声音便似陈年的风匣,沙哑而沉闷,“其它五颗明星,一直在供养着五毒星。而五毒星上只有一个宗门。那便是五毒圣宗。”
五毒圣宗!
苏墨三人都很认真地听着,他们都没有听过这个宗门。慕容海清的地图上也没有标注。
“五毒圣宗,统领五毒界已经近千万年了。五毒圣宗有一圣五使,所谓一圣便是五毒尊圣。尊圣,一般由五毒圣宗内最强大的修士担任。实际上,那便是宗主。他拥有绝对地权利,而且境界绝对是五毒圣宗最高的。”
“而五使,便是五毒暗使。为了更好地统治其它五星,圣宗在每一颗明星上都派遣了一位暗界使者。这个使者其实便是这五颗星辰真正的执掌者。仙蝎、毒蛇星、蜈蚣、壁虎、蟾蜍每一万年都要向五毒圣宗进贡。”
“而我,便是曾经的仙蝎暗使!”蝎夫人说到这里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五毒圣宗自圣宗以下,还有诸多长老。但是,那些长老地位,不能和五毒暗使相比。五毒暗使各掌一星,便似一方诸侯。为了保证公平,圣宗内曾有规定——五毒暗使不能晋升为圣尊。”
“而五毒暗使,则需要圣宗指派。不能世袭,更不能独自传承。而且,一旦被封为暗之使者没有圣尊的召唤,他们便不能擅自回五毒星。”
“诸多万年,能成为暗之使者乃是五毒圣宗内极为荣耀的事情,甚至乃是很多五毒圣宗修士一生为之奋斗的目标。每一个五毒圣宗的修士,都在日日夜夜拼命修行。”
“那样的局面维持了八百多万年。五毒圣宗,日渐强大。可是,总有人是不甘人下的。”蝎夫人冷笑了一声。
“五毒暗使,一人之下,万万之上。但是,上面有个人,不如没有人。呵呵!所以,五毒暗使之中,开始有人蠢蠢欲动。”
“其实,凡是被选为五毒暗使的人,无一不是五毒圣宗中的惊才绝艳之辈。品行、修为、智慧缺一不可。在五毒圣宗,每万年便会有一次选拔。而经过十次选拔的,才能成为五毒尊圣及暗使的后备修士。”
“那些后备修士,在整个圣宗内只有二十一位。然后,再经过百万年的筛选培养,他们其中最强大的一位,可能会成为尊圣。不过,他必须等到上一任尊圣死去。所以,他有可能终身不能成为尊圣,只是大长老。还有五位修士会成为暗使,剩下的则最后成为宗门内的普通长老。这便是五毒圣宗的选拔机制。”
说到这里,蝎夫人喝了一大口酒。
“小姑娘,你的肉好了吧?”蝎夫人冲着沈冥道。
“哦?好了!”方才沈冥听得出神,差点忘了还在烤肉。蝎夫人这一问,正好提醒了沈冥。
再看,沈冥一挥手。
金色的烤炉直接开启,里面的烤肉直接飞出。沈冥自然准备好了一切,香喷喷的烤肉直接落在大家身前的玉盘中。
蝎夫人不客气,直接用长袖卷起一大块肉,张口便大嚼起来。
“嘿嘿!好肉!”蝎夫人赞道。她似乎在用这样的方式,缓解一下自己的情绪。她又喝了一大碗酒。
“嗨——”
蝎夫人长出了一口气
苏墨、王羽都没有说话。他们都知道,蝎夫人可能要提到关键的人物了。苏墨默默地吃了一口斑熊肉。
王羽则是一直在喝酒。她喝得似乎不快,但是蝎夫人竟丝毫没有落下她。她们都已经喝了四大碗。
“五毒星,乃是我的母星!”蝎夫人继续道,“从我记事起,我就生活在圣宗。因为,我的父母都是圣宗的修士。”
“那一年,我终于通过了所有的选拔与考验,成为了那二十一修士中的一个。”蝎夫人笑了笑。
那一刻,她似乎回到了当年。
“其中,与我同列的有一个我青梅竹马的师兄!”蝎夫人的语气有一丝不易觉察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