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vsdkw超棒的都市言情 諸天福運 線上看-第三百九十四章 只想有一番作爲鑒賞-8c36q

諸天福運
小說推薦諸天福運
对于有本事的人,柴大官人很有耐心,也很给面子……
张叔夜这厮,不管是在正史上,还是柴大官人的真实观感中,都是一个能吏。
面对张叔夜的质问,他笑呵呵道:“某只问一句,梁山如此作为之后,三州百姓的日子是好过了,还是更加难过?”
只轻飘飘一句问话,便叫张叔夜无话可说……
这不废话么,大宋可是不禁土地兼并的。
也是从大宋开始,乡绅这一阶级登上历史舞台,成为了社会主流。
通过各种或光明或不光明的手段,地主乡绅们的土地越来越多,百姓手里的土地自然越来越少。
就算有土地的百姓,因为土地数量稀少的缘故,还的租种不少的地主田地,才能勉强保证一家的口粮。
话说,百姓的田租都是五成起步,同时官府的苛捐杂税,还有各种摊牌都的负担。
风调雨顺的话,一整年到是能勉强糊口。
可遇到灾年,或者家里有了重病患者,那就等着卖儿卖女,甚至家破人亡吧。
这样的事情,在乡村当真并不稀罕。
不仅如此,还可能遭遇土匪强盗洗劫,也就是大宋商品经济确实繁荣,就是寻常小民都有经济头脑,工作的岗位多服务业特别发达,不然早就不堪重负崩溃了。
可就是如此,百姓的生活依旧相当艰难。
等到当今官家上台,大兴花石纲祸害江南,弄出了个括田所搜刮天下,搞得民不聊生更加困苦。
当然,真正困苦的只有底层平民百姓,家有百亩以上田地的地主和富户,只要不是突遭横难,日子还是过得相当滋润的。
显然,梁山的出现以及种种举措,打破了这样的模式。
水泊周围三州乡村田地,几乎被梁山搜刮一空。
然后给出三成田租,让村里的百姓耕种,这就是纯粹在做善事,就是张叔夜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更妙的是,当地百姓的各种赋税,都由梁山代为缴纳,就少了官府胥吏,还有地主保正的几层盘剥。
官府收上了足额税赋,百姓的负担也减轻不少,起码手里可以留下五成口粮,足够一家人吃饱了。
甚至,只要百姓勤快点,在农闲时候打点短工,家里的情况还会更好。
这方面,就张叔夜所知,梁山麾下的商行和生意,也都给各乡村的百姓提供了不少方便,起码不用担心会被克扣报酬。
可以说,梁山此举绝对算得上功德无量,唯一受损的就是那帮子被强购田地的地主和乡绅了。
关键就在这里……
自觉被抢夺了利益的地主和乡绅,在官面上的关系还是相当不俗的,起码给了张叔夜不小的压力,不然他也不会巴巴跑过来质问。
当然,真要说起来,梁山也没坑这帮家伙。
给出的价码,都是市场价,而且还有不少的商业渠道,成熟商铺以及一些比较热门技术兑换。
只要经营得当,每年能够收获的银钱,绝对比田地要多得多,这是可以肯定的事情。
所以,当张叔夜看到梁山拿出的那一系列正规红契,以及付出的代价之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很明显,这是公平买卖!
尽管梁山的手段稍显霸道,可真要是不识趣,梁山有的是手段折腾,区区一帮子乡村级别的地主和乡绅,怎么可能顶得住,这不是老实做出了最好的选择么?
就是有亲戚在官府做官的地主乡绅,都没胆子硬抗。
真以为梁山接受招安了,就是从此成为了良民不成?
“张太守,其实某也是想有一番作为!”
见张叔夜默然不语,柴大官人这才笑呵呵道:“依托八百里水泊,某觉得银钱商货往来的规模,起码还能增加两到三倍,只要将路上的那些莫名其妙的收费关卡排除,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困难!”
“某的目的,便是做八百里水泊以及周围三州区域的商业霸主,期间商业流通,道路桥梁规划建设,还有新的市集产生,对于官府还有百姓来说都有莫大好处!”
“大官人如此行事,很有邀买人心之嫌啊!”
听了柴大官人的部分计划,张叔夜心头震动忍不住变了颜色,过了许久这才悠然说道:“加上大官人手里的精锐强兵,想不引起官府的注意都难!”
“没办法,某也是想给出征在外的弟兄们,留一条根基稳固的后路罢了!”
柴大官人神色不变,淡然道:“估摸着,梁山的大部人马出征之后,朝廷不将他们用到死,都不会轻易放手!”
“大官人就这么信不过朝廷?”
“某谁都信不过,尤其是眼下的朝廷,啧啧……”
虽说大官人没有明言指点,可张叔夜的脸色却是分外难看,外加说不出的尴尬。
说起来,此时的大宋朝廷真的可以用乌烟瘴气形容。
六贼并起围拱当今官家……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哦,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张叔夜出身不差,又不是没在汴梁混过,哪能不知道朝堂上究竟怎么回事?
“难道大官人就不担心,一番举动引起当今官家和朝廷不满,然后对出征在外的梁山大军不利么?”
虽说心里很不待见朝堂上的衮衮诸公,可张叔夜毕竟是官场中层官员,自然不会拆自家的台。
“张太守,不是某说大话!”
斜瞥了张叔夜一眼,柴大官人嗤笑道:“朝廷就连王庆这等跳梁小丑都解决不了,更别说实力更加强劲的梁山大军了!”
张叔夜气得脸膛涨红,却也不好说什么大话,事实如此也是无可奈何。
淮西王庆怎么做大的,作为济州知府他还是十分清楚的。
正如柴大官人讥讽那般,根本就是朝廷和地方禁军无能,结果却是叫淮西王庆越打越是强大,越大越是自信。
“大官人,你打算把事情弄到什么程度,才会歇手?”
很是干脆绕过之前尴尬的话题,张叔夜直言问道:“希望大官人的胃口不要太大,不然张某也只能说声对不住了!”
“某家只对乡村感兴趣,对于县城和州府丝毫兴趣都无!”
柴大官人也没客气,说的十分清楚明白:“当然,城里的店铺和商铺不能出事,不然某也不会客气!”
“真的只是如此?”
张叔夜下意识觉得事情有些不妥,可惜限于时代局限,根本就看不上所谓的乡村地方,至于城里的商铺,只要本分经营谁没事会胡乱招惹,嫌自己命长了么?
“自然当真!”
柴大官人郑重点头,心中却是相当高兴。
农村包围城市这一套,可不是说着玩的。
加上手里掌握了这个世界,可以说最为尖端的技术——符文,可以说已经掌握了改天换地的能量。
只要他愿意,让乡村彻底发展起来,甚至抢夺城市的商业地位并不困难。
一旦商业地位旁落,以大宋的环境而言,政治地位自然而然也会跟着旁落。
到时候,水泊周围三州城镇商业凋零百业不振,而受到梁山彻底掌控的乡村却是兴旺红火,会发生什么谁也不会知晓。
这些,张叔夜自然也猜测不到……
眼下,既然探出了梁山的底细,他心中的担忧去了一半。
毕竟,朝廷刚刚招安梁山不久,又征调梁山大军前往淮西平叛,这时候作为地方官员的张叔夜自然不好做什么过分举动,不然逼得梁山造反不是打当今官家和朝廷的脸面么?
当然,该有的防备自然不会少……
可惜,当他看到梁山之上,日常训练的那帮身着百斤步人甲,依旧健步如飞的重装步兵后,顿时也熄了强硬的心思。
尼玛,他怎么也没想到,梁山上竟然有这么多的大力之辈!
那可是步人甲,一副最轻的都有七十斤,加上手中清一色的青龙偃月刀,怕不是有一百五六十斤了吧。
寻常人等,怕是直接就被压趴下了。
可梁山上的牲口,却是披甲齐全不说,还能健步如飞卷起道道烟尘,十人的重装步兵奔跑,竟然生生造出千军万马的声势,简直骇人听闻。
柴大官人相当满意张叔夜失魂落魄的模样,显然梁山强大军力的威慑,已经超标达到了目的。
主世界的军中硬功,在水浒世界相当适宜!
这里的天地灵气相当活跃,只是可惜不能纳入体内转化成真气,可通过硬功锤炼筋骨的话效果惊人。
只要吃食充足营养跟得上,一年半载就能有所小成!
后营直属兵马不多,也有三千之众,这还只是单纯的战兵,没有将人数差不多过万的辎重部队计算在内。
这些辎重人马,都是最近新招收的附近百姓子弟。
因为梁山田租只有三成,加上又代为缴纳赋税,尽得民心的缘故,梁山招揽辎重人马的时候,附近多余的青壮十分踊跃,丝毫都没有当兵轻贱的想法。
当然,这也和梁山辎重人马的粮饷待遇有关,军功分田制度不管放在哪个时代都是相当有用的,只是不会光明正大提出来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