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k863n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動漫之邪王真眼笔趣-第865章 對戰!沃班侯爵!(續)-ga9n5

動漫之邪王真眼
小說推薦動漫之邪王真眼
地点是青叶台(指地名)某个住宅街的一个图书馆。
这是由『正史编纂委员会』运营的图书馆,禁止非相关人员进入,即使是附近的居民,也不知道这个建筑是做什么的,外观非常普通,并不起眼。
图书馆里收藏着许多魔导书和咒文书,其中不乏一些禁忌的书籍,都被很好的保存在这里,由『正史编纂委员会』派人严加看守。
不过,此时此刻,这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寂静,毫无生气,仿佛一片死地。
呼————
一团狂风突然从天而降,当狂风散去,秦时然和艾莉卡已然脚踏实地。
秦时然松开握着艾莉卡的手,艾莉卡一脸惊叹,对于【暴风】,她因为上次不堪回首的经历,心里还有疙瘩,却没想到还有如此神奇的移动速度。
上一刻还是在家门口出发,下一刻就已经来到目的地了,在艾莉卡所知的移动魔术中,没有哪一个可以做到这种程度。
『权能』,不愧是篡夺而来的神之力,如此夸张的力量,代表的是神明的权力,凡人不可触及,而『弑神者』,是从众生中脱颖而出,篡夺神权的『王』。
没有谁是生而为王,要想成为『王』,实力和运气,缺一不可。
咻——
一阵破风声突兀传来,秦时然微微侧身,一把锈迹斑斑的长剑从身前划过,秦时然看也不看,直接一记飞踢,将袭击者一脚踹出去。
砰!
袭击者撞到墙上,缓缓滑落,衣服破破烂烂,样式非常复古,感觉就是上世纪的剑士,肤色苍白,双眼灰暗,整个人毫无生气,这自然不是秦时然造成的,在被秦时然攻击之前,他已经死了,却以违背常理的姿态,继续活动着。
『权能』——【死之仆从牢笼】,可以将杀死的生物变成“活死人”,眼前这个剑士不知道是在哪个年代被沃班侯爵杀死,然后以这副鬼样子被沃班侯爵操控着,灵魂永远得不到解脱。
这个『权能』让沃班侯爵成为了“亡灵术士”,一旦死在他手下,那就要沦落成他的傀儡,从沃班侯爵获得这个『权能』起,不知道有多少人遭殃,沃班侯爵虽然不是来者不拒,而是只挑实力看得上的,但即便如此,依旧不是一个小数目。
作为最古老的『弑神者』,沃班侯爵行事一向都是无法无天,随心所欲,直到罗濠教主、爱莎夫人这些其他的『弑神者』相继出现,他才有所收敛,因为在此之前,世上无人可以制约他,只有『弑神者』能够抗衡『弑神者』。
死人剑士被踹飞后,从地上爬起来,毫无影响,同时,一个个死人从暗处冒出来,形形色色,不同的人种,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不同的年代……
被沃班侯爵杀死的人太多太多了,甚至还有很经典的清朝官员,和殭尸片中的形象挺相近,只是没有抬着双臂,走路也不是跳的。
『钢之狮子,与其始祖的狮子心王啊——请聆听骑士艾莉卡·布朗特里的誓约。』
『我乃勇猛号笛的继承人,黑色武士的后裔,非我心折服,吾剑则决不折断。狮子心王啊,请显现斗争之精髓于我手中吧——!』
『上吧!决斗的时间到了——莱恩哈特(Cuore di Leone)!』
艾莉卡迅速召唤出爱剑『狮王之心』,持剑挡在秦时然的前面,虽然她很清楚这些死人威胁不到秦时然,但为『王』杀敌当前,是骑士的天职。
就在死仆们蜂拥而来之时,突然响起一个正气凛然的声音——
『演奏着奇妙曲调的无冕之王——请聆听莉莉娅娜·克兰尼查尔的誓约。』
一个身着蓝黑相间竖条纹披肩的少女冲了出来,银发的马尾辫在身后摇摆不定,随着咒文念响,一把形似长身军刀的银色佩剑在少女手中出现,从半透明的投影逐渐凝实。
『吾乃狂暴石碑的继承人,十字骑士的后裔,吾心于天空奔驰。拥有羽翼的骑士之王啊,请显现幻想之精髓于我之手中吧——!』
『来吧!形成幻影之刃的钢铁啊——白银巨匠(IL Maestro)!』
当召唤的咒文咏唱完毕,少女朝着一个死仆挥出凌厉的一剑,很轻松地将其斩成两截,然后跑向秦时然,和艾莉卡一样守在前面。
“哟,莉莉,你什么时候来日本的,好久不见了呢~”
艾莉卡一边以轻快的语气打招呼,一边以飒爽的英姿挥动『狮王之心』,似是不甘示弱地斩杀袭来的死仆。
“别叫得这么亲密,艾莉卡·布朗特里,我们不是朋友。”
少女……莉莉娅娜以强硬的口吻回应艾莉卡,随后转变恭敬的语气,道:“尊敬的王,我是『青铜黑十字』的莉莉娅娜·克兰尼查尔,恕我现在无法向您行礼,请您谅解。”
秦时然打量着“姗姗来迟”的莉莉娅娜,心中再次吐槽一下坑爹的动漫,要是按照动漫剧情,莉莉娅娜应该在雅典娜来袭时就登场了。
不过在看动漫的时候,秦时然就感觉莉莉娅娜的登场有些生硬,都没有交代清楚,就那么突兀登场,现在看来,可能又是动漫制作组瞎几把乱改了。
“嗯。”
秦时然不轻不重地应了一声,然后张开嘴,发出一道神圣的光波,攻向袭来的死仆群。
对付黑暗、邪恶、亡灵等敌人,神圣属性的【圣歌】最适合。
神圣的光波一闪而过,直接消灭了十多个死仆,在被光波击中的瞬间,死仆就灰飞烟灭了,没有丝毫停滞。
这一幕,让艾莉卡和莉莉娅娜不由一惊,骇然地回头看了看秦时然,这是『权能』?还是魔术?
正在战斗中,没空去细想,艾莉卡和莉莉娅娜暂且压下心中的震撼,赶紧将剩余的死仆击杀,等到所有死仆都被解决,莉莉娅娜马上转过身,单膝下跪,佩剑转交左手,反手握住抵着地面,右手握拳贴在左胸,低下头,郑重其事地行骑士礼。
“骑士莉莉娅娜·克兰尼查尔,拜见尊敬的王!”
“起来吧。”
秦时然平静地说道,莉莉娅娜回了一句“遵命”,恭恭敬敬地起身,肃然而立。
“你是跟随沃班侯爵来到日本的吧?”
艾莉卡一脸玩味地看着莉莉娅娜,“我记得你爷爷是沃班侯爵的信奉者,没想到会把自己的孙女送出去呢~~”
话音刚落,莉莉娅娜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显然是被说中了,跟在沃班侯爵这段时间,她过得很压抑,明知道沃班侯爵即将做的事情伤天害理,却无法反抗,这让她的骑士之心饱受煎熬。
“吵、吵死了,说得好像你什么都知道一样!”
莉莉娅娜恼羞成怒地大声喊道,艾莉卡笑得更欢了,“哦?难道我说错了吗?”
“你——”
“好了,都别吵了。”
秦时然打断了两人的话,艾莉卡和莉莉娅娜顿时脸色一正,不再多言。
“带路吧,克兰尼查尔小姐。”秦时然平淡地看着图书馆敞开的大门,“带我们去见沃班侯爵。”
“遵命。”
莉莉娅娜恭敬地走在前方带路,进入图书馆,一楼空无一人,非常安静,但是上到二楼,就看到了十几个化作盐像的人,皆是守护此地的『正史编纂委员会』的成员。
“这就是沃班侯爵的‘邪眼’……”
艾莉卡凝重地看着被盐化的十几人,眼中闪过一丝惧怕,这是沃班侯爵的其中一个『权能』——【索多玛之瞳】的伤害,所视之物都会变成盐柱。
像【索多玛之瞳】、【美杜莎之瞳】这类能将所视之物转化成其他物质的能力,被统称为『邪眼』,邪眼对具备极高咒术耐性的『弑神者』不足为惧,但普通人中招基本无解。
哪怕是最高阶的魔术师,只要被沃班侯爵以这个『权能』看一眼,也完全没有抵抗能力,只有在绝望中被盐化的结果。
即使现在不能使用【灵视】,秦时然也看得出这些人已经没救了,在被完全转化成盐柱的那一刻,他们就死了,即使现在沃班侯爵解除【索多玛之瞳】,也不能让人活过来,唯一的拯救机会,只有在彻底盐化之前。
看到这些盐像,秦时然心中没有多少波澜,他和这些人素不相识,自然不会同情心泛滥,替他们感到愤怒什么的,不过对于沃班侯爵的凶残,他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
这是一个自视甚高、肆意妄为的“人”。
穿过令人毛骨悚然的盐像群,走进宽敞的阅览室,沃班侯爵和被抓的万里谷祐理就在里面,都坐在桌子边,只从表面,看不出这是“绑匪”和“人质”相处的场景。
秦时然第一次在现实中亲眼看到沃班侯爵,宽广的额头和深陷的眼窝,一头银发梳得整整齐齐,穿着端庄的黑色西装,与传闻中的凶残形象截然不同,宛若一个睿智知性的老年绅士。
只不过,那如饿狼般的幽绿眼眸和浑身散发的阴冷气质,无不说明这位老者不可貌相,极度危险。
沃班侯爵无视“叛变”的莉莉娅娜,漫不经心地打量着秦时然,淡淡道:“和我成为『王』时差不多年纪,年轻人,你应该知道我是谁,但我不认识你,报上你的名字。”
“秦时然。”
秦时然波澜不惊地回道。
与从容不迫的秦时然相反,艾莉卡和莉莉娅娜就像是见到凶禽猛兽一样,满脸紧张,全身绷紧,下意识地握紧武器,却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有勇气对这位恐怖的魔王挥剑攻击。
沃班侯爵面无表情地微微点头,瞥了一眼旁边坐立不安的万里谷祐理,问道:“你是来救她?”
“嗯。”
秦时然依旧平静,“受人之托,麻烦把人交给我。”
闻言,万里谷祐理欲言又止,脸上充满担忧与自责,她不想因为自己,连累别人,在四年前那次仪式后,沃班侯爵就成了她心中挥之不去的梦魇,她有预感沃班侯爵会卷土重来,也早就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哪怕结局注定悲剧。
沃班侯爵勾起一抹不屑的讥笑,“不好意思,这个女孩我另有用处,离开吧,少年。”
“没得谈?”
秦时然平静地反问。
沃班侯爵这次直接不说话,挂着淡淡的轻蔑笑意,仿佛在说“你也配和我谈条件”。
作为当世最古老的『弑神者』,在一个成为『王』不到一个月的新人面前,沃班侯爵确实有资格摆架子,当然,在任何人、任何神面前,他都是这么“拽”,目中无人,以自我为中心,能让他稍稍重视的,只有被他视为宿敌的罗濠教主。
“……”
秦时然安静下来,眼中一片冷漠,身上散发出一丝丝杀气,沃班侯爵眯了眯眼,反而来了点兴致,“你准备从我手上抢人?”
“打一架。”
秦时然抬起右手,做出邀请的手势,红光在手中忽明忽暗,倒映在在场每个人的眼中,“来不来。”
沃班侯爵轻笑一声,不以为然,“你觉得你有资格跟我打吗?”
“来不来。”
秦时然重复一遍,面无表情地补充一句:“敢不敢。”
“来不来”是邀战,“敢不敢”却是带上一点激将法,若是再拒绝,变相就是承认“不敢”。
沃班侯爵脸色冷下来,他是一个高傲的人,任何人对他不敬,只有死路一条,故意挑衅他更是找死!
“很好……”
阴恻恻的声音从沃班侯爵口中发出,幽绿色的双眸闪烁惊悚的妖光,冷若寒霜道:“相比于一味顺从的狗,我更欣赏敢于反抗的狼,若是你真的乖乖退去,我反而不喜欢,既然如此,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
“小子,就如你所愿,这个女孩还给你,但取而代之的是,你和这个女孩都要成为我的猎物。”
说着,沃班侯爵抓起惊恐的万里谷祐理,一把推向秦时然,露出残忍的狞笑,“我给你们三十分钟逃跑,三十分钟后,哪怕你们逃到天涯海角,我都会将你们逼上绝路。”
“三十分钟太长。”
秦时然随手扶稳万里谷祐理,在艾莉卡和莉莉娅娜着急地使劲瞪眼劝阻下,依旧坚持说出了狂妄之语:“三分钟吧。”
沃班侯爵的眼神愈发冰冷,整个人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如同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声音发寒:“既然你这么要求,我就成全你,不过——”
“如果被我抓到了——”
沃班侯爵释放出毫无保留的恶意,杀气腾腾地盯着秦时然,“我会咬断你的咽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