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u63fe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墨唐 ptt-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高山下的高昌讀書-vfcbf

墨唐
小說推薦墨唐
“墨侯且慢!”
军议结束之后,墨顿正准备离开,三个报捷信使忽然赶上墨顿,躬身行礼道。
“三位壮士,可有何事?”墨顿回首诧异道,这三位信使一来一往足足一万四千里,就连墨顿也不得不佩服的称一声壮士。
为首的报捷信使拱手道:“启禀墨侯,我等在长安城中,有一位墨家长者托我等传信给墨侯,说长乐公主已经怀胎六月。”
“此话当真?”墨顿闻言大喜,算算日子,他年前从长安城离开,如果那时候昌乐公主怀孕,那就正好对上日子。
一想到又这种可能,他恨不得现在就飞回长乐公主的身边,他可是知道长乐公主体弱,足足三年才让长乐公主再次受孕,怀胎六月正是需要人陪伴的时候。
“此事千真万确,我等兄弟又专门打听了一番,长安百姓皆知道长乐公主已经怀孕六月。如果墨侯现在赶回去,或许还能够赶上长乐公主生产呢?”三个报捷信使朗声道。
墨顿听到长乐公主怀孕兴奋不已,然而闻言却坚定的摇了摇头道:“国家大事岂能掺杂私人之事?如今本侯正在隋军西征高昌,虽然战事已经结束,但是还远远没有到凯旋的时候,我岂能舍弃同袍,独自回去陪同妻子孩子出生,那岂不是让世人耻笑,相信长乐公主竟然会理解我的。”
唐军只是初定高昌城,如果没有大军镇压,恐怕高昌城还会再生波澜,所以墨顿毫不犹豫拒绝了报捷信使的提议。
他虽然担心长乐和孩子的安危,但是也分得出轻重,再说在长安城中,他已经做了充分的布置,妇幼医院已经运转数年,接生的成功率大大提升,他回去与否根本无关紧要。
如此一来,墨顿虽然心中担忧,但是还是强行忍耐了下来,当下给了三位报捷信使一笔赏钱并重重感谢。
“多谢墨侯!”三位报捷信使既得到了利益,又和墨侯接了善缘,这才拱手离去。
“我又要当父亲了。”三位报捷信使离去之后,墨顿这才兴奋的大吼起来。
再加上三位报捷信使的口风并不严,很快,整个西征大军大都知道了长乐公主怀孕消息,众将纷纷向纷纷向墨顿道喜,整个西征大军其乐融融。
十日之后,朝廷派遣的安西都护府的人员终于到来,当墨顿看到来人的时候,心中不由一叹,历史果然惊人的相似,第一任的西域都护还是原来的人员驸马都尉乔师望。
不过乔师望驸马和墨顿的驸马也并不相同,乔师望所娶的乃是李渊的女儿庐陵公主,而墨顿所娶的乃是长乐公主,算起来,墨顿应该称乔师望为姑父。
然而现实中的情形却是反过来,当长乐公主乃是大唐嫡长公主,而庐陵公主仅仅是李渊不起眼的一个女儿,更别说如今的墨家子更是名满天下,一击破城更是举世震惊,而乔师望却是不得志,这一次更是废了好大的劲才得到西域都护的位置。
“多谢墨侯相助!”乔师望由衷的感谢道。
他原本以为担任安西都护乃是一个苦差事,高昌之地酷热极寒乃是举世皆知,气候恶劣不说,周边环境更有西突厥虎视眈眈,刚刚组建的安西都护府恐怕定然氏形势艰难。
更别说,安西都护府远离大唐,中间更有两千里戈壁滩相隔,补给困难,他已经做好了吃苦的准备。
然而当他来到高昌之后,却发现墨顿已经给他打下了良好的底子,当他看到了看着一栋栋阴房里面的葡萄干,品尝着葡萄干儿的美味儿,原本的担忧顿时放进了肚子里。,
有了这些葡萄干,而且安西都护府的驻地也选择最亲近大唐的交河城,他的日子就好过了很多,这一切都多亏了墨顿。
“哪里,哪里,此乃墨某举手之劳罢了。”墨顿谦虚道。
乔师望叹息道:“墨侯的举手之劳,对乔某来说,却是天大的帮助,对了,庐陵前一段时间进宫,正好碰见长乐,没有想到长乐公主竟然怀孕数月,真是恭喜墨侯了。”
墨顿从捷报信使口中得知长乐公主怀孕的消息,或许还有几分存疑,如今乔师望亲口说,那此事恐怕就已经千真万确了,当下,无奈道:“墨某远在高昌,实在辛苦长乐了。”
“墨侯家国两难全,相信长乐公主定然可以理解。”乔师望恭维道。
和墨顿寒暄片刻之后,乔师望这才离去,走出火器监驻地之后,乔师望忽然心中一动,墨顿可以说间接相助他数次,他为何不帮助墨顿一次呢,乔师望思虑片刻,豁然转身朝着侯君集的中军大帐而去。
乔师望离去之后,墨顿立即又迎来了另外一个熟悉的客人。
“孔兄!”墨顿在他乡见故知,没有想到竟然在高昌之地也能看到孔惠索,自然是格外的高兴。
“墨兄。”孔惠索抱拳,看着黝黑一圈的墨顿,不由感叹,曾经他们二人的起步相仿,然而如今的墨家子已经名满天下,而他却默默无闻,看来他必须要奋起直追了。
“孔兄不愿数千里前来,想必是为了言同音之事。”墨顿寒暄片刻,直奔主题而去。
孔惠索点头道:“关中之地各地口音虽有差异,但是也能听懂,推行言同音并不显著,而高昌之地乃是朝廷新征服之地,正是实验言同音的最佳之地。”
自从得知朝廷设立安西都护府的消息之后,孔惠索就明白了朝廷定然会效仿东西两汉,治理西域,而想要西域之地彻底归附,那就言同音的重要性就会日益高涨,而且他一个孔家子弟不远数千里前来安西都护府,定然会受到重用,这才是他大展身手的舞台,更别说儒家还有背后相助。
墨顿点了点头道:“你的决定是正确的,大唐是绝对不会放弃丝绸之路,下一步西域将会成为必争之地。”
听到墨顿的肯定,孔惠索不由松了口气,连墨顿都如此认为,那他这一步是走对了。
“不过该如何做起,孔某还是一头雾水。”孔惠索苦恼道。
墨顿哈哈一笑道:“这有何难,你认为如今西域谁最需要学汉话,自然是那些需要到大唐做生意的胡商。”
“胡商?”孔惠索不由眼睛一亮,这些胡商想要去内地经商,那就需要和汉人交流,自然需要说汉话。
“除此之外,西域之地也有不少当年汉人的后裔,相信这些人也不会抵触说汉话,………………。”
随着墨顿的解说,孔惠索豁然开朗,如今安西都护府刚刚成立,想要用私塾推广言同音,根本不可能,墨顿所说乃是最佳的方法。
“多谢了!”孔惠索郑重道,言同音乃是儒家的功劳,而墨顿却毫不避嫌,主动出言献策,这份情谊不仅让他感动。
墨顿爽朗道:“你我兄弟,还客气什么,如今我们都在高昌,有时间多聚聚。”
孔惠索默默点头,心中却道:“墨兄对不住,小弟也想多聚聚,奈何嫂夫人那边恐怕等不了了,让你早日回长安城,也算是小弟对你的报答。”
……………………………………
“咚咚咚!”
时隔多日,中军大帐的军鼓声再次响起,火器监军中,墨顿豁然抬头,不解的看着中军大帐的方向,这个时候,怎么会有军鼓响起,当下,不敢迟疑,立即赶往中军大帐。
墨顿到达中军大帐之后,已经有了数位将领已经到达,随着鼓声落下,所有的将领都全部到齐,一个不拉。
侯君集坐在主位上,冷眼的看着众将,忽然拍案而起道:“老子戎马一生,从秦王府开始就跟着陛下打天下,直到大唐统一天下,经过无数战事,杀敌无数,麾下士兵莫不令从,去拼命,去流血,然而最近我的中军大帐之中却发生了一件怪事,乃是我征战一生之中从未遇到过的怪事。”
“怪事!”众将不由眉头一皱,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让侯君集发如此大的火气,竟然直接敲起了点军鼓。
侯君集环视四周,冷然道:“就在这一段时间,有一位手眼通天之人,身在高昌竟然又让数千里之外的人前来本将军的中军大帐托人求情,让我关照一下,想让此人提前回长安城,诸位说,本将军要不要答应………………。”
众将不由一阵沉默,能够托人带话带到中军大帐的又岂能是简单的人物,众将心中一动,想到最近的一个传言,不由想到了一个符合的人,顿时再次讳言。
“如果是在平常,老子定然要第一让他上战场,去攻城、当斥候。”侯君集环视四周忽然话语一转,哈哈一笑道:不过如今高昌之战,已经结束,再加上这等好事,本将军又岂能不成人之美?”
“成人之美?”众将不由哗然,没有想到侯君集竟然同意了,这可不是侯君集的风格。
顿时众将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墨家子,能够有如此手段,也有动机回长安城的恐怕就只有墨家子了,如今长乐公主临产在即,恐怕墨家子早已经心急如焚回去了,托人求情乃是应有之意。
“此乃是大好事,长公主殿下生产在即,高昌的战事也已经结束,墨祭酒提前回长安城并无什么大碍。”侯君集哈哈一笑,顿时整个中军大帐原本肃杀的气氛挥之一空。
“然也!高昌之战,墨祭酒一击破城,军功第一,这点小事何足挂齿。”薛万钧也附和道。
唐军的一号二号人物都已经表决了,众将自然纷纷附和,向墨顿道喜。
然而墨顿却突然出列,向众将拱手道:“多谢诸位的好意,墨某心领了,然而军法又岂能如同儿戏,我军正在西征,墨某如果抛弃同袍回长安城陪妻子生产,让将士如何看待,让同袍如何看待,末将愿意随同大军一起班师回朝,绝不独自回长安城。”
众将不由一阵愕然,没有想到墨家子竟然会拒绝侯君集的好意,主动拒绝回长安城。
侯君集见状眉头一皱,要不是长乐公主乃是李世民的嫡长女,地位特殊,他才不想管这个闲事呢,当下叹声道:“墨祭酒果然光明磊落,只是你恐怕不知道,我军就要班师回朝了,要不然你以为本将军击点将鼓是干什么?”
“班师回朝?”墨顿不由一愣道,诸将也是不由一愣,没有想到侯君集竟然在这个时候下令班师回朝。
侯君集点了点头道:“墨祭酒之前说的不错,小小的高昌的确是养活不了十万大军,如今我十万大军再驻扎下去,唯有再从玉门关调粮这一条路,否则只会吃垮高昌,所以本将军决定提前班师回朝。不过还需要防备西突厥偷袭高昌,所以只能先让大军分批撤回玉门关,也好减轻一些粮草压力。
“分批撤回玉门关。”墨顿眉头一皱道。
侯君集点头道:“我等西征高昌之事,诸位也曾亲历缺水之困,这茫茫戈壁滩,根本不允许大批军队行军,更别说此乃酷热的夏季,恐怕缺水更加严重,只能分批撤离,而你火器监就是第一批。”
墨顿想了想两千里戈壁的艰苦,顿时明白侯君集这么做的必要性,然而他却坚定的摇了摇头道:“将军的好意墨某心领了,墨侯和火器监愿意推迟撤回长安城,第一批次就让给其他诸军吧!”
“避嫌!”
所有人都知道墨顿这样做的原因,但是任谁都知道身处墨顿这个处境,能够拒绝这等的好事也的确是不容易。
侯君集正色道:“本将军让火器监第一批撤回大唐,并非是为了照顾于你,一来,高昌城已经没有战事,哪怕是日后再和西突厥交战,那也是骑兵的交锋,火器监根本没有用武之地,而且正如你所说,火器监的火药也即将耗尽,剩下的火药恐怕也无法支撑多久根本无法再战。”
墨顿纷纷沉默,正如侯君集所说,火器监留在高昌的作用已经微乎其微了。
“更别说火药乃是重中之重,留在高昌也容易被人觊觎,所以火器监率先撤回大唐于公于私都是毫无争议的。”侯君集道。
“不错,我等并无异议。”
“而且墨侯一击破城,军功卓越,第一批回归实至名归。”
“墨侯莫要看重虚名,长乐公主临产在即,你如果因为沽名钓誉而错失,恐怕是一生的遗憾。”
………………
众将纷纷劝说道。
墨顿见状,自得拱手向众将道:“多谢,诸位成全,墨某感激在心。”
牛进达朗声大笑道:“墨祭酒客气了,我等乃是战场同袍,生死都可以交付,更何况这一点小事。”
墨顿默默的向众人抱拳致谢。
随后,侯君集又宣布了撤军的方略,墨顿的话火器监是第一批,而随后会有第二批,第三批,而侯君集的本部兵马则是最后一批,选择在冬季班师回朝。
毕竟冬季之时,大雪封禁,西突厥就是有心觊觎高昌,也无能为力,只能等到来年秋季再做打算。
而经过一年的经营,相信安西都护府已经在高昌站稳了脚跟,无惧任何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