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bosqs非常不錯小說 神話版三國 愛下-第三千六百三十四章 大局推薦-6p50u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
老寇在长安这边吼了几天之后,就安静了下来,至于刘尚已经被老寇想办法弄出来了。
毕竟从小到大该学的东西都学了,也能明白李优说的是真假,和对方敲桌子对吼更多是发泄一下内心的愤怒,回头冷静下来也就明白李优这次是纯粹理亏,所以才容忍自己这么整。
故而想办法从其他比较靠谱的渠道确定自己儿子还没有扑街之后,老寇也就不跳了,而人也完全不想回朱罗,那边活多的让人想死,还是在长安这边冷静一下比较好。
“刘头,备点礼物,明天我们去见见关云长。”老寇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从某个可信任的渠道获得了自家儿子其实没出事,只是跑丢了,而且显示说是后福当至,所以老寇也不慌了。
最多是觉得这死孩子现在还活着,居然不知道给家里发个消息之类的东西,果然是欠揍了,回来先将腿打断了再说。
不过确定了寇封的问题之后,老寇回想着自己最近几天的表现,其实是挺慌的,这年头真不知道李优是李儒的大户是不存在的。
之前人在气头上,儿子又没了,老寇根本没有怂这个概念,管你是李优还是李儒,干就是了,可现在发现他儿子还在,老寇觉得寇封还是很需要自己这个爹的,所以还是怂点,别去招惹李优比较好。
“家主,少公子那边怎么办?”刘尚谨慎的说道,虽说被鲁肃丢到了廷尉地牢之中,但并没有受到什么刑罚,不过这家伙强冲未央宫,导致很多宫廷禁卫受到了处罚,最近寇氏的护卫没少被人切磋。
不过好在寇氏来长安的护卫都是狠人,还是能顶住这种切磋的,倒是那群因为刘桐没在就去听戏,瞎逛的锐士在出事之后就被召回了,得知此事还准备给守门的弟兄出出头。
毕竟打架这种事情,锐士完全不怵的,尤其是在未央宫混的锐士十五斩的数量可不少,在不使用弓箭的情况下单挑,锐士根本不怕任何人,所以跑过来给守门的弟兄出头。
接过来了之后,一看,居然是熟人,算了,你们自己玩吧,我们去给苍侯种田去了,你们加油。
毕竟都是四十年前的那批锐士和他们的变种,而能混到这种顶级的程度,对于任何一个兵种来说都是少之又少,也许不是所有人都认识,但这么大一群过来,双方之中总是有那么一些认识的。
故而后面没打起来,反倒吃了顿饭,回忆了一下当年他们有多拽,然后就不管这事了,这破事根本没办法管。
要是不认识,那就帮熟人了,毕竟熟人有理啊,可对面也认识,那帮个屁,对面又不是没理,行了你们自己打吧,输的一方只能说实力不够,双方都有理的情况下,那还是讲军队强者为尊那套吧。
“少公子?等他回来腿给他打断了,不知道他爹这么着急?”老寇气的吹胡子瞪眼睛,“白教育了这么多年,人没了,还活着,不知道给我这个当爹的一个通知,真真是欠揍了。”
刘尚低头不说话,也就现在寇封没回来,老寇敢说这话,等寇封回来,老寇要是敢下手将寇封的腿打断,回去益阳大长公主能抹眼泪抹到老寇跪在地上给寇封接骨。
“去,准备礼物,既然来了,就刚好将我们内部的问题解决一下,以前不好去见关云长,现在得见见。”老寇对着刘尚招呼道,“找点能上的了台面的礼物,明天去拜访关云长。”
关羽一直没有离开长安,本来到这个点关羽应该南下去恒河坐镇了,但是由于韩信和白起被一群人带走了,关羽没得练手,所以一直没打算离开,毕竟恒河那边的局势很是平稳。
虽说这种平稳在当前这种情况下,显得很是诡异,但大致上恒河那边贵霜确实是非常的沉静,没有丝毫的大动作,而汉室这边在有张飞,赵云等人坐镇的情况下,关羽倒也确实是可以休息一段时间。
故而关羽就窝在长安一边分析当初韩信和张任那一战,一边积累气势准备和白起切磋,说实话,打了这么多年战争,关羽也算是终于有时间停下来好好梳理梳理自己的经验。
正因为这种系统的梳理,关羽最近的进步比在战场上的进步还要大一些,这也算是厚积薄发的一种表现,简单来说,关羽也算是稳步的朝着皇甫嵩的方向迈步而去了。
至于张任,早几个月就带兵和纪灵去了东欧,袁术不要脸的时候是真的能做到刘璋做不到的事情,而张任本身也确实是不怎么抵抗帮袁家这件事,再加上袁术和刘璋互相宣称是对方亲爹的情况下,张任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再这俩人面前出现的好。
故而张任在韩信和白起离开后没多久,就重整了自己的军团,剔除了部分依旧没有内气的士卒,补充了一批内气凝炼的后备,然后跟着纪灵一起前往东欧。
说起来,张任走的时候,完全不知道自己前往东欧这条路是什么样的一条路,也不知道自己将遇到所谓的宿命之中的敌人,不过这对于演技和心态已经大成,还带着剧组的张任来说,完全没有任何的压力,天命一开,韩信他都能直面,还有什么慌得。
再说上一次梦中大战,张任回头也曾推演过,现在回想起来,如果自己当时带着剧组的话,可能滚得更快的一些,毕竟剧组的某些特效,是在不是自己一个人能轻易搞定的。
如果自己一个人搞这种大型特效,很容易出现穿模这种情况,而作为一个统帅,姿态还是非常重要的,所以绝对不能穿模,同样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张任带上了一个剧组上路了。
至于说白起的试炼,张任果断放弃了,在韩信手一滑,将他全灭的时候,张任就知道双方的差距大过了云泥之别,而相比于淮阴侯身上没有什么上将军的气势,白起那简直就是看一眼都让人恐惧的存在,也许双方实力相差无几,可要是选谁强,大半选白起。
这已经不是能力的问题了,哪怕基本上都知道这俩人都是不败名将,可两人的画风实在是差的太远,这个时候自然是更合适将帅感官的人能得到更高的评价。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回事,淮阴侯明明也是扫平天下的强者,但是却一直有一种老流氓的感觉,这种感觉拉低评价分啊。
故而在战败之后,张任仔细思虑了一番之后,确定自己其实没有一点点翻盘的可能,哪怕一开始不练兵直接往过冲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之后,就明白己方在基础上和对方差的太远。
所以在韩信和白起被带去东巡之后,张任也就没有再浪费时间,历练过一次就行了,没必要再死的这么惨,所以还是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抱着这样的心理,张任和纪灵整兵之后就前往袁氏那边。
不过这一波,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汉室对于袁家最后的一波支持了,因为接下来汉室主要的力量要全部放在绞杀贵霜方面,别看贵霜现在损失惨重,但对方剩下来的力量依旧非常庞大。
甚至如果能撑过韦苏提婆一世合并教权和政权的五年时间,贵霜可能会向后世的君士坦丁那样,在极短的时间内进入一个腾飞期,这对于汉室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故而接下来汉室绝大多数的力量都要用于绞杀贵霜,这一点袁氏和各大家族心知肚明,毕竟错过了这个时间,贵霜就又起来了。
就跟当年打匈奴一样,漠北决战,汉室感觉都像是将匈奴抽死了一样,王庭都踹了,结果后面汉室缓了口气,匈奴收缩缓了一阵,外加汉室又出了一个汉奸,结果匈奴又有四十万控弦之士了。
这你怎么讲理,难道说漠北决战的时候,匈奴还不够惨吗?其实并不是,那个时候匈奴已经惨的不行不行的,可是架不住匈奴有地盘,有人口,只要缓过最艰难的时期,底蕴就能转化为实力。
贵霜其实也是这么一个情况,实际上帝国纯粹被打死的很少很少,都是自己作,而现在汉室要纯靠武力将一个帝国打死,因为靠拖的话,难免会迟则生变。
所以接下来不到五年的时间,基本就决定贵霜的生死了,汉室不可能任由走上正确道路的贵霜继续发展下去,必须得在对方的潜力还没有发挥出来之前将对方按死。
袁家懂这些,所以袁家很清楚,接下来的五年真就是老天爷对于他们袁家最后的考验,撑过去了,那他们袁家至少有百年的王业,撑不过去,那后面的也就不用再想了,而且汉室就很难再拿下东欧了。
地球太大,人太小,机动力不足的现实摆在这里,哪怕陈曦能搞定运输网络,将铁路修出来,也不会比走水路,并且更靠近东欧的罗马有太多的优势,更重要的是那也需要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