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iw516小說 《猛卒》-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泉州大案(上)看書-ns2pa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西晋末期爆发八王之乱,中原生灵涂炭,大批士族举家南迁,泉州也涌来大量中原士族,加上泉州温暖湿润的气候,使泉州农业得到长足发展。
隋唐时代,泉州的海外贸易也逐渐兴盛起来,泉州港成为大唐继广州、明州后的第三大海外贸易港口。
此时唐朝各地藩镇兴盛,偏居一偶的泉州也渐渐沦为藩镇割据之地。
百變夫君獵頑妻 天山雪蓮阿拉
姚广平是泉州水军都督,后来兼任泉州刺史,他手握军政大权,加上积财万贯,使他有了扩军的资本。
魔王殿的幸福生活
很快,姚广平便控制泉州、福州、建州、漳州和汀州五州,所有的刺史和军使不是他的儿子,便是他的女婿,长史和县令也都是由他任命,财税、军队等大权都握在他手中,虽然他依旧每年进贡不断,并没有被南唐认定为藩镇,但实际上,他早已经是不折不扣的独立王国。
得益于庞大的海外贸易利润,使姚广平军费有了来源,他对本地百姓盘剥较少,倒也让百姓安居乐业,市场繁荣。
泉州的州府在晋江县,这里也是姚广平的统治中心,人口众多,商业发达,由于海外贸易发达,使晋江县内生活着来自天南海北的人,人员结构十分复杂。
这天上午,一辆牛车在晋江县长顺客栈前停下,一名年轻的道姑从车里出来,牛车内有人叮嘱她几句,年轻道姑便走进了客栈。
一名伙计迎了上来,“哟!仙姑住店吗?”
“你们掌柜可是姓岳?”
“仙姑认识我家掌柜?”伙计疑惑地问道。
年轻道姑继续问道:“他可是叫做岳京?”
这时,掌柜走出了院子,拱手道:“在下正是岳京,这位道姑,我们见过吗?”
年轻道姑回头向牛车举手示意,表示地方没错,只见从牛车里又走下一名道姑,头戴帷帽,看不清模样,但身材很高挑,细腰丰臀,风姿卓越,她腰挎一口宝剑,移步走进了院子。
道姑走近岳京,修长雪白的掌心里出现一面金牌,岳京顿时肃然起敬,道姑手中竟然是晋卫府供奉堂的金牌,一共只有五块,岳京至今也只见过两块。
他连忙道:“仙姑请进!”
他又吩咐伙计,“去把后面的小院子收拾出来。”
两名道姑正是应采和与她的徒弟净月,她们从长安出发,经过商州抵达襄阳,又乘船到杭州,再从杭州骑骡子到温州,然后翻山越岭到了福州,最后抵达泉州,整整耗时一个月。
长顺客栈自然是晋卫府设在泉州的情报点,掌柜岳京和他的一批伙计手下从越州调过来,迄今也才半年不到。
应采和住进了后面的独院,在后堂,她接待了掌柜岳京,她需要了解一些情况。
岳京叹了一口气道:“晋卫府去年派了五人来泉州设置情报点,但五人都失踪了,一点线索的都没有,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半路被土匪劫杀?还是被姚广平抓捕后秘密处死?总之就这么失踪了。”
应采和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摆摆手道:“我不想知道这些,我只关心姚广平的情况,给我说说他!”
染盡天下
岳京点点头,“我们对姚广平掌握的情报也不多,只知道此人几乎从来不露面,防备森严,我们来晋江五个多月,也只见过他三次出行,他坐在一辆马车内,四周被数百名骑兵团团包围。”
“他长什么样子?多大年纪?”应采和不露声色问道。
岳京忽然明白眼前这个道姑来泉州的目的了,他心中顿时有点紧张起来,这可是大事,自己必须要准备好紧急转移的退路。
終極鋒狂
“他长什么相貌我不知道,但他年纪应该在五十岁上下,身材比较矮小。”
“身材有多矮小?”应采和立刻抓住了重点,
“泉州人都说他矮小如童,我估计就和十岁左右的孩童差不多。”
“那他肯定也有替身吧!”
岳京恭恭敬敬道;“卑职觉得他的替身不太好找,身材相仿的男子或许能找到,但又要长得很像,那就实在太难了。”
应采和也知道,从岳京这里问不到什么了,她便对岳京道:“给我找一副弓箭,八斗骑弓,再来一壶箭,要尽快!”
“我知道了,稍晚一点就会送来!”
………
入夜,姚广平的马车驶入了太尉府,太尉是南唐朝廷给姚广平的封号,他同时还被封为南安郡王,但姚广平本人更喜欢太尉这个称号,他喜欢别人称呼他姚太尉。
马车在影壁前缓缓停下,有侍卫上前开门,将姚广平扶下马车,姚广平年约五十出头,头发已花白,相貌黑瘦,他身材确实比较矮小,俨如十岁童子,用现在的标准,也就一米五左右,但他目光很凌厉,看人如刀子一般,侍卫们都比较怕他。
亡魂工廠 滾滾來
原來是惡魔:仰望45度の幸福
姚广平是名门之后,正是依靠父祖辈的余荫,他才能步入官场,从泉州水军都护府参军到录事参军到都督府长史,最后升为水军都督,很快又兼任泉州刺史,为他最后成为藩镇奠定了基础。
姚广平虽然身材矮小,但他妻妾却众多,给他生下十几个子女,原配夫人给他生的两个儿子都先后夭折,他现在的六个儿子都是几个小妾所生,他还有七个女儿,招了七个女婿,都成了他的左膀右臂。
姚广平很有章法,他让儿子掌军,女婿掌政,所以他才能把五州的军政大权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
不过最近姚广平压力很大,郭宋一反远交近攻的惯例,竟然提前对江南和岭南下手,他刚刚得到消息,晋军已经灭了刘士宁,军队进入抚州和虔州,这两个州便和自己的建州、汀州山水相邻,而在此之前,两千晋军进入了温州。
南面的岭南也被晋军夺取,很显然,自己已经处于三面包围状态。
姚广平忧心忡忡在书房内来回踱步,考虑着自己的应对之策。
他相信只要自己投降,郭宋肯定会重用自己,甚至会入朝为尚书,但自己愿意吗?习惯了权力的琼枝甘露,怎么可能再喝得下粗劣的水酒。
姚广平叹了口气,如论如何,自己都不会选择投降这条路。
可自己又该怎么应对晋军很快会杀来的攻势?
姚广平很清楚晋军杀来并不容易,他不担心西面和南面,重重大山阻隔,各种崎岖山路,补给过不来,而北面只要自己守住山区要隘,对方也很难进入建州。
关键是海路,对方进军需要极大的补给,只有走海路才办得到。
这也是姚广平虽然担忧,但也并不畏惧的原因,姚广平有他的水军优势,他有目前大唐最强大的水军,一支由千艘战船,一万五千士兵组成的水军,光千石以上战船就有五百艘,润州的长江水军远不是自己的对手。
姚广平唯一担心的是广州水军,他很了解广州水军,规模只比自己略小,如果润州水军和广州水军联合起来,自己就有点麻烦了。
不朽武聖
这时,一个强烈的杀机涌上心头,他应该先下手摧毁广州的战船。
既然郭宋无论如何不会放过自己,那自己先下手又有何妨?关键是摧毁了广州的战船,自己在海路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想到这,姚广平终于下定了决心……..
在姚府后宅院墙外一颗枝叶浓密的大树上,隐藏着一个黑影,她静静观察着姚府中的各种细节,她至少发现了三个姚广平,都是五十岁左右,身材矮小的男子。
天命基因 七五三幺
一个姚广平在和家人吃饭,显得有点拘束,默默吃饭,一句话都没有说,头也始终没有抬起。
花都極品富二代
另一个姚广平在花园里散步,不时欣赏小河里的鲤鱼,可如果看见女眷过来,他连忙转过身去,女眷也没有理睬他,从他身边走过,视此人若无物。
还有一个姚广平背着手在书房里来回踱步,不时注视着墙上的地图,黑衣人的目光盯住了第三个姚广平,她发现这个姚广平的身边至少有两名贴身护卫,隐藏得很好,在书房四周也布满了暗哨。
另外,她还从第三个姚广平举手投足的细微动作中,捕捉他袍子里还穿着内甲,而另外两个姚广平就没有穿内甲。
黑衣人张弓搭箭,拉开了弓弦,但最终没有射出这支箭,她觉得时机还不成熟,还需要再观察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