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技小說

b9qgq超棒的都市异能 金色綠茵 txt-第一一四章 三件事傳奇歸墟讀書-wfmht

金色綠茵
小說推薦金色綠茵
据说活到一定境界,是可以感知到冥冥中一些信号的。虚竹就是在他死前一个月,很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寿元将至。所以虚竹在阳个阳光明媚的清晨没有从睡梦中再醒来,羊一其实有了心理准备。
走下隐居了大半辈子的光明顶十年后,虚竹死了,这个低调的武术传奇,活了整整一百岁。
按照虚竹的遗言,羊一和王喆将他的骨灰带回了少室山,埋葬在一处可以遥望少林寺塔林的山坡上,塔林里有少林寺前任方丈玄慈禅师,他是虚竹的生父。
回到中原的这十年中,虚竹隐姓埋名,只是干了三件事。
第一件,他把逍遥派的武学传授给了王喆和林朝英。虚竹一生没有收徒弟,只有他俩算是得到了他的亲传。不过,王喆和阿刁因为与羊一同辈,名份上他们和虚竹不是师徒,只是存在‘指点’关系。
虽然不过问江湖事,但既然是江湖人,还是要讲些江湖规矩。不过,大家也都不是非要按照条条框框的死板人。
其实虚竹教他们俩武术,最开始是因为王喆打不过阿刁。
王喆长得很体面,他或许比吕岩少了一丝仙气,却多出了一分英气,而且既是取得了功名的读书人,也是带兵上过战场的义军首领,货真价实的文武气质。
爱情来得总是这么猝不及防,阿刁说她喜欢王喆,是想给他当道侣的那种喜欢。
波斯女人在感情表达上,要比大宋女人直白得多,阿刁虽然不好意思直接向王喆告白,但她还是明确无误地将自己的心思告诉了圣女姐姐阿珂黛茉。
从波斯回来一路上,羊一都说要给阿刁找个配得上她的好男人,很显然,王喆就是这样一个相当优质的好男人。
羊一去给王喆说媒,但这个好男人扭捏了一下,却拒绝了。
他的理由是‘鞑掳未除,何以为婚’,也许这真是他无我的崇高奉献精神,但也有可能觉得阿刁是个波斯胡女,猛然间有点接受不了。
王喆虽然是个奇男子,但他不像羊一走过这许多地方,没有羊一世界性的眼光和格局,他还是逃不出中原男人略显狭隘的自尊心。
实际上,在中原人看来,除去宋人自身以外,所有胡人都是泛鞑掳概念,也包括了波斯人。王喆志在驱逐鞑虏,现在猛然让他接受一个‘鞑掳’道侣,的确需要一个心理调整过程。
羊一的意思,不着急,感情可以慢慢培养,但王喆的婉拒伤到了阿刁的自尊心。杀人如麻的圣女殿女护法可咽不下这口气,她直接打上了门去。
王喆没打过她,他和周伯通加一块也打不过阿刁,而且输得灰头土脸。
这一下王喆更不愿意了,这么刁蛮粗暴的老婆,太不符合中原男人的审美和家庭观念了。于是,阿刁便隔三差五去打他,把王喆打得干脆躲了起来,躲进了活死人墓。
活死人墓距离王喆的小院三里路的样子,是他当年举事起义时专门修建,用来屯粮和藏兵器的隐秘地堡。依山势而建的地下建筑,里面空间很大,而且婉转曲折,如果好好装修一下,能有点地下宫殿的意思。
阿刁打进活死人墓,把王喆赶了出来。
王喆气得浑身发抖,羊一和阿珂愁眉苦脸不知道该怎么办。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虚竹给王喆说:我教你武术,你先能打过她就好办了。
王喆的武术很平庸,不能怪《九阴真经》,而是怪羊一。因为羊一的武术见识太过于开阔,再加上编写《九阴真经》时正在编纂浩瀚的道学典籍《万寿道藏》,所以难免沾染上一些道家深奥的玄学描述,造成《九阴真经》很不容易被理解,学习的立足点非常高。
拿后世的足球来就举例说明吧。就好比卓杨编写了一部进球教材,讲解在各种角度各种位置应该怎么射门,可他这一切都完全站在足球超级天才的立场上。
因为有些动作在卓杨看起来很简单,狗都能做到,但实际上多数球员并不见得能做到。比如说有两个后卫包夹,卓杨会认为过掉他们就行了。
而且这本足球教材还是用繁体文言文写的。
而王喆在接触《九阴真经》之前没有任何武术启蒙,学习过程中也没有任何人给他指导,全靠自己云里一脚雾里一拳瞎捉摸。所以他打一般江湖高手没问题,但阿刁却并非一般人。
羊一没工夫教谁武术了,他不再长生不老,顿时便感觉人生苦短韶华易逝,自己的武术都不想再浪费时间练了。姜还是老的辣,虚竹给王喆指点逍遥派武术,也指点他已经深有研究的《九阴真经》,同时也把这些继续教给阿刁。
于是,架还是打,但变成了互相提高的切磋,怎么看里面怎么透着暧昧。
既然有虚竹在照看着,在终南山寻找灵感两年无果的羊一和阿珂就放下心手牵手遨游中原大江大河南北去了,这一游,便是六年。
虚竹干的第二件事,是把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棍法还给了丐帮,告慰了结义大哥乔峰,也了却了他自己最大的心愿。
七十多年前的乔峰是丐帮第九任帮主,仅仅七十年过去,丐帮的帮主已经到了十八代。尤其金国女真南下的这二十多年,率领北方民众英勇反抗的丐帮走马灯似的换了六人帮主,全是战死的。
虚竹在教授王喆和阿刁武术的间隙,寻访多次,终于找见了刚刚上任的第十八代帮主,那是个很年轻的乞丐头子,叫洪向阳,父母是靖康年间被掳到北边的宋人。
也就是说,洪向阳出生在金国的奴隶家庭,他前边六个兄长在靖康时被金国人杀了五个。
后来父母死了,少年洪向阳便杀了金国奴隶主,又一路杀回了中原,衣食无着被丐帮收留。因为他在家中原先排行老七,大家按照习俗便称呼他‘洪七’。
虚竹找见他时,刚刚年满二十的洪七才当上帮主,不为别的,只因为他是目前武术凋零的丐帮当中最能打的。虚竹以‘江湖故人’的身份将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棍法传授给他后,洪七就更能打了,他也成了自七十多年前的乔峰之后,再一次掌握丐帮两项高端武术绝技的帮主。
第三件事,虚竹没有修改《九阴真经》,因为他觉得师父写得非常好,博大精深奥妙无穷。虚竹是真正识货也是真正能看懂的人,他认为一个字都不用改,而且也改不了。
受到《九阴真经》的启发,虚竹依照与《九阴真经》阴阳相济的原理,将自己一生浩瀚的武学思想也进行了总结,融合少林寺、逍遥派、降龙掌,也包括了羊一和独孤求败的很多东西,虚竹将这些精要整理成册,也写了一本书。
看着师父的《九阴真经》,他给自己的著作命名《九阳真经》。
虚竹是个低调的人,比他师父还低调。为了补偿自己对中原武术界的愧疚,更是为了报答少林寺的养育之恩,虚竹找了个时间偷偷潜入少林寺,将自己的《九阳真经》塞进了藏书阁的书海里,以待有缘人。
虚竹做这一切的时候,羊一和阿珂在四处云游找灵感。两个人手拉手只做神仙眷侣,不纠缠任何世事和江湖,圣女阿珂甚至都没有带她的圣火弓,而是拿上了日月琴。
再回到终南山时,阿刁和王喆还在打,而且变成了组团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