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90ujy超棒的都市异能 迷途的敘事詩 起點-第二十三章 陸續到來-lxerr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尽管罗玛尼·阿其曼似乎是有不同的意见,最终还是被说服了,只得同意达芬奇这一次跟随两人行动。
的确这一次不同于以往,情况实在是太过出奇,如果有达芬奇跟着过去的话,至少可以在开局的时候就有一份保障,免得遭遇到最糟糕的展开。
灵子转移的技术已经非常成熟,所以这一次同样没有出什么问题,哪怕是多了一个达芬奇也好,也还是非常顺利的就完成了整个转移的过程。
虽然第六特异点的情况极其古怪,虽然就连观测都无法稳定做到,虽然光是进行灵子转移的难度就已经远远超过了其他所有的特异点……
但是迦勒底众人还是非常努力的做足了准备工作,至少克服了就连过去都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个困难——
毕竟先不说这个第六特异点到底有多么危险,要是连去都去不了的话,那就真的是万事休矣。
……
……
似乎短暂的失去了感知,等到再度恢复过来的时候,藤丸立香发现自己已经从迦勒底管制室之中,转移到了一片前所未见的陌生环境。
天空阴沉灰霾,铅云连绵低垂,显得无比厚重压抑,闪耀的雷光在云层的缝隙之中不时的游走闪烁着,发出一阵阵沉闷的滚滚雷声,席卷过整个天际与大地。
同时也短暂的照彻了这片空间的景象——
在少女的澄澈眼眸中,清晰的倒映出了一片荒芜凄凉,仿佛世界末日,万物成灰的破败景象,不仅仅是天空被黑暗覆盖,整个大地也仿佛完全腐烂了一般。
異能驚天 幻想蛋
至少在她入目所见的整片旷野之中,都是充斥着死亡与骸骨的世界,这不是一个属于生者的魔境。
大地似乎早就已经死去无比久远的岁月了,土壤的颜色都呈现出了一种深褐色,仿佛是深深的不祥所显化具现,宛若是在漫长的岁月之中,被死亡和鲜血一遍一遍的不断灌溉浇注,最终才会变成这么一个样子的姿态。
并不会让人觉得这是什么土地肥沃的表现,只会下意识的第一时间认定就连这土地都已经死透了,完完全全的失去了所有的生机和活力。
而在这片死去了的大地上,是数不清的亡灵,无数的尸骸,各种各样的骸骨,既有属于人类体型的骷髅,也有不知道生前到底是属于什么魔物的异形巨大尸骸……
除此之外,基本上就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或许也有一些少量的植物,但是在这种极端的环境之下生长存活下来的植物,也是显得极端的扭曲与诡异。
它们形态扭曲,分不清楚是死物还是活物,无数的藤蔓就好似是无数的触手一般,笼罩了方圆成千上百米的区域,垂落下来宛若是巨大的榕树一般独木成林。
然而那景色一点儿都不清幽宁静,反而是令人感觉发自内心的一阵阵恶寒。
因为总是有无数的尸体或者骸骨,密密麻麻的悬挂在那些触手般的藤曼、枝桠上,让那些一片片的“小树林”显得特别的恐怖怪异,对人的精神造成了莫大的冲击。
换作任何一个普通人在这里,都很有可能被眼前的这片魔境的土地,刺激得直接精神失常也说不准。
也就是藤丸立香身经百战,精神意志特别坚忍不拔,所以才能够坦然自若的接受下来,只是露出了稍显惊愕的神色,并没有什么太过激的反应。
——和外表完全不符的表现,难以想象这居然是一个看上去淡然恬静的美少女,在面对这么血腥恐怖的场景的时候,应该会有的表现。
“我的天,这是直接传送到了什么神话之中的冥界去了吗?好重的死气……这个世界根本就是已经死掉了吧!”
达芬奇却是第一时间感觉到了头皮发麻,以最快速度挥舞手中的长杖,在四周设置了一个简单的魔术结界,以稍稍阻隔她们的生气外泄,也稍稍抵御一下外面的死气侵蚀。
或许是她的反应特别快,在灵子转移完成之后的第一时间就做出应对了的原因,四周旷野上游荡着的无数亡灵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因此也没有出现某些经典的丧尸电影里必然会出现的套路场面。
又或者是某个国家的各大高校下课,铃声响彻校园,食堂开饭的那一瞬间,必然会出现的可怕一幕。
总体来说,这片死灵充斥的大地上,现在依然维持着往日的“平静”,迦勒底三人的突然出现,并没有造成几滴水滴进了沸腾的油锅里的那种景象。
只不过密密麻麻的死灵与骸骨,遍布大地的死骸,以及在天空之中漫无目的的四处飘荡着的阴魂,还是占据了她们的所有视野,毋庸置疑属于这个世界的主题。
“这、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玛修都惊住了,以往的特异点开局都没有试过这么夸张的啊,难道说这就是这一次的特异点?
但是……
是不是太可怕了一些?这到底是死了多少人啊!
而且难道是整个世界都变成这么一个样子了,本来应该是属于人世的空间,都已经彻底的化为了死之国,无法计数的死亡甚至彻底改变了环境?
让这些死骸、银魂、各种层出不穷的亡灵,都可以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这个世界之中,并且随意的活动?
难道说就是因为这么一个原因,所以迦勒底才会观测不到这个特异点的具体年代和地点,就是因为……这个世界真的彻底的毁灭了?生者尽灭,化万物为灰?
这种可怕的猜测,让玛修都不禁感到脑袋里一阵晕眩。
“这个还不知道,毕竟我和你们一样,都是刚刚过来这里……”达芬奇也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天才也不可能说什么都无条件的知道,可以解释说明一切疑难。
“医生,能够从外部观测吗?”
重生都市至尊 臨霄
藤丸立香开口说道,她们目前还是身在此山中的当局者,搞不清楚具体状况也是很正常的时期,但是如果迦勒底那边可以从外部视点进行观测的话,或许能够看到更多的东西。
“滋滋……滋滋……”
通讯频道之中没有任何的回答,只有杂音和干扰,很明显是断掉了和迦勒底的联系。
不,也不能够说是断掉了联系,因为她们既然能够通过灵子转移过来这个地方,并且到现在都还稳定存在着,就表示迦勒底那边的存在证明还在稳定维系着。
那是一个重要程度首屈一指的系统,如果没有它的话,灵子转移根本无法使用。
因为灵子转移可以理解是从筐体投影出去,然后在特异点实体化的技术,将使用者从灵子层面分解,投射到目的地之后,再从灵子层面重新组合回来,本身就非常危险。
尤其是在特异点里,稍有不慎的话,使用者可能就会随时分解。
踏天之旅
因此需要存在证明来维系使用者的状态,而这个系统又涉及到唯心论,那就必须要观测到才能够存在。
这就是迦勒底那边随时对藤丸立香等人保持监控的原因,他们必须一直看着,通过持续观测来证明她们存在于过去的历史上,必须要有观测者来进行存在证明才行。
而且不仅仅是单纯的观测,还需要随时修正复原,数值稍微有些不对,产生一些细微的变化,都需要立刻修正,确保通过迦勒底那边的观测结果,来保持藤丸立香等人的稳定状态。
虽然很离谱,就像是通过X光检查照出了问题,然后用PS修图修掉就可以了一样离谱,但是偏偏就是事实。
匆匆消失的青春和你 紫陌楹心
所以说,她们现在还能够存在于此,都是迦勒底的功劳,证明了联系并不是彻底断绝了,最多就只是通讯受到了严重干扰而已。
没有什么意义,不过可以让人多少感到安心。
“暂时联系不上,原因可能有很多,我们在这里胡乱猜测也不是办法……”达芬奇提议道,“不如先行动起来,可以先往那个方向探索一下?”
两个女孩子下意识的转头看去,却发现什么都看不见,那个方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依然是天空被黑暗覆盖,雷光在灰霾铅云的缝隙之中闪耀着,大地腐烂,游荡充斥着无数亡灵的景色……
似乎是看出了两个少女的疑惑,达芬奇解释说道:“我也不知道那边会有什么,但是很简单的逻辑,无论是死气,还是魔力的浓度,都是越往那边去就越发浓郁……”
“哦,明白了,也就是说不管这片土地到底是何来历,往那个方向过去都应该可以接近中心吧?”
玛修顿时恍然,明白这是魔术世界的逻辑。
就像是无论去到了哪一座陌生的城市,就算是不知道当地的魔术势力如何,属于什么家族,但是只要沿着灵脉的方向找过去,就一定可以找到对方那样。
这的确是一个突破口。
……
……
“终于是被召唤出来了呢,人理的守护者……不过居然是准备以我的影之国作为跳板吗?”
在充斥着无数死灵的空间的中心地带,屹立着一座暗影的古老城堡,在城堡的高塔之上,有着王者气质的一个暗紫色长直发女性,正在平静的眺望着这个仿佛永远不变的空间远处。
“难怪我的领域明明早就被放逐到了世界的外侧,却仍然能够停留在这个深度,维持着一定的联系,原来是抑止力在为了这一天做准备啊。”
暗影遍布四面八方的魔境,日光永不会射入的暗处,正是死亡的世界。
無限神系之萬獸園 香椿葉鹹菜
她所支配的领域,其名为「影之国」。
她眺望着远处,看向一个个不同的方向,似乎看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一般,平静的脸上罕见的出现了一丝微笑,这让她身上一下子似乎多出了一种邻家大姐姐一般的温和气息。
似乎是守护人理的英雄终于出现了。
她能够清楚的察觉得到,在自己所支配的影之国之中,几乎就是在今天突然接二连三的出现了一个个不速之客,她可不记得自己的影之国是什么时候被渗透成为筛子的。
唯一的解释就是,那些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出现在这片空间之中,搞不清楚自己到了什么地方的不速之客,是被抑止力自发性召唤出来的。
很简单的原因,在外界的土地上没有他们出现的基础,那个魔术师的意志决定了一切。
阿赖耶也只能够先将这些英雄们召集到斯卡哈的影之国当中,才能够让他们成功的现界。
“还真是来了不少人呢,都是有因缘的人吗?”
女王眯起眼睛,一个一个的看过去。
…………
在死灵充斥的暗影荒野之中,仿佛十四五岁,纯真无邪,惹人怜爱的少女穿着华丽的裙装,握着长长的魔杖,紫色的长发扎成的长长单马尾在身后潇洒的摆动着。
这有着他人难以企及的可爱,仿佛远离尘世的大小姐皱着秀气的眉头,用嫌弃的眼神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
几乎是一成不变的环境里,另外的一处位置,全副武装,穿戴着沉重的铠甲,拖着长长的魔剑的少女骑士,正在恼火的将四周潮水般的亡灵一波一波的击退。
兩界大高手 唐大宋
澎湃的魔力在她身上激荡着,手里所握持着的本来是放出白银光辉的华美的圣剑,不过伴随着弑杀父王而染上红黑色的血,形状也丑陋地扭曲起来。
让汹涌的憎恶缠于剑身并放射出去的,灾厄之魔剑从剑锋放出直线状的红色闪电,威力惊人。
…………
和这个金发碧眸的少女骑士来自同一个地方的骑士,还有好几个,分散在影之国的各处,正在不约而同的向着斯卡哈所在的城堡赶过来……
其中最让女王在意的是一个看似是从者,实则上是人类的独臂剑士,他缺失的手臂被一条银光闪烁的魔术义肢所取代,以斯卡哈的眼力自然看出了那魔术之下的本质是什么。
…………
不过最值得关注的,还是一个一闪即逝的气息,如果不是这是在女王支配的领域之中的话,她甚至察觉不到那个可怕的Assassin的出现。
下意识地看过去的时候,她也只看到了带着骷髅面具的一抹漆黑斗篷消隐在虚空之中,那个Assassin直接就离开了影之国,前往外界去了。
“真是个无礼的家伙,不过阵容也算很豪华了,而且还有人在不断被召唤过来……”
斯卡哈神色平静。
“只不过,人多又能够有什么意义呢?加起来又能够如何,真能够胜过那个魔术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