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rg7er好文筆的小說 《大叛賊》-第七百六十九章 亂推薦-mm3wp

大叛賊
小說推薦大叛賊
赵弘灿心中虽想马上答应下来,但他还是表露出了性格中的迟疑不决,为稳妥起见仔细考虑后暂时找了个借口把这事给压了下来。不过彭荣哪里不知道赵弘灿的心思,对于赵弘灿此人的性格他是摸得一清二楚,当日他就找到提督郭永、副总兵范清、长史沈群等赵弘灿手下的文武要员把此事如此一说,顿时得到了众人的一致赞同。
在所有人看来,跟随一个区区总督哪里有跟着宋王前途广阔的?更不用说眼下清廷早就朝不保夕,说不定那一天就被大明给彻底灭了也不一定。当着清廷的官,非但得不到丝毫好处,还要得罪如日中天的大明,那一天打起来就是炮灰的命,这种日子过的实在是没滋没味。
可一旦赵弘灿自称宋王就不一样了,不仅众人的官职可以更进一步,而且还能借此和高进部联手合作,拿下云贵的把握就更大了几分。甚至在大明那边,也能以复其汉人衣冠的名义向大明称臣,到时候就算不能真正开国,镇西南为王也是一个很不错的结果啊。
就这样,第二日一大早,这些人一起就跑来找赵弘灿“劝进”,郭永见到赵弘灿后二话不说,就和几个人一起把惊恐不已的赵弘灿直接架到了主位上,然后再把不知从哪里弄来的王服往他身上一罩,紧接着所有人一同就向赵弘灿行跪拜之礼,口中直称宋王殿下千岁千千岁,着实把没有丝毫准备的赵弘灿弄的措手不及。
“你……尔等这是在干什么?难道想把我架在火上烤么!”赵弘灿神色复杂地喝骂。
“王爷今日登位,乃众望所归,还请王爷千万不要推辞,服我中华衣冠,兴我汉人天下。”彭荣领头大声呼道,话音刚落,众人异口同声大呼众望所归,请王爷正式登位。
见到如此局面,没有办法的赵弘灿无奈也只能答应下来,随后众人一片欢呼雀跃,人人脸上露出了喜色。
见着大家这样的表情,赵弘灿心中长叹一声,他没想到自己终于也走到了这一步,但就不知这步迈出去究竟是祸还是福。
不过,摸了摸身上华丽的王服,赵弘灿心底里到也是有些窃喜的,毕竟当宋王和当总督感觉大有不同,既然如此那就当吧。
就此,赵弘灿宣布自今日起所部脱离清廷,改服易帜,自称宋王,领桂、贵十万大军复汉人衣冠,尊大明天子为主,领兵征讨清夷,以光复汉家河山。
同时,赵弘灿向大明派去了使者,以宋王名义上表称臣。另外,再派使者至高进那边,向高进传达两部联手进攻云贵的意思。
做完这些后,赵弘灿马不停蹄地调动兵马,摆出了一副要猛攻贵州的架势,当这消息传遍四处后,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得目瞪口呆。
“赵弘灿,他……他真的反了?”刚刚抵达贵州的阿灵阿听到这消息只觉得天悬地转,整个人差一点儿没站住,摇晃了一下这才跌坐在椅中。
贝和诺冷笑一声:“阿中堂,当日您可是向我再三保证,说这赵弘灿绝不会反,还让我等配合于他,交出云贵军政之权,如今至此,阿大人您又有什么可说?”
“我……我……。”阿灵阿羞愧得满面通红,一时间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贝和诺说的没错,当初阿灵阿跑到昆明找贝和诺,就是为了劝说贝和诺尊赵弘灿为三省总督,交出军政大权以集合力量对抗大明。
如果不是贝和诺一直对赵弘灿有所防备,从开始就不答应此事,而且在赵弘灿领兵入贵后立即就下令贵州方面不得接受赵弘灿的命令,并让贵州清军严防广西军,使得赵弘灿一时间无法轻易吞下贵州的话,恐怕整个贵州早就到了他的手里。
就算是后来赵弘灿的部队和贵州清军大打出手,双方视同水火时,阿灵阿依旧对赵弘灿抱有一丝希望,他认为当初正是自己的原因才让赵弘灿逃得一难,后来又在赵弘灿和朝廷之间周旋,使赵弘灿在广西安然无恙。再怎么说,自己对于赵弘灿还是有恩的,甚至还提出要亲自前往广西见赵弘灿,劝说他以大局为重,让赵弘灿和贝和诺两人携手共扶大清。
亏得贝和诺没有答应阿灵阿这个请求,而是把他直接扣在了昆明,后来有同贝和诺一起由云南进入贵州。如果阿灵阿真的跑过去的话,那等于是自投罗网,说不定现在他阿灵阿的脑袋就被赵弘灿给祭了旗了。
“大人,如今赵弘灿已反,其部虎视眈眈,近期恐有大战将起,还请大人早做安排。”刘荫枢见阿灵阿如此,心中轻叹一声,随后开口说道。
刘荫枢不想让贝和诺多刺激阿灵阿,虽然阿灵阿早就成了闲人,手中没有半分权利,而且也被建兴皇帝也不怎么不待见他。但毕竟阿灵阿是满清贵族,又曾是上书房大臣,一旦真把阿灵阿给气死了倒也不是什么好事。
“无妨。”贝和诺冷冷一笑:“他赵弘灿有几斤几两我难道不知?命令各部严加防范即可,等本督先提兵灭了高进这贼子,然后来取他赵弘灿的脑袋!”
“可是大人,怕就怕他赵弘灿同高进两部合流。”刘荫枢沉咛道:“遵义谈判之时,其双方使者就再私下有所接触,现在赵弘灿突然自称宋王,举旗而反,依我看定有依仗。一旦两部合流,以我军力量要对付他们并不容易,更何况这赵弘灿还向金陵那边称臣,假如明军出手相助的话,那贵州恐怕就……。”
说到这,刘荫枢就再也没继续说下去,但是贝和诺已明白了他的意思。
思索了下,贝和诺微微点头道:“老大人说的倒不错,此事不可不防。不过依本督看来,前者倒有可能,但后者却不用忧虑。”
“大人的意思是……?”
贝和诺冷笑道:“自广州战败,丢失广东后,他赵弘灿就实同割据,这些年来中原风云变幻,而他赵弘灿却占据广西一直至今,难道他就没动小动作?其实我早就猜到他和明军那边有联系,如今所为恐怕也是安金陵之心罢了。但要真说引明军入贵,他赵弘灿也做不出这事来,赵弘灿能走到今日地步,绝不是无智之人,他心中清楚的很,他自称宋王却不是送王,如果双手拱手送出广西基业,那他还有什么筹码?”
说到这,贝和诺又是哈哈一笑:“再者,如果他是真心诚意要投明军,哪里还会自称宋王?带部投了明军就是,既称宋王,又如何会做那样的事?”
“言之有理!”刘荫枢点头表示同意,当即抚须大笑起来。
当赵弘灿的使者见了高进后,表示两部合作共取云贵的意思后,高进也没想到这赵弘灿还真的下了本钱。
这件事对于高进算得上是好事,眼下贝和诺的援军已经到达贵州,贵州清军实力大增,而且贝和诺也表现出了要马上对高进部下手的决心,就在前几日,贵州清军已开始调动兵马,向高进部所控制的区域进行试探,双方已发生了小规模的战斗。
如果高进预料的不错,接下来大战就在眼前,虽然高进不惧清军,可在这时候有一盟友相助也是件极好的事。
对此,高进当即就表示同意,为了展现诚意,他还亲笔了写了封信给赵弘灿,并在信中称对方为“兄”,不仅答应了两部合作的建议,同时坦然告诉赵弘灿,他高进对于云贵并无想法,其部目的在缅甸和安南,只要赵弘灿承诺拿下云贵后能协助他进攻缅甸和安南,那么高进甚至唯赵弘灿马首是瞻也非不可。
送走使者,高进马上就进入了战事状态,以应对来势汹汹的贝和诺。虽然他答应了赵弘灿的联手,也作出了相应的姿态,但是高进也不可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赵弘灿的身上。
多年的战乱生涯,他早就懂得一个道理。靠别人是永远靠不住的,只有自己的实力才是能够信任的。
仅几日后,贝和诺亲领五万精锐开始向高进部发起了攻击,双方大战就此将起。当战争爆发的消息传到赵弘灿处时,这一次赵弘灿倒也没有袖手旁观,其部下同时由贵州东部向贵阳方向开进,摆出一副和高进联手的架势,而严阵以待的清军也做好了准备,一时间打得不可开交。
赵弘灿这一次如此决心,倒也让贝和诺有些意外,不过他依旧暂时没管赵弘灿这边,面对两个对手,贝和诺依旧决定先解决高进部,再和赵弘灿交手,为了确保尽快灭掉高进部,贝和诺还向四川求援,希望四川的清军能够从侧面对高进部控制区域发起攻击,以给对方重重一击。
此时,在四川的清军主要由隆科多和诚亲王为主,这两人虽然因为之前兵败退回四川,但他们却依旧是满清有数的将帅,对于局势判断的眼光不差。接到贝和诺的来信后,两人立即商议了一下,决定出兵一万五千人,由诚亲王领兵增援贵州,先把贵州平定下来,只要云贵能再入清廷掌控,那么这对于眼下的清廷来讲百利而无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