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bn14a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興風之花雨笔趣-第六百零九章 風去樓空鑒賞-30l8i

興風之花雨
小說推薦興風之花雨
风沙突然在江宁城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芙闺楼,风沙别院,人去楼空。
行李全然不见,物什全然不变,仿佛他从未来过一样。
江宁内外,从皇宫,到南唐四灵总部,不同的地方,雪片般发出相同的命令:盯住钱玑。
目下整个江宁城,唯有钱玑的船队最安全,没人敢查探,没人敢盘问,更没人敢动手。
长江中下游流域至出海口,乃至沿海水道上,海龙王就是无冕之王。
海龙王打个喷嚏,江面海面狂风暴雨。
风沙想平平安安的出江宁到江都,唯有随着钱玑走。
钱玑正好带着船队返回吴越,必定过路江都。
世上哪有这么凑巧的事情。
如果连这点门子都想不到,那就不止是蠢的问题了。
唐皇也好,李泽也好,徐玄也好,自然都不是蠢货。
各方心照不宣,把这条生路弄成了一个口袋阵,等着风沙钻进去。
钱玑的船队由上水门出城之后,顺江而下,过幕府山,过燕子矶。
江北的河心洲夹河突然驶出一支小型船队,显然早就泊在夹河里。
船队包括一艘大型货船,三艘中型货船。
三艘中型货船一前一后一侧翼,另有小型战舰若干,给大型货船做护航,于江面展开队形,与钱玑的船队并行。
钱家多得是经验老到的水手,很快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货船船队,分明是扮成货船的战舰,甲板上不似蒙货,似蒙着一架架重型军械。
警讯长鸣,旗号急摇,钱家船队大小数十艘战舰货船陡然缓速,迅速展开战斗阵型,霸住上游。
更有数艘小型战船斜里横江,前后交错以期断后,阻击对方回抢上游。
钱家使者跳上小艇,驶去接洽,或者说质问。
水师作战,上游就好像陆战的高地,谁占住高地,谁就占住了优势,射得更远、冲得更快,更加省力。
另一方想要抢回优势,必须顶着巨大的牺牲仰攻,事倍功半。
使者小艇尚在江心,后方江宁城水门方向,遥遥驶出另一支小型船队,同样一大三小共四艘货船。
三艘中型货船也是一前一后一侧翼护住大船。
不管这支船队真正的目的为何,实际上断了钱家船队的后路,同时占住了上游。
钱玑立时发觉自己遇上埋伏,唯一的生路就是以最快的速度顺流前冲,免得受到侧翼与后方的两面夹击。
钱家不乏擅长水战的将领,马上阻止这个命令,强烈建议二公子立刻弃船登岸,先逃回岸上,再来决定是否逃回江宁。
钱玑学富五车,博古通今不假,奈何不通战阵,不明白为什么。
现实很快给了他答案。
前方江道转折处,又一支小型船队缓速似泊的遥遥现身,同样一大三小共四艘货船。
三艘中型货船,也是一前一后一侧翼护住大船。
整体俯瞰江道,这三支船队一前一后一侧翼围住了钱玑的船队。
这下子,别说三支船队的货船好似战舰改扮,就算真是货船,仅凭这三面包夹,哪怕一艘艘船头硬撞,都能把钱玑的船队分割击溃。
钱玑的船队加起来大小二三十艘,其中光战舰数量就多于对方三支船队的总和,居然还未开战便已败了。
其间也有十余艘过路的货船被卷进来,一艘艘忙不迭的打出降旗,或者争先恐后的靠岸,或者惊慌失措的打转,居然予人一种瑟瑟发抖的感觉。
好在三支船队并未逼近,似乎没有发起进攻的意思。
钱玑正在犹豫是否登岸的时候,那个跳上小艇的钱家使者回返。
带来了一面旗帜。赤底黑印,蛇绕龟身,龇牙吐信,极其传神。
正是四灵玄武旗。
使者言说:此乃四灵的船队,护送重要人员北返,恰好与二公子同行,绝无歹意云云。
以钱玑的身份,当然知道四灵的存在,也知道四灵大会不久前刚刚开完,暗忖三支船队,还是北返,莫不是玄武、白虎和北周四灵高层的座驾?
海龙王是个狠人,四灵在吴越境内扎不下深根。
尽管不怕四灵,钱玑也不敢就这样得罪四灵高层,攻又不敢攻,逃又逃不掉,只好硬着头皮,下令启航。
三支船队一直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更像是一种护航。
钱玑见状不禁苦笑,他在风沙面前吹了大牛,没想到甫一出城就被打了耳光。
仅凭当下情况,可以轻而易举的推测出江都已经设好了口袋。
这三支船队就是赶耗子进口袋的三根乱棍。
只要风沙敢在江都下船,口袋口立马扎紧。
那么风沙只剩一条生路,那就是过江都而不入,随他回吴越。
届时江都之门彻底关上,还想北上去汴州,很难通过江都走大运河,陆路太遥远不切实际,只余海路一途。
风险大不说,绕路也远,路上再遇点类似的阻碍,恐怕半年一年都到不了地方。
好一通乱棍,隔空挥人不打实,半点血光都不见,谁在面对谁知疼。
钱玑叹气道:“四灵果然厉害,我空有一身力气,居然想帮忙都帮不上。我和风少打赌,是我输了。愿赌服输,伏少有事说事罢~”
伏剑含笑道:“除了当个中人之外,风少还希望二公子帮忙演场戏。”
钱玑奇道:“好说好说,什么戏?”
伏剑神秘一笑:“容我先卖个关子,待会儿二公子就知道了。”
钱玑更加好奇,与伏剑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明显心不在焉。
又过一会儿,风沙进舱。
钱玑发怔道:“你,你……”
风沙先是一礼,粗声粗气道:“钱兄别来无恙。”
钱玑结巴道:“永嘉公主。”
李玄音旋身转了一圈,张臂展示风沙的衣服,微笑道:“二公子你看,我扮得像姐夫吗?”
钱玑起身绕圈,上下扫量,啧啧有声:“只要不近观,应该看不出。嗯~好像哪里不对。”
李玄音和伏剑相视一眼,齐声追问:“哪里不对?”
钱玑笑眯眯道:“风少一向慵懒,哪有公主这么俊秀精神,应该搬张躺椅上甲板,长倚不起喝苦茶,该有七分像,如果还有美婢相伴左右,那有九分。”
两女一笑颜一脸红,一咯咯一轻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