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pvg1h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託塔李天王 閒雲懶漢-第六百二十二章再見孔宣分享-bmnb7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
西岐城在洪锦成婚之后,黄飞虎也班师回朝,一时之间,西岐兵多将广,此时正是借着这股锋锐,攻略殷商之时,其实此时出击也是没有办法,现在西岐粮草众多,但是西岐的疆域毕竟很小,现在近七八十万的军队,每天人吃马嚼,所耗费的钱粮无数,只有去攻略殷商,夺得更多的土地,兼顾着减少一些士兵,才能让西岐能坚持下去。
于是在黄飞虎返回西岐之时,姜子牙就说动大周的武王,筑台拜将,而借着筑台拜将的时机,姜子牙宣布了三路大军攻略殷商的战略,而如姜子牙跟姬发所言,黄飞虎以及洪锦各领一军,分别青龙关以及佳梦关,而姜子牙自己则走汜水关,不过大军准备过金鸡岭之后,再进行分兵。
李靖作为旁观者,听到金鸡岭这个地名,李靖则如遭雷击,僵立当场,这个地名与李靖的故人的名字有着很深的联系,至今李靖还记得那位那俊美道领女人都有些不及的容颜,那孤傲挺拔的身姿,仿佛与生俱来的傲骨,对天地规则的蔑视,都印刻在李靖的脑海中。
这人不但是李靖的恩人,而且还是李靖的好友,如果去了金鸡岭,以及还怎么面对那傲娇的孔宣?要是劝孔宣顺应天命那就算了,孔宣乃是天地之间,最骄傲的人物,根本不会听进去自己的话,即使明知道自己为了他好,可是自己要如何处理孔宣呢?
就在李靖神游天外的思考之间,姜子牙就在高台上讲述完毕殷商是如何残暴,武王姬发是如何贤明,西岐乃是顺应天道,吊民伐罪,替天行道。就去当年商汤伐夏桀一般,总之就是在道义上说明自己代表的西岐伐上的正义性,这些对普通人以及将领还有些用,对于修行者来说,不过是陈词滥调罢了!
在一整天的各种仪式之后,李靖一刻不停留的朝着金鸡岭的方向而去,此时李靖就算明知道劝说不了孔宣,但是却不能任由自己的友人被人擒拿,自被准提擒拿之后,天地之间就再无那蔑视天地的孔宣,只剩下一个孔雀大明王菩萨。
李靖对于地遁之术真是越来越纯熟,放李靖到了金鸡岭之时,此时还未有军队驻扎于此,李靖知道,此时孔宣恐怕还没有到此,李靖怕错过孔宣,干脆在金鸡岭的之上,找了个稍微有些高的小山丘,盘膝而坐,在这里等待那只骄傲的孔雀。
“唉~”
而就在李靖刚刚去定,李靖就听到身后一人发出一声轻叹,李靖被吓得汗毛倒竖,他从没有被被人悄无声息的接近如此距离,就在在此时这种状态,若是身后之人对自己有些歹意,自己根本防不胜防,要是对方下杀手,自己可能直接就会被重创。
念及至此,李靖从地面上暴起,一下子飞掠出四五丈这才转过头来,在转过头来的瞬间,李靖就愣住,眼前这人一身锁子连环甲,头戴凤翅紫金盔,负手而立,一双深邃的眼瞳,仿佛一汪古井,虽是叹息,但是眼中却并无波澜。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李靖已经有数年没有见过的孔宣,此时的孔宣一副标准的殷商的武将打扮,华丽的衣袍已经去除,一身朴素的甲胄,却更衬托着孔宣的气质,有一种傲气内敛,返璞归真的感觉,李靖吃惊的看着孔宣,现在的孔宣定然是在人间历练得到很大的好处,所以修为大进,以前的孔宣无论在哪,都如一般寒芒四射的宝剑,耀眼无比,而现在锋芒收敛之下,那才是更加可怕。
“孔道友,好久不见,真的没想到你会如此出现,原本我还以为我要等很久呢,看看道友的状态,应该是修为大进,神通更胜往昔呀,道友,既然如此,你的红尘历练也已经结束,李靖对道友绝没有别的心思,只觉得道友此时应该抽身而走了。”
孔宣听了李靖的话,并没有开口回答,只是上下打量着李靖,看的李靖有些不自在,不过李靖却没有躲闪,毕竟自己没做过任何的亏心之事,故此根本不惧怕孔宣的打量,反而是迎着孔宣的目光,对视而去。
“李道友,真是多年未见,这么多年不仅我修为大涨,就是李道友你的修为也越来越高,你的肉身现在凝实的程度,已经不下于大罗之境之人,加上你的武艺和你的作战风格,一般的金仙还真不是你的对手,不过不知道道友在此等我,所谓何事?也要阻我讨伐西岐么?”
听了孔宣的问话,李靖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半晌之后,李靖才叹了口气道:“道友,你说我“也”是阻你来攻取西岐,李靖不知道还有谁跟道友说过此事,但是道友还真是要斟酌此事,道友乃是大神通者,而且与截教和大商都没有很深的关系,道友这些年屡立战功,也算对得起殷商了,现在离去,任谁也不能对道友说什么!”
“离去?我为何要离去?”
李靖苦笑一下,这孔宣的骄傲的劲儿又上来,不过李靖话已经说道这份子上,也不怕继续往下说了:“道友难道不知,截教与殷商已经注定没有胜算了么?西岐入主朝歌,统一天下乃是大势所趋,无论是太清圣人、玉清圣人,西方二位教主亦或是女娲娘娘都已经默认此事,而且李靖还去过上古人皇所在的火云洞,上古人皇也对殷商定鼎天下没有任何异议,而且现在殷商在历次征伐过程中,已经被耗的油尽灯枯,根本中看不中用了,道友又何必执着?”
听了李靖的肺腑之言,孔宣突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指着李靖道:“李道友,你以为我来西岐,是为了殷商,讨伐西岐么?这等世俗之事,与我何干?李靖你为贫道着想,贫道也已经知晓,你且请回,贫道所决定之事,绝对不会因为其他人之言而有所改变的。”
“孔道友,你……”
李靖突然想到,孔宣在前一世的封神演义中,孔宣与阐教众人交手,擒获数人,压的阐教众仙抬不起头,却从未亲手斩杀任何人,而且虽然态度很嚣张,也并未伤及西岐的根本,李靖此时突然想到,这孔宣是不是要与这世间最强大的圣人,一较高低?
李靖这么想着,却见孔宣抬头望着天空,幽幽的道:“人道是圣人不死不灭,神魂寄托虚空,但是这虚空却在何处?圣人真的是那么厉害?真的是无人能及?诸天圣人镇压洪荒已经多少年,只闻圣人神通广大,法力无边,我倒要看看,到底圣人有没有传说的那么强大!”
“孔道友,你真的要如此?要知道,圣人……”
李靖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孔宣摆摆手,打断了李靖的话,目光望着天空,开口道:“李道友,此事我心意已决,任何人都不能更改,而且我的神功已经大成,却寻不到成就混元的那道门户,或许此次吸引圣人前来,与之交手,能助我探查到那道门,所谓朝闻道,夕死可矣!不能踏入圣阶,留此身也是枉然!”
李靖默默的了看着一脸决绝的孔宣,孔宣是一个真正的求道者,为了所谓的大道,可以数万年如一日的苦修,为了大道,可以自降身份,敛去浑身傲气,在一介平民手下,唯命是从,数十年不使用自身神通。现在也是为了所谓的大道,居然要与圣人一较高下,真是令人敬佩,又令人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