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evnx9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長生種物語-1023.某人覺得,自己要是再不冒泡,葬禮和棺材都要準備好了……閲讀-l8fe1

長生種物語
小說推薦長生種物語
虽然设定很土,但是星刻现在有了能够和老农生活说拜拜的机会他当然不可能错过。
尽管妈妈说不能轻易相信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尽管前方爸爸说这个世界上绝对没有毫无理由的善意,但是……星刻他也没什么好畏惧的。
就算被坑了又如何?精卫小姐对他有所图谋又如何?夺舍吗?榨取吗?血祭、鼎炉吗?
说实话,他想试试。
——他才没有【相信】,他只是渴求未知。
“好吧,我答应你了,让我们现在就来签订契约吧,我已经迫不及待让你成为我的灵宠了,精卫兽!~”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脱离苦海了呀!~
然而,事与愿违——
“成为你的灵宠?你在说什么傻话?”
精卫显然被星刻这个理所当然的认为全世界应该围着他转的家伙给气乐了:
“明明是你要成为我的坐骑才对吧?到底是谁帮着谁挡了雷劫啊?”
果然,世界上并没有那么美味的天降馅饼,往往楼上抛下来的馅饼都是吃过一口的榴莲味。
“不过,想来你也不愿意做一个古时亡魂的坐骑,我也没有高傲和贪婪到非得要你一个后辈做坐骑的地步。
所以,你我也就各退一步好了,有时限的平等契约,共度难关之后,咱们也就各不相欠了。
曾么样?”
不怎么样——星刻心里吐槽道——姐姐你这么正常而又成熟的三观是要搞那样啊?
一般玄幻小说这个时候不应该是阴谋诡计、尔虞我诈,大家各自藏着秘密,想要坑害对方的时候吗?
怎么到了你这里就成了三观正常,非常具备常识和正能量的共度难关了?
你们这种死了几万年还没死透的亡魂不都应该是心理扭曲、偏执吝啬、贪婪而又残忍的吗?
把我偏见的妄想还给我啊。
然而,星刻虽然心里各种吐槽,但是现如今的狼狈状态让他没有气力大声说出来。
所以在确认了精卫这只小翠鸟真的就是不想多在没有意义的事情上多扯皮,想要尽快脱离现在的状况之后……星刻默默的收起了“随时赴死的觉悟”。
“好吧,大家都是靠谱的成年人……”尚且只有两岁的星刻说道。
“也都对让对方成为自己的附属没有兴趣……”刚刚还对拥有一只灵宠兴致勃勃的星刻继续说道。
“基本利益也是一致的……”三秒钟之前还想着宁死不屈的星刻说道。
“那么,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星刻首先伸出了手掌。
“……”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已经暗中观察了星刻好久,直到刚刚才确认了星刻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的精卫公主,现在心里又开始打起退堂鼓了。
理所当然,精卫还没有到饥不择食的程度。就算是平等的合作契约她也不会随便什么人都可以。
所以,伪装成普通的小鸟儿,提前考察人品是肯定的,她对自己的眼光也有信心。
但是现在……这股子不安的情绪是怎么回事呢?
“……好吧,这就是契约。”
但是,现在也顾不上这些了。
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的心情她也是一样的。
—·—·—
和没有时间流逝之感,仅仅只是积累痛苦和磨难的天劫世界不同,外界的陈塘关已经过去了三天。
自从李家的第三子一挽狂澜,解决了滔天海啸之后神秘失踪也已经过去三天了。
另外,整个陈塘关都可以目视到的,在天与海的交界线处,威声阵阵的天劫雷云同样持续了三天之久。
三天之前,当哪吒连带着她背后的《太乙真人大战海龙王》这幅背景图从海上若无其事走回来的时候,李靖和金吒作为观众就差不多傻眼了。
那一刻,他们深刻的认识到,事态不知不觉就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满脑子全都是诸如——
到底发生了什么?天要塌下来吗?女娲娘娘要出来上班了吗?
——之类的想法儿。
随后,比起满嘴天真荒唐话的哪吒,还是正经人敖冰出面解释了事情的经过和缘由。
李家父子这才终于知道了天边的劫云到底属于谁,也终于知道了自家小女儿刚刚才从一条残忍的龙口之中走了一圈儿回来……
这个时候,要是一般父母的话有很大可能性会不顾在外人面前,也不顾孩子的师傅还在和一条真龙斗法,直接狠狠的教训不懂事儿的熊孩子。
但是,李靖作为一个至今为止还算靠谱儿的父亲,他当时所感受到的却是深深的无力感。
——刚刚挡住足矣淹没整个陈塘关的海啸也好,现在直面成年真龙救出擅闯龙宫女儿也好,这些都是他这个区区金丹修为的总兵大人所不能的。
原本应该为自家孩子遮风挡雨的老父亲发现,自家孩子的惹祸能力远远超过了他的遮风挡雨能力——这种感觉非常的不好受。
他的脸色当然不会好看,心里也有着一点点想要好好的教训哪吒,质问她为什么要闯那么大祸事,质问她为什么要冒那么大的险,为什么不好好在家呆着……
但是,这种想法刚刚冒头,天边那隐隐的雷光却让他惊醒了一分。
李靖最终还是轻叹一口气,原本紧绷的脸色和身体颓然一松。
若是因为关心孩子的本身的安危而主动伤害孩子的心——那一切不就本末倒置了吗?
最终,李靖拍了拍哪吒的头,打发金吒送走了敖冰,然后亲自蹲下身子面对哪吒,严肃的说道:
“哪吒,你关心朋友,珍惜朋友,这无疑是对的。
但是我问你,你一声不吭,一个人到龙宫那种陌生的地方冒险,这对吗?”
哪吒闻言,有些委屈的说道:“人家不知道龙王那么讨厌,龙宫那么不欢迎人族……”
“哪吒!”李靖声音提高了一个等级,严声道:“永远不要拿自己的无知当借口!”
哪吒被李靖突然提高的话音吓了一跳。
然后李靖稍微放松,接着对哪吒说道:
“哪吒,你现在还小,你的无知可以被原谅,你想要出去冒险的心情可以被理解,你闯了祸事全家人都可以帮你承担责任……”
“但是,你却不能以这些为理由,毫无顾忌的去冒险,毫无畏惧的骄纵闯祸。”
李靖没有去顾忌哪吒能不能听懂,反而认真严肃的想要将一个事实刻印在哪吒的脑海之中——
“你要明白,哪吒,你不是一个人。”
“……”
愣愣的看着和平时非常不一样的父亲,哪吒张了张嘴,最终却不知道自己要说些什么。
只是她没有再寻找什么借口,默默的低下了头。
因为她知道父亲想要说,但是没有谁出口的话,那就是——哥哥是为了救她而处于危险之中。
而她,为了不遭到劝阻,所以一声不吭就偷偷跑去自己一无所知的龙宫,而且在得知了龙宫不欢迎人族之后反而打架硬闯,毫不顾及后果……这些也都是事实。
“……对不起,下次不会了。”
小声嘟囔着道了歉,哪吒有些扭捏的站在原地,时间久了目光偷偷的向上偷看李靖的脸色。
“……知道就好,道歉的话等你哥平安回来了再说。”
说着,李靖一把提起哪吒,放在了肩上,说道:
“现在回家好好安抚你娘,你娘一个在家主持防御大阵,不见你们两个肯定担心坏了。”
“哦、知道了……”哪吒一脸凄凉道。这意思不就是【小兔崽子,你过了我这关,还有你娘那关没过。】吗?
此时,金吒才是一脸好笑的从一旁走了出来,看着李靖的眼神满是鄙视之意。
他小时候李靖对他可没有这么温柔,对他的教育可几乎都是满满的“爱之铁拳”。
到了小妹这里却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果然,只对女儿才温柔的中年老父亲就是屑。
不过,李靖心思没有理会大儿子满是调侃的眼神,而是瞟了一眼天边持续不断的雷光之后,脸色微沉,随即脚下加紧步伐向家中赶去。
在哪吒面前他不能表现出来,但是他的内心却是不能不急。
天劫还在持续,说明渡劫之人尚还没有生死道消。
但是,谁也不敢保证下一刻渡劫之人会发生什么。
然而,一个金丹期的修士擅闯别人的雷劫区域就等于送死,连渡过一次天劫的真仙龙王都被逼到不得不放弃自己的行宫,他就更不用说了。
所以他现在需要赶紧回家,和妻子商量对策才行。
只不过,李靖没有想到,时间一晃,三天就这么过去了。
葬礼和棺材都快准备好了,雷劫却还在持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