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xsqb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劍宗旁門-第二百七十三章 神樹之內分享-eb0f1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玄素的‘脸上’维持着笑容……不过苏礼猜测应该是她控制着玄冰的面孔‘笑’了之后忘记把它变回来了。
但是下一刻,苏礼却是见证了最最神奇的一幕……
在他们的脚下、周围,上百个逆转的漩涡快速成型,随后伴随着玄素那带着‘笑容’的一挥手,这些逆转的漩涡中就都喷射出了一道道恐怖惊人的水柱,直向那神树高耸入云霄的树冠逆冲而去。
没错,苏礼的擒龙术看起来声势已经很惊人了,但是玄素这与水行打了一辈子交道的洞冥真君才是真的水行大家!
冲天而起的水龙卷竟然直上万米高空,然后冲击在这神树的树冠上浇落下来。
在下面看起来还气势磅礴的一幕汇聚到高空与神树的硕大树冠一做对比,却依然显得渺小。
许许多多的血噬蠕虫从天空掉落,显然在那树冠中也有许多这种蠕虫繁衍。但是谁知道它们在这棵神树上繁衍了多少年啊,这数量实在是难以计量。
虽然有效但并不是那么太有效,要想以海水将整棵神树上的巨噬蠕虫都给浇落下来显然不是短期内能够完成的,那么接下来……
随着玄素法诀一变,周围这上百水柱竟然有点‘千芒归一’的感觉,在当空凝结成一股……
“先告诉我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别就是在这给树捉虫吧?”玄素语气淡淡地问。
苏礼这才醒悟……没错啊,他只是要进入到这树干底部去,跟这些虫子较什么劲?
于是他说:“此树应当是内部中空,而入口藏于在树冠之中。”
“那就明白了。”玄素点点头,随后那汇聚成一股的水柱绞在一起如同水龙,冲天而起直至撞击在了那树冠底部与树干连接的枝丫根部。
而随之的,苏礼的等人也站在车厢上被他们下方的一股水流托起,一同向天空急速抬升……
苏礼有些慌,稳稳地扶着车厢把手才算是稍稍定了定心……突然蹿这么高,请给他点心理建设的时间。
还好没人看到他的表情,不然他的形象肯定要崩了。
能将这无穷水柱抬升至上万米高空,足显玄素一身法力的恐怖之处。
直至此时,当苏礼顺着这无穷水柱形成的水道踏足在这神树主干枝丫上的时候,他才体会到了身边有个大前辈带着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
来到这树冠之中,苏礼才注意到这周围的枝叶居然有近半是被啃噬一空的……毫无疑问,那血噬蠕虫对神树正制造着难以想象的伤害。
春神曾说让他千年后再来……恐怕千年时光已经是她能够坚持的最后时间了吧?!
苏礼心中有些沉重,却是对于要把这位春神解救出来的愿望更真切了……他已经感受到了,这是一位温柔的神灵,这么温柔的人不该再遭受如此磨难!
“然后我们怎么走?”玄素问。
“应该在那边。”苏礼对于这里已经有了比较清晰的记忆,他三次被梦中招来都是从这里进入的……
然而当他们来到他所指的地方之后,却发现这里的确是有一个洞,但却是一个狭窄的虫道!
这是被血噬蠕虫蛀出来的孔洞,堪堪一人通过罢了。
“别告诉我你要我们钻进这虫道中……”玄素一脸的黑线。
“但应该就是这里了。”苏礼也是有些烦恼。当时梦中进入的时候没有在意,现在看起来自己果然来得‘太早’?
玄素没办法,却是只能召唤周围的海水汇聚过来一同浇入这虫道中……水流微微一堵,大约是冲开了里面堵着的蠕虫,这才畅通了。
“还好,大约百米距离。而且宽度也刚好够我们进去……那么,准备好滑下去了没有?”玄素问。
“我先来吧。”苏礼当仁不让。
可是在他往前之前,边上一直沉默的暴烝却已经抢先一步跳了进去……
苏礼有些愣神,可是边上的玄素却说:“这是个好仆人,至少他在这个时候已经表现出了足够的忠心……好好培养,也不是不可以收入门墙的。”
苏礼微微点头,心中也是感触复杂。
好在暴烝下去没多久就放来了一柄传讯飞剑,表示至少虫道出口一切正常。
于是接下来苏礼也就将‘飓风号’收入储物装备中,然后再将他的猫狗都放入褡裢口袋里,再一下跃入了这如同‘水中滑道’一般的虫道中。
其中的路线有些兜兜转转,但好在很快就从中冲了出来。
而在冲出的一瞬间,苏礼脚下的青云靴就释放出一片云气,让他可以稳稳地在高处凌空站立。
而随后,玄素则是伴随着大量的海水一同从那虫道中冲出,随之他们进入的那虫道就如同瀑布一般,大量海水涌入这树干的内部空间。
这些都是玄素带来的助力,想必这树干的内部空间肯定也是有许多血噬蠕虫,那么就刚好用这海水来冲刷吧。
果然,则内部空间的四壁皆是蠕虫,甚至这个空间可能也是它们直接蛀出来的……这简直就是内外夹攻啊!
周围都是血噬蠕虫,但是玄素却没有耐心等待,直接以这些从虫道涌入的海水如同丝带一般环绕在众人身周,然后再一同降落下去。
苏礼这个时候感觉有些奇怪……怎么好像这位剑宗大前辈的玄寒千芒剑杀伤效果平平,但水系术法用起来却反而得心应手呢?
他当场就有一口槽卡在喉咙口差点没吐出来,但是想到如果自己真说了,恐怕会伤了这位正‘努力干活’的大前辈的心,所以他决定闷声发大财。
又是降落万米,众人却是来到了这树干空间的底部……
玄素以激流将这底部满满的一层血噬蠕虫全部冲开,带着苏礼细细找了一大圈,却是没有任何发现……这里除了蠕虫还是蠕虫。
“不应该啊,往下应该还有空间才对。”苏礼不由得有些为难。
难道果真是来得太早了?那位春神的‘神树防御体系’还没有完全崩坏,所以就算是他也没办法进入真正的底部?
玄素也是一副‘你看着办’的表情,就等他拿主意了。
但是就在他疑惑的时候,却没有注意到肉肠的表情有些怪,然后忽然‘嗷呜嗷呜’地叫了起来。
苏礼听得出这是它表示难受的叫声。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了?”他立刻十分关切。
却没想到肉肠甩着脑袋,总算是用能够化出五指的爪子将脖子处那根翠玉的藤蔓给扯了下来……
当苏礼看到这根不断扭动着的长春藤,一下子就明白关键在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