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3vqug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戀戰新夢笔趣-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濃烈的話題相伴-3tel7

戀戰新夢
小說推薦戀戰新夢
“你怎么来了?”
“来探班。”
“说实话!!”
“凌珑叫我来的。”
“……”
回剧组没多久,继续拍戏。结果有一天好久不见的古夕颜来了。还带着餐车来探班。
剧组都习惯颜煌有很多“红颜知己”,只是以前他总说自己处男之类的,只爱他姐特别理直气壮,所以大家都不当回事。现如今都知道他和凌珑一起了,虽然凌珑总强调他不是他的女朋友。
这种事不是太正常了。
因为颜煌太过特立独行又洁身自好所以大家反而有距离。
现在觉得也是普通一个男孩男艺人,加上资本资源能力实力人气也摆在那,觉得他不这样反而不正常。
不过颜煌从来没变过,谁爱对我什么态度随便你们。我又不在乎。
但是古夕颜突然出现,自然他是不信她来探班,果然,是凌珑。
颜煌很是无语,他最讨厌被别人掌控摆弄,但现如今和凌珑的关系不说,实际上凌珑那份愧疚和对他的爱已经超越了女人该有的嫉妒和占有。
其实不知不觉,凌珑在颜煌心里也早就有了特别的位置。
也许嬴雪白是独一无二的对颜煌来说,可不代表凌珑不特殊。放别人谁敢?哪怕是凌珑以前也不会这么直接安排。但现在颜煌发现习惯这种事也是真强大。
他都懒得去纠结了。
坐在颜煌身边,反正公开的场合,大家去吃东西之类的。都知道颜煌剧组福利好,吃喝之类的,如果耽误进度拍摄,杀青时候还会有红包。演员未必在乎,可是剧组工作人员拿死工资,是真的很喜欢红包的。
都开心,颜煌威望也高。
先都不过来打扰,倒是几个一边吃饭的五美,这回真是五美,因为凌珑都没在颜煌身边。
“好久不见~”
古夕颜支着下巴:“她不叫我来我都要来了。你把我养着就真的养着啊?毫不问津?”
颜煌叹口气:“行啊。晚上你在家等着,我去问津。”
“呵~”
古夕颜白他一眼,疑惑开口:“之前你怎么回事?好像又有麻烦了?并且之后……”
古夕颜看了那边的凌珑:“你居然和他一起了?”
手轻轻捏着颜煌的肋下:“说什么心里你姐,宁可买房子养着我都不碰一下。然后怎么的?凌珑白富美,家族背景大,你玩着赤几是吧?说碰就碰了?还不是你姐?”
颜煌皱眉打量她:“什么高冷颜值逆天的女神,我呸!说话说得这么脏?”
古夕颜轻笑:“又你做事脏吗?不装处男了?随便就给富婆了?真被包养了呗?”
颜煌点头:“今时今日我的身份地位和知名度影响力。谁配包我得累死她。”
古夕颜疑惑:“那就是自愿的?”
颜煌不耐:“不用你管。摆正自己的位置……”
古夕颜凑过去:“那还说什么?既然已经破了,你和小嬴是分开了吗?那我呢?”
颜煌出神片刻,看着古夕颜:“你去等我吧。晚上我去见你……”
古夕颜轻哼一声起身,人气其他的不说,颜值和气质以及身材这一块,真是捏得死死的。一点余地不给其他女艺人。
摇曳着就走了。和其他艺人打招呼。
倒是那边看着的五美,姚欣戳着饭没吃,而是突然询问凌珑:“珑姐,你和颜煌到底什么关系?即便不是情侣也已经不是普通朋友了吧?你怎么还容忍他和别的女人一起?你就不嫉妒?”
“呵。”
凌珑笑没说话,倒是王梓雯开口:“姚欣。是你自己代入凌珑了吧?不过前提是,是有资格嫉妒啊?”
姚欣撇嘴:“男人劈腿还这么公开……”
梁粉开口:“那你信不信上赶着的女人更多?还未必排的上?”
姚欣叹口气:“什么世道啊?”
姜欣开口:“就这世道。老实男人女人看不上,很多女人看得上的,明知道身边围着很多还要够着。分配不均。”
“姜欣姐!”
姚欣不敢置信:“你也是女人,你这么说?”
姜欣冷笑:“不是事实吗?女人男人都一样,没人争没人抢的都不要。”
看着凌珑:“以前颜煌自己就隔绝女人的心思,现如今终于开了一个口子,就怕决堤。”
凌珑平静开口:“决堤才好。”
轻叹低头:“我就怕他犯倔谁都不要。”
“我的天啊!!”
王梓雯赞叹后退:“我觉得我就够能接受现实的了,实在想不到现在什么情况?你这还主动给他拉拢女人送过去?”
凌珑笑:“用吗?”
王梓雯语气一滞,皱眉沉思:“颜煌一定是出什么事了。不然不会变化这么大。他要是想的话不用现在,一年前甚至两年前就可以。那么多绯闻传出去……”
看着姚欣:“和你也有过吧?”
姚欣没说话,目送古夕颜离开。摇头开口:“怪不得我妈说娱乐圈乱,让我不要太沉浸,拍戏就好。”
“少来。”
梁粉看着她:“还用你母亲说?你自己见得少吗?这种事就看自愿呗,不用非得娱乐圈,其他职场其实干净不到哪去。”
姜欣站起:“不行,负能量太多。”
说完就走了。
王梓雯开口:“个拍个的戏,各自都有各自的日子要过,谁都不容易。活明白自己就行了。”
倒是凌珑看着姚欣:“马上颜煌戏份结束,你俩要进组琅琊榜2了是吧?”
“珑姐!!”
姚欣双手交叉后退:“别打我主意,大不了我退圈,我也不受你压迫。”
“呵呵。”
凌珑笑。
反倒是王梓雯看着姚欣:“我打赌你跑不了。你现在只是下不来台而已。”
姚欣哭笑不得看着几人:“他和珑姐一起,还有古夕颜,更别说有个嬴雪白。然后你们为什么都觉得我和他还能发生点什么?”
王梓雯笑:“你知道为什么?我告诉你。”
姚欣坐下看着她。
王梓雯探身:“虽然这么说啊。对我们女性特别不尊重,但却是事实。美女不管什么家境背景地位,都是资源的一种。都是男系社会里被挑选和支配的对象。一夫一妻制只在法律上成立,可是从古至今到现在从来没有彻底消除在历史中。只是换了一种形式。”
梁粉开口:“其实古代一夫一妻制也是成立的,因为除了一妻,其他都是妾侍。甚至可以买卖的,法律承认的妻子才是。只不过现在都养在外面,算外室,不像以前都放在一个家里。”
“这话题……”
王梓雯笑:“太过猛烈,我这生过孩子的都没你们没结婚的猛。”
几人都笑,也说明女人在一起谈论的,没有比男人素多少,有时候或许更劲爆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