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vk4i2优美都市异能 大唐再起 線上看-第七百三十九章條件鑒賞-due4r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
“吴越国胆子那么大?”
事实上,待得知缴获吴越国的贡奉后,李嘉先是吐出了这一句,然后又说道:
“其财货,到底是多少?”
“回禀陛下,铜十万贯,绢布十万匹,听闻还有十万石粮,还未运送!”
一旁,吴青脸色不及以为那么阴沉,眉角甚至还散发出一点得意,这次捕获吴越国的上贡中原,可是射声司的手笔,他也因为离开长沙近一个月,专门在江宁府守株待兔。
李嘉则计算了一下,十万匹绢约莫二十万贯左右,粮食顶多三四万贯,也就是说,吴越国上贡给中原近三十四万贯货物。
虽然不及南唐当年百万贯的货物,但人家是主动的,与其被动根本就是两码事。
“果然,吴越国还是太有钱了!”
李嘉感慨了一下,随即说道:“这笔财货,你送一半入内库,其余的就留着吧!”
“谢陛下隆恩!”吴青脸上更是欢喜,这可是一项不小的收入。
“这是你应得的!”
这笔钱虽然多,但与少府寺收入相比,小巫见大巫了,李嘉为鼓励其主观能动性,自然浑不在意,反而幸灾乐祸地说道:
“少了这笔进项,想必宋国必定恼羞成怒,哈哈哈哈!”
“吴越国竟然一臣奉二主,一妾侍二男,简直是胆大妄为,丝毫没有把朕放在眼里!”
随后,李嘉脸色一变,沉声道:“来人,让礼部尚书前来见我!”
“喏!”田福立马应下。
本来李嘉准备召见宰相商议的,按照规矩,的确如此,但作为君主,规矩并不是来约束他的,适当的打破规矩,反而有利于展示君权。
宰相也只是臣子,并不是不可缺乏的存在。
与明清时期不同,此时的六部就是中书门下的执行部门,对于朝政没有建议权,只有执行命令,所以礼部虽然掌管科举要务,以及外交事务,但依旧无足轻重。
礼部尚书彭崧也是如此,在朝廷上如同透明人物一般,皇帝一年也没接见几次,虽然贵为一部尚书,但存在感都不及一府知府。
今次蒙皇帝接见,彭崧实在激动了些,收拾了一番,就急匆匆而来。
待见到这位礼部尚书时,李嘉这才有了些许印象。
其年龄五十来岁,身材瘦弱,较为矮小,身着朝服,好似个老学究,双目有神,显示这位尚书还有上进之心。
此人也是岭南人氏,如同其他的官吏一般,从神武元年至今,已经当了好几年的尚书,如果不出意外,他还能干上几年。
“你且看看!”李嘉让人将吴青的奏本与他看去,随口说道。
“微臣惭愧——”看完后,彭崧口中言语着,但脸上却毫无表情,反而颇为振奋地说道:
“吴越国如此逾矩放肆,一臣奉二主,其必定是不明事理,对于中原还难以割舍,若不惩治,其必定越发放肆,其他属国,也会跳跃,朝廷威望毁于一旦!”
听其言,李嘉嘴角不免动了动,想要言语,又收了回去。
如今大唐百万人口以上的属国,吴越、大理,以及遥远的真腊国,高丽、渤海、日本,这三个大国则毫无朝贡的意思,也勉强不来。
吴越国两三百万人,的确是庞然大物了。
“咱们也不是粗鲁不明事理的,先礼后兵还是懂的!”李嘉施施然地说道:“你们礼部先派人过去呵斥一番,看其是否有愧疚,弥补之心,若是不然,哼哼,我让吴越国主见识一番什么叫围城打援——”
“陛下英明!”彭崧立马赞叹道:“不知朝廷可有什么条件?”
“条件啊!”李嘉思量了片刻,言语道:“首先,其定要与中原断绝联系!”
“其次,每年朝贡之物,翻一番,吴越国有的是钱,想必不会在意这些!”
“随之,让吴越国主改回钱弘俶的名字,都断绝了,还避讳那弘字干嘛?”
“再之,吴越国须得割让中吴镇与我,不得拖延——”
“最后,明年正旦,吴越国主最好前来觐见!”
彭崧听到这个要求,眼皮不住地跳动着,这四个要求,一个比一个过分。
与中原断绝关系是最简单,贡奉翻倍,这可是一大笔钱,若是计较,总数约莫可达一百四十万贯,几乎是大唐一府之地的赋税。
改回钱弘俶,其实与断绝关系一个道理,没了朝贡关系,自然不会避讳赵匡胤他父亲赵弘殷的弘字。
第四个要求中,中吴镇乃是军镇,虽然没有多少百姓,但地理位置极为重要,其临近常州,与中原泰州、通州隔江而望的军镇,更是吴越国与宋国临近且具有勾搭的边境。
这要是割让,吴越国不说与中原彻底断绝,但没有接壤的地界,隔绝肯定很大,只能通过海路了。
最后让吴越国主朝觐,几乎是不可能,若是一朝扣押,吴越国就得大乱不可,没有一个人会把生命寄予别人的善心。
“可有希望?”李嘉笑着问道。
“臣,臣必定尽力而为!”彭崧咬着牙说道。
“其实,前两个条件一定要其答应,第五个条件,可以用来威胁,迫其答应第四个条件!”
李嘉随口说道:“朕其实我不想打仗了,毕竟年年出兵,对于百姓而言,也没有好处可言,不战而屈人之兵是最好不过了!”
“也不要你这个礼部尚书亲自出马,派遣一郎中即可,只要把朕的这个要求达到就行了!”
“喏——”皇帝都这样说了,彭崧能干嘛,只能应下。
这边,待钱俶得知贡奉被劫掠后,背后瞬间就出了一层冷汗,连忙召见几位宰相。
“若是唐国发兵来攻,可如何是好?”
哪怕再迟钝,钱俶也知晓自己这般首尾两端格外的惹人厌,政治上的后果极其严重。
甚至,若是唐国派兵攻打,理由都名正言顺,自家天然理亏。
“唐国去年兴兵两地,耗费大量的国力,再是用兵,怕是难矣!”
吴程谨慎地说道。
虽然他兵败与润州,丧失大军,但好歹政治地位高,宰相的位置依旧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