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小說

gks44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愛下-321. 這個遊戲策劃不簡單讀書-yi0wy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
苏安然算是明白了。
他决定开启天灾模式就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而且还把这群精英玩家召唤过来就更是一个错误中的错误。
君不见,这群玩家都是背刺高手吗?
苏安然莫名其妙的就被套上了一个“天灾之主”的名头。
就连赵飞等人,都觉得这群玩家围在苏安然身边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这可是第一纪元时期的大能布下的后手:一个叫‘开发组’的宗门里有位大能,在很早之前就推算出来,幽冥古战场的形成是无法阻止的命数注定,但正所谓九死一生,不管什么样的死局必然都会留有一线生机。
只是这一线生机,不是在第一纪元也不是在第二纪元,而是在第三纪元的如今。考虑到跨越了两个纪元之久,而且幽冥古战场也不是什么易于之地,所以自然需要做一些特殊准备来保护“苏安然”这个应劫之人,毕竟他才是那个能够摧毁幽冥古战场的男人。因为为了避免他过于早逝,自然就必须给予他足够的保护,好让他去完成自己的使命。
所以,开发组制作出了被称为“第四天灾”的命魂人偶。
这些一直处于沉眠状态的秘术傀儡在感受到苏安然这位“天命之人”的气息出现后,也就被唤醒了,并且和苏安然来了一次命中注定的相遇。
苏安然表示,除了自己和玩家们的汇合的确是他刻意安排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可以算是“命中注定的相遇”,但问题是其他那些玩意你们到底是如何脑补出来的?
还能够编得这么有理有据,连我都要相信自己就是那位应劫之人了?
苏安然的目光落在了施南身上。
就是这个男人,让赵飞这些见多识广的修士都相信了他的鬼话。
他发现,施南甚至没有说太多的话,但赵飞就自己脑补完了所谓的真相,而且还对他越发的恭敬了,苏安然当时就倒吸了一口冷气:此子不凡!竟是恐怖如斯!
施南不知道苏安然看着自己的时候是在腹诽什么,但他觉得,既然这个游戏自由度这么高,NPC都有自己的一套思维性格逻辑,那按照天朝传统艺能“花花轿子人抬人”的道理,自己这波刷好感的行为肯定是稳了。
于是,施南露出了一个自认为完美的笑容。
本来这也算是一件挺正常的事情,可施南他忘了,现在他的绰号已经不是“董事长”,而是“懂王”了。
所以他这一笑,其他玩家也就齐齐跟着施南对苏安然露出了笑容。
苏安然直接就打了个寒颤。
甚至不止苏安然,赵飞等一众修士也都跟着打了个寒颤。
十个玩家里,只有两个人捏的脸是属于正常人的范畴:施南和陈齐,其他包括沈月白、余小霜、冷鸟等在内,全部都是各种各样的古神脸、扭曲脸、异形脸,完全就是怎么奇怪怎么来,充分发挥了玩家们的搞事天赋。
所以这其实也怪不得之前咸鱼米饭一脸狰狞的朝着冷鸟冲过来时,会被赵飞等人给杀了。
本来就长得够像怪物了,这狰狞起来……
赵飞撇过头,不忍直视了。
甚至就连江小白等人,也齐齐落后于玩家群体几个身位,实在是看到那副“群英诡笑”的画面太具冲击力了。
江小白就怕自己忍不住,把这些人都当变异怪物,当场就给打死了。
苏安然叹了口气。
自己一时想不开……不对,自己一时没想清楚捣鼓出来的坑,含着泪也必须得填完啊。
于是,他只能开始编任务了。
这次他花费了特殊成就点召唤出来的这批定制玩家,是有时间期限的。
之前苏安然不太理解“本版本有时效性”是什么意思,但在消费完之后,他就明白了。
苏安然可以在一开始就给这些玩家设置一个比较强的模版,比如让他们进游戏时直接就是满级帐号,而且不止是满级,还能够给他们配备一些基础装备,一些职业技能等等,不需要从一级的白板号开始练起。
只不过这种方式,并不是永久的,最多只能维持十天。
十天后,这些玩家就会被踢下线,到时候如果还想继续玩的话,就只能从一级白板号开始了。
这也是为什么苏安然一开始,就给这些玩家打了个“指向性内测”的标题:让你们从满级号开始体验,那就是这一次内测的福利。当然,这一点落在玩家的眼里——尤其是施南的眼里,这就变成了《玄界》这款游戏是在测试打击感、真实性、自由度等等这些游戏核心噱头卖点的内容。
他们玩得老开心了。
觉得这游戏,是真的高自由度,也非常的真实,甚至真实得有些过了头,以至于冷鸟的攻击技能会直接搞死自己人。
当然,系统表示,自己毕竟也不是什么魔鬼,不可能说十天后就真的不让苏安然继续使用这种模式。
如果苏安然想的话,还是可以继续让这些玩家继续使用这一套模版,不用从白板小号练起的。
只不过,系统表示:得加钱,而且这一次就没有打折优惠了。
苏安然看了一下,这群玩家过来后,祸祸了自己好几万的成就点和三百的特殊成就点,他就好气哦。
为什么是三百特殊成就点?
因为这群玩家好歹也还是杀了二十只触手山猪的,帮苏安然赚回了两百特殊成就点——什么?你说打折优惠只消费了四百成就点?帐怎么可以这么算,这个召唤套餐可是原价五百特殊成就点,肯定得算原价才对啊!
不行,得找点事给这群家伙做。
自己召唤他们过来,可不是为了让他们背刺自己的。
只是,为什么这一路下来,居然没有遇到任何一只怪物了呢?
这剧情不太对劲啊。
苏安然一边撸着怀里的幽冥鬼虎,一边满脸的疑惑。
之前赵飞等人在经过这片森林的时候,可是过得非常危险,说九死一生可能有些过,但他们也却是减员了不少人,甚至还遇到一群触手山猪的追杀,险些就要全员扑街了。
而他把这群玩家丢过来的时候,他们也同样遭遇到了触手山猪的追杀,甚至还一度成为了这些怪物的食粮。
可现在?
苏安然左瞧瞧、右看看,这片森林除了显得有些阴森外,也没有什么危险之处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苏安然百思不得其解。
幽冥鬼虎躺在苏安然的怀里,跟着小奶猫似的,然后打了个呵欠,还顺带着揉了揉眼睛。
不过没人看到的是,幽冥鬼虎的小眼神偷偷的瞄了一眼跟在苏安然身边的几人,然后又往苏安然的怀里挤了挤。
瑟瑟发抖。
作为以神魂为食的幽冥鬼虎,它早就看出了玩家的情况与其他人不同。
在幽冥鬼虎的眼里,任何一个人,体内都是有一朵如莲花一般的火焰。
它不理解那火焰是个啥玩意,但它知道只要自己一吼,就能够像吹蜡烛直接吹熄这朵火焰。哪怕就算吹不灭,起码也可以让这朵火焰变小,不会烧得那么明亮,然后它就可以一口闷了。
别说,那味道还真的相当不错。
但苏安然在幽冥鬼虎的眼里,那火焰却是有些不同。
同样是莲花的火焰,但其他人火焰就只有那么一朵,周围的空间都是黑色的。
可苏安然,那却是在一片乳白色的火海上燃烧着的一朵火红的莲花火焰。
它就算能吹灭这朵火焰也没用啊,那一整片火海它吹不动啊。
如果只有一个苏安然也就算了,可现在,幽冥鬼虎却是能够看到,周围那十个新出现的人,他们体内燃烧着的火焰都有一条白色的丝线连接着,就算它能够吹灭这些火焰,也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冥冥中幽冥鬼虎有一种直觉,就算火焰被吹灭,只要这条丝线还在,这些火焰也可以重燃,不管他吹灭多少次,都是在做无用功。
而顺着丝线所延伸过来的方向查看,幽冥鬼虎就看到了所有丝线的尽头都是来自于苏安然。
换句话说,只要苏安然还活着,幽冥鬼虎就知道这些新出现的两脚兽不会死了。
然后,它就绝了逃跑的心思了。
咂了咂嘴,幽冥鬼虎突然有些想念以前想吃就吃,想睡就睡的日子了。
那个时候啊,还在林子里的他,日子过得十分无忧无虑。
虽说林中那些食物味道都不是特别好,但起码还是口吃的,哪像现在连口好吃的都没。
没来由的,幽冥鬼虎有些痛恨那天要不是嘴馋,闻到一股香味就忍不住跑出去的话,也就不会像今天这样了。
对,就是像现在这样的这股香味。
浓郁、芬芳,散发着一股清甜的气息。
咦?
幽冥鬼虎突然睁开双眼,从苏安然的怀里挣扎爬了起来。
它的鼻翼嗅了几下,眼神也渐渐变得凌厉起来。
不止一股气息。
而是好几十股气息。
但真正让幽冥鬼虎觉得棘手的,是在这几十股气息的身后,还有着大量的恶臭。
那是一种彻底腐烂、变味了的气息。
如果说,散发出清甜芬芳气息的食物内心是一朵盛开的火焰莲花。
那么这些腐烂气味的,则是一潭死水里泡着一具肿胀的尸体骸骨。
幽冥鬼虎龇牙咧嘴,朝着有奇怪气息散发过来的方向开始炸毛:你们过界了!
“旺财,怎么了?”
苏安然看着幽冥鬼虎挣扎着跳到地上,开始朝着左侧方炸毛,露出一副“我超凶”的表情,不由得有些好奇的问道。
“汪——”
幽冥鬼虎非常配合的叫了一声。
苏安然露出了恍然之色,然后开始沟通脑海里的石乐志:“它在说什么啊?”
“好像是说,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过来了。”石乐志想了想,然后开口翻译。
苏安然有些搞不懂,为什么石乐志能够听懂这幽冥鬼虎的话,不过那反正不重要,他是真的受够了妖族的“看我手势”的交流方式,现在石乐志能够听懂幽冥鬼虎的话,苏安然自然是觉得轻松不少。
“怎么回事?”赵飞也察觉到了苏安然怀里那只小可爱的异样,再一看苏安然满脸的肃穆,便开口问道。
“有东西过来了。”苏安然神色凝重,“暂时不知道是什么玩意。……不过数量恐怕有点多。”
数量有点多?
赵飞反应过来。
下一刻,召唤煞兵,结阵布防,一套操作行云流水般的迅速完成,所有的修士都在一瞬间就做好了战斗准备。
十名玩家此刻也聚集到了一起。
不过他们距离苏安然等人稍微有一点点距离,因为他们发现,自己等人在赵飞等一众修士迅速布防结阵后,他们的站位似乎就被排挤开来了,未能融入到对方的阵形体系里。
“出什么事了?”
“新剧情。”施南想了想,然后开口说道,“应该是策划准备好的第二阶段测试吧。”
“第二阶段测试?”众玩家不太明白。
“这游戏野心很大啊,没看到刚才主角说了数量有点多吗?这是大型会战的前奏啊!”
沈月白、余小霜、陈齐等一众职业玩家瞬间眼前一亮。
“这游戏真实性相当高,之前的战斗测试你们也都体验到了,所以如果是大规模会战的话会是什么样,你们肯定也清楚了。”施南又一次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镜,“但游戏嘛,终究是要给玩家玩的,而玩家群体数量最多的就是普通玩家了,所以如果战斗难度太高的话,肯定不合适,这就需要我们来进行测试,然后划分成不同的挑战档次了。”
《山海》里是有好几个挑战难度的划分,例如什么普通模式、专家模式、地狱模式、深渊模式等等。
所以听到施南这么一说,其他人立即也就明白了。
“将真实性、自由度,以及NPC的智能逻辑、全新的任务逻辑等等测试,打碎了糅合到我们玩家的个人战,然后再由个人战引申到会战,这游戏的策划人员制作的新手引导体验非常棒,绝对是业界老手了。”施南开口说道,“而且这种完全沉浸式的剧情逻辑和游戏体验,才是真正最好的叙事导向型游戏。”
在施南看来,从游戏宣传片头视频开始,这游戏就在一步一步的引导玩家彻底沉入到这个《玄界》的故事里。
先是从太一谷弟子的强势镜头,表明太一谷这个门派的不简单。
然后又将苏安然成为太一谷弟子的一幕,以春秋笔法略微提及,进行淡化处理。
因为有了前面太一谷弟子的强势进行对比,所以主角加入太一谷的平淡也就增添了更多的伏笔和遐想空间。
之后,幽冥古战场作为这段测试体验的主要剧情,在动画里的镜头也表现出了恢宏浩大的一面,同时也通过主角“苏安然”的那几句话表明了主角的正义感,以及太一谷的行事理念。
然后玩家一进来,就是高强度的作战,让玩家根本无心思考太多的东西,只能顺着主线剧情来展开游戏。
等于是说,从一开始就在催眠玩家快速进入游戏剧情,直接沉浸到游戏剧情里。
而且后面的自由度、真实性等等噱头,也是让玩家自行体验感悟,而不是空口大白话的在进行强调。
甚至,就连剧情进展也是完全符合故事推进逻辑:遭遇战斗-主角解救-结伴而行-爆发会战,从个人战到群体会战,这游戏不仅给玩家带来沉浸式体验,同时也没有忘记游戏最开始的新手引导,所有的安排全部都是顺理成章,一环扣一环,让人完全挑不出毛病和纰漏,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这只是一个游戏。
若非是自己这种绝对专业的评测人员不断强调和提醒自己,恐怕他也早就沉浸到游戏剧情里了。
这个游戏的策划,是个高人啊!
施南一脸的兴奋:好久没有这么让我热血沸腾的游戏了,这个游戏策划不简单,真想跟对方见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