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rh4z3言情小說 大醫凌然-第1232章 值當展示-u6xsr

大醫凌然
小說推薦大醫凌然
“凌然这家伙有点夸张的,技术好的过分,像是练了几十年一样。”魏嘉佑躺在盛源酒店的软床上,拿着手机,跟师兄聊着天。。
他读大学的时候,就被师兄忽悠进了狄院士的团队,并崭露头角,后来读研读博也都是跟着狄院士的团队成员一路读下来的,再留医院和学校,这么些年下来,隐然有继承狄院士衣钵的意思,因此与狄院士的几个弟子关系也处的不错。
院士这种级别的人物,衣钵也是极多的,年轻人想全部继承几乎是不可能的,能继承一部分就很舒服了,但能继承多大的一部分,也是要看各自实力的。
魏嘉佑在研究方面的成绩普普通通,算是卡着年龄过了优青的线,这主要是依靠着团队成员的帮忙,但在临床方面,魏嘉佑的天赋委实超群,也是狄院士最看重他的主要原因。
临床医生最重要的就是临床技术,这才是医学中的显学。
同样,对魏嘉佑在临床方面的判断,师兄也是较为信任的,问道:“他做了什么?”
“几个月的时间,不超过一年的时间,就学会了心脏搭桥,而且做的极好。另外,我今天看了他做的缝合,是给拉坏的大血管做补缝,缝的……极好。”魏嘉佑一时想不到别的形容词,就用极好来形容,倒也说的明白。
师兄有些听明白了,唔的一声,笑道:“跟你几个师兄比怎么样?”
魏嘉佑没有立即回答。
手机间的电磁波缓缓辐射出尴尬的气息。
“凌然这么强?”师兄有些意外的问了出来。
“从我看到的情况来看,凌然的临床是真的强。”魏嘉佑缓缓的吐了一口气:“要不然我说夸张呢,说实话,从他的年纪和经历来说,不应该的。”
“技术好,有什么应该不应该的。”师兄隔的远了,反而觉得理所应当。
魏嘉佑心道,那是你没有亲眼看到。
“你的肝移植准备的怎么样?要在云华来个一鸣惊人吗?”师兄笑呵呵的转了点话题。
魏嘉佑的脸上立即露出了笑容,自家师兄就是这一点好,知情识趣,懂得挑动团队成员的那根软筋,这也是临床一般科研也一般的师兄在团队里的生存之道呢。
“肝移植没什么问题了,这边也联系了媒体记者,另外,云医的普外科也很支持我们,不过,一鸣惊人也称不上……”魏嘉佑哈哈的笑了出声。
“这不是一鸣惊人,什么是一鸣惊人!”师兄知道魏嘉佑是在谦虚,配合的追上去赞:“我一直都说,嘉佑你的技术好只是一方面,就像是你说的那个凌然,技术好不好,都只是一时的,以现在的技术的发展趋势,像你这样子,能够快速学习和更新技术的医生,才是最重要的……”
“你忘了咱们刚才说的,凌然刚学的心脏搭桥……”
“那个不算,谁知道他偷摸摸的学了多久了,你学肝切除,再到肝移植,这个过程我都看在眼里的,不用说跟昌西的人比了,全球范围内,你这个速度都可以了。”师兄像是名政委似的,小声的安慰着魏嘉佑。
狄院士的团队生活就是这样,如魏嘉佑这样的小兄弟能冲能打,但也需要年长的师兄们的护持。而年长的师兄们加入团队时间早,资历深,天赋可能差一点,那就蹭蹭师弟们的热度,蹭蹭师弟们的文章,需要的时候还可以请师弟们出手帮打,也有一番快乐和开心。
魏嘉佑握着手机,只觉得心里略有些暖和。师兄的医术也许不能跟自己比,不能跟凌然比,但说话好听,也是团队里的一发粘合剂。
“不过,师兄你有空可以过来看看凌然做的心脏搭桥,这家伙的手术,还是有些花头在里面的……”魏嘉佑的情绪缓和了,不由来了一句。
电话另一头的师兄哈哈的笑道:“你不说我也准备过去云华一趟的,但不是看凌然的手术,是看你的肝移植。”
“我的肝移植有什么好看的……”
“你这家伙,昌西省都没怎么做过肝移植吧,你这也是为他们填补省内空白了呢。我看老板的意思,说不定真的让你开展肝移植的手术呢……”
“真的?”
“开个项目总没问题的,不开白不开,对吧。”
“我本身还是更想做心外,肝移植只是……”
“不影响你平时的工作,你总是要评杰青的嘛,不能光守着心外的一亩三分地,工作范围扩大一点,老板也好帮你运作。”师兄一说这个,魏嘉佑立即就认了下来。
在中国的科研体系下,简称杰青的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项目,是仅次于院士的重要台阶,也是成为院士的必由之路,与长江学者,万人等平行项目统称为“大帽子”。
目前来说,只有在48岁前抢到了大帽子,才有成为院士的资格。
到最后,可能只有低于10%的杰青,能够真正成为院士。
不过,即使不能成为院士,杰青所能带来的资源也是极其庞大的。不管是想要做985高校的二级学院的院长,还是想要在顶级医院里站稳脚跟,杰青都是最锋利的茅,最坚固的盾。
即使魏嘉佑的医术极好,他也必须要参与到抢帽子的游戏中去。
这是中国的学者们都不得不参与的游戏。最顶尖的学者争取院士的头衔,一流的学者抢杰青,长江,千人等大帽子,年轻的学者还有优青,青年长江,青年千人等小帽子可抢,也必须抢。
如果不抢帽子,抢不到帽子,别说在学界里不好混,就是在自家的团队里,都会有许多麻烦。
魏嘉佑赶在35岁前拿到了优青,不算早也不算晚,距离杰青的截止年龄虽然还有13年,但说实话,现在开始准备,已经不算早了。
学者们最擅长的,就是隐忍不发布长局了。
魏嘉佑挂掉电话,对科研的烦闷一闪而过,脑海中不自觉的开始转悠起明天的手术来。
一场顺利的,优质的,高难度的手术,能够打破一切壁垒,这是魏嘉佑多年实践的经验。
他相信,明天的肝切除手术,也会帮助自己,继续开拓道路,竖立形象。
“明天,我要擦双倍的古龙水。”魏嘉佑思考着手术与形象,渐渐陷入了梦乡。
一只蚊子盘旋在酒店的阴暗角落中,犹豫着,犹豫着,最终,义无反顾的飞出了卧室。
就为了一口吃的,不值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