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ev1la好文筆的小說 木葉之賊手 起點-第五百六十五章 剝奪權利讀書-f6afy

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
暗部忍者行动迅捷地穿过森林,来到郊外的某处看似寻常的地方。
而在这之前,脱下御神袍、露出一身战衣的猿飞日斩,已经提前赶到了这里。
一名名暗部忍者出现在树上,看到猿飞日斩的身影停下脚步,纲手则是直接现身,纵身跃下落在了猿飞日斩的身旁。
“村子发生了什么事?”猿飞日斩眯着眼睛,明显已经有了猜测,此刻只是为了确认才出口发问。
“一伙自称炎阳忍村幸存者的家伙前来复仇,大肆破坏了一番,大概损失了三条街道、几十平民、三名忍者,财产另计不提。”纲手随口说着走到猿飞日斩的身旁,并肩看向前面的空地处,那里隐藏的入口当然瞒不过她的眼睛。
“炎阳忍村?”猿飞日斩念了一句,旋即就摇了摇头,已经显露苍老之色的面容上浮起一抹低落无奈,不过旋即就收敛好了情绪,抬起手来示意了一下,然后对着前面一挥。
得到命令手势,暗部忍者立即冲出,破除掉根部基地入口布置的幻术,迅速一拥而入。
阴冷的桥梁上,几名根部忍者错落各处,团藏独身立在桥的中央,神情一片淡漠。
嗖!嗖!嗖!~
冷风因瞬身术的破空而凌乱,桥梁的一半顿时被暗部忍者占据。
一股剑拔弩张的气氛在空气中迅速凝结,猿飞日斩与纲手从桥的那边走了出来。
“都结束了,团藏。”面对昔日的伙伴,猿飞日斩心情复杂地叹息道:“不要再做出会令你后悔的事。”
“哼!输了就是输了,老夫输得起自然放得下。”团藏冷哼一声,虽然不甘却依旧腰杆挺直。
“这样最好。”猿飞日斩闻言长呼一口气,抬手对暗部忍者们发出代表‘克制’‘按兵不动’的手势命令,然后缓步走到团藏的身前。
“你要怎么处置我,猿飞?”团藏语气冷淡地发问,完全不像是失败者该有的模样。
纲手在旁不满地撇撇嘴,以前她也就是觉得这个老家伙阴险,可这次先是派十天干截杀三代火影,后又驱使不知名的家伙算计她,却真是刷新了她对团藏的看法,所以想到对他的处置方法,就感觉一阵不爽。
“卸下全部职务,尤其是要交出根部的掌控权,然后……暂且隐退吧。”猿飞日斩终究顾念旧日的交情,无论是安抚还是为了能让团藏接受处置,他的措辞依然给团藏留了一丝希翼。
“交出根部?”团藏皱起了眉。
“没错。”猿飞日斩语气强硬道,“考虑到你做过的那些事情,根部这样的力量不能再由你掌握了,这件事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团藏深吸一口气,独眼神色冰冷地看着猿飞日斩,沉声道:“可以!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你现在没有提要求的资格!”纲手忍不住发声道。
团藏看了她一眼,仿佛完全没有放在眼里,又看向略有犹豫之色的猿飞日斩,面色严肃地道:“新的根部掌管者,必须是出身根部之人。保持与暗部的分割和独立性,隐藏在更黑暗的地方行事,那才是木叶根部!”
“呃……好。”猿飞日斩与纲手对视一眼,然后不动声色地点头道:“可以,我答应你的条件,不过人选必须由我来挑。”
团藏疑惑地看了眼猿飞日斩,没有想到竟然如此容易,至于人选由对方挑,他没有任何意见,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
这时猿飞日斩表情忽然严肃了起来,又稍微走进了一些,盯着团藏的眼睛,低沉着嗓音道:“还有一件事。”
团藏眼皮微抬,眼底浮起一抹讥讽,开口道:“甲?”
“那孩子是怎么回事?”猿飞日斩听到‘甲’这个十天干第一的序号后微怔了一下,看了眼面色淡然的团藏,显然也猜到了团藏对那个木遁少年的期望,此刻语气稍微平缓了些。
“一个意外。”团藏简单说着,下巴微扬,嘴角翘起一抹讥笑,对视着猿飞日斩的眼睛道:“这个问题你问不到我身上,至于该去问谁……猿飞,你应该心里清楚。”
听到这话,猿飞日斩不由得眉头紧皱,眼神变幻了几下后想到了什么,仿佛忽然身上压下了沉重的负担般,本就瘦小的身体又低了一些,转身朝着桥头走去。
“带团藏长老离开这里。”纲手听到团藏的话语,也想到了些事情,冷冷地瞪了眼团藏后转身追向猿飞日斩落寞的背影。
“是!”几名暗部忍者跃到桥上,为首的忍者对团藏道:“团藏长老,请跟我来。”
“哼!”团藏冷哼一声,却是并未反抗。
既然他在此等待猿飞日斩等人到来,该吩咐的事自然已经吩咐完了。
他料定了猿飞日斩会剥夺他对根部的掌控权,所以即使猿飞日斩不同意他的要求,他做的那些布置也足以在将来的某时某刻,重新掌握一支堪称精锐的忍者队伍,现在已经是对他而言最好的局面了。
……
火影楼。
猿飞日斩脱下战衣,换上一身常服,然后看着办公桌上堆积如山的待处理文件,本就难看的表情顿时更黑了。
纲手在旁不好意思地一笑,毕竟她都预定第五代火影的位置了,结果现在火影办公室里堆积了这么多文件没处理,见到了多少有点惭愧,不过……也仅此而已了。
“纲手啊。”猿飞日斩无语地看了眼纲手,叹了口气后眼睛一转,语气深沉道:“接下来火影的担子就要交到你的肩膀上了,这可不是什么轻易就能扛起来的,所以在那之前,我会对你多加教导的,嗯,就从现在、从这些文件开始吧。”
“啊?!”纲手那点惭愧顿时不见了。
“这对你接手火影的重担有帮助的,就当提前适应一下了。”猿飞日斩点燃蓄好烟草的烟斗,点燃起来深吸了一口,然后悠悠吐出,淡蓝色的烟雾中,他神色落寞道:“刚才团藏说的,你听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