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新聞

江蘇師大肺結核事件:病例如何發現?校方是否瞞報?

江蘇師大肺結核事件:病例如何發現?校方是否瞞報?

新華每日電訊10月19日消息,近日,位於江蘇徐州的江蘇師範大學科文學院(獨立學院),被曝有22名學生診斷爲肺結核,引發輿論關注。

22名病例發現時間爲何跨度一年多?校方是否瞞報導致防治不力?疫情通報如何兼顧個人隱私和公衆知情權利……帶着這些輿論關切,新華每日電訊記者走訪事發學校和屬地疾控、衛健等部門,還原事件發生始末。

歐盟與加拿大誣稱中國任意拘押外國公民 中方迴應

記者調查發現,這起事件折射出部分高校和基層疾控部門,應對突發疫情的能力不足。此外,這起事件還暴露出肺結核防治篩查診斷週期長、預防性服藥依從性低等共性難題。

病例發現時間跨度一年多

最近一年多,江蘇師範大學科文學院陸續有22名學生診斷爲肺結核,另有43名學生胸部CT影像異常——10月14日,江蘇師範大學對外發布了一則300多字的情況說明。

但這份說明並未打消外界的質疑。記者梳理髮現,網民關注較多的問題是:病例發現時間爲何跨度一年多?第一起病例又是怎樣發現的?

庫裏下季或損失1720萬薪資 塔圖姆評論:我的天吶

“第一起病例由生源地疾控部門上報”,徐州市賈汪區疾控中心副主任吳雲俠接受採訪時稱,去年9月6日,他們接到徐州市疾控中心通知,當地高校科文學院學生何某某,暑假期間在淮安市第一人民醫院被診斷爲肺結核。

區疾控中心立即通知了校方,並對何某某所在的軟件學院兩個班級91名密切接觸者,組織開展第一輪篩查,但未篩選出新增病例。

白馬股10月驚魂:多股閃崩 個股輪流被”打板子”

在後續三輪大規模篩查中,陸續發現新病例。最後一輪篩查在今年9月復學後,發現另有43名學生CT影像異常。

馬天宇獲30個安保護送被指耍大牌 迴應:背口好鍋

吳雲俠說,2019年年底,學校了開展第二輪和第三輪篩查,人數分別爲1296人、3450人,共發現7例新增病例。

今年1月至8月,雖因新冠肺炎疫情未開學,但陸續接到生源地報告11例病例。9月1日秋季開學復課後,接到生源地報告3例病例,校方隨即開展了第四輪篩查。

此次篩查範圍,覆蓋當時所有在校學生、教職工,共計4868人,未發現新增病例。

爲減少漏診率,第四輪篩查後,區疾控中心還對160名前期檢查中結核菌素試驗強陽性及重點班級的師生開展CT篩查,共發現43名學生胸部CT影像異常,需進一步診斷。

隨後,這43名學生被單獨隔離觀察。根據疾控專家建議,除4名學生由家長接回家庭所在地定點醫院診療外,其餘已在徐州市傳染病醫院住院,等待進一步診斷。

截至記者發稿,確診的22人中有7人已治癒復學,剩餘15人休學在家治療,情況良好。

15日傍晚,記者來到科文學院所在的潘安湖校區,走訪了教學樓、宿舍、食堂等公共場所,看到學生都戴着口罩,上課、就餐等活動未見明顯異常。據科文學院院長費春介紹,目前學校教學秩序基本正常,沒有停課計劃。

學校雖正常上課,但有不少學生心存擔憂。多名受訪學生表示,雖然病毒消殺、科普宣講比以前更爲頻繁,但難免還會擔心被感染。

疫情如何通報是個老問題

平行進口18款寶馬X5降價促銷價格

記者調查瞭解到,今年秋季入學以來,有學生在校內論壇匿名發帖,質疑學校篩查不徹底、檢測不準確、疫情不通報。

“周圍同學看到這些信息開始恐慌,有的還向相關部門舉報、聯繫媒體。”一位不願具名的在校生稱,學校曾要求出現確診病例的班級保密,在媒體關注之前,一直沒有通報確切病例數。

費春表示,學校雖然陸續收到了當地疾控部門的病例告知書,掌握確切病例數和病患情況,但按照相關規定,學校無權發佈通報。當有學生質問,爲何要接受結核菌素試驗篩查和胸片檢查時,只會告知他們學校出現了肺結核病例。

吳雲俠介紹,大部分傳染病沒有要求一定要向社會公佈,甲類或乙類傳染病甲類管理由政府部門發佈,例如新冠肺炎。其他的如乙肝、水痘、麻疹、肺結核等傳染病,未規定必須要發佈,但要求及時報告登記、開展防控。

“疫情如何通報是個老問題”,江蘇省疾控中心副主任陸偉說,基層和疫情發生單位能不能公佈,什麼時候公佈,什麼情況下公佈,有時找不到依據。

新能源汽車下鄉四川成都站啓動 冀延續旺盛需求

陸偉介紹,按照傳染病防治法等法律規定,目前各省衛健部門每月會按期公佈各類傳染病病例數字,其中也包含了肺結核的病例數。

歐盟與加拿大誣稱中國任意拘押外國公民 中方迴應

疫情通報程序難以拿捏的背後,是個人隱私、集體恐慌、知情權利等多種影響因素難以兼顧的現實。

“大多數患者都有很強的病恥感,不願讓別人知道自己得了傳染病。”中華預防醫學會社會醫學分會主任委員、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公共衛生學院教授盧祖洵表示,肺結核等傳染病患者和家屬,會擔心遭到歧視和社交孤立。

《刺客信條:英靈殿》新情報公佈

“由於肺結核治療時間長,對在校學生來說,患病意味着要休學隔離一兩個學期,重返校園後,日常生活和社會交往也會面臨壓力。”盧祖洵說。

陸偉認爲,肺結核雖然是可防可治的常見疾病,但畢竟是傳染病,公佈病例時會考慮是否合法合規,是否會引起心理恐慌,更擔心出現造謠傳謠。“如果學校爲了疫情防控,將所有具體病例信息告訴學生,不排除其他同學會產生心理負擔,甚至出現造謠傳謠現象,如何把控確實兩難。”他說。

作爲科文學院疫情防控第一責任人,費春坦言:“作爲院長怕引起恐慌,不能隨便發佈病例信息,但學生有知情權,我們也很爲難。”

校園肺結核發病率有上揚趨勢

作爲全球30個結核病高負擔國家之一,當前我國結核病防控形勢仍然嚴峻,每年新報告肺結核患者約80萬例,位居甲乙類傳染病第2位。

【微特稿·社會與生活】莫斯科市民最快下月可接種新冠疫苗

近年來,校園肺結核發病率有上揚趨勢。陸偉表示,與全國情況一樣,2015年至2019年,江蘇省結核病發病率總體呈下降趨勢,但學生髮病率有所上升。

魔笛成皇馬超級替補 明夏合同到期 米蘭雙雄緊盯

此次科文學院發生聚集性肺結核疫情,其發病率不僅明顯高於總人羣發病率,還高於同一人羣發病率。對比國家衛健委2018年公佈的肺結核發病率指標,該校13個月發病率爲22/4868,高出7倍有餘,若與2019年江蘇肺結核登記發病率相比較,則高出2.8倍。

“每年校園肺結核疫情,有超過80%發生在高中和大學,除人羣密集度高和學習壓力大,其他原因還未確定”。陸偉介紹,雖然醫學界還沒有定論,但這部分學生肺結核多發原因可能有以下三個。

首先,可能由學生自身免疫特點所致。目前結核病發病有2個高峯年齡段:第一個年齡段爲15歲至22歲,15、16歲發病率上升,17、18歲後開始下降,到了22歲後趨於穩定;第二個年齡段爲55歲以後,年齡越大,發病率越高。

其次,可能與暴露機會增加有關。“小學生和初中生的生活接觸面小,主要在學校和家庭”,陸偉說,而高中生尤其是大學生,接觸面更廣,暴露機會增加,“到了大學能接觸來自五湖四海的同學,易發生交叉感染。”

再者,可能是疫苗保護失效期所致。新生兒出生24小時內接種卡介疫苗,能有效預防兒童結核病。最新研究發現,疫苗保護時效可以達到15年。這意味着到了16歲以後,疫苗失去保護作用,而16歲正是上高中的年齡。

此次江蘇師範大學科文學院的高發病率,也反映出結核病防治篩查診斷週期長、預防性服藥率依從性低等共性難題。

徐州市賈汪區衛健委工作人員李榮蘭介紹,結核病隱匿性強,不易發現,現有檢測手段有限,不具備快速診斷技術。例如,檢測準確率較高的痰培養方法需要耗時4至8周,而常用的篩查方式結核菌素試驗檢測爲強陽性,也不意味着一定發病,陰性也不能排除不發病。

“一些學生及其監護人擔憂預防性藥物有副作用,導致預防性服藥依從性不高,這也增加了患病、感染風險”,吳雲俠說,若不服用預防性藥物,結核菌素試驗檢測爲強陽性的人羣中,大概10%的人有發病風險。

“不少學生抱着僥倖心理,加之擔心有副作用,往往不服用預防性藥物,這也是校園肺結核防治的一大難點。”吳雲俠告訴記者。

恢復中軸線景觀視廊,北海醫院、東天意市場啓動降層改造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需要定期複查的學生沒及時複查,是此次診斷病例較多的一大原因。陸偉說,今年2月份,當地疾控部門曾通知學校,3月份要組織此前篩查檢測中,結核菌素試驗爲強陽性的學生複查,但學校上半年一直未復課,一直到秋季開學才得以開展這項工作。

這次事件也暴露出聚集性疫情出現後,基層疾控部門和高校應對能力短板。

吳雲俠、李榮蘭等認爲,新冠肺炎疫情期間,仍需依照要求開展肺結核疫情防控,加強強陽性學生預防性服藥監測和勸服工作,建立晨檢制度,對因病請假的學生進行病因跟蹤。發佈疫情通告時,應儘可能詳細清晰準確,減少在校學生質疑。只有澄清事實真相,才能對衝謠言誤導輿論的負面影響。

陸偉表示,需要進一步明確疫情通報的法律依據和操作辦法。建議國家在下次修訂傳染病防治法和出臺實施辦法前,組織相關領域專家對疫情通報的時間節點、內容範圍進行充分研討。在平衡個人隱私、社會恐慌、知情權利的基礎上,出臺操作性強的細則和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