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9quvd精彩言情小說 你跑不過我吧 想枕頭的瞌睡-第750章 現在下手會不會太晚?閲讀-jduzt

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
慕远一路回去,心里也挺无奈的。
刚才成哥的疑惑他能看不出来?可看出来了也没办法,他说的是实话呢,不能骗人不是?
难道说自己因为把苏大记者当吉祥物,心里愧疚?所以做点菜补偿补偿?
亦或者说自己因为合租没给钱,所以主动承担做饭的活儿?
这些因素虽然有,但绝对不是主要因素。
主要的原因,就是慕远自己把自己的嘴给喂刁了,吃外面的饭菜越来越觉得是味同嚼蜡。
之前那一壶刀削面倒还没什么,对慕远的口味也没多大影响,可现在几顿川菜吃下来,那是真香……
抛开心头的杂念,慕远在距离南湾印象不远的一处超市里扫荡了一番,然后才优哉游哉地回家。
嗯,虽然那不是他的家,但感觉确实像是回家。
走到门口,慕远熟练的取出钥匙,打开房门。
下一秒,慕远直接愣住了。
“呀,你怎么回来了?”一声惊叫从里面传出。
慕远嘴唇翕动了两下,以一种无比淡定地语气说道:“回来做饭!”
说完,他以正常的动作、正常的姿势换掉鞋子,然后以正常的速度进了厨房。
现场只留下了一个人,苏大记者——穿着吊带装、露出雪白大长腿的苏大记者。
她整个人呆愣在那里,心情无比复杂。
被看光光了?
吃亏了?
可你那副全然无视的样子算怎么回事?
emmmm……刚才慕远说什么?
回来做饭?
呀,又有口福了……
这些念头不断地在苏瑾秋脑子里盘旋,使得她的一张俏脸像是在演川剧一般……
而此刻,进了厨房的慕远,表情稳如老狗,但内心却是慌得一批。
“再短一寸!那吊带裙再短一寸……”
“妖精!”慕远这样想着,将刚买的菜放在了案桌上,然后开始有条不紊地干活。
虽然脑子里不断地浮现出各种美好的画面,但他手头上的动作却是丝毫不乱,毕竟,大师级川菜烹饪技术不是吹出来的。
这时,稳定下来的苏瑾秋在门口晃悠了一下,刚刚平复的心情差点又没绷住。
奶奶个腿的,你这混蛋哪怕表现出一点点惊恐、惊吓、惊骇、惊……艳,也行啊,完全像是没事人一样,当本姑娘不存在吗?
可惜她满腔怨念没法发泄,目光落在慕远摆弄的那些食材上,心情莫名地又好了许多。
“算了!不与你一般见识。”
苏瑾秋一溜烟地跑进了自己的卧室,不几分钟又跑了出来。
衣服换了,原本的卡通吊带装转成了性感……吊带装。
只不过长度比刚才长那么一截,白花花的大长腿多了那么三五厘米被遮在了裙子下,看起来甚是可爱。
慕远不经意地扭头瞄了一眼,然后回头继续忙活自己的事情。
“这妖精,脑子不好使吧?”
“这换与不换有什么区别?”
“除了颜色和花纹有所区别……”
“这是……故意勾引人吧?”
苏瑾秋在一旁嚷嚷着帮忙捡菜、洗菜什么的,忙得不亦乐乎。
半个多小时过去,一大桌热腾腾的饭菜就算完成了。
苏瑾秋欣然落座,径直坐在了慕远的对面。
原本以前他们也是这样坐的,不过今天对慕远来说,诱惑力着实大了些。
“妖精!”
慕远内心一边嘀咕着,一边又感到一些窃喜。
他情商低是没错,但又不傻,嗯,就是这样……
……
慕远手里拎着三个保温盒下了楼,里面装了饭菜,满满当当的。
到地下停车场,将保温盒放到副驾驶,慕远便开着这辆二手捷达朝着市局赶去。
其实之前慕远虽然说要给成斌送饭菜,自个儿也没太当回事,能送则送,不能送就算了。
男人之间,没那么多矫情。
可现在他是非出来送不可,因为他担心自己在家里待太久可能会犯错误。
这是肯定不行的。
没过多久,慕远便开着车来到了市局,他直接拎着三个盒子径直去了重案大队。
运气不错,成斌三人还呆在值班室,正讨论着今天的几个案子。
这也算是重案大队的传统了,案子破了就得总结,看看哪些地方做得好,哪些地方还有差错。
这种总结对于一般的办案单位来讲没多大意义,但对西华市重案大队来说却不是这样的。
没办法,案件数量够多,破案数也够多,如此大的样本库,足以从中找出一些规律性的东西了。
听到慕远进来的脚步声,成斌三人相继抬起头来。
“慕队,你还真带了饭菜?”成斌顿时变得很惊讶。
慕远悠悠然地道:“成哥,我什么时候撒过谎啊?”
成斌狐疑地抬起头来,略有些担忧地问道:“这个……能吃吗?”
慕远直接将三个保温盒往办公桌上一放:“你们随意。如果不想吃,可以给二毛。”
说完,慕远潇洒地走了。
留下成斌三人在值班室里面面相觑。
范义通嘟囔了一句:“我咋感觉……刚才被慕队给骂了呢?”
“饭桶,你应该自信点,把感觉二字去掉。”蔺晴扑哧一笑。
“吃不吃?”成斌一瞪眼,看向二人。
范义通瞅了一眼那三个透明的保温盒:“看成色应该……能吃吧?要不……试试?”
成斌直接道:“行!你先试试吧!”
范义通倒也没推辞,这里也没他推辞的余地。
以身试毒这种事儿,肯定不能让领导来干不是?所以成指导就可以排除了,剩下蔺晴……算了,这么娇滴滴的一个妹子,还是别为难对方了。
范义通拿出舍身取义的勇气,打开了一个保温盒。
“闻起来挺不错耶!”
范义通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筷子。
夹了一块家常豆腐放进嘴里,然后……他整张脸都变了。
“呃……不好吃!”
说完,范义通又夹了一块辣子鸡的小鸡肉丁。
“也不好吃,太辣了!”
然后范义通又开始夹其他的……
一开始成斌和蔺晴还真相信了范义通的话,可见他把几样菜全都试了一遍后又开始夹第二轮,口上还一直说着不好吃,他们就算脑子少根筋也看出情况不对了。
蔺晴直接动作麻利地打来了另外一只保温盒,先试探着吃了一口。
下一秒,蔺晴怒了。
“范义通!你这混蛋!”
范义通在蔺晴的注视下,瞬间化作灵活的胖子,躲在了办公室的角落,静静地享受着美食。
成斌看着二人这表情,哪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过他还是有些疑惑,就算慕队做出来的饭菜很好吃,你们也没必要表现得这么夸张吧?
他这样想着,也跟着打开了最后一只保温盒。
吃下一口家常豆腐,一股悔意瞬间从成斌心头冒气。
“自己咋就这么最贱呢?刚才吃那么饱干嘛?不是说好了垫吧垫吧肚子的吗?”
现在好了,看着这一大盒的美食,估计……会撑着。
算了!撑着就撑着吧!不吃肯定是不行的。
这样的念头之下,成斌坐在椅子上,拿出领导的架势,有条不紊地干掉了那一盒子饭菜。
不过最后他还是没把形象稳住,整个人像咸鱼一般瘫在了椅子上。
蔺晴同样吃完了,还吧唧了一下小嘴。
“成指导,你说……我现在下手会不会太晚了?”蔺晴目光闪亮闪亮的。
“什么?”成斌有点懵,毕竟,年龄大了,代沟肯定是有的。
倒是范义通一个白眼飞了过来,道:“肯定晚了!”
“为什么?”蔺晴有些不服气。
范义通道:“你也不想想,慕队是在哪儿做的饭?他前些天还住在局里呢,也没见他去找房子,直接就搬走了。我可是听到了一些小道消息……”
“什么小道消息?”
“慕队和他女朋友同居了。”范义通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
“噗嗤……”
这声音却不是来自他们的值班室,而是隔壁慕远的办公室。
“什么情况?好像……呛着了?”范义通有点懵。
“你说会不会是慕队听到你的话了?”蔺晴幸灾乐祸地说道。
范义通一翻白眼,道:“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