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9yq2z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奶爸戲精 起點-第兩千九百七十六章 搞事是爲了發展,發展不是爲了搞事看書-pqse0

奶爸戲精
小說推薦奶爸戲精
天黑时,关荫回到了剧组。
他又惹了一群人。
但又被加了一个头衔。
就在下午饭时分,景副院给女儿发了条短信。
那小子算是开创历史了。
八府巡按今天算是真正重拾了,关荫是第一个被任命的。
当然,以他的级别还不到呢。
所以加了个权字。
但估计以后的八府巡按也没他威风了,他是不带副手只带缇骑出来办事的人。
没有人反对。
大队部看到了女副提督提交的证据了。
罄竹难书不足以描述,千刀万剐不足以赎罪。
“看来,说好话的,是应该……”一个长老在材料上写了一个大字。
杀。
关荫的任命没对外通报。
他不在乎这个。
但节度使转运使全都知道了。
这是夺他们的权要他们的命呢。
那两人慌了,但又没机会跑去申辩。
方先生让他们过去汇报下,三法司要求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去澄清。
那两人离开的时候,把几乎所有能见到的手下都见了遍。
他们很清楚,这些人恐怕有一大批要被关侍郎搞下去。
那货前几天还笑呵呵的,这一转脸怎么如此狠毒啊?
剧组没人觉着关荫狠毒,还埋怨他回来的太晚了。
关荫放下外面的事情,回到剧组了就不用那么杀气腾腾了。
“真好。”挨个抱一下媳妇儿们他叹息。
陶老师的事情,几乎没有挽救的余地。
他妻子很可能还在,但陶老师的精神已经完全崩溃了。
他只记得离开家的时候自己带了一把菜刀。
可他既没有能力也没有勇气血溅三尺,于是把自己逼疯了。
关荫的感慨让媳妇儿们很奇怪。
你这厮,别说以你现在的地位就没法遇到那种事。
你就是遇到,你暗杀,你伏击,你下毒,你就是面对天王老子也要它的命,你还能是个把自己逼疯了的小文青?
关荫道:“越知道这些黑恶,我越觉着咱们美好,也越觉着必须要下狠手,把别人的日子也带得美好点。奇怪了,你说我怎么就学不来人家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的隐士情怀呢?”
赵姐姐劝勉:“那是因为你是个积极的入世主义者。”
也对啊。
要是消极的避世主义者压根不可能有那么大的精力。
“快,把东西偷偷带回去,我回来的路上还逛了一圈超市呢。”关荫道。
姐姐妹妹们早就哄着小可爱跟爸爸抱抱去了,百宝箱一下午都没打开过呢。
要不然小举啾肯定会生气气。
这对全剧组的影响可太深远惹。
此刻小可爱还不叽道寄几哒百宝箱要换新的呢,抱着爸爸的脖子就开始吭叽。
哼,明天一早人家哒爸爸又要粗门去惹。
为虾米辣么多系情呀?
关荫眉开眼笑:“爸爸不用回帝都啦!”
哟吼?
咋肥四?
三巨头猜测,关荫今天这么一打,他的残酷与凶狠,必然引起一些人的诋毁,这个时候让他回来,反而是给他掐架的机会,而且路上也危险,那就让他把问题解决了再回来,他还得跟那些资本家谈话,当地怎么发展,还要看他的。
这也算是另一种考验了吧。
皇帝一挥手,免了关荫述职的麻烦了。
你把问题考虑好,拿出一个比较大的计划来。
计划有。
关荫抱着小可爱溜达了一圈儿,等姐姐妹妹们把百宝箱收拾好了才进去。
小表妹在屋里好奇地看着这个人。
据说今天又下毒手了。
据说还说掉一万个脑袋也要把垃圾建筑砸成渣。
这可是文化界绝对的霸主、脸上笑嘻嘻下手又狠又黑又阴毒的家伙!
“这谁家孩子?”关荫很奇怪。
的确没见过。
二小姐介绍:“老太太的娘家孙女,很有才,拿了个剧本,想请你当主演,哦,开的价格很高,也不知从哪弄来的钱。”
“不能这么说吧?”小姑娘反驳,“我剧本很好,人家才肯投资。”
呵呵。
二小姐懒得跟她扯淡。
“宝贝儿,咱们溜达一圈儿,等下帮爸爸做饭饭,他还没吃饭饭。”二小姐过来哦把小可爱抱过去,就知道这家伙一会还得写奏折。
那么大的事,那么大的衔,他必须有奏折。
“先看剧本吗?”小表妹觉着这件事很重要。
关荫道:“你那事儿放两天。”
凭什么?
“别闹,别人把你当公主,你要挡着他做正事的路,他真一巴掌抽你脸。”小姐姐把人拉着送到旁边屋里去了。
小姑娘当然不服气,不知道我几个亿的剧本?
“别这么以自我为中心,再说,挨骂的事情你那么着急干嘛?”小姐姐批评。
这就让人家小姑娘不爽了。
“你不懂,这这才叫文学。”人家念念叨叨把电脑打开。
还好,家教没教出个敢出口伤人动手打人的娇公主。
关荫在上坐下,景姐姐跟他提了一下这个小表妹的事。
很自我,但有才。
很欠揍,但幼稚。
要说三观吧,那是出了名的三观正。
可有个毛病她始终不想改。
那就是目中无人,老觉着自己是天地中心。
你想办法把她教训一顿。
“嗯,不准教训成二小姐哦。”景姐姐警告。
关荫白了眼,你当我尤里啊?
“写奏折,晚上再跟你好好聊一下教育这个课题。”景姐姐提醒,“还有啊,小姐姐生日要到了,别到时候发五块钱红包。”
不敢。
那是真会被摁在床头打成猪头的!
关荫拿出笔墨纸砚,开始写自己对这片土地发展的考虑。
首先必须要有个工业,没工业这边根本发展不起来。
赵姐姐悄悄端着一杯茶,过来一看第一个提议就笑抽了。
“我这个老公,头铁,胆大,从不怕让人看出他对土地的贪婪,这个小农民,把人家堂堂天后带成一地主婆儿!”赵姐姐捂着小嘴跑出去跟妖精们宣布。
小可爱威严地道:“介个系情不能那么说……”
“嗯嗯,宝贝儿说啥都系对哒,但系咱们今晚不讨论介个话题,来,妈妈带宝贝儿和奶奶聊天儿。”赵姐姐连忙把小可爱抱过来,“咱们家爸爸系地主妈妈们是地主婆儿小宝贝儿是小地主二代介个系千秋万代都不变哒本质!”
该让小可爱跟你聊土地,你今晚肯定全身心接受你就是个小地主婆儿的事实!
这是妖精们吃过很多次亏学会的招儿。
一视频,关妈问儿子在干什么。
她担心这小子跑去把段大人给惹怒了。
赵姐姐叹道:“您这个儿子,心里哪天不算计人家邻居,我估计那些人就烧高香了——他给工部出的主意是先迁一批军工企业和仓库到这里来!”
啥?
这厮怎可如此铁头?
关妈半天才说道:“那是他们考虑的事情,我又想不明白。盈盈哪?小梁呢?那边天气也降温,我看你们都换上秋衣来吗,看冻感冒咋办,可不要轻狂,健康是第一位的。”
两只妖精忙窜出来,但五只妖精集体把小可爱的里里外外翻一下。
老佛爷您瞧,小举啾既不会热了也不会冻着!
为啥这么整齐?
规矩。
这是五只大妖精们熟练至极的规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