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小說

3c17x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鋼鐵蘇聯》-第1059章 前所未見展示-2gm3s

鋼鐵蘇聯
小說推薦鋼鐵蘇聯
白天的残酷战斗画上了句号还仅仅只是个开始,马拉申科清楚地知道着后面还有什么样的恶战在等待着自己。
战斗了整整一天、恍如刚刚从非洲跑出来的逃荒难民一样失魂落魄,马拉申科手里端着饭盒倚靠着自己的座车在安静地填饱肚子,握住勺子的手好似都有些微微颤抖,手执着一叠文件的彼得罗夫政委也就是在此时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伤亡统计报告和技术装备的损失报告都统计出来了,你想先看哪一个?”
彼得罗夫政委站在一旁征求着马拉申科的意见,一个劲儿低头刨食吃的马拉申科不带情感波动地随便答了一句。
“哪一份的损失更严重?”
彼得罗夫政委沉默了稍许,似乎是在猜测马拉申科到底在想些什么。
“以旅部的角度来看,技术装备的损失显然要更严重……”
抄起一勺土豆炖肉塞进自己嘴里,没怎么咀嚼便囫囵咽下的马拉申科随之回道。
“那就先看技术装备损失吧,把它给我。”
从彼得罗夫政委的手中接过了报告,将其至于面前铺展开来的马拉申科开始仔细端详着上面记载的内容,装着小半碗剩余食物的饭盒就被放在脚边。
“11辆IS2、14辆IS1……确定没弄错吗?”
马拉申科的语气听不出来是难以置信亦或者是别的什么,彼得罗夫政委也从未想过隐瞒、直接实话实说。
“这是算上第一波到第二波攻势之间那次空袭的全部损失,我们在德国佬的高强度攻势下硬撑了整整一天,天上还有飞机轰炸,这样的损失已经算是值得庆幸了。很多友军坦克部队开战第一天就被德国佬打残,相比较之下我们旅的损失并不算特别大,至少还可以承受。”
马拉申科对彼得罗夫政委的话语不置可否,面容平静地稍稍思索了片刻后,紧接着抬起头来再一次面朝政委同志发问。
“有多少是能被修复的损失?除了被彻底破坏的以外。”
面对马拉申科提出的问题,彼得罗夫政委轻轻摇了摇头。
“目前还不清楚,卡拉莫夫已经在带着他的人清理战场、尝试把还能用的坦克进行回收作业了。”
“来找你之前我专门去找卡拉莫夫聊了一下,他告诉我说目前的状况来看最好不要报太大的希望。大约有一半以上的被击毁坦克都是炮塔正面中弹,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把坦克拖回来也得花不少时间去修理。”
“装甲的补缺还是其次,主要是爆炸装药对炮闩和主炮俯仰、炮塔转向机构的损坏,这些都是精密的机械部件。卡拉莫夫说他手里有足够的备用零件,但这还需要一点时间,他让我转告你他会尽量让这些坦克快点动起来、把它们修好,但是你最好有个提前的心理准备。”
卡拉莫夫没有把话说死、立下保证,这就说明在他那儿也没有绝对的把握能赶在下一次战斗到来前,让这些已经死过一次人的殭尸坦克们复活第二条生命重新披挂上阵。
马拉申科了解卡拉莫夫的性格,这是一个如果明知自己没有把握,就绝对不会把话说得那么死的人。即便是军令如山面前,卡拉莫夫也依旧会不卑不亢也不强行装逼地这么做,在马拉申科面前一贯如此。
“我没有条件给他那么多的时间,德国佬更加不会。”
“派人去通知卡拉莫夫,还有修复价值的坦克如果在下一次战斗前无法投入战斗,那他的野战维修营营长也不用干了。我会找个能完成任务的人接替他,他有一晚上的时间完成工作,让他做好他该做的事情,就这样。”
马拉申科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说话的语气更是平淡如水、听不出一丝一毫的波澜,听闻此言的彼得罗夫政委对此也只得是点头默认。
等到命令传达到位时,卡拉莫夫正在带人蹲在刚刚被废了好大劲才拖回来的一头大象尸体上,仔细观察着这只远超自己想象与既有认知的德意志钢铁巨兽。
卡拉莫夫可不觉得自己这是在偷懒摸鱼,尽快了解敌人的弱点可以有助于下一场战斗的优势夺得,尤其是对于这种战力强横、异常可怕的装备就更是如此。
至于修复那些受损的殭尸坦克,卡拉莫夫已经动员了自己手下所有的力量专门去做这件事,负责带队的人是他的左膀右臂兼副营长,是卡拉莫夫平日里最信得过的得力助手、没有之一。
自己待会儿也要带人过去亲自抢修坦克,不过现在,卡拉莫夫决定先抽出五到十分钟的时间,来查看一下这头巨象的尸体再说。毕竟好奇心这东西越是强烈就越是难以阻止和抵挡,即便是卡拉莫夫这样的老兵加修车王来说也仍不例外。
“把手电筒递给我,要最大号的那个。”
半蹲在大象尸体上的卡拉莫夫伸出了手臂,站在车旁打下手的一名野战维修营普通战士也没闲着,赶忙遵照营长同志的命令从自己的挎包里取出了对应之物、主动伸手上前递了上去。
“尸体大的吓人,光是把你拖回来就用了六辆坦克,让我看看这么做到底值不值得。”
站在南哥底盘车头部位的卡拉莫夫一边嘟囔着一边按动了手里的电筒按钮,一束非常明亮的灯光顷刻间照亮了面前的漆黑装甲,身处一处低洼地势的卡拉莫夫并不担心这束光芒会暴露自己的目标,那七八米高的平缓延伸土坡已经足够遮挡住自己的所在位置情况。
被手电筒灯光照亮的,是费迪南那已经被152高爆榴弹轰飞了动力舱散热窗的大开口车体,深黑烧蚀的痕迹遍布整个动力舱与周遭的装甲之上,映入卡拉莫夫眼帘的,只有那两颗已经被烧到周围啥都不剩的漆黑大象心脏。
“难以置信,营长同志!这辆怪物居然是双发动机驱动,难怪它这么重也能跑得起来!看看这布局,我从未在德国佬的任何一种坦克上见过类似的设计,从来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