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17j4u超棒的都市异能 詛咒之龍 txt-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那不合適推薦-kou03

詛咒之龍
小說推薦詛咒之龍
“有机会再说吧,这个地方不适合战斗,别的地方你又看不到。”郑逸尘说道,这里可是重地啊,虽说这里的战士和施法者数量特别多,但谁没事敢在这里进行斗殴行为,那绝对是作死,甭管是什么理由,要么上黑名单以后永远别想来这个地方,要么就是先被关押一段时间,经过各种审问之后才会被放出来。
郑逸尘才不想要因为这件事干扰到自己,奥古斯塔的想法就先放一放吧,这条红龙听了郑逸尘的话,微微的咂了咂舌,也没有在说什么了,他也知道这个地方的重要性,最终只是郁闷的对着旁边的砖炉喷了几口火,然后一个带着安全帽的年轻施法者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奥古斯塔阁下,火候够了,够了!”
他们知道这条红龙天天在这里喷火,心情糟糕的一逼,所以稍稍有点不稳定的情况就会赶紧跑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顺便带点别的什么慰问品之类的东西,好在那些东西边境长城这边一直都有报销。
“你这是在小看我吗?就这些破炉子我闭上眼睛都知道哪个需要补火了。”奥古斯塔烦躁的挥了挥爪子,天天在这里喷火,无聊到了极点,他对这些砖炉的把控程度日益增加,闭着眼睛不去看,单单是凭着感知就能够感知出来哪个火炉子的火力不够了,需要他上去喷两口,就这样的情况下,居然还有小家伙跑过来叨叨逼的。
他知道那是正常的流程,但就是不爽啊。
“你忙,我还有别的事情。”郑逸尘才不想要没事就收拾一下奥古斯塔的心情,看他这样了,他当即就准备离开。
留下那个年轻的施法者一脸无奈的看着发牢骚的红龙,郑逸尘要离开他更是不会说什么,毕竟郑逸尘的外貌人尽皆知,虽说他用的身体也是人尽皆知的炼金傀儡,从不以本体活动,但他的炼金傀儡皮肤却是一个固定的,这个形象没有人会偷偷摸摸的使用,现在的郑逸尘也是那种别人轻易招惹不起的人了,盗用他的专用形象问题很大,并且,郑逸尘的交流圈子也很特别。
就算是冒充也很容易露馅的,外加一些身份证明之类的东西,想要冒充郑逸尘的可能性基本为零,剩下的基本上不用多说什么了,各种隐性的防伪方式,曾经还有人想要投机取巧一下,结果有的找到了莉莉,直接就被那名难以长大,最近看着身边的泽尼娅处于生长发育状态,开始有点烦躁的少女给砍成了渣渣。
经过了身份测定之后,郑逸尘畅通无阻的来到了镇守基地这边的负责人办公室,也就是边境长城那边派过来的重要特派员,郑逸尘来这里之后不多哔哔,直入正题的交谈起来了一些事情,首先就是那些带着大义凛然过来投机取巧的人,这部分人必须要处理,并且也要有合适的理由,毕竟除了大部分投机取巧的外,还真有妄图牺牲一下自己找到解决方案的人。
这样的说对方伟大也好,脑残也好,过于理想也罢,反正想法肯定是不允许的,再怎么说也不可能让那些人搞事,无论是好心还是坏心。
这个时候听郑逸尘的一些意见就显得很重要了,郑逸尘对异界诅咒的研究了解最多,当然对外的时候,肯定是不可能拿出来一些诅咒异界土壤之类的东西,那太容易作死了,一些正常的东西还是能够拿出来的:“有些人想要探索诅咒异界也不是不可以的,我这边有点特殊的东西……别误会,那不是什么坏东西。”
郑逸尘拿出来了一瓶眼药水,看到了这东西后,边境长城的特派员紧绷的表情才舒缓下来,这玩意他倒是知道是什么,圣堂教会那边曾经有过,是一种算得上无害的观测眼药水,用这个之后就可以看到异界诅咒的环境,甚至观光旅游,但所谓的无害就仅限于观光方面,若是作死做一些别的事情,还是有可能出事的。
所以这东西的流通性并不高。
“升级版的。”郑逸尘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升级版的眼药水,这东西是经过诅咒异界的土壤培养出来的材料做出来的东西,效果更好,看的更加透彻不说,观测暴露的几率也降低了很多,同时郑逸尘还添加了一些别的辅助材料,让使用这种眼药水的人会在药水生效的时间内处于一种魔力受限的状态,也就是说再怎么折腾,最后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别想要做别的什么事情了,算的上是一层特殊的防护。
“这东西的造价并不低,我能免费的提供两瓶,但剩下的就需要这边购买了,当然有些人想要用的话,你们也不用给他们白嫖,真有心找到解决诅咒异界的人也不会吝啬那点钱,至于哔哔着不愿意的,你们可以开别的条件,比如说直接让他们成为镇守者,这样就能免费了。”
郑逸尘的话让这名特派员笑了笑,当镇守者啊,镇守者的自由度虽然挺高的,但严格方面是真的严格,那些有别的心思的人,就算是想要灭世的疯子,当了镇守者也点乖乖的散发光和热,但一般来说边境长城是不会留下那种心智不过关的人,就算有着契约的限制点心里的想法不会变得,就是行为上干不了那么多的事情了。
不过情况特殊下……郑逸尘的提议倒也不错,成了镇守者之后,就好好的让他们实践一下自己的想法,天天探索诅咒异界吧,别的时期?别的事情用着也不放心,不愿意成为镇守者又不愿意花钱的?穷逼还想要毁灭世界?想的也太美了吧,愿意花钱的,根据郑逸尘描述的这种眼药水的效果,他们也只能看看,别的事情也做不了,当然镇守要塞这边肯定会额外的准备一份别的契约,防止这些人另外搞事。
“还有我对异界诅咒的研究有别的进度,你们看看这个清单吧。”郑逸尘拉出来了一个清单,特派员看了起来,清单上有些东西是他们知道的,那些东西和雪山研究所有关,但有些东西却是从未见到过的,很显然是郑逸尘另外研究的秘密产物,让他最重视的就是那个,虽说用字写着,但在他眼里却和闪烁着金光的SSR没区别的东西,净化魔神柱。
魔神柱这玩意虽说有点名不副实,但最初出现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战绩还是有记录的,古代遗迹那边当初郑逸尘就折腾出来了一个魔神柱,依靠魔神柱的强大威力硬撼三类敌人,最终逃出升天,这个净化魔神柱并非是用来战斗的,而是针对异界诅咒的东西,主要效果就是吸收异界诅咒,超大量的吸收那些异界诅咒,最大净化范围能够覆盖十个以上镇守要塞的面积。
当然那种净化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净化,而是将大量的异界诅咒给浓缩封存成一种固态的东西。
“这东西还是个半成品,只能以固态的形式封存异界诅咒,不过等这方面的研究有所突破了,让魔神柱变得能够真正大量消化异界诅咒当做是成长的养料,那么就算是彻底的成功了。”
特派员点了点头:“这东西镇守要塞要了,价格方面似乎有些便宜?”
换成别人他不会多说什么,郑逸尘可是这个世界带动进步的特殊存在,外加诅咒之门的封印也是郑逸尘弄出来的,这些能够主观上忽略过去的事情他选择了提出来,郑逸尘这个清单上面的东西有些贵但有些真的很便宜,像是这个只有一株的净化魔神柱,看那效果绝对是最贵的那种了,但是在这里价格居然不是最高的,连前三都没能挤进去。
“也不能这么说,主要是这东西怎么说呢,作为半成品本身就有实验的性质,价格就没必要摆那么高了,况且这东西还不一定用的上呢,等今后我这边的技术有了新的突破了,拿着这个折价然后补上差价也可以,总的来说我不亏的啦。”
郑逸尘显得很实诚的说道,特派员微微的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了,清单上面的东西镇守要塞倒是想着全都要的,不过有些东西经过分析之后,并不需要那么着急的全都得到,等以后慢慢和郑逸尘这边做生意也能得到,先把一些主要的,也就是预防意外的东西准备足够了再说,但这个保底用的魔神柱肯定是不能少的。
买买买……
郑逸尘笑容一如既往的灿烂,收起没什么用的清单,他又拿出来了一些别的东西,有关异界诅咒的研究资料,比较新的那种,这些东西算是对镇守要塞的正常支持了,就像是全大陆都支持边境长城一样,今后镇守要塞这里同样会接受着如此的支持,虽说很大程度是看自觉来着,但考虑到这个地方涉及到世界的安全,自觉程度马上就能上来了。
郑逸尘的这一波支援的确没得说,离开的时候还是边境长城的特派员亲自出门送他的,至于对郑逸尘的偏见?有个锤子的偏见啊,不说别的,这条龙做的虽然不是最多的,但已经比起大陆上绝大部分的存在做的多了,最重要的就是他太有能力了,外加一些表现,边境长城对这条龙并不厌恶的。
如果不是受限于边境长城的一些铁则,他们也想要在某些事情上面多多的协调一下,比如说这条龙和他背后的魔女,就一名魔女的话,在这方面协调一下其实也不是不行的,只要让那名魔女成为大陆上最后一名魔女就行了,想必这样的结果也不错,但边境长城得到全大陆支持的同时,并不能干涉大陆上的那些事情,所以有着协调的想法,但受限于规则只能看着了。
当然这条龙若是哪天真的承担不住压力了,拉着诅咒魔女跑到了边境长城当镇守者的话,他们边境长城那边肯定不介意接纳他们的,哪怕这里面要承担一些额外的压力,但郑逸尘的本事值得边境长城这么做。
确定这种做法是在镇守要塞的特派员汇报今日的工作室,边境长城开会决定的,这条龙实在是太能搞了,试问如此的人才谁不想要呢?就看以后郑逸尘是怎么选择了,总之边境长城是会一直留着这么一个位置的。
新的一月,拉布斯特帝国迫不及待的找到了郑逸尘,敲定了这个月想要的那些宝库道具,那些东西都是拉布斯特帝国的人精挑细选的,经过专业的人士判断,那些东西全都是疑似和空间类型有关的东西,他们的想法很简单,找到一些强力的空间类型的道具,然后就能加快挖掘宝物的速度了,别的势力也经过了长久的努力,从宝库里面拿走了不少东西。
并且经过了额外的测试,他们发现了一个特殊的地方,就是古代的宝物对于宝库那种地方的抗性更高,有的品质高的能够直接在宝库里面发挥出来作用,虽说这有点破坏大家共有的平衡,但这毕竟是运气带来的,有人发现了这个之后,自然就有更多的人知道,然后大家挑选那些宝物的时候,都不是随便来的了,除了要个大的之外,还有就是要确定那些宝物对重新探索有用。
比如说防护性的可以让穿戴者在宝库内自由活动的时间更久,空间系有可能直接感知到气泡内的宝物是什么性质的,或者是加快破解空间防护泡的时间,大家都是以空间类型的宝物为主,对此郑逸尘还能说什么?能说什么?让已经完成了一些遗迹探索的毒之魔女重新给自己配置新的幻梦之毒呗。
既然大家都已经找到了新的攻略了,那么他也不继续当什么正人君子了,一起来抢东西就是了,他一个人翻找宝物效率不高,但是一群人找起来那效率和准确度直接就上来了,一些势力的确是找到新的空间类型的道具,他有心弄清楚那些东西都是什么属性的,但那些势力捂得都很严实,郑逸尘想要了解都没有机会,倒是拉布斯特帝国这边的郑逸尘还能整点暗箱操作,不是将里面的东西给悄摸摸的换走。
坑盟友也不是这么坑的,郑逸尘就是让依琳做了一个高端的解析魔法道具,那东西是根据龙族流传下来的古代魔法知识和之前分解那些古代魔法道具留下来的材料做出来的,主要就是快速的解析古代魔法道具的内部结构,将其记录下来,然后让专业的人加以分析研究,就能尝试重新复刻出来一个新的,前提是材料足够……这个问题不大,古代宝库里的那些最大的气泡,郑逸尘准备找机会给套走的。
套不走不是还有别的宝物能够分解东西吗?
这一波操作让拉布斯特帝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郑逸尘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不得不说人家的搜索能力的确不错,十件东西里面有两件都是和空间力量有关系的魔法道具,一个是空间偏折,一个是空间魔技强化,不是那种加持,就是在某个基础上额外的强化一下,效果方面也是不错的。
还有就是拉布斯特帝国那边找到了一个类似于元素之心的东西,不过郑逸尘在跟着的人见了鬼的表情中,将其掏出来后,他们就显得有些遗憾了,这东西只是类似于元素之心的东西,本质上也是一个魔法道具,郑逸尘将其带到了地下基地之后,依琳鉴别了一下,这东西应该是古代的某种水系强大生物的核心做成的魔法道具。
就是类似于他折腾出来的魔核技术的产物,不过人家这种算是自身的实力强大,硬生生的在体内弄成了一个类似于‘内丹’的东西,可这东西被做成了一个魔法道具,原主人是什么下场就不用说了,这东西能够快速的汇聚水系力量,增强水系魔法的威力,对于魔女来说,相应系的魔法增强威力也能达到一半以上,对于普通的职业者来说水系的攻击增强几倍甚至十几倍都很轻松。
对那些职业者来说说是元素之心也不为过,当然这东西还有一个强大的地方就是拿着之后,水系相关的魔法,只要自身的魔力足够,就能忽略掉所有的读条,各种够随意的瞬发,常年携带也能改变自身的体质属性,让体质偏向于水系,逐渐变成水系天才,这个算不上是真正的附加效果,而是这个魔法道具的侵蚀效果,一定幅度之下受到这种影响是好处,但是这种影响超出了一个上限,那就是显性的基因突变了。
依琳也无法判断这个魔法道具的主材料来源是个什么形态的存在,但经过安妮的确定,一旦受到侵蚀影响达到了一个临界点,那么那个人的外貌一定会被扭曲向那个形态,有可能变成美人鱼也有可能变成克系怪物……比如说深潜者之类的。
这东西的最终处理方式就是连接着地下基地的水系元素池,然后在附近建造一个特别的血肉培养工厂,专门培养异化的血肉给炼金傀儡镀层,让炼金傀儡附带水系的力量,也算是赚到了,这东西在宝库里面也算是个极品了,用这东西额外的帮拉布斯特帝国带出来三件宝物也不亏。
“新的幻梦之毒,我说你啊,这么悄悄的搞效率实在是太低了。”毒之魔女将调配好的幻梦之毒放在了郑逸尘面前,轻轻的起跳坐在了拉过来的椅子上面,摆动着两条小短腿,现在的她还没有调整好体型,依旧是安妮给她们减料之后的身体状态:“直接来一手大的,弄个宝库失窃也是可以的吧?我给你制定个计划,顺便还能让新探索者联盟内斗一下……”
“这样做对我有什么好处?”郑逸尘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摊开手反问到,他之前接触的魔女都算是中立,善良之类的阵营了,但是之后加入的这些魔女就没有那么简单了,毒之魔女不能说是很坏,但也不算是什么正常的好人,或者说活得久的魔女都比较利己,毕竟活得久了,牵挂就少了,要么就是变得大爱无疆要么就是没有什么牵挂,能爱的人只有自己,也就利己了。
“主要是他们没有好处。”
“别忘了我这边还有你们,一切以稳妥最好。”郑逸尘摆了摆手,没打算听毒之魔女的激进意见,诚然借助幻梦之毒,郑逸尘的确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整个宝库内的东西给搜刮干净,里面只留下几百件东西就够了,如何混淆那些探索者的视线也不难,调整一下幻梦之毒的效果,让他们的认知出现偏差,几百件东西也能变成几千件几万件,郑逸尘若是再往里面塞一些假货,那么就更容易悄然无息的取走里面所有的东西。
宝库是很重要,但郑逸尘的野心更大,他的主要目的就是中枢区,只要能够进入中枢区,并且掌控到了中枢区,整个古代遗迹的几大区域不都是他说的算?宝库里面的东西不都是自己的?别人想要进去探索不点看自己的脸色?那样才是决定性的赚到,而不是一开始就将所有人都给得罪死了。
得到了中枢区那是他的本事,别人恨他?啧,恨肯定是有的,但更多的是羡慕嫉妒恨啦,况且别说是他了,换个人有机会得到中枢区,那也会独占而不是共享出来,哪怕是圣堂教会的人,所以这没有什么自私不自私的说法,因为在这样的条件下,大家都是自私的,无非就是得到了之后怎么守得住自己的到的东西。
郑逸尘守得住啊。
“你可真会说话,只是你不怕别人真的运气好找到了决定性的东西?”毒之魔女问道,郑逸尘要慢慢来她是没什么意见的,但是她就担心谁的运气更好一些,郑逸尘这边没有百分百的把握,那就意味着别人的运气在某个时候就会超过他并且发挥作用。
“那样啊……我就只能明着开挂,说自己也得到了决定性的东西,要明抢就一起来咯。”
“这无赖想法不错。”毒之魔女看郑逸尘的想法如此的合适,就没有在说什么了,她还要忙着去积累家底呢,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要看看郑逸尘单人处理事情的方式,也不错的样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