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ri0x1好看的都市异能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第二百一十五章 只要我不尷尬,陸水就會尷尬看書-0y0n2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听到东方茶茶说的,石明眉头就皱了起来。
他自然知道芊吟是谁。
这次外出就是帮他师姐芊吟拿药的,药方是有用的,不过恢复的很缓慢。
可能要几年吧。
所以他还得在他师姐住处外面住几年。
几年的时间对他们来说并不长,毕竟几十年说过来就过来了,区区几年很短的。
石明是看着日子一天天减少。
到时候他就得搬走了。
“东方仙子认识芊吟师姐?”石明看着东方茶茶问道。
他感觉这个东方茶茶怎么看都不太聪明的样子,应该不是在说谎。
“你也认识芊吟仙子?能带我过去吗?”东方茶茶立即道。
她在这里不认识人,都不知道后面应该干嘛。
所以找个认识的人,就特别有亲切感。
当然,她也可以让秋景宫的人安排。
但是吧,还是想看看芊吟仙子。
顺便看看是什么人堵了芊吟仙子这么多年。
如果打得过,她能仗义相助。
打不过…就,就再说吧。
香芋说逞能是要给自己跟别人添麻烦的,香芋说的对。
“你找芊吟师姐有什么事?”石明问了句。
虽然这个东方茶茶看起来没什么危险,但是他师姐根本没有朋友。
整个宗门都疏远了她,怎么会有人去找她师姐。
是来找麻烦的?
如果是,他不介意让对方倒霉。
听到石明的问话,东方茶茶皱了下眉头,然后开口道:
“好像没什么重要的事。”
“……”
最后石明无奈道:
“跟我来吧。”
这个人的回答超出了他的预料,应该没有问题,不过他到时候会询问芊吟师姐。
确保不是来找麻烦的。
“你们最好不要太靠近我。”石明又多加了一句。
“哦。”东方茶茶点头。
石明:“……“
这人都不问为什么的吗?
陌生人东方茶茶是不会问太多的,尤其是她还不够强的情况下。
只要她够强了,等她可以为所欲为了。
就不会这么听话了。
到时候第一件事就是反驳香芋说的话。
香芋在后面看着,一句话没说。
她是看着茶茶小姐长大的,大致还是明白茶茶小姐的想法的。
但是她从不担心什么。
茶茶对她来说是这个世上最好的大小姐。
“好奇怪哦。”在东方茶茶上方,彩发小女孩有些好奇的看着身边这个人。
她一路跟着东方茶茶,可是东方茶茶看不到她。
她自然知道是因为眼睛被封印的缘故。
为了不惹事,她只能跟着,到时候回去了再让这个人类知道,自己早已看透了她的一切。
足以让她知道自己真神之威。
至于为什么不惹事,主要还是因为一惹事就不能外出。
都答应了。
她一不遵守,后山的那个人也不会遵守他的承若。
身为唯一真神,她赌上了真神的信誉。
不过身边这个人确实让她感觉很奇怪。
在她的眼中身边这个人的身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空中扩散,一度想要影响东方茶茶她们的气场。
不过都被她挡在外面了。
彩发小女孩好奇之下,试着把这个扩散的东西塞回去。
砰!
在彩发小女孩把东西塞回去的瞬间,石明摔倒在地。
脸直接就砸在台阶上。
别说东方茶茶她们吓了一跳,就是彩发小女孩都惊的躲在东方茶茶身后。
她就轻轻碰了下。
当然,最为惊讶的还是石明。
他摔倒了,身边有着其他人,最后摔倒的却是他。
这种感觉多么的熟悉。
他第一时间想起的就是东方皓月,这个让人难以理解的大佬。
“东方皓月?东方茶茶?”
想到这个的石明心里瞬间一惊。
然后他有些惊恐的看向东方茶茶。
不会是亲戚吧?
看到石明看过来,东方茶茶有些无措:
“不,不是我。”
她有些担心这个人是来碰瓷的。
香芋经常说外面的人,坏心眼很多,香芋说的一点都没错。
香芋也很意外,对方可是四阶修为,这个她能看出来。
可是一个四阶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摔倒?
为了安全起见她默默的来到茶茶身边,以防止意外发生。
石明这个时候站了起来,他试着问道:
“东方仙子是不是认识一个特别厉害的人?”
听到这个问题,东方茶茶有些疑惑,不过出门在外她觉得还是得回答别人的问题。
不是什么重要的问题的话。
思考了下,茶茶终于想到了一个特别厉害的人。
表嫂。
表嫂超级厉害。(长辈是不能算厉害的。)
“是的。”东方茶茶点头。
因为表嫂不让她告诉别人,所以她不敢说是谁。
石明听到东方茶茶确认,又问了一句:
“他是不是仙子的亲戚?”
“对的对的,对我可好了。”东方茶茶点头。
表嫂对她特别好。
石明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东方皓月就是东方茶茶家的。
难怪倒霉的是他。
尤其是东方仙子还说东方皓月对他很好。
“那个东方仙子,你能离我再远点吗?”石明说道。
对此,东方茶茶没有任何意见。
彩发小女孩感觉这个东方茶茶好没用,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亏她还给了这个人类一本成神之路。
这可是她未来七位主神之一。
嗯,等回去了,要让这个没用的人类真正见识自己的神威,到时候好好引导她。
告诉她,在河下其实也是很有意思的,里面有好多玩具。
还有好多鱼。
神域才没有这个人类想的那么不堪。
而随着东方茶茶一直往上面而去,彩发小女孩则越来越疑惑。
她盯着下方的石阶,总感觉下面有什么东西。
“好像有奇怪的东西,下去看看,不惹事。”这般想着彩发小女孩就没入了石阶下。
不敢惹事,惹事又得被丢回去。
有人看着还能牵小手手,没人看着就是抓起来丢。
哼!
他们都爱丢我,没资格成为我的主神之一。
————
陆水醒过来的时候天才微微亮。
他没有等太阳出来再起来的习惯。
除非慕雪在身边,还能找点事做,不过大部分还是会起来。
上一世会早起看书,会尝试修炼。
后来看懂天地阵纹之后,他就再也没有修炼过。
只会看书。
现在起来自然还是看书,不看天地阵纹,看有关体术的书。
不过只是假意看这类书,实际上还是在脑中勾勒天地阵纹。
因为是临时的住处,他这边没有院子,所以只能坐在不远处的树下。
这里有张桌椅。
陆水坐下来看书的时候,真武就端了盘水果放在桌面上。
这本应该是侍女的工作,但是陆水不是在陆家,这事就得让真武真灵来做。
倒不是慕家没有侍女,而是真武真灵觉得还是亲自把关来的安全些。
陆水没有在意这些,他看着手中的书。
许久之后。
哗。
手中的书翻到了最后一页。
这个时候陆水才发现书看完了。
此时天已经大亮,太阳自然也已经升起。
天气不算太好。
随后陆水看向了桌面的水果,然后他发现居然还是蓝莓。
陆水有些意外。
他顺手挑了一颗最大颗的,打算试试甜不甜。
只是刚刚放在嘴边,他就想到了慕雪。
然后他看了看时间,不早了,慕雪应该起来了才是。
这般想着陆水便起身往慕雪那边而去。
他手里还拿着那颗最大最好的蓝莓。
…..
慕雪自然也已经起来。
因为陆水身上有伤,她这两天不能揍陆水。
不过昨天她特地感知了下,不严重。
等好了再揍。
慕雪朝着门外看了眼,发现丁凉不在。
没人在,这样慕雪就有点跃跃欲试了。
今天的她穿的是衣服裤子,脚下穿着长靴,有袜子。
虽然这两天不能大陆水,但是这是迟早的事,现在可以练习一下。
慕雪轻轻跳了一下,然后左手出拳,风声呼啸。
“左一拳。”
接着左手收回,右手出拳,破空声随之响起。
“右一拳。”

陆水此时走到了慕雪的住处,他四处看了下,发现慕雪没在外面,也没看到慕雪的侍女。
不过门是开着的,他打算看看慕雪在不在里面。
只是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就看到慕雪在出拳。
都破空了,这是普通人的拳头?
“左一拳,右一拳。”
“然后回头来个上勾拳。”
说着慕雪还转身要出上勾拳。
只是刚刚转身的时候,她就看到了陆水。
四目相对。
空气瞬间安静了下来。
慕雪慢慢的把手放下,她的脸刷的一些就红了。
特别特别红。
她木讷的走到门口,然后轻轻的把门关上,完全没有去看陆水。
对,陆水不在。
等把门关了,她才嗖的一下钻进被窝。
“完了,完了,没脸见人了。”
“做梦,刚刚肯定是在做梦,我还在睡觉,没起来。”
“起来了肯定也是梦游,对,中了魔修的梦魇,刚刚都是假的。”
“陆水肯定是明白的,刚刚的一切跟我没关系。”
然后慕雪躲在被迫中不肯出来。
至于陆水擅自来到她门口,甚至不敲门这种事,慕雪自然没有在意。
就是关着门,陆水打开也是可以的。
她很习惯。
陆水这个时候站在门口,其实他后背早已被汗水打湿。
刚刚一瞬间他以为慕雪会冲过来杀人灭口。
这要是跟慕雪打起来,他怎么赢?
还好,还好。
“不过刚刚慕雪的样子真是可爱,没有用法术留影留下,真是可惜了。”
之后陆水不再多想,反正慕雪在他眼中,就是各种好看。
可爱,性感,惊艳。
不腻的。
就是火药桶也很有意思。
“咚咚!”
陆水敲了门。
没过多久,门就开了。
开门的自然是慕雪,不过此时的慕雪,已经换了一身衣饰,之前穿着衣服裤子,现在改了仙裙。
如果有过膝裙的话,或许她会用自己的腿来吸走陆水的注意力。
有低胸裙的话,大概也会用。
可惜她什么都没有。
但是只要她不尴尬,那么尴尬的就是陆水。
此时慕雪看着陆水没有说话。
陆水看着慕雪总感觉慕雪在说:你看吧,刚刚那个人不是我,衣服都不一样,而且我还这么淡定,你是不是该尴尬了?
然后陆水也是这么看着慕雪,慕雪有些急了。
“臭陆水,怎么还不尴尬?”
陆水看着这样的慕雪,有些想笑。
不过他没有继续沉默下去,而是递出手中的蓝莓道:
“慕小姐要不要尝尝?”
本来还不知道用什么借口,没想到慕雪就送来了。
这样就显得自己在转移话题。
不是因为喜欢慕雪,特地送来自己想吃的蓝莓。
更不是拿起蓝莓就突然想念起慕雪。
慕雪看着陆水手中的蓝莓,然后伸手接过蓝莓,这是一颗比较大的蓝莓。
没有多想,慕雪把蓝莓放进嘴里。
她轻轻咬了口。
“甜吗?”陆水问道。
“嗯~”慕雪仿佛在思考。
片刻之后,慕雪才开口道:
“甜。”
不是嘴巴甜,是心里甜。
陆水肯定是吃了蓝莓又想起她了。
不过这蓝莓没有之前的甜,但是对她来说还是甜的。
这可是陆水大清早送过来的。
刚刚那种尴尬的事,她忘记了。
毕竟是梦,梦谁记得清楚。
陆水没在意,而是让开了位置,好让慕雪出来。
他们毕竟还没有成婚,就这样进慕雪的房间,有些不太好的样子。
孤男寡女的。
修真的人,都比较墨守成规。
说白了就是某些思想比较保守。
不过只是守一小部分,自由恋爱什么的,完全没有问题。
看到陆水让开,慕雪就顺势走了出来。
“陆少爷决定什么时候去秋景宫?”慕雪开口问道。
陆水想了下,道:
“今天下午吧,明天应该就能到。
慕小姐方便吗?”
“方便,不过需要跟唐姨跟父亲说下。”慕雪轻声说道。
现在的她已经完全恢复正常,眼眸波澜不惊,语气平缓淡定。
“我陪慕小姐一起去。”陆水离开慕家自然也需要去说一声。
这是基本的礼貌。
他跟慕家关系再不好,也要去说。
不说丢脸的只是他。
他身为陆家少爷,不丢这种人。
随后陆水跟慕雪就来到了慕泽跟唐姨的住处。
大家都是临时的住处,所以房屋都差不到哪去,而且都没有带院子。
好在也没人觉得不太习惯,毕竟大家都是修炼的,只要必要的阵法齐全一些就好了。
至于要住多久,应该是需要挺久的。
慕家建设少说要两三个月。
想完全恢复,可能需要四五个月。
再长就不可能了,因为六个月后,慕雪要出嫁。
陆家不允许慕家因为建设不完全导致慕雪出嫁出现问题。
“你们要下午出发?”唐姨看着陆水跟慕雪问道。
雅琳这个时候还在搓眼睛,昨晚睡得晚,所以还很困。
但是她娘亲不让她睡懒觉。
只能起来了。
至于慕泽,早就去忙了,慕家被毁,身为慕家三位主事人之一根本没有空闲的时间。
“嗯,唐姨要是觉得现在离开不太方便,晚一些也没关系的。”慕雪轻声说道。
慕雪这就离开,难免给人一种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尤其是还没出嫁,就等于泼了出去。
慕雪不在意这些,但是唐姨在意的话,她自然会再留下。
这一世唐姨对她好了很多。
当然,就算对她不好,说现在不适合她离开,她也会留下一段时间的。
陆水能明白她的。
陆水自然明白了,现在慕雪还没嫁给他,慕家还是慕雪的家,不听家里的话,就太不像话。
除非这些人故意欺压慕雪,不然陆水是不可能由着性子乱来。
比如上次退婚的时候,他有足够的缘由质问,也有足够的实力让慕家纠正犯下错误。
敢欺压慕雪,就等于欺压陆家。
这是陆家给慕雪的特权。
准儿媳妇,也是儿媳妇。
未婚妻,也是妻。
陆家连这都维护不了,还横什么?
“不用,现在慕家环境不好,我还打算把雅琳跟雅月送到她们外公那里。
只是雅月突然留在祖地,计划只能延后。”唐姨说道。
唐依是唐家的人,不过是旁系而非嫡系。
能嫁给慕泽对他们一家来说,是大好事。
毕竟慕泽在慕家可是有着实权。
而且修为还高。
唯一的缺点,那就是慕泽有个女儿。
但是这对她来说根本不是任何问题。
所以唐依嫁过来了。
这些年对她来说,过得算很好了,她自己也很满足。
为了两个女儿她也有点小心机,她不否认。
但是醒悟过来,完全是因为慕雪的举动,在慕雪这里,她总感觉自己的小心机是那么可笑,愚蠢。
而后她烧掉了属于自己肮脏的小心机。
“是直接去陆家吗?”唐姨又问了句。
“打算先去趟秋景宫。”慕雪回答道。
“秋景宫?陆少爷也去吗?”唐姨转头问陆水。
陆水自然是点头:
“是的,唐姨放心,不会有问题的。
慕雪会被保护的很好。”
这种事唐姨自然是相信了。
陆水的随从一点都不弱,她总感觉那两个人很强,可能他们两个都能打打五阶。
这在修真界已经很少见了。
五阶法身强者,在哪都会被重视的。
慕家五阶可也没有多少,她自己都还没有五阶。
“姐姐又要离开啊?”雅琳这个时候听明白了,她一脸的不舍得。
姐姐明明才回来的。
慕雪摸了摸雅琳的头,带着浅浅的笑意道:
“那姐姐留下来教雅琳写字?”
“我在家等姐姐回来。”雅琳一下子清醒了许多。
“噗嗤。”
看到雅琳这样,慕雪不由得笑出声。
唐姨也颇为无奈,自己这个小女儿什么都好,就是不爱读书。
随后慕雪对着唐姨道:
“父亲在哪?我,去跟他说一下。”
唐姨摇头:
“出门前他说不用跟他说,不过也没事,他就是这样。
不碍事。”
慕雪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陆水自然也不在意。
————
慕泽这个时候走在祖地中,虽然祭拜的日子过去了,但是现在上面还有六个人,这六个人有一定的几率从起源石上面获得感悟,这种感悟可以是各种功法,也可以是各种术法。
以前慕泽不懂怎么回事,但是听了陆水说的,他有了一些猜测。
祭祖每五年一次,可能就是因为起源石每五年才能沟通一次外界。
而出现发光的人,就是有一定的资格具备沟通条件。
而真正条件可能太过苛刻,所以一直都没有人听到起源石内部的声音。
他们最后只是在无尽的汪洋中得到不重要的功法或者术法。
“起源石建立交流的目的是什么?”
“是因为先祖被困,还是有什么想告诉后人?”
慕泽无从得知。
当然,他也不排除这个声音是带着恶意的。
他需要提防一下。
“等陆水哪天暴露了,我才能说出实情。”
“按陆水的说法,好像婚后就可以,这是什么意思?”
慕泽对陆水的做法同样不理解。
这时候六个人中有个人身上出现了一些文字。
是一位青年。
看来是有所领悟。
很快又一个身边出现了文字,这次的文字有些不太一样,仿佛在往人手臂上刻印。
慕泽立即看向那个人,这一看让他不由得一愣。
居然是他女儿雅月。
这个时候雅月脸色非常差,好像很痛苦一样。
慕泽能感知出来,这些文字很想刻印在雅月手臂上。
所以雅月是这些人中最符合沟通的对象?
或者说是慕家这些人来,最符合沟通的对象?
慕泽有些在意,他一直盯着雅月,如果有危险,他会第一时间打断雅月的领悟。
这个时候那些文字仿佛一直在挣扎着,可是一直没能刻印上去。
而雅月表现的越来越痛苦,甚至气息都开始乱了。
慕泽打算插手了,只是当他刚刚打算动手,那些文字就放弃了刻印,最后这些文字变成了一道印记,轻轻落在雅月手背上,最后消失不见。
此时,雅月脸色不在痛苦,仿佛在领悟什么似的。
慕泽眉头紧皱,他怎么也不觉得印记不会带来其他问题。
但是现在的他什么都不了解,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印记的样子他记住了,后面他会试着调查印记的来历。
慕泽内心叹息。
十九年的噩梦挥之不去,现在又多了新的麻烦。
只希望不会太过麻烦,不然他可能要去求助陆水。
陆水或许会有办法吧。
但是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跟陆水以及慕雪有所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