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yooh0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重生南非當警察 起點-1108 哥不在江湖閲讀-yint4

重生南非當警察
小說推薦重生南非當警察
弗恩·汉萨终究还是找到了四名国会议员联名,成功绕过巴克,向国会提交取消布隆方丹和开普敦首都地位的议案。
2月1号,国会对该议案进行公开辩论。
“一个国家三个首都,这太荒唐了,上一个这样做的国家是已经覆灭了的奥斯曼帝国,奥斯曼帝国还是两元制,只有两个首都,我们有三个,三足鼎立吗?所以我们一定要改变现状,当初确定三个首都,有着当时特殊的历史条件,现在的情况和当初已经截然不同,联邦政府的权威不可动摇,所以取消布隆方丹和开普敦的首都地位,势在必行!”弗恩·汉萨语出惊人,随着汉文化的逐渐流行,南部非洲的国会议员们,对于华人历史上的典故了解越来越多。
随着弗恩·汉萨的演讲结束,议会大厅里响起热烈的掌声,看样子弗恩·汉萨的这个提案,确实是获得了大多数议员的赞成。
当然肯定也有嘘声,不过嘘声主要都集中在奥兰治州和开普州国会议员所在的区域,和热烈的掌声相比,反对声音明显势单力孤。
弗恩·汉萨不在乎零星的嘘声,离开发言台的时候还很有绅士风度微微鞠躬,和脸上矜持的微笑相得益彰。
巴克不着急,等掌声逐渐消失,才敲响手中的木槌。
“有人反对吗?”巴克例行公事,反对者不用问也有。
“我反对!”
“简直一派胡言!”
“这是对布隆方丹和开普敦的严重不尊重——”
反对的声音还不少,十几位议员同时举手要求发言。
“闭嘴吧,你们没有反对的资格——”
“你们还有脸反对?看看你们这些年都做了什么?”
“开普敦就算了,布隆方丹有什么资格成为立法首都?”
支持的议员们也不甘示弱,焦点主要集中在布隆方丹,当初把布隆方丹作为立法首都是为了安抚布尔人,现在布尔人已经基本消化,布隆方丹也就失去了作为首都的资格。
至少表面上看是这样。
“布隆方丹作为立法首都是联邦政府的决定,就像宪法一样不可更改——”
“胡说,宪法也是可以修改的——”
国会议员们吵起架来,其实比菜市场大妈强不了多少,有时候甚至比菜市场大妈更过分,至少菜市场大妈是只吵架不动手,而几名态度激烈的国会议员们已经开始撸胳膊挽袖子,准备以“理”服人。
真理只在大炮的射程内。
“安静,请安静——”巴克还没有树立起足够的威信,木槌敲的邦邦响,却没有多大效果。
然后巴克就深呼吸,面沉如水,手掌高高抬起,大臂带动小臂,用力砸在桌面上:“都特么给我闭嘴!”
哎呀,在国会这么庄严的场合内,这么粗鲁真的好吗。
别管是不是失态,效果还是有的。
巴克能当上议长,并不全靠罗克的支持,最起码北部三州的国会议员还是要给面子。
然后局面就得到有效控制。
得,最赞成的就是北部三州议员,反对的则是开普州和奥兰治州的议员,其他各州比如贝专纳、洛伦索马贵斯,巴苏陀兰、斯威士兰几乎毫无存在感,他们通常也不发表意见。
当然最起码的立场还是有,大多数时间,贝专纳和洛伦索马贵斯的议员会和北部三州保持一致立场。
巴苏陀兰和斯威士兰议员立场则是摇摆不定。
这个情况未来几年可能会发生变化,现在巴苏陀兰和斯威士兰的人口主要是华人,用不了多久,华裔议员的数量就会大幅增加。
“詹姆逊议员,接下来的时间属于你——”巴克足足等了十秒之后才点名,机会给了开普的斯塔尔·詹姆逊博士。
斯塔尔·詹姆逊博士绝对是南部非洲的传奇,二十年前就传言斯塔尔·詹姆逊博士病入膏肓,结果到现在还没死,去年一度还想和菲利普竞争首相,这家伙估计有九条命。
“奥斯曼帝国的两元制是两个首都,两个政府,甚至两套制度,这和我们的情况不一样,我们虽然有三个首都,但是都归属联邦政府领导,奥斯曼帝国那种混乱状况,在我们南部非洲不会发生——”斯塔尔·詹姆逊博士首先反驳的是弗恩·汉萨的两元制,然后才开始自己的演讲:“——联邦政府成立的时候,确立布隆方丹和开普敦、比勒陀利亚作为首都确实是有特殊的原因,但是并不像汉萨议员说的那样,现在情况已经发生变化——布隆方丹和开普敦分别作为立法首都和司法首都,这些年一直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我们的法律在逐渐完善,司法公平公正,南部非洲蒸蒸日上——那么真的要改变现在的状况吗?取消布隆方丹和开普敦的首都地位很简单,但是如果我们这样做,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才是我们要考虑的。”
斯塔尔·詹姆逊博士永远是那幅病恹恹的样子,很有迷惑性。
说话的时候也是断断续续,动作颤颤巍巍,感觉下一刻就得吸氧。
不过作为南部非洲的老牌政客,斯塔尔·詹姆逊博士的话还是很有分量,他说的没错,取消布隆方丹和开普敦的首都地位,可能会引发奥兰治和开普两个州的严重不满,到时候说不定就会有不忍言的情况发生。
如果因此影响到南部非洲的发展,是不是值得,是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
随着斯塔尔·詹姆逊博士的发言结束,议会大厅陷入短暂的沉默。
然后又是持续噪杂的嗡嗡嗡,国会议员们议论纷纷,有人赞成,有人反对,有人中立,还有人在煽风点火。
“事实上三个首都的存在,已经对联邦政府的效率造成巨大影响,布隆方丹制定法律,比勒陀利亚负责执行,最后在开普敦审判,打开地图看一看吧,三个首都的距离有多远,造成的时间和经费上的浪费又有多少?我们不能因为担心引发的后果,就任由这种情况继续发生,我承认这种可能确实有,而且永远存在,那么我们准备怎么办?是永远忍受时间和金钱的浪费,以及低下的效率,还是冒着一定风险,永远解决这个问题——我想这不需要考虑。”弗恩·汉萨也是准备充分。
弗恩·汉萨说的也没错,危险确实有,但是不能因为有危险的可能,就什么都不做。
“弗恩·汉萨议员,我得提醒你,我们不管要做出什么决定,都要仔细思考会引发的每一种可能,而不是不假思索的肆意妄为——”巴克立场很明显,职位越高责任越大,“不需要考虑”这种话是不负责任的。
哪怕再正确的事,也需要充分论证,然后找到一个最合适的解决办法。
或许也不用最合适,相对合适就行。
但是无论如何不能拍脑袋决定。
“议长阁下,五位国会议员提出的议案,绝对不是不假思索的肆意妄为,而是深思熟虑之后的共同决定。”弗恩·汉萨还是很绅士,不管这个议案能不能通过,弗恩·汉萨都已经一战成名。
巴克不做这些口舌之争,看火候已经差不多,然后就开始表决。
同意议案就举手,不同意或者中立就不举手,三分之二的议员同意,议案就将获得通过。
弗恩·汉萨第一个举手。
然后气氛顿时诡异起来。
整个议会大厅,上百名国会议员,整整十秒,居然没有第二个举手的人。
弗恩·汉萨的表情就像见了鬼。
他这个提案能绕过巴克,是得到了其他四名议员的联合署名的,所以就算其他议员都不赞成,联合署名的议员总应该赞成吧。
但是现在,其他四个联合署名的议员居然也没有举手。
弗恩·汉萨目光看向一位相熟的议员,这位议员也是在提案上署了名的。
议员目光躲闪,不敢看弗恩·汉萨的目光。
弗恩·汉萨看向另外一名同样署名的议员。
这一次总算有收获,这位同样是德兰士瓦出身的议员,在弗恩·汉萨愤怒又期待的目光中,不太情愿的举起手。
然后就像是约好了一样,终于又有议员举手赞成,不过稀稀拉拉的就像是天灾年间的秧苗一样不成气候。
都不用统计,明显不到三分之二,甚至连三分之一都没有。
巴克还是面无表情,紧皱的眉头却悄然舒展。
果然,国会从来都不是议长的国会,而是某位从来没来过议会大厅的侯爵的国会。
这算什么?
你不在江湖,江湖却有你的传说!
“赞成数量不够,该议案没有获得通过。”巴克终于敲响手中的木槌。
议会大厅顿时爆发出口哨和掌声。
来自那些奥兰治州和开普州出身的议员。
其他议员都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那些鼓掌和吹口哨的议员。
议案没通过,和这些人其实没任何关系,这尼玛要不是某人打招呼,你们这些家伙现在应该是如丧考妣吧。
ps:再特么不立旗了,最近这段时间也实在是事儿太多,出车祸的那位长辈,现在是脑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