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9sjrp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人生模擬器 線上看-第四百一十三章 他們是殷商後裔,就是我大明同胞展示-tk0q2

我的人生模擬器
小說推薦我的人生模擬器
“澳洲这片土地,面积不下于中原。”
陆离登上易金诺港口背后的山岭,伸手划了一圈,“这片不但资源丰富,而且是天然的牧场。”
澳洲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黄金、铁矿石、铅、镍、金红石、银、铀、锌和锆资源,第二大的铝土矿、褐煤、钴、钛铁矿和钽资源,第三大的铜和锂资源,第四大的钍资源以及第五大的黑煤和锰矿资源。
另外,澳洲草原是天然的牧场。随便丢一些牛羊进去,没有天敌的情况下,繁殖速度会吓死人。
要知道,后世的澳洲连兔子都成灾了啊!
当然,以大明如今的条件,还不具备全面开发澳洲的能力,只需要占下来就行了。
在易金诺港口留下一支驻守部队,卸下一些物资,分配了一万天竺劳工,让他们修建易金诺基地,陆离带着舰队继续南下。
易金诺港口基地的补给和后续建设,由对面的几内亚基地进行物资补充。
沿着澳洲海岸线一路南下,分别在后世的阳光海岸和悉尼,设置了两个基地。
留下驻军、物资、劳工和部分船队之后,陆离率领剩下的舰队,横渡塔斯曼海,抵达对面的新西南飞灵顿。
新西南飞灵顿,将作为陆离前往南美的前进基地。
各种物资卸下,军队驻扎,劳工入驻,运输舰队开始返航,继续从南洋输送各种物资,用于澳洲和新西南的基地建设。
劳工也在军队的指挥下,开始用运输舰运送过来的砖石水泥,修筑港口和建筑。
当然,在飞灵顿基地修建砖窑、水泥窑,甚至在附近种植土豆等农作物,也是必须的操作了。
飞灵顿附近也是有煤矿的。虽然不是大型煤矿,用来维持驱逐舰队的燃煤和烧砖烧水泥,还是足够的。
这个年代的澳洲和新西南,几乎是没什么人的。
澳洲大陆只有几十万土著,新西南就更少了。如今拥有几万劳工和三万军队的飞灵顿,已经是新西南最大的人口聚集区了。
接下来就是疯狂的基建。
即使是在大明朝,基建狂魔的本色仍然不能丢。
……
在陆离一心忙着搞基建的时候,黔国公、戚继光和俞大猷,也在组织舰队,准备向西方进发。
因为燃煤的问题,黔国公三人听从了陆离的建议,没有使用蒸汽驱逐舰,而且他们也弄不到这么多蒸汽驱逐舰。
如今的郑媛,已经在岘港基地建造了南洋造船厂,全部产能都用来建造蒸汽客轮和盖伦式武装运输舰。
金山造船厂那边,除了在不断的生产镇海驱逐舰,也在生产盖伦式武装运输舰。
即使如此,黔国公三人的订单数量太大,三个月下来,郑媛也只能交付了一百艘盖伦式武装运输舰。
好在盖伦船的技术,大明各处的私人船厂都掌握了。这当然是陆离授意之下,让郑媛广泛传播的。
如今的大明海面上,载重量小的福船早就淘汰了,变成了南洋诸岛的近海运输船。远洋运输主要是新式宝船和大型盖伦船。
天竺庞大的市场,让大明海商拼命的发展海运业,生怕货船不够,生怕载重量不足。
在这种情况下,大明的造船业十分发达。黔国公三人采购盖伦船还是很顺利。
这些盖伦船,只要拿到岘港或者金山卫船厂安装一下火炮,就是强大的风帆战舰了。
嘉靖四十三年六月。
沐朝弼、戚继光和俞大猷,组建了一支由四百艘大型盖伦式武装运输舰组成的庞大舰队,装满了枪支弹药,航海物资,满载着五万大军,扬帆出海,远征西洋。
对于这种能够搭载上千吨货物和五百名士兵,还安装了二十四门后膛火炮的战舰,被陆离称为运输舰,黔国公三人是嗤之以鼻的。
这还叫运输舰?谁家的运输舰火力这么猛?不能看它装得多,就叫它运输舰吧?
“扬帆起航!”
黔国公意气风发,持刀指向西方。
身后,一艘艘巨舰扬起风帆,沿着天竺海岸线一路向西。
庞大的舰队乘风破浪,很快就抵达了西征的第一站——波斯。
只不过……眼前的情形有点复杂。
波斯沿岸各处的港口和城镇,到处都是破败景象,似乎不久之前才遭遇过一场战争一般。
这支高挂着日月大旗的庞大舰队,沿着波斯海岸前进的时候,岸边的波斯人骇得惊声尖叫,狼狈逃窜。
“这是啥子情况哦?”
黔国公只觉得满头雾水,有些搞不清状况。
戚继光和俞大猷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笑意。很显然,这就是越国公把倭寇驱逐出来导致的后果了。
被大明撵得狼狈逃窜的倭寇,就已经把波斯狠狠的捶了一顿了。
舰队继续前进,当众人抵达波斯湾,来到阿巴斯港口的时候,前方的海面上,出现了一支可怜兮兮的“舰队”。
如果这些大明渔民都不用了的小舢板也叫舰队的话,舰队规模还是不小呢!足足几百艘船。
“这种小舢板,我们前进的时候掀起的海浪大了一点,都要掀翻它们吧?”
黔国公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我是来征战四方的啊,这特么还征战个屁?
“把那个天竺通译叫过来,跟对方传话。”
黔国公一挥手,“告诉他们!我们是大明舰队,前来追缴倭寇,维护大明海疆。波斯也是大明藩属,自当受到大明保护。”
“呃……国公爷,波斯啥时候成为大明藩属了?”
戚继光瞪大了眼睛。
“老子管那么多?陆离这一招好用,就拿过来用呗!”
黔国公瞪了戚继光一眼。
“这个……国公爷说的其实也没错。”
俞大猷忍住笑,一本正经的说道:“当年唐朝的时候,还有个波斯都护府。如今……虽然隔得时间长了点,多少还能扯得上关系的!波斯就是大明藩属,没错!”
“不说那么远,本朝三宝太监下西洋的时候,肯定也来过的。他们一定是大明藩属。”
戚继光马上就开窍了。
“哈哈哈哈!”
黔国公一声大笑,“说的好!去,让通译过去,就跟他们这么说!”
于是,天竺通译搭乘小船,前往波斯“舰队”,跟波斯指挥官表明了来意。
波斯指挥官听得胡子一翘一翘。
大明舰队,这个身份已经听懂了。
大明是一个强大得令人战栗的伟大帝国。一百年前他们的舰队就已经抵达过这里。那遮天蔽日的帆影,至今都令人颤栗。
如今,他们又回来了,而且更加强大。据说隔壁的天竺已经被大明军队打爆了。
追剿倭寇,也听懂了。
半年前那一支恐怖的舰队,那些什么都抢的凶残海盗,应该就是所谓的倭寇了。
也只有大明这种强大得令人颤栗的帝国,才能把那些凶残恐怖的倭寇撵得到处乱窜了。
但是……自古以来波斯就是大明藩属?几百年前的东方帝国就在这里设置了波斯都护府?大明舰队前来保护海疆,保护大明藩国?
这是什么鬼?你们这种保护……我可以拒绝吗?
“轰隆!”
远方的海面上,一艘战舰打出了一轮齐射,剧烈的爆炸轰出一道道巨大的水柱。
好吧,大明的保护,不容拒绝!
波斯指挥官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连忙跟通译说道:“我要向国王禀报。请务必不要发动攻击。”
“我很理解你的心情。”
天竺通译撇了撇嘴,“但是……你的时间不多了。相信我,大明的怒火,波斯承受不起,就跟我们天竺承受不起一样。”
“我……明白!”
波斯指挥官满脸凝重,认真的点头。
接下来的高层会谈中,黔国公却也没有提太苛刻的条件。
要求波斯王上表,请求大明天子允许波斯成为大明藩国,并赐予波斯王封号,波斯各处城池悬挂大明日月旗。
要求划拨港口给大明驻军,用于保护波斯。并且允许大明商人前往波斯通商。
其他比如解散军队之类的要求,就没有提了。毕竟……要打的地方还有很多,不能分兵在波斯各处城池驻军了。
在坚船利炮的威胁下,波斯王不得不面对现实,接受了大明的保护。
于是……紧随在舰队之后的大明海商,又发现了一处上千万人口的庞大市场,各种商船蜂拥而来。
波斯搞定了,隔壁的大食自然也逃不过。
波斯湾对面就是大食,舰队堵在科威特港口的时候,大食人也接受了跟波斯同样的条件。
大明海商又一次狂欢!大食同样是一个上千万人口的庞大市场。
舰队所到之处,就是大明海商的盛宴。
随后,黔国公的舰队不断西进,从红海直抵苏伊士,又接触到了埃及这个庞大的市场。
苏伊士建设一个基地,贸易可以向北方蔓延。地中海沿岸的各个国度,都对大明货物感兴趣。
南面的黑州……大明海商至少比西班鸭人和葡萄鸭人好,不会做奴隶生意。
……
在黔国公三人纵横西洋的时候,陆离的基地建设也初步完成。
不得不说,澳洲和新西南的土地,大部分都适合农业生产。基地周围种植的土豆、玉米之类的作物,长得十分茂盛。
水泥和砖石构建的港口和城镇,已经初具规模了。三百艘运输舰不停的运送,各处基地囤积了大量的物资。
万事俱备,可以起航了。
嘉靖四十三年十月,处于南半球的澳洲和新西南,正是春光明媚。
这一天,陆离率领五十艘驱逐舰,三百艘大型盖伦式武装运输舰,装载大量物资,搭乘三万士兵,扬帆起航,一路向东,前往南美洲。
从新西南到南美洲的智利,仍然有一段横渡太平洋的漫长距离。
好在陆离已经在驱逐舰上装满了煤,还在运输舰上装了大量的燃煤,要不然,驱逐舰的航程还无法抵达智利海岸。
十一月下旬,陆离的舰队抵达了智利海岸。
这个时期,西班鸭人已经在美洲大肆殖民,屠戮奴役美洲大陆的印第安人了。
当陆离的舰队来到智利南部的蒙特港,密密麻麻的舰船,几乎遮盖了整片海岸。
这个西班鸭殖民地顿时鸡飞狗跳。
数百艘战舰组成的庞大舰队,太特么吓人了。
“长官,我们……要开炮吗?”
驻守在港口炮台的西班鸭炮兵,朝旁边的军官询问。
“不要!上帝啊,千万不要开炮!”
军官吓得脸色发白,“你没看到他们有所少艘舰船吗?你一旦开炮,我们全都会死。”
“明白了,长官!”
炮兵吞了口唾液,连连点头。
“长官,这是哪个国家的舰队?怎么从没见过?”
看着海面停着的数百艘战舰,看着上面飘扬的日月大旗,炮兵完全搞不懂,这到底是哪里来的舰队。
“我也不知道。”
军官摇了摇头,“唯一能肯定的就是,他们绝对不是西班鸭战舰。”
港口里。
蒙特港殖民地主管,抬眼看着港口密密麻麻的陌生战舰,脸色一片惨白,额头上开始冒汗了。
这个年代的西方舰队,全特么是海盗,烧杀抢掠,什么都干。
这么一支庞大的舰队到来,蒙特港……已经完蛋了。
只不过,职责所在,他必须要出面跟这支舰队接触。对方至今还没发动攻击,说明还是有交流的可能。
这时候,一艘冒着黑烟的战舰,靠到了港口码头,舷梯放下,几个身穿黑衣的士兵,扛着一面鲜红的旗帜,踏着整齐的步伐,登上了码头。
旗帜插在了码头上,日月交辉的大旗迎风飘扬。
在一队卫兵的保护下,陆离举步踏上了南美洲的土地。
“阁下,您好!能询问您的来意吗?”
这时候,蒙特港殖民地主管,战战兢兢的走了上来,跟陆离打招呼。
西班牙语?
陆离在科学家剧情里,为了阅读最新的科研文献,还学过德语、法语、西班牙语等语言,跟这个西班牙官员交流也不是问题。
“你在问我的来意?”
陆离用西班牙语跟这人说道:“本公,大明帝国越国公。因尔等欺凌屠戮我大明同胞,特此兴兵讨伐。犯我大明天威者,虽远必诛!”
大明帝国?一位公爵?
西班牙人自然知道东方那个庞大的大明帝国,也知道一位公爵代表的份量。
只不过……屠戮大明同胞?西班牙在远东的触角,还没有抵达大明近海,哪里屠戮过大明同胞了?
“阁下,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没有误会!”
陆离伸手指着港口上带着镣铐的印第安奴隶,朝这个西班鸭官员说道:“看到了吗?他们就是我大明同胞!”
“噢……不!不!”
西班牙官员连连摇头,“大公阁下,您误会了。他们是印第安人,不是大明人。”
“你错了!他们就是我大明的同胞!”
陆离满脸严肃,“距今三千年前,在一个叫商的朝代,一批殷商子民逃亡到了美洲。你们所说的印第安人,就是殷商后裔,他们就是我大明的同胞!”
三千年前?
西班牙官员满脸呆滞!上帝啊!还有比这更扯淡的理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