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5tv1j好看的都市小說 學魔養成系統 txt-349 你要小心了,現在的男人和女人在一起的時候只會想……分享-wru7o

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单是查成绩这种事,是不值得李峥出一次门的。
此行,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议程。
10点50分,“作业王”办公楼大厅,张小可对着镜子进行了最后一轮补妆,李峥则已换上了张小可指定的套装,将笔记本电脑放在了膝盖上,扮演起一位狂热程序员的形象。
松松垮垮的老T恤,非常普通的蓝牛仔,一双拖鞋,一对蓝牙耳机,以及一副厚黑框平光眼镜。
就连发型也被张小可特意抓乱了一些。
“你这个坐姿不行啊。”张小可一面补妆一面提醒道,“再垮一点,敲键盘频繁一些,尽量搞出那种社交低能程序天才的感觉。”
“一定要这么演么?”李峥稍微塌下腰往下坐了坐,“我还是喜欢那种不怒自威的气质,”
“不行,正常的谈判是玩不过这堆老社会的。”张小可收起化妆镜,用力地吩咐起来,“对学习软件有兴趣的几家公司里面,作业王是最积极也是最有钱的那个,虽然他们肯出较高的价钱,但也一定有专业的谈判师,常规谈判一定会被压价,我们必须打破正常的谈判套路,走不讲道理,不开心就掀桌子,让他们小心伺候的那种套路,你等等就要表现出对谈判完全不关心的样子,说话的时候只说最简单的词。”
“哦。”
“也不用这么简单。”张小可应声道,“总之你好好扮演天才程序员,其它细节就交给我好了,我有信心挑战百万级别。”
“加油,努力。”
“这样太土了,不够天才,加点英文。”
“be strong。”
“好,差不多了。”张小可长舒了一口气,“还有点紧张呢……怕是要一个人舌战七八个男经理……”
“对方全是男的?”李峥抿了抿嘴,“那你可要小心了,这些男人现在和你在一起,恐怕只会考虑一件事……”
“???”张小可捂身惊道,“塞……Sex?”
“不。”李峥点了点头,“是GeForce RTX 3090。”
“那……那是什么?德国玩法?”
“等等你就懂了……”
正说着,一位挂着工牌的寸头眼镜男笑着走了过来。
“是李峥和张小可吧?”
张小可赶紧起身握手:“陈总你好。”
“直接叫陈瑞就好了。”寸头男握着手转望李峥。
只见李峥瘫坐在沙发上,戴着耳机拉着胯,依旧瞎敲着键盘。
“啊啊,不好意思……”张小可赶紧跑到李峥身旁,摘下耳机说了句什么。
李峥这才慢悠悠起身,合上电脑,与陈瑞挥了下手。
“Nvdia,Yes。”
陈瑞大喜,抬了抬眼镜道:“李老师已经下单了?什么渠道?”
李峥歪嘴一笑,不再多言,四望过后冲张小可道:“快些。”
随后,他又戴上了耳机,一手夹着电脑,一手倒腾起手机。
张小可连忙凑回寸头男身旁:“我师父这个人性格有点怪……在除了自己工作室以外的地方,待半个小时就会变得很狂躁……我们抓紧时间吧。”
“我懂我懂,天才型狂躁症。”陈瑞连连点头,引着二人走向电梯,“我们都准备好了,请。”
5分钟后,李峥瘫坐在会议室的桌前,继续拉胯搞起电脑。
他倒也不是瞎搞,是真的在优化老代码,就算真懂行的人看到这屏幕这手速也是要服的。
另一边,张小可与各路经理、总监互相认识完毕后,打开PPT,展开了最后一轮讲解。
“功能设计的部分,在之前师父给出的白皮书中已经充分介绍过了。”
“今天我要说的,主要集中在学习效果方面。”
“为什么约在今天见面?因为今天是考高出分的日子,可以清晰看到所有学习软件用户的最终成绩。”
“请看图。”
“我们总共开通过55人的学习软件使用资格。”
“其中23人使用时长超过半年,并参加了今年的高考。”
“根据我得到的资料,对平均分数的人而言,半年的时间,课外辅导所能提升的排名达到5%,就算是非常成功的了。”
“而这23位用户,排名平均提高13%。”
“其中,我个人的提升最为明显,约从全市前3.3%的水平,提升至2.6‰,最终取得了全市第176名的成绩。”
说至此,距离最近的一位女性副总监抬了下手:“有什么方法能确定这些数据的真实性么?”
张小可稳稳点头:“胡总,我站在这里就是最真实的。”
“可我也不知道半年前你是什么水平。”女总监摊手道,“By the way ,Call me Michelle.”
“还需要我出示半年前摸底考试的成绩单么?”张小可笑道,“蜜雪儿?”
另外几个人当即掩面憋笑。
“……”蜜雪儿面色一僵,挥了挥手道,“有的话,最好出示一下。”
“我当然可以,但我没法要求其他用户也这么做。”
蜜雪儿这就抬了抬眼镜,在本子上书写起来:“所以,就是无法证明这些数据的真实性了?”
张小可心一沉。
就想骂人。
之前都说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提出了这种要求。
毫无疑问,这位就是万恶的压价谈判师了。
“再次重申一次。”张小可运气抬手指向李峥,“我们是学生,不是创业者,这只是师父觉得好玩搞出来的东西,这些资料也都是为了配合你们的要求才收集的,如果你们有额外要求就早些说,不要在今天这个场合搞这些。”
“小可小可,别动气。”一开始的寸头男陈总连忙起身,“Michelle是公司是负责项目审批的,对你们的情况还不太了解,问这些只是公事公办的流程,她需要把她的判断填到那张表上。”
“那就更该早说。”李峥敲着键盘忽然开口,“你明知有这样的审查流程,却不告诉小可准备相关材料,是你不够专业还是有意为之?”
“……”陈瑞瞬间哑口。
张小可暗中狂喜。
不愧是师父!
虽然说的有点多,但这种低情商高智商的感觉,到位就好了。
接下来就交给小可吧。
然而,李峥并没有停下。
“Nvdia Yes。”李峥瞅了眼蜜雪儿,抿嘴摇头,“You No。”
瞬间,拉胯!
完美的画蛇添足!
好在,李峥也在凝滞的氛围中意识到了这一点。
赶紧又戴上了耳机,敲着键盘交待道。
“17分钟搞定,不行就走。”
出现了,是谈判威慑!
拒绝拉锯战。
表现出我比你们更不在乎这件事的姿态。
虽然有演的成分,但李峥也确实比对方更不在乎。
气氛也再次紧张了起来,想不到威慑来的这么快。
本来既定的谈判流程被完全打破,17分钟谈个鸡儿的判?
张小可赶紧借势往桌上一按:“所有情况陈总都知晓,所谓流程你们自己下去搞,如果想谈成就聊真东西,不要搞蜜雪儿这一套了,17分钟内我必须给师父一个结果。”
“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我是这里权限最高的那个人。”蜜雪儿有些恼怒地抬了抬眼镜,“如果拒绝回答我的问题,你们现在就可以走了。”
“好。”张小可就此跨上背包,走到李峥身旁拍了拍,无奈一笑,“崩。”
李峥也只摇了摇头,合上电脑便起了身。
本来张小可要走的时候,其他人还有些犹豫。
毕竟,她赌的成分,有些明显。
但李峥确实由内而外地,非常真诚地要走。
陈瑞随即起身,跑着拦了过来:“别别别……还有15分钟,再坐一会儿……”
“What?”李峥表示费解。
陈瑞连忙冲蜜雪儿说道:“Michelle你可能不知道,李峥就是那种完全意义上的天才,时间确实很宝贵,要不……你回避一下?”
“???”蜜雪儿惊怒瞪眼,“本来我不想点破,现在我还真的好奇了。所谓天才,所谓研发出最先进学习软件的天才,他自己又是什么水平?我猜连高考都没参加吧?”
陈瑞赶紧打圆场:“人家是信息竞赛的全国冠军……早保送蓟大了……”
“So?”蜜雪儿摊臂道,“这能说明什么?计算机单方面优秀的人就懂得全科学习了?是不是靠这个特长做出什么我们都要一致好评?高考是检验学习成果的唯一统一标准,如果连这个都没有勇气参加,我恐怕很难肯定你们所谓学习软件的深度。”
李峥与张小可对视一番,都是摇了摇头。
既然这样……
就满足她吧。
“师父参加了。”张小可悲伤地望向蜜雪儿,“麻烦打开你的手机,搜索一下‘蓟京状元’。”
“???”
全场哑口。
几乎同时摸出手机。
然后又同时叫了出来。
蜜雪儿的脸更是瞬间垮成了老雪儿。
惊叹之中,张小可拍了拍李峥。
“有一句话,绝非诳语。”张小可轻笑道,“没有人,比师父更懂学习。”
“那如果这样的话……”陈瑞一个瞪眼,惊喜道,“如果我们能达成合作继续开发这个功能,岂不是可以宣传……这是状元亲手研发设计的??”
“可以。”张小可点头道,“但不许用师父的肖像做广告,并且要注明他只负责最初的系统构建,你们后期的运维跟他没关系。”
“这个再谈!”陈瑞立刻转望蜜雪儿,“时间紧迫,麻烦你出去一下。”
“…………”蜜雪儿面色像吃了屎一样,缓缓撑桌起身。
干你娘的陈瑞!
明明是你叫我来帮忙施压的!!
这个负心的男人!
今后看到,骂就对了!
待蜜雪儿走后,总算又把张小可和李峥哄了回来,谈判瞬间变成了陈瑞主导。
最初,学习软件就是他发现的。
当时有些用户反映,能不能开发出某个民间软件的功能。
陈瑞一开始也以为是个小功能,便让属下去做,但属下很快反馈回来,表示这不是996能搞定的。
究其原因,李峥的学习软件,需要开发者既完全懂程序和算法,又完全懂中学各科目的学习内容。
现实中,懂程序的人多半已经忘记全部科目了。
懂中学学习的人,多半又对程序一窍不通。
因此,开发这种细化到每一个知识点与解题思路,并能评估用户情况个性化推送题目的系统,就需要一个庞大的团队,找到各科目的顶尖教师来一同合作完成。
评估一圈下来,需要一个很大数字的资金和很长的工期才能做出试用版。
而一个相对成熟的版本却早已摆在眼前。
五科竞赛大佬,高考状元亲自开发,有实际效果印证的版本。
更何况里面还有神奇的“看图判题”功能。
这个功能的雏形是李峥某天拉屎的时候做出来的,可以通过手机相机扫描答题纸完成智能判题,虽然可靠率还只有70%不到,但这依然是智能学习界的飞跃。
也是李峥牺牲了无数次刷朋友圈看新闻的时间,在卫生间努力的结晶。
最终,在技术总监大概认证了一部分李峥的代码和架构后。
陈瑞心一横,对张小可报出了一个数字。
张小可面不改色心不跳,卡在最后一分钟摘下了李峥的耳机,贴贴了上去。
“五……五百万……”
李峥却是眼儿一瞪。
妈的上市公司还真是脑满肠肥啊。
这李毅刀了一辈子也不知有没有这个数。
李峥就此转望陈瑞。
“Yes。”
陈瑞瞬间舒了口气。
周围人则都满眼酸楚地瞪向李峥。
好……好气啊……
这本来应该是我们996去赚的……
还好,他们并不知道李峥平常开发程序的地点和过程,不然上卫生间的时候再刷手机,怕是要有负罪感了。
“对了。”陈瑞与李峥分别握手的时候问道,“我看那个并列状元也是你们学校的?”
“是。”李峥点头。
“她有用过这个学习软件么?”陈瑞期待问道。
“没。”李峥冷笑,“她,我亲自调教。”
“?”
张小可大笑解释道:“那是我师娘啦。”
此时此刻,周围本来欢送的人群,又消沉了下来。
就连陈瑞握着的手,也耷拉了下来。
我陈瑞四十有二,在业内也算是一号人物了。
为什么,就忽然这么不开心了……
送走李峥后,陈瑞与同事们垂头丧气地刚进餐厅。
就撞到了蜜雪儿。
“陈瑞!你娘的!”
旁边的朋友们,都合力保护起陈瑞。
“别骂了,别骂了……”
“瑞总也不容易……”
“他只是想做出最好的学习软件!”
……
接下来的谈判,李峥没有再参与,大约半个月后,完成了签约与转让。
这真的是一步闲棋莫名开花。
但如果这个功能真的完全做起来,向市场推广。
恐怕又将是一次惨烈的内卷。
补课教师也会失去很多工作机会。
再往后会怎么样,李峥就不懂了。
于是,他又买了十几斤哲学、政治学、经济学和社会学的书籍。
瑞总效率很高,技术转让费在七月底就落实到了李峥的账户中。
缴扣了税金后,李峥将其中相当一部分付给了张小可,其余通通投入了稳健性理财产品。
他依然记得,《李毅语录》有述——
【掌握经济的人,也就掌握了家庭。】
虽然老李大多数经验是不可取的,但这条,无疑是凝注了血和泪的经验。
李毅在宁儿面前摇唇鼓舌,恳求购买一套舰船模型的样子,虽然可悲。
但林逾静,在自己面前,唔唔跪地,求赐零花钱的样子,一定很美。
为了那一刻,李峥再次选择了隐忍,克制,不乱花钱。
非要花的话,只花李毅的。
然而张小可,却完全不懂这个道理。
那一笔佣金,瞬间化为了一辆红色的MINI轿车。
她甚至都来不及去驾校学车,就坐到了车头风光自拍。
“嗨呀,本来想靠脸吃饭的,谁知道随随便便就成了商务人士。”
“开车不方便接电话,有商务洽谈麻烦留言哈。”
“等等……不要删我!老子不是微商,等我照一下行驶证上的名字。”
毫无疑问,她很快就吃了亏。
“师父……保险好贵啊……”
“师父……剐蹭了……”
“师父……加不起油了……”
“二手车需要吗?师父……”
“啊啊啊……车车被妈妈抢走啦!!”
事情就是这样。
对张小可来说。
横财,意味着负债。
李峥,就此收起了手机,抬起了头。
蓟京大学那古朴的校门前,他把箱子放在一旁,负手而立。
顺手捋了把稍长的俊发,歪嘴一笑。
【李峥】
【学力:3577】
我的新同学们。
可不要让我失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