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16bxj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奶爸戲精》-第3104章 你咋不鐵頭了?讀書-j1h6y

奶爸戲精
小說推薦奶爸戲精
咣——
騙夫成婚 百面狐貍
老刘头也被吓了一大跳,没想到遇到这么暴脾气的人。
这还不算完。
一看着很低调的老头掀翻了桌子,抄起自己带来的背包转身就要走。
“哎呀,路县尉,消消气,消消气,没多大的事,就是这地方的人素质太差了,”蓝衣老太忙劝道,“咱们是高高兴兴来旅游的人嘛,要高兴。”
老头拍着门口的桌子大骂道:“我这是带你们出来旅游吗?我是出来受气的,这啥人,这啥人,不知道谁是自己人?不谈了,再不谈了,拜拜。”
粉色上衣阿姨怒道:“一辈子当到个小县尉,你人五人六的算个什么?我愿意跟你们出来旅游?走人,你走人,我丢不起在年轻人面前,跟你谈个夕阳红还叫你把素质丢光的人,你走,我给人家赔偿。”
老头一鞭腿,又把门口的垃圾桶给踹翻了。
这——
关荫回头认真看两眼。
都说这些小老头脾气大,今天可算见识到了。
一品皇妃 雪嬌
老刘头苦笑:“这老兄比我脾气可大多了。”
“闭嘴!”那老头可不敢惹粉色上衣阿姨,三步并作两脚,窜过来,隔着桌子指着老刘头,一副看得起你才骂你的姿态,“混到到小饭馆吃饭的地步,你也配批评我?”
回过头,老头又怂了:“不是我给你发脾气,出来一趟不容易,一辈子建设事业,到头来,哪哪不给人尊敬,这是对待功臣的态度吗?”
絕色校草戀上我 皆無艾爾
阿姨横眉道:“你让人怎么尊敬?把你抬到肩膀?一辈子大错没犯小错不断一个人,国家给你那么好的待遇,出来一趟先给你体检,你把人家年轻人骂的,好像人家把你要掐死一样的,出来吃个饭,你掀桌子摔板凳,干什么?”
“哎呀,你少说几句吧,你头一个男人,就是叫你气死的!”几个老太立马偏袒,七嘴八舌道,“就是,老了老了,五十多六十岁的人了,找路县尉这么好个人,你还不收敛点。”
有一老太说的更过分:“你儿子女子都是路县尉安排……”
“他还有那本事?”粉色上衣阿姨压压手,“你们吃,就是一个退休小老头子,哪哪觉着谁跟他作对,人老了,一切没素质的面貌都暴露了,不用怕,他不敢吃人。”
然后问老板:“怎么收账啊?我给你赔偿,咱们老百姓的日子,一张桌子一张板凳都是……哎呀,你干什么呢?”
那老头竟过去扯着阿姨的胳膊,用力往外甩了下。
老头道:“谁让你赔偿的?”
这……
关荫实在坐不住了。
虎狼[TXT全文] 灰熊貓(大爆炸)
秘书也为难,老刘头戴着鸭舌帽呢那帮人认不出来,但因为认不出来,那帮老头就过分了,有两个抄起凳子竟然往橱窗走过来,看起来想发疯。
管吗?
要是管,估计得打架。
在关老师面前表演打老头儿?
呃——
司机没在意,手已经伸进包里去了。
“我看看。”他索性转过身。
我这张脸,天底下有哪个坏老人不认识?
開封有個包小姐
真的不认识?
没关系今天让你认识。
没想到,粉色上衣阿姨二话不说,看起来是经常跳广场舞的,下盘特别稳,勾住桌子腿一使劲,竟把路县尉给扔一边儿去了。
“你们走,我自己旅游,以后不要再来往。”阿姨扶起桌子,把自己的背包拿到一边,面红耳赤道,“抱歉啊,小伙子,真是对不住。”
老板趴在橱窗上无奈了。
“没事,不用赔,又没弄坏啥。”人家也没太计较。
“那要赔,那个,我转给你一千,不够你联系我这个号,好吗?”阿姨一边找二维码还向老板不住鞠躬道歉呢。
可忙了半天怎么听不到那帮人聒噪了?
“继续,你继续。”关荫翘起二郎腿靠着桌子说。
一帮老头老太吓傻了。
有人敢不认识铁头娃?
出了名的跟他们这种人做对头,连他们自己都清楚啊!
重生之我本彪悍
关荫就跟李团长一样,统着手抖着腿斜着眼。
继续。
你敢继续我不打死你还见鬼了还。
粉色上衣阿姨一观察,揉一下眼睛。
哎哟,怎么把这小子给遇到了?
搞不好今天要出人命的。
“没事,阿姨来这坐,咱是有素质的人,不能跟这帮王八蛋坐一起。”关荫介绍道,“这位小老头,是大名鼎鼎的刘一定,意思是一定把事情办好的大佬,他认识有素质的老头儿多,您这样有素质的,咋说也得找有素质的老伴儿啊,回头我跟孩子联系一下,有疙瘩绝对解决,没疙瘩一起祝福,这老头,老太太管得严啊,不怕他监守自盗……”
老刘头桌子底下踹一脚。
这混球啥玩笑都开啊。
这话传到夫人耳朵里,他老人家今晚得在沙发上跪半夜葡萄。
不能磕破葡萄皮!
那帮老头老太吓坏了。
跑?
没人敢。
“继续,我不拦着你,你撒野。”关荫抄凳子,“我要不先打破你们的脑袋,降低你们的待遇,坑害你们的儿孙,搞得你们出门坐车都被人当垃圾看,我还真不信天山雪竟是白色,来。”
“他们……”粉色上衣阿姨有点为难了。
她想给说情。
史上最強無限 帶球撞人
可她知道这家伙是出名的眼睛里不揉沙子,谁给坏人说情都没啥用。
那帮老头老太们怂了。
“赔,马上给。”路县尉连忙掏手机。
“等会,你打算赔多少啊?”关荫问。
老头说要多少给多少。
关荫问老板:“你打算要多少啊?”
秘书刚要说话,老刘头摆手手。
对这种坏怂,你就得狠揍。
他看懂惹事精的路数了,所以想继续看这个热闹。
老子一肚子火气还没撒呢,正好看你们的热闹出出气儿先。
半步啊?
嗯的。
关侍郎嘴里说不可能给他人,那就很难再想办法要一个人了。
这是老头儿恼火的地方。
可他还没办法。
“缇骑也需要高手。”他太清楚这一点了。
老板很为难。
赔偿是肯定的,但估计也就几百块钱事。
“你也不确定,那只好找行家了。”关荫回头道,“有相关方面的电话吗?请他们过来,这件事,既不能多让坏人多出钱,也不能让店主吃大亏,万一人家以权谋私,回头告店主敲诈呢?公事要公办,社会才和谐。”
秘书立马找节度使府的电话了。
还是惹事精解决这种事情有法子。
要不然,他哪怕再痛恨也只能批评一顿了事了。
路县尉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你说贱不贱?
想在夕阳红面前表现一个霸道,这下把自己送泥坑里头了。
这魔头亲自督办的事儿,他打赌原单位要不知道就奇怪了。
那可是个绝不见好就收的大魔头啊!
其它老头老太立马跟那老头拉开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