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mynwe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漢當興 ptt-第四百九十九章 回來了?展示-2dng4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
走马行舟依旧是老样子。
邓艾赶到渡口的时候将马匹搁置放到驿站,转而又是坐上了舟船沿江而动。
鬥劍
在汶山郡这地界上,走水路永远都是最快捷最方便的,而邓艾又是肩负着使命,所动用的都是公家的船只,速度上又是快了几分。
再加上邓艾这次回禀消息确实是有些仓促着急,连连催促之下这行舟速度竟是比来时还要快了三分。
平水用舟本来是不会晕船的,可谁让邓艾催得紧呢,船家那是拼了命的摆渡,让原本都不会晕船的邓艾都感觉到有些头晕发胀。
但为了能够尽快的将这消息送回到成都去,邓艾是强压着自己的不适感,完全没有要减速的意思。
至于那两个白毦兵现在吐成了什么样子,这就不在邓艾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从上船到下船,邓艾这段时间只用去了来时的三分之二不到,速度不可谓不快。
但代价是,邓艾在下船的时候脸色苍白身形摇晃,两腿明显在微微打颤,摆明了是一副晕船过度的样子。
按道理说这时候邓艾应该是赶紧找个地方歇一歇,最好是明日再行赶路微妙。
可情报的传递容不得半点的耽搁,邓艾别的不擅长,坚韧的脾性却是他最大的优点了!
三人组找到驿站二话没说,便又是从水路行舟换成了陆路骑马,交通工具转换的到是无缝衔接,只不过遭罪的却是赶路中的人而已……
隆冬时节蜀中也日渐寒冷,道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都比平常时日少了许多。
大冷天的除非必要,谁人不想在家里面靠着火炉舒舒服服的取暖呢。
但有些人为了生计为了活命,为了能够在这冬日时节里不被冻死饿死,就不得不出来想办法找些能够让他们活下去的事情做。
这些人往往神色匆匆脚步疾快,一个地方不行就赶紧找另外一个,耽搁时间救了可能就是在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按理说在这个冬天里,他们这群人应该是最着急最迫切的那一批,家中无田手头无地,若是连腿脚都慢的话怕是真得要饿死冻死了。
帝寵:第一皇後 江湖老叟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有人比他们还要急,还要快!
雪鷹領主 我吃西紅柿
邓艾一行人纵马在新修筑的弛道上,他心里一边感叹着自己那位少主师兄的能耐,居然可以让益州内连通各个郡县的道路变得如此快捷方便。
一面又是惦记着竹简上的事情,想要尽快回到成都去跟刘禅汇报这件事!
可实际上邓艾却不知道自己是会错了意,貌似刘禅现在根本就没有半点说是着急的意思,反而是悠哉悠哉的躺在府上养膘呢。
这自然是之前刘禅没有交代清楚,在加上邓艾自己理解没到位的原因。
但实际上依着邓艾有些执拗的性子,怕是刘禅说清楚了,他也会忍不住刨根问底的将事情搞个清楚吧……
煉煞 尋幽
连番的赶路是很辛苦的,可一想到怀中的这份竹简,还有那些在竹简上记着的内容,邓艾就不允许自己懈怠下来。
重生之妖孽天王
马不停蹄人不歇脚,邓艾硬生生是将自己跑出来驿站传递军情八百里加急的感觉。
当他终于是感到成都城门前时,翻身下马之后,整个人都好像是彻底松垮了下来一般,腿一软是差点没有直接跌坐在地上。
幸好一只跟随在他身旁的白毦兵护卫眼疾手快,上前将他给扶住了,否则邓艾怕是要在这城门口露一回脸了!
这就是常年窝在屋子里面看书的后果,身体素质跟不上赶路多些就腿发软。
虽然以前刘禅也跟邓艾差不了多少,但没办法谁让他有个好爹呢,总是没事就给他找点事。
不是东奔就是西跑的,一年下来都少有闲暇的时候,久而久之刘禅这就锻炼出来了呗。
貧僧不懂愛 風雲二號
只是若照着刘禅现在的状态继续懒散下去,怕是用不了多久他也得跟邓艾一个样……
入城,入府,通秉传信。
邓艾这一路上很是平静也没发生什么狗血的意外。
那些个世家豪族们是收到了消息,得知邓艾亲自被刘禅送走,而且目的就是汶山郡。
可这些人又不是神算子,哪里会知道千里之外发生了什么!
再加上汶山郡又不是他们的府邸,哪是想知道什么就知道什么的。
劍氣焚天
更加料算不到邓艾是加紧赶路过去的,稍作筹措之后就下手抓人一点都没耽搁时间。
甚至都没用上多久便是回返成都,这次速度上更是比之前快了三分之一有余!
这也就导致了邓艾现在人都回到了左将军府上,可那些世家豪族们往汶山郡的传信却有可能还在路上呢……
“邓艾回来了?”
刘禅挠了挠头心下满是疑惑,甚至连撸猫都顾不上了,因为这一幕完全是没有在他的预料之中。
刘禅清楚邓艾是有能力的,也相信他完全可以搞得定汶山郡那边的事情。
什么私铸仿造的值百大钱,有邓艾邓士载出马必然是手到擒来。
可刘禅怎么着也没想过邓艾竟然会回来的这么快,好像算上在赶路的时间,这回返的速度也有些不正常吧!
世家不知道邓艾的脚程,刘禅也是一样。
两方其实都还以为邓艾现在可能是刚刚才到汶山郡,说不定正准备如何着手处理这件事呢。
可偏偏邓艾却是一反常态的乱出牌,本来应该是在汶山郡的人竟然莫名其妙的就回到了成都来。
让本来还以为会等几日才能得到消息的刘禅是大为惊讶,甚至心理第一时间都产生了一种怀疑,怀疑邓艾到底有没有进入过汶山郡。
不过这种怀疑很快就被刘禅给抛在了脑后。
当风尘仆仆的邓艾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什么怀疑不怀疑的,这简直就是对自己师弟的一种侮辱!
刘禅全然忘记了自己曾经有过那么一瞬间的坏心思,反而是带着几分关切和几分疑惑的问道:“士载你怎么如此之快就回来了?莫不是汶山郡那边遇到了什么麻烦?可是有什么事是你感到棘手都无法处理的,所以才回来请示?”
不外乎刘禅有此怀疑,实在是他也想不到其他的方面去。
毕竟连邓艾具体抵达的时间都推算错了,要说让刘禅相信邓艾现在已经是完成了自己指派任务的关键部分,甚至还顺带手挖出来一个在邓艾看来是惊天的大消息,这多少有些开玩笑的意思了。
親愛的,軍婚吧!
然而世事奇妙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刘禅觉得不可能的事情就真的不可能了?
他却是完全忽略了邓艾对这件事情的看重,也下意识的忘记了自己这个师兄兼少主在对师弟寄以厚望时的分量。
那一抹月光 夕熙
要知道邓艾能够如此尽心尽力甚至都快跟打了鸡血一样的完成任务,这其中自是少不了刘禅的干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