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xi8xh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洪荒之聖道煌煌 起點-第四百零七章看書-k4grg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
“别冲动!别冲动!”
东华帝君看着想跟他玩命的苍龙,连连摆手,主动转移了话题,“你看你看!”
“那里快要出结果了!”
“胜负就要揭晓!”
还有什么,比五大巅峰强者齐聚、论道强弱高下的事情更能吸引关注?
没有了!
哪怕是苍龙这等跻身太易层次的大罗,此刻在东华的提醒下,也第一时间把目光视线重新投回到那里……或许是因为对修行的热爱与虔诚,看一看比他走得更远的修者是怎样战斗;亦或者是为未来做准备,提前了解一下盘古路上的绊脚石,哪天对上了不至于被打个措手不及。
重生之億萬豪寵 五月末(書坊)
……
四大强者巅峰碰撞,二VS二,再有一个游离在外,消弭种种破坏,如裁判之于比赛选手,亦或是守护者,让许多大罗不会莫名奇妙的就被弄死。
不是力量控制的精妙不足。
而是一种巨大的感染力,是大道的同化!
因为在这里厮杀的,皆为本纪元非常有希望盘古的至尊,他们在修行的路上走得太远太远,一举一动都流转着至高的太易玄妙,信手拈来,近乎一切元气、物质,乃至于是大道、概念,都由心所创……这是修行上的巅峰成就!
其中种种玄妙,让观战的大罗看得如痴如醉,不自禁的就会升起模仿的冲动。
朝闻道,夕死可矣!
这是更高生命层次对他们的吸引,超越了所有后天三观建设而成的诱惑,是最本能的梦想、追求。
然后,他们便很容易就栽进去。
谁让太易涉及到“无”的修行?
硬件不够,还好奇心作祟……那肯定是要付出代价的。
模仿没模仿出个一二三来,却把自己给化成了无,骚操作下回复出厂设置,格式化掉后来添加的数据,只有一条先天不灭灵光飘啊荡啊。
也就是没有人针对,算是意外遭遇,不然想要归来,还得在红尘中打滚不知道多少年。
羲皇叹了口气,心有悲悯,索性便出手干涉——不是劝架,只是略微给打上些码,省得再把那些个新手上路的萌新给祸害了。
重生之娛樂之光 子殤至善
许是知道了有这样的至强者兜底,女娲、帝俊、鸿钧、人族精,打的也就更欢快了,再无顾忌。
毕竟,原本还要操心,把自己人给道化了……现在不用了!
于是。
最后的,也是最灿烂的光绽放!
鸿钧与帝俊默契联手,女娲和人族精力量归一。
本纪元最顶级的碰撞发生。
究竟是人算不如天算?
还是人定胜天?
都将在这里揭晓。
无量量的光之海洋,它淹没覆盖了一切时空,是穷尽世人所有想象可以描述的语言,也无法道尽的神通汇聚。
四尊巅峰强者,血战杀伐于其上,他们超越了思想的束缚,打穿了概念的极限,是一场不可思议的战斗。
其间,还有一个大佬在上面蹦蹦跳跳……因为曾经太牛逼、寂寞无敌手,如今退休下岗,当起了裁判。
对于这裁判,帝俊与人族精还好,并没有太多的意见。
倒是鸿钧和女娲……这两位曾经被“天天向上”的道理给说服,被纸上作画的大饼收买,努力工作加班,动辄成为千百万年的劳模,此刻心头很有一股邪火在燃烧,想要暂时放弃自己的对手,把那碍眼的裁判给打翻在地。
只是,考虑到更重要的盘古事业,他们才放下了这种邪恶的念头。
不然被殴打一顿的裁判,若是心生怨念,从眼下暧昧不定的立场转移,坚定支持另一方,并且把黑哨吹的飞起……那损失可就太大了!
要打裁判,最好是要在量劫行将结束、胜负已然明确的时刻。
那个时候,羲皇就可以驾崩了。
一道灵光,灰溜溜的退场,算是为天庭“尽忠”。
偶尔的目光交错,彼此洞察了对方不轨的图谋,鸿钧和女娲升起了一点对对方的惺惺相惜,大家是同道中人!
然后,他们又都很默契的把自己的发现,添油加醋的悄悄告诉伏羲,想把这能打破平衡的筹码给拉进自己阵营。
嗯。
果然是同道中人,干的事都差不多。
举报、告状,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套路。
穿越之異界決戰 洋蔥辣鼻子
不过,让他们失望的是,伏羲对此的兴趣并不太高,虚言应付便了事。
于是,鸿钧和女娲也只能耐下性子,跟对面死掐。
只是他们不知晓的是,曾有那么一刻,伏羲眼中闪过了诡异的光。
‘两个反贼……呵……’
‘我需要你们来给我清君侧吗……’
羲皇微微垂下头颅,嘴角微翘,手指微划……这似是纯粹不经意的动作,又像是某种不能见光的信号传递。
……
“嗡!”
碰撞的光之海洋,那浩大的可以覆盖诸天万界、古今未来的至高威能,终是要决出了胜负。
是天道加妖族的组合更胜一筹?
还是女娲加人族精的组合能逆天?
答案很快揭晓。
“来!”
诸天摇晃,岁月动荡,随着鸿钧一道轻喝声,天道一方的力量得到了一股不容轻视的支援,成为打破平衡的那根稻草。
陌上行1
本来,两大阵营的巅峰力量相差无几。然而在此刻,平衡被击穿,向着鸿钧倾倒,让他占据了上风,还在疯狂的扩大胜势。
“我不甘心!”
女娲惆怅叹息,嘴角溢血,“你这是在作弊!”
“无论你如何诋毁,可这都是我的本事。”鸿钧轻语,“有界便有天。”
“我被你们当做服务器使唤了那么多年……但做服务器,也是有好处的。”
“谁让那些年,大家都化身基建狂魔?”
“到处搭建服务器,哪怕再是穷乡僻壤的时空里,也一定拉一条本天道的网线进去。”
“时不时还来个硬件升级,尽管亏钱也要提升效率。”
“这是善政。”
“却也是你此刻失败的原因。”
“当我决定动用这份力量,你的对手就不只是我了……还是更古老的遗留。”
“再有妖族的配合,完美贯彻执行。”
“女娲!”
“你凭什么胜我!”
本来相差无几的综合战力,其中一方陡然被加强……这还如何打!
女娲心有不甘,却也无能为力。
王的歸途
鸿钧要赢了!
除非她立刻开出盘古真身,那还有希望扳回劣势。
可是……值吗?
现在又不需要钓鱼。
一场前锋大战,扩大到这种程度已经够丧心病狂的了……若是因为赌气,赌一时胜负输赢,抛出两颗重量级的棋子?
女娲觉得,这生意似乎有些亏?
她眼睁睁看着光海倒卷,无尽的时空重现,无量变数交织,以鸿钧的意志为主导,诸天诸界、古今未来,皆尊天道上苍为最高。
又见苍茫亿族,通灵开智,自号为妖,要主宰洪荒之外诸界沉浮。
这是先锋交战失败的后果。
虽然对大局影响不大,但是却给对手增添好些生力军,扩大了气运流转,多了一张有用的牌。
正当光海行将卷到女娲身边,确定最后的胜负结果。
人族精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娲皇转头,看着这个一直冲杀在前,已是浑身染血的存在。
对比许多先天神圣,活了一大把年纪,却还一个个装嫩装年轻,干起事来又个个油滑的不行,生动证明了老而不死是为贼的道理。
这个人族的泛意志,不过是刚满月的宝宝。可他做事沉稳有力,具备了许多女娲期望拥有的美好品格。
敢于牺牲,孝顺纯良——女娲是人族的创造者,也算是他的母亲,所以交战以来的伤害,大多是他主动扛起!
这种品德,这种精神……若非情景不允许,女娲都想将诸神一个个耳提面命,号召向他学习。
少几分油滑!多几分真诚!
向人族精同志多多学习!
这是人道的良心!
大罗的良心!
不亏是五德大道的体现,德行什么的果然是最崇高了!
“我去开一条路。”
人族精一字一顿,却胜过了千言万语。
“这……”女娲犹豫了,有些不忍。
“天道势大,妖族势多。”人族精咳着血,“他们底蕴深厚,这是毋庸置疑的。”
“拼底蕴,我们是拼不过的。”
“唯一的生路,只能拼精神,拼意志,能牺牲,敢牺牲……”
“唯有牺牲多壮志。”
“能叫日月换新天!”
“我人族,生来便在灵魂和意志上有特殊专长,胜过其余万千种族……这不正是娘娘您已经于冥冥中照见未来演变了吗?”
“要想战胜底蕴深厚的对手,也只有如此基础条件,才有希望创造奇迹。”
“族人们,不知道有几个能寿终正寝,都要填入到这个难以看到尽头的道路上,做出牺牲,只为扭转时代的错误,将希望和美好送给明天。”
“族人都如此,我又如何不行?”
人族精身上的血越流越多……他的体内,有一道绚烂无比的光芒在闪耀,是最美丽、最纯粹的性灵光辉,此刻在燃烧。
“再说,我填进去,却也不会死了。”
“只是恢复了出场而已……族人浇灌贡献无数心血,为我铸就的三观,那浓缩的牺牲精神,以此点燃妖的自由追求。”
“天地主角的争夺上,我们是敌人。”
“可在对梦想、对美好的追求上,我们又是朋友!”
“都是人道的一份子,又如何能忍耐被天道给欺压到头上呢?”
“没机会就算了。”
“一旦有机会,便是天翻地覆……我来创造这个机会!”
人族精笑的灿烂,笑的纯粹。
他搭在女娲肩膀上的手,正在抽取着什么……那是属于炎帝道果的气息。
女娲沉默,她没有阻止。
当那气息,与人族精相合一……他因此有了最微妙的变化,让女娲都看不透彻了。
一点星火传递,似是引发了怎样的质变……如同是火燃尽了,留下了最丰饶的土地?
女娲说不清那种莫名的感受,也没有多少时间给她细细品味。
因为,人族精已经上了!
他在鸿钧和帝俊惊愕的目光下,撞进了那浩瀚海洋席卷的浪潮中!
第一时间,形体便崩碎了。
只留下一道最纯净、最美好的灵魂光辉。
在那扫灭一切的浪潮中,它是那样的微不足道。
但,隐隐间,它却是在与什么共鸣、交流。
跨域了认知的障碍,打破了思想的隔阂,这由无数人族信念集合而成的特殊生命存在,像是鸿钧从天道中通灵化生一样的不可思议奇迹……他回到了人道的浩瀚洪流中,就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家一般。
举目所见,都是亲人,都能倾听,都能诉说。
他只做了一件事,在自己被人道同化之前,倾诉着人族的梦想。
或许这鸡汤灌下去,只能让人道振奋一时,第二天就回到了原样,该拖延症还是拖延症,该不上进还是不上进。
但在鸡汤生效的是时间里,他便是最靓的仔!
人道,由无可量计的生灵构成。
只要这每个生灵,都给他一百块钱,他就会成为首富……啊不是,是每个生灵都愿意给他贡献一点力量,他就能实现一个奇迹,一个梦想。
“我想要……掀翻了这天道!”
呢喃着,他许下了愿望。
于是灵魂的光辉,染上了一抹赤色,而后闪耀、膨胀、渲染、蔓延!
极短的时间内,照亮了诸天,闪耀了纪元,让万古岁月都变色,被同化,在锁定向一种唯一的结果!
“阻止他!”
鸿钧的化身变色,对帝俊说道。
帝俊脸色表现的很紧张,以妖族天帝的名义号令,让失控的妖族在人道中的力量平定。
諸天仙武
但……
没用!
超級盜神 我吃小西瓜
也不知道是真的没用,还是假的没用。
反正最后上报给鸿钧,帝俊表示自己无计可施。
“我们妖族,没法什么便宜都占到了。”
“强大,却也有弱点……这追求自由,天性喜欢变异,我也没法子不是?”
“好在,这也就是能释放一瞬间的力量……而战争是要打上个千百万年的,无妨。”
“你无妨?我有妨!”鸿钧脸色黑了,紧急避让,同时那苍茫光海震动,要斩掉这从内部诞生、倾覆一切的光,但……
“别当我不存在啊!”
幽幽的叹息,女娲阴沉着脸上前压制,让鸿钧避无可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