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ca9br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我竟然能預知未來 起點-第439章熱推-3eg5x

我竟然能預知未來
小說推薦我竟然能預知未來
我刚刚看见一个可好看的女孩子了,他现在就在这个房间里,你快进去看一看吧,保证看到了她你就忘记工作了。”白诺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落寒一听白诺竟然是为了让自己来见一个女孩子,顿时无语,转身向门外走去,却一把被白诺拦下。
“易遥哥哥你就见见吧,我保证你讲完了之后一定不会后悔你做的决定。”白诺不由分说的将门打开,一把将落寒推了进去。
林风暖被突然闯入的落寒给震惊了,落寒此时也注意到了坐在床上的林风暖,两人四目相对,一时都没有说话。
落寒终于知道白诺所说的话的意思,不过让他不解的是,为什么白诺会认识林风暖。
林风暖看到落寒眼睛里的诧异,“易瑶哥哥,你,你怎么在这儿?”林风暖一下从床上跳到了落寒的身上。
落寒看着林风暖心中竟有一刹那的悸动,但很快他就镇定下来了,他想到林风暖利用她的事情,包括现在林风暖还是在扮傻。
落寒将林风暖推开,嫌恶的看着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林风暖被落寒这突然的动作给惊呆了,愣在原地一动不动,一脸不可置信,委屈巴巴的看着落寒
“林小姐,你装傻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没必要再糊弄我了,也没必要再利用我了。请收回您那委屈的表情和眼神。”落寒满脸的不屑,凝着林风暖。
“我……”林风暖没有想到邱易遥已经知道了这些事。他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去跟落寒解释。
“林小姐,你接近我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就为了把我当猴一样的耍嘛?然后突然离开?就为了利用我。”落寒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里面已经有了满满的怒意,漆黑的眸子更加深邃。
林风暖没有想到落寒对自己误会会那么深,会以为是自己故意设计离开的。
“落寒,你没有发现我已经几天没有出现了吗?并不像你所说的那样,我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然后走了。而是那天我跟踪你到一心咖啡厅,想要打探到一些关于林家的事。”
“当初听到你向钟意深要林家地产的时候,我当时就特别纳闷,为什么我跟钟意深明明不认识,,但是林家地产却会在他的手上。而且每一次他的出现都会给我一种压迫感,那种压迫感是致命的,让人无法呼吸的。”
“可是我在跟踪他的时候被人绑架了,我是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
落寒的心突然紧了一下,他没有想到,林风暖在这一段时间遭遇了这么多。
“你是怀疑绑架你的人跟钟意深有关?”落寒看着前方,直接了当的问道。
“我不确定是钟意深所为,但是我觉得这件事跟他脱不了关系。当时我跟踪他来到一家郊外的院子,然后就被人打晕了。”林风暖揉了揉眉头,一时之间,疼痛难耐。
落寒此时才注意到林风暖的脸上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看来这几天他过的很艰难吧?
“秋易遥,对于利用你这件事我非常的抱歉,但是我父母突然跳楼自杀,林家破产,我也遭遇车祸。这一切的一切我必须要查清楚,林家已经不在了,我只有攀附上一个更有名望的人家才能查清事实真相。”
“所以我才会跟秋老爷子有那样的交易我。从来没有瞒过你什么,当初你问我接近你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我就说过了,我是为了钱。没有钱,我什么都干不了。我除了跟你说一声抱歉,我也不知道该跟你说什么了。”
落寒一言不发,这是目光死死的盯着林风暖。
“林风暖,或许我可以帮助你得到你所要的真相。但是你一定得付出一些代价。”落寒的眸子更加深沉了,在林风暖的诉说中,自己只不过是被利用了,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情有可原的。可是,自己难道就活该被利用被付出感情吗?
“好,我答应你。”林风暖几乎没有半刻的犹豫,很快就答应了,为了查出真相自己当初都能爬上落寒的床,只要能够替父母还有林家找到真相,这一点屈辱又算什么呢?
落寒的脸上竟然浮起了一丝怒意,难道真相对于他来说比什么都重要吗?如果今天自己没有权势,那是不是别人对他说这话,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落寒拿出手机拨打了刘子轩的电话。“我要你帮我查最近中一生所有的外出记录,特别是前往郊区的。”
说着便挂断了电话。一双如鹰般的眸子盯着林风暖,林风暖回到床上,掀开被子又坐了进去。两人都没有说话,房间内一时安静下来。
在白诺的住处吃过午饭后,两人就匆匆的告辞了,林风暖非常感谢白诺对自己的救命之恩。
看着秋易遥,将林风暖接回了家。白诺的嘴角挂起了一丝得意的笑容,自己又撮合了一桩美事。
两人在车上的时候,刘子轩的电话打了过来。落寒看了林风暖一眼,便按下了免提,“秋少,钟总的所有出行记录,我都已经发在了你的手机上。他去郊区的次数挺多的,但最近有两次,一次是在你们。那天谈合作的时候,还有一次就在昨天。”
两人几乎确认,林风暖被绑架的事一定和钟意深脱不了干系。
但是在林风暖零散的记忆中,总记得他们似乎还有一个更大的人物。
林风暖当时的意识中,感觉钟意深很怕那个人,那个人正在训斥着钟意深。
“想什么呢?既然知道幕后之人就是钟意深,那你还需要担心什么?我一定会给你讨回一个公道。”落寒用坚定的眼神看着林风暖。
林风暖摇了摇头,“我总感觉他们背后还有一个更大的人,而且那个人非常的神秘。”
落寒一听林风暖的话,将车子停在了路旁,看着林风暖。
“你能确定他背后竟然是谁吗?或者说他有什么特征?”落寒紧张的看着林风暖,现在这些人那么想致林风暖于死地,他们必须尽快找出到底是谁,要不然林风暖随时都有危险。
林风暖摇一摇头,那个人实在太神秘了,他对那个人基本上一无所知。
落寒拿出电话,“你帮我安排一下,约见钟总。”
既然现在什么都不知道,敌人在暗自己在明,那么就一定要想办法将敌人给炸出来,而且已经知道钟意深,那么一定可以从他的身上找到一些线索。
落寒带着林风暖回家后,两人换了一身衣服,落寒看着林风暖依旧苍白的脸,小心的问道,“你可以吗?”
林风暖摇了摇头,“我没事,放心吧。在我没有亲手抓到伤害我家人和我的真凶之前,我是不会垮的。”
落寒打横将林风暖抱起,看着他其实很不舒服很难受,还要假装坚强的样子。他突然有一点希望,她还是像以前那样爱撒娇,跟个孩子一样,无忧无虑。
“你干嘛,放我下来?”林风暖突然脸唰的一下红了。近距离的观察落寒,林风暖发现他简直就是一个妖孽,360°无死角,就像上帝精心雕刻的一件艺术品。
“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还脸红了?之前我看你装疯扮傻的时候,天天投怀送抱占我便宜的时候,脸可一点都不红呢。”被落寒一戏谑,林风暖的脸更加红了。
自己之前真的有像他说的那样那么不要脸吗?
林风暖直接选择了不听,他觉得自己一定不是那样的,肯定是落寒夸张了。
嫡女無敵:鬼醫幽王妃
落寒见林风暖不说话了,一时无趣,抱着他往外面走去,打开车门,细心地将她放在车上。
落寒绕到另一边,上车。
搗蛋丫頭戀上帥帥殿下
“待会儿见到钟意深,你还是继续装风卖傻吧。”落寒冷冷的说着,“反正你也是本色出演。”
林风暖白了落寒一眼,自己哪里本色出演了。自己明明那么聪明好不好?而且钟意深已经知道自己是装疯扮傻,之前那几个男人就已经提过了这件事。现在还这样装疯卖傻,会不会有点夸张?
“钟意深自从知道我跟踪她之后,她就已经知道我是假傻不是真傻。所以待会儿见到他,我还有必要装风卖傻吗?”林风暖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一双大大的桃花眼眨巴眨巴的看着落寒。
詭門秘術 非黑即白
落寒忍不住的拍了一下林风暖的脑袋,这个女人是真的傻吧?
“你干嘛,很疼诶?”林风暖不满的看着落寒,这个男人怎么还有打人的习惯?自己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竟然还会对这样的男人动心。
落寒嘴角噙起一抹笑容,“没事没事,我就是想看一看你这到底是人脑袋还是榆木脑袋?我知道终余生肯定知道你是装疯买傻了,但是,他并不知道我也知道了。待会儿如果你直接表现的正常的话,那他就知道这一切你都告诉我了。所以接下来我也没办法从他那里套到有用的信息,他一定会有防备的。只有让他去猜测我到底知不知道你装疯卖傻这件事。我们才有希望从他那里得知有用的消息,你懂吗?”
“哦”,林风暖似懂非懂的点着头。
“我特别想知道部队的人是这么照顾智障儿童的吗?为什么像你这种智商还能进部队呢?”落寒顿觉无趣,又开始打趣林风暖。
林风暖瞪着落寒,这个男人的嘴巴怎么可以那么贱呢?
林风暖不想搭理这个弱智儿童,将头看向了窗外。
车子很快驶到了一心咖啡店,林风暖正打算下车等他,可是却被他一把扣住了手。
林风暖不解的看向了落寒,这个男人又怎么了,“等我一起下去。”
上次就是在这儿,他弄丢了林风暖,所以这次,他一定要跟她寸步不离。
林风暖乖巧的坐在车上,落寒将车子停好,突然凑近林风暖,灼热的日子扑撒在林风暖的脸上,她突然觉得呼吸急促,赶忙将脸转开。
落寒却偏偏将林风暖的头给转了回来,嘴角勾起一抹坏笑,“其实你傻得时候还挺可爱的,聪明了以后,连可爱都没有了,就会皱着一张脸”。
林风暖眼神躲闪,将落寒推到一边,他不想搭理这个男人。自从他跟落寒回来之后,落寒便开始时不时的戏谑她。而且这个该死男人总是有魅力让自己为之心跳加速。
回到村裏種地去 兵家傳人
落寒摸了摸林风暖的脑袋,下车,然后走到林风暖的那边,帮她开门,将她的手挽上自己的胳膊,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林风暖嘴角挂起一个甜甜的笑容,花痴似的看着落寒。
“林风暖,你别说,你不去做演员跑去部队,你真的是白瞎了你的身材脸蛋和演技。”落寒凑近林风暖耳边,呢喃道。
但林风暖似乎丝毫不介意,嘴上依旧关在甜美的笑容。
五夫臨門 暖紫
两人往咖啡厅走去,两个人的颜值瞬间成为了咖啡店的一道自然亮丽的风景。
我的腦內作死系統
让二人意外的是,钟意深已经在咖啡店坐着等待。
落寒冷冷的一笑,大声说,“哎呀,真是太不好意思了,都怪你老师出门前要打扮自己,害得钟总等了我们那么久。”
“易遥哥哥,对不起嘛,人家想出门的时候美美的。这样你也有面子啊!”林风暖撒娇的拉着落寒的手。
钟意深愣了一下,嘴角浅浅的一笑,盯着林风暖的眼神像极了等着自己食物的眼神般诡秘。
“没事,反正我也就找到了一会儿,而且等你我已经成为习惯了。真没想到今天林小姐又来了呢!听说前段时间林小姐走丢了,我还以为你找不回来了呢,看秋少那段时间失意的样子,我也很心疼。今天听说秋少约我,这不就赶紧出来了,想着劝劝他,没想到林小姐竟然回来了。”钟意深脸上的笑容更加神秘了。
落寒的脸上已有不悦,他不喜欢钟意深用那种恶毒的眸子盯着林风暖,但林风暖依旧笑容灿烂。
落寒绅士的拉开椅子,林风暖优雅的坐下,落寒也在旁边坐下,林风暖立刻就抱了上来,落寒的眸子亮了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