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vsyu8非常不錯小說 終末忍界-番外篇:第二章 梅雨季節裏的晴天看書-c9ccm

終末忍界
小說推薦終末忍界
“并且她比你先看到的孩子呦。”
“你就放心吧。”
随后,小樱又笑着补充了一句道。
没有人可以剥夺母亲的这项权利,母亲必须要是第一个看到孩子的人。
落魄千金:薛少認真疼 雪裏子
“这就好…”
喜仙園
“这就好。”
而宁次听到了一切顺利,这才微微长出了一口气。
佐纪只是太过疲惫睡过去了没有出什么事情,而宁次内心的所有紧张情绪也全都放了下来。
直到这时他才察觉到自己后背的衣衫完全已经被冷汗打湿了,就像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黏在了皮肤上,肌肉也因为长时间的紧绷而有一些酸痛。
宁次在外面等待消耗的精力似乎一点不比手术室内的佐纪少,当所有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也感觉一股强烈的疲倦袭来。
然而他还不能睡。
他必须要在佐纪醒来之前,保护好他们的孩子。
“我明白了。”
宁次抱着自己的儿子然后对着小樱微微点了点头。
“谢谢你,小樱。”
“嗯。”
“那我就接受你的感谢了。”
而小樱双手叉腰,笑眯眯的调侃道。

木叶医院,四楼。
傍晚。
落日的红霞穿透了明窗照在了病床上,佐纪终于从沉睡中苏醒了过来。
而宁次就守在她的床边,等待了已经不知道多久。
“你醒了?”
看到妻子重新睁开了眼睛,宁次刚刚的困倦瞬间一扫而空,微微捏了捏太阳穴精神了一下,然后站起身来。
“嗯。”
佐纪躺在病床上,脸色还微微有一些苍白,然后轻轻点了点头开口道。
“白映呢?”
白映指的就是宁次和佐纪的孩子,早在这个孩子出生之前,两个人就已经起好了这个名字。
在这个春夏交织的季节。
濁世仙途 明江煙雨
白映在忍界的语言中指的是‘梅雨季节里的晴天’,带着一点点思念,悲伤,寂寥的意味,算是一个可用于男孩也可以用于女孩的名字。
宁次的母亲,在前些年因病离世了。
而佐纪的父亲被她亲手封印,她的母亲也在终末之战后返回木叶的过程中,不知何时自行离开了。
两个年轻人都有自己的回忆和追思,带着一点伤感,然而成年人的世界已经没有了童真。
他们只能把这些情绪全都给予在了这个孩子的身上,希望他未来会成长为一个温柔的人。
“在这里。”
听到了妻子的话,宁次赶忙从旁边的另一张小婴儿床上把他们的孩子抱了过来。
小白映经过了白天短暂的哭闹,如今已又一次沉沉的睡过去了,跟她的母亲一样睡的很香甜,就连被他的爸爸抱了起来都没有惊醒。
“我的孩子…”
而佐纪躺在病床上身体还有一些虚弱,看到了丈夫把自己的孩子抱了过来,疲倦的眼眸微微闪过了色彩。
然后用手撑着病床想要坐起来,但却被宁次给阻止了。
“你再休息一会吧,佐纪。”
宁次深深明白妻子为他生产下来了这个孩子消耗了多么大的体力,想要让佐纪躺在床上再休息一会。
然而佐纪却扑哧笑了一声,微微白了一眼。
“你也太小看我了。”
武俠之父 梵說
“我可不是一个弱女子。”
随即佐纪拿过了一个枕头垫在了腰后,坐着更加舒服一些,然后从宁次的怀中把自己的孩子抱了过来。
“我要好好看看我的孩子。”
小白映被抱了过来放在了妈妈的怀中,不过似乎刚刚佐纪的动作有一些大了。
男婴依然紧闭着双眼,但却嘟了嘟嘴,吐出来了一个小泡泡,然后便放声大哭了起来。
“哇——”
响亮刺耳的声音如同魔音灌耳一般,瞬间起到了提神醒脑的功效,佐纪刚刚仅存的疲倦被一扫而空。
脸色骤然一变。
“这…”
“宁次,这该怎么办?!”
面对旷世大战都没有变色的佐纪,居然在面对一个小小的人类幼崽时显得有一些手足无措,赶忙向着自己的丈夫求助。
“我…”
而白眼青年也瞬间脸色一变,大脑一片空白同样不知道该怎么办。
两个人其实都是新手上路初为人父人母,面对人类幼崽这种可怕小东西没有任何的应对经验,完全不知道现在要做什么。
刚刚一直都是小樱在帮忙照顾着白映,好不容易才哄睡着了,宁次可是一点经验都没有。
“他会不会是…饿了?”
然而宁次毕竟是个男人,在这种关头还是更加沉稳冷静一些。急中生智然后突然脑中灵光一闪,赶忙开口问道。
佐纪也微微愣了愣。
“饿了?”
“对对对。”
随即佐纪也想起来了,微微一拍脑门,在孩子刚刚降生的时候,小樱曾经让她先给孩子喂了一点奶。
刚出生的婴儿在一个小时之内是需要吃奶的,这也是小樱给她讲的。
“你…要不…”
随即佐纪脸色微微红了一下。
戮天道
而怀中的小白映仍然在大哭大闹,就好像是抱着一个大闹钟一样。
重生之縱意花叢
佐纪有心想要让自己的丈夫转过去,毕竟这是在病房这样的陌生环境,她可没有习惯在外面敞开胸襟。
但是又想了想已经结婚一年多的时间了,自己的丈夫什么没有看到,这点事情简直不是问题。
更何况这里是特殊病房只有她一个病人,同样在预产期等候的雏田住在隔壁的病房。
“嗯?”
而宁次站在原地微微怔了怔,没有反应过来妻子想要表达什么意思,为什么一向是爽快潇洒的佐纪在这个时候竟然说话吞吞吐吐了起来。
總裁的蜜制嬌妻
“好了,没事!”
然而看着往日里情商很高的丈夫,在这个时候突然情商有一些下线。
佐纪微微嗔怪的瞪了他一眼,随即还是大大方方的解开了淡蓝色的病号服,给自己的儿子喂奶。
而吃饭就仿若是生物的本能,小白映准确的找到了位置之后,占住了嘴,哭声戛然而止。就连刚刚伸胳膊蹬腿的动作都消失了,刹那间变得安静了下来。
病房内。
“呼~”
佐纪和宁次都齐齐长出了一口气。
“太好了,终于不哭了。”
陰差陽錯 倪匡
两个人都是木叶上忍,面对忍界大战都毫不畏惧,然而面对这样的一个小婴儿却惊若寒蝉。
“咦?”
然而在这时。
微微端详着正在自己怀中吃奶的小白映,佐纪突然发现了一个孩子身上很明显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