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aod16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宋締 我欲乘風歸-第兩千五百九十六章攪動西方風雲(下)鑒賞-ruz29

宋締
小說推薦宋締
没人比赵祯清楚未来是一副什么模样,虽然眼下的世界因他的出现而改变,但有些东西却是不会改变的,经济的规律,时代的发展,国家性质的变化,这些东西可以说这个时代的人想都不可能想到,但他却早已见识过。
赵仁曾经就听赵祯讲过他对未来局势的安排,也被赵祯灌输过大国应该对这个世界的影响,以及大宋以后该从何处获得好处。
赵仁无疑是聪慧的,他知道他应该与亨利四世交好,并且努力的让以色列王国成为自己的势力。
就像二哥赵昀在方丈洲做的事情一样,赵仁准备在以色列王国大展拳脚,通过身后大宋的帮助获得足够的补给和资助。
他与赵祯之间有过“君子约定”,大宋会援助他三年,在这三年里只要不是过分的条件,几乎可以完全满足他,但三年之后,他便不能再向大宋讨要任何东西,并且还要每年给大宋带来足够多的利益!
这就相当于是在培养以色列王国,同时并要求以色列王国反哺大宋。
当然,这三年的时间赵仁还要活得以色列王国的执政权,也就是说他要成功的进入以色列王国的政治系统的,无论他采用什么样的方式,只要能够成为以色列说的上话的实权人物就可以。
这才是最大的难度,毕竟犹太人是相当排外的民族,他们虽然颠沛流离近千年,但信仰和习俗都没有丢弃,面对宋人这群几乎没有信仰的人,他们必定会产生警惕和排外心理。
当然宋军的强大也是一柄双刃剑,既能让犹太人得到保护,同时也让犹太人感觉到了恐惧。
而赵仁现在需要在双方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一个能够融入到犹太人之中的平衡点,那最好的东西就是知识与艺术。
只有这两样东西是没有国界的,理性是一个好东西,在眼下犹太人并不全部掌握理性的时候,兵强马壮的从龙军可以让他们暂时的安静下来,成为理性的人。
赵仁在于耶罗波安三世同时出现之后,犹太人便清楚的知道他们需要赵仁这位来自东方宋帝国的皇子。
因为耶罗波安三世几乎给了他所需要的一切尊重和荣耀。
天巫 九哼
宋人是什么样的?或者准确的说宋人除了作战之外是什么模样的?赵仁做出了极好的暂时,温文尔雅的君子,就是他现在的模样。
一个形貌俊秀的少年人,一个风度翩翩的贵族,一个充满了涵养的智者!
无论是说话还是做事,甚至抱起地上给他献花的年幼孩子,脸上的微笑足以令花季少女所迷倒。
赵仁是大宋的皇子,从小便受到了完善的教育,其中自然包括了坐立行走,行礼以及待人接物甚至是说话的语气!
冷少的野蠻警花
汉家王朝最不缺乏的便是礼数,而礼数这东西几乎是全人类所追求的,因为凡是有礼数文明,便一定是高等文明,这在西方已经成为了一种共识。
回到秦朝當皇 幾字微言
东方的礼数之繁杂,规矩之多,便是连喝茶这种小事都能体现的淋漓尽致。
犹太人中也有贵族,他们被称谓纯血犹太人,来自于犹太人祖先雅各的十二个儿子,而现在以色列王国中的十二贵族也就是这十二个人的直系后裔。
赵仁不知道这些颠沛流离千年的民族是怎么保证血统纯正的,在得知这是一个母系社会后也就是释然。
以女为尊的世界只要是女人生下的孩子,那他们的血统都是纯正的………………
我的舢舨能升級 二哥的小號
很快经过一番饮茶畅谈之后,赵仁便记下了这些贵族的姓氏,并且能够一个不差的说出来。
護花狂少
“犹大,你喜欢大宋的茶叶吗?虽然贸易被中断,但我相信很快便会恢复的,宋帝国答应给你们的贸易始终存在,只要你们犹太人存在一天,那大宋就会支持你们一天。”
“哦!不不,流便,你不应该怀疑大宋的诚意,孤的出现就是最好的表达!”
“什么约瑟?我为什么要称孤?这是一个非常遥远的故事,是汉家王朝的一个传统,一个关于权利和责任的悲惨故事!”
“以萨迦,听说你是最为博学的智者?!这样的人在大宋会受到无比的尊敬!你听说过智慧宫吗?对,曾经在阿巴斯王朝出现的智慧宫现在已经在我大宋重新建立,其中有着太多太多的知识…………”
清國傾城之攝政王福晉 弦斷秋風
“当然,以萨迦,你当然能够去往大宋学习这些知识!大宋的国门永远对智者敞开,但也请你带去自己的智慧,只有通过智慧宫的考验,才能接受鲜花与红毯的迎接!”
耶罗波安三世惊讶的看着与贵族们打成一片相谈甚欢的赵仁,这个来自东方帝国的皇子殿下实在是太过博学了,并且能在这么多人之中游刃有余。
这是一次简单的茶会,他便同十二贵族们交流了起来,并且许诺他们自己不敢想象的东西。
本来他是打算让十二贵族为难赵仁的,但他没想到赵仁很快的便能化解其中的危机,灵巧的避开话语中的陷阱,最后甚至能成功的蛊惑十二贵族。
于是耶罗波安三世心中开始出现裂缝,一个细微的裂缝,他开始嫉妒和恐惧赵仁,担心赵仁取代他的位置。
利益是永恒的话题,耶罗波安三世能够给十二贵族以及所有犹太人的利益只是团结这个国家,而赵仁却能给犹太人更多。
灰燼紀年 永遠的lili
一场茶会结束下来,几乎所有的贵族都开始改变对赵仁的看法,同样耶罗波安三世也暗暗的下定决心,他现在还需要宋帝国的帮助,需要他们赶走十字军,等不需要宋帝国的那一天,他一定要除掉这个威胁!!
他知道该怎么做,但现在却要笑脸相迎的对待赵仁。
离开了耶路撒冷城的宫殿,蔡石轻声道:“殿下,这个以色列国王好像对您充满了怨望!”
赵仁笑了笑,踹了已经把横刀拔出一半的师橫道:“不去管他,他只是一个被权利逼到角落里的人,父皇说过,欲先使其亡必先使其狂!还没到除掉他的时候!杀死一个人并不难,但要让他身败名裂的死去才是最难的,现在他已经在向那条路上走了!再等等!”
蔡石与师橫惊惧的对视一眼,他们从赵仁的身上看见了另一个人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