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peatt熱門都市小說 劍骨 txt-第四百二十五章 殺孔雀看書-ze3f3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
丹火缭绕,大殿温暖。
炽烈火炉之中,盘坐着一位枯朽老者,老者一身金灿玉袍,悬坐于旺火之中,衣衫振振作响,承受烈焰焚灼而不坏。
大隋莲花阁有炼丹之术。
东妖域芥子山,同样亦有此术。
只不过妖族的炼丹术,与大隋截然不同,莲花阁的炼丹术法,乃是以诸多天材地宝,提炼精华,辅助修行,这种法门流通四境,据说是从西海蓬莱流传而来。
东妖域的炼丹之法,更像是一种贯穿大道的修行法。
妖修所炼,乃一颗妖丹。
人族不需要启灵,无需化形,便没有妖丹这种东西……而对于千万妖修而言,妖丹,便等同于“心脏”。
妖域的炼丹,便是修行大道之本,直抵长生大道。
此刻,坐在大殿炉火之中的金衫老者,不是别人,正是与玄螭大圣齐名的“金乌大圣”!
这尊赤红火炉,雕纹金凤,其内虚炎缭绕,取出一缕,便可焚烧屠城。
金乌大圣的体魄实在令人惊叹。
左氏春秋(貴妃左氏傳) 楊柳青雲
虚炎灼烧,寸缕不伤。
殿外传来脚步声。
俄顷。
一位白袍儒雅中年男人,负手而行,来至铜炉之前。
炉火焚烧的金衫老者,缓缓睁开双眼。
“陛下。”
老者柔声道:“清炉丹火烧了一半,这才勉强找到宁奕的因果。”
白帝此刻的面色,比起灞都城前要好上一些,只不过仍然苍白,他的眉心,那粒芥子山米粒已经被取下……
愿力犹在,圣山长存。
此次受的伤,倒是不碍根本,可以慢慢恢复。
黑袍的那一剑,只是一缕剑意残存,竟然还能迸发出如此威能。
这是他万没有想到的。
如果不是“清炉丹火”,提前卦算了此行吉凶……在那一剑递出之时,他甚至觉得,这是灞都城联手龙皇针对自己的一场杀局。
“果然在北荒么?”
白帝凝视着丹炉,火焰焚烧之中,映照出了暴雨磅礴的岭北王府画面。
“让孔雀把宁奕带回来……不要担心龙皇。”中年男人轻轻吐气,道:“必要时,我可以出手。”
“陛下,不妥。您刚刚受伤。”金乌大圣语调担忧,道:“虽然灞都不是杀局……但北荒,未必不是啊。”
白帝沉默了一小会。
“孔雀带着天海楼去的。”金乌拿着不太确定的语气,缓缓道:“那两个人族剑修,不是孔雀的对手。此行,应该不会有所意外。”
“在那小子身上,我见到了五百年前阿宁留下来的剑意。”白帝轻声道:“这就说明……世上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
“我以清炉丹火算过。”
金乌诚恳道:“若正面厮杀,宁奕和叶红拂,会死在孔雀手上。若南下逃离,他们会被镇死在天海楼内。这二人,如今已是必死之局,难以推测的,便是他们身上造化的归属……”
就连灞都坠沉。
龙皇都没有出面。
如今东妖域的人马遣至北荒,这位北妖域皇帝仍然没有动静……
不合理。
太不合理。
“若他们不向着南方逃呢?”
一道醇厚声音,打断了金乌大圣的思绪。
老人恍惚抬起头,看着白帝陛下。
白帝背负双手,两根手指轻轻敲打另一只手掌背,喃喃道:“如果他们逃入北荒的云海……怎么办?”
金乌大圣摇头笑道:“陛下……那里可是世间一等一的死地。自古以来,涅槃境下,入云海者,十死而无一生。”
说到这里。
金乌大圣忽而音止。
他沉默地看着陛下,似乎想到了什么。
……
小樓傳說 老莊墨韓
……
孤山山顶。
千万缕莹白阵纹,在磅礴雨气之中升腾。
宁奕盘膝坐在山顶,双手垂放丹田,正在结阵。
他正在结阵!
孔雀已经杀向岭北王府,这位东妖域九千岁来势汹汹,看样子是十拿九稳,自己就躲在北荒。
要不了多久,就会找到这座山头。
连天海楼都搬出来了,东妖域这次是势杀自己……南下逃离,无论从哪一条路线,都是死路。
索性,就在这里拼了。
宁奕正在结的阵法,正是他所掌握的杀力最强的阵法。
小诛仙阵。
当年裴丫头与自己境界尚且薄弱之时,便凭借小诛仙阵的联手,战胜诸多强大敌手……而如今,裴丫头不在,便只能依靠叶红拂,和自己合璧结阵。
大战在即。
叶疯子同样也在结阵。
幻靈戰士 恨長生
她虽是走极端杀力的近身厮杀流派剑修,但毕竟出自大隋天下第一圣山珞珈山,掌握诸多剑阵,剑阵造诣不容小觑。
一袭红衣,游走于山巅之上,弹指叩出一缕又一缕剑气,击穿一片又一片磅礴雨幕。
叶红拂的神情极其平静。
她还保持着云域坠落那一刻的心境……生与死,已经看淡。
向死而生,奋力一搏。
与徐藏追求的极端不同,叶红拂的生死道境,在疯狂之下,隐着平和,虽置身于死地,但胸中满藏求生渴望。
在悬崖之上飞舞,却绝不坠落。
在生死之间游走,却从未迷失。
叶红拂将自己在珞珈山所修的三十九座大小剑阵,尽数布置于山巅之上,她回过头,看着宁奕,仍然盘膝枯坐宛若石雕,只不过雷光闪逝,隐约有引雷趋势……宁奕的那座阵法还没布置完。
但叶红拂隐约感觉到,这是一座杀力极其强盛的大杀阵。
只此一座,便抵得过自己所布置的三十九座。
總裁的千金寵妻 煢煢白兔
一道声音响起。
鬼妻
“没记错的话,你还缺一把剑吧?”宁奕睁开双眼,问道。
“无需担心,我有的是剑。”叶红拂摇了摇头。
她蹙起眉头。
“——来了!”
长夜之中,大雨滂沱。
一道惊雷划过。
黑夜亮如白昼。
岭北王府,一袭浸染鲜血的枯瘦道袍身影拔地而起,化为五彩长虹,直掠十里之外,整座天海楼高悬穹霄。
枯山山顶,宁奕勾勒好最后一笔符箓阵纹,他站起身子。
两人面前,是一袭坠落如陨石的五彩神芒,以及漫天的金灿火雨……穹顶的雪白琼楼之中,开始掠出一缕又一缕的金光。
大鹏鸟,倾巢而出!
“芥子山如此大张旗鼓,势必惊动北荒背后的那座大靠山。”宁奕盯着远方五彩神芒,他已经看到了孔雀道人的冷漠面孔。
那袭道袍,浸满鲜血。
是已经屠了岭北王府?
倒还真是……干净利落。
孔雀如此行事,北荒的其他几位王爷怎会无动于衷?即便龙皇真想躲在幕后当一个垂钓者,也不可能容许别人如此践踏妖域尊严。
只要自己能抗住孔雀,接下来,北荒便会大乱!
宁奕沉声道:“我们要活下去。”
叶红拂平静道:“我们当然会活下去。”
……
……
五彩长虹,一瞬便至——
整座孤山,被孔雀道人一撞之下,几乎坍塌,山体浮现出一座又一座绚烂璀璨阵纹,这是叶红拂先前所布置的大大小小三十九座杀阵!
“不堪一击。”
道袍身影忽而悬停,孔雀面无表情抬起单手,五指抓握,虚空之中响起破碎之音。
他凭空抓取,便将这漫天阵纹,攥入掌心,直接捏了个稀烂!
殘棺 縱火焚雨
阵纹之道,罕有窥见顶峰者。
近千年来,单单能以阵纹对抗星君境,便已算是极了不得的当世宗师了。
两座天下,除却埋在倒悬海深坑内的那些远古阵法,已鲜有杀力惊人的阵纹面世……而原因也很简单,太久太久,没有真正的旷世战争爆发。
如果此地不是荒山。
而是珞珈山主峰,那么叶红拂引动大阵,对抗孔雀,不在话下。
“咔嚓”一声。
阵纹破碎,叶疯子的面色也苍白一分。
她没有犹豫!
伸出两根手指,轻轻在虚空之中抹擦而过,擦出一缕颀长血线,紧接着,这一缕血线便凝化成剑。
大雨之中,一袭红衫逆着雨丝杀伐而上!
跌落云域,刚刚突破的生死道境。
孔雀道人面无表情,取出拂尘,握住玉柄,如握长剑,切斩而下——
长空破碎。
这一“剑”,仿佛将整座孤山的山顶都切斩开来。
一条宽阔长线。
将逆雨递出的红色血剑,连同叶红拂的红袍,都切斩成倾斜的两半。
撞入自己怀中的女子,衣衫破碎,血雾弥漫。
如果有人一一去数,便会发现,这悬浮于山顶虚空之中的阵纹碎片,数量乃是三十八座……
叶红拂布下了三十九座阵纹。
最后一座,并非剑阵,也并非杀阵。
而是一座藏匿于袖袍间的袖珍幻阵。
孔雀蹙起眉头,这个小伎俩只瞒了他一刹,下一刹,一袭红袍从漫天大雨之中撞出,真正的欺身而入。
一柄纤细红剑,直抵眉心。
孔雀抬起拂尘,准备硬撼。
杀局再变!
那袭直入三尺之中的红衣女子身影,毫不犹豫地后撤,正如宁奕之前在灞都城教她的那样……一击不中,远遁千里。
这是叶红拂北上之前绝不会做的事情。
漫天暴雨。
一缕银光。
伴随细雪出鞘之音一同响起的,还有小诛仙阵那璀璨夺目的绚烂阵芒!
整座孤山轰隆隆崩塌,汹涌澎湃的神性如熔岩一般涌起,而拔出长剑的黑袍年轻男人,踩踏雪白长虹拔地掠来,犹如骑乘长鲸。
这一剑。
小孤山上,迸溅五彩鲜血。